高古之美—收藏家陈淑贞

 发表于 2014-11-17    阅读 493

北宋 磁州窑白釉剔牡丹花卉纹盖罐

10月9日在香港邦瀚斯艺术廊举行的“奉文堂珍藏中国古代陶瓷”专场拍卖完满结束。一些宋代罕有瓷器成为当日焦点。不少拍卖品更以高于估值十倍的价钱售出,如北宋定窑“官”字款莲瓣纹倒装壶,北宋耀州窑青釉刻牡丹花双耳瓶,南宋吉州窑仿玳瑁釉剪纸贴花文字盏等。邦瀚斯(美国)亚洲艺术主管戈达德(Dessa Goddard)表示:“奉文堂珍藏中国古代陶瓷专场拍卖的成功反映了大众对收藏家陈淑贞(Susan Chen)艺术品位的认同。陈淑贞以其独具慧眼的艺术感觉,在多年前已开始收藏这一批作品。我们十分高兴能在此次专场拍卖中取得佳绩。”

陈淑贞的收藏极为丰富,从近现代书画,到青铜器,高古陶瓷、文房杂项,且品位不凡。她把这些归于幼时受到的熏陶。她回忆,小时候每逢过年过节,姐姐都会带着自己去探望外公外婆,步入正堂,映入眼帘的永远是一只放置在靠墙方桌上的青色大圆盘,配上清新优雅的水仙花,总是让人眼前一亮。外公告诉陈淑贞,这个盘子是明末龙泉清幽水仙盘,查看年历得知,明末至今已经400多年,从此,陈淑贞对中国陶瓷有了一种特别的情愫。

北宋 定窑官字款莲瓣纹倒流壶

长大后,台中市的“中央书局”是陈淑贞最爱去的地方。她清楚记得,“高三”那年,一次来到书局,看到墙上挂着一幅齐白石的《宰相归田》,题记:宰相归田,囊底无钱,宁可为盗,不肯伤廉。陈淑贞很是喜欢,于是找到书局的经理,提出能否出让这件印刷品。被拒绝后,陈淑贞并不放弃,又提议:“如果哪一天拆下的时候,可不可以再卖给我。”后来如愿买到了这张齐白石的印刷品,并将它挂在了自己的卧房。母亲常常笑说,等你以后有了钱,也许可以买到真迹而不必再挂印刷品了。

婚后陈淑贞陪着丈夫住在台北阳明山。当时陈淑贞的丈夫是美国驻台湾地区外交官,周末的娱乐除了偶尔打高尔夫,大部分时间都是逛台北中华商场的古董店,还有台北“故宫”、台北历史博物馆等。因工作关系,陈淑贞与当时台北“故宫博物院”器物处处长吴玉章先生相识,并经常就中国陶瓷向其请教,多次将在古玩店淘到的瓷器请他鉴定,但十有八九他都会微笑地告诉她是后仿品。

收藏家陈淑贞

陈淑贞说,她曾买下一件“汉代绿釉”的瓦片,吴处长看完摇摇头说这是广东新做的,目前仍常用来补盖屋顶。陈淑贞说:“听完这话就跟浇了盆凉水一样,从头冷到脚,心里很难受。一次次地枉交学费,但我仍不气馁。”之后她陆续又拿了七八件东西给吴处长看,可没有一件是对的,其自信心差不多消失殆尽。

又有一天,一个古董商告诉陈淑贞他收了一件宋代黑釉茶碗,来源非常可靠,于是陈淑贞急速赶到他店里,一看是一件不起眼的黑麻麻的茶碗。同去的朋友说,若在街上看到这个碗,连踢一脚的兴趣都没有,但陈淑贞还是坚定地买下了。“据店主说,这个碗是日据时代一个日本收藏家留下来的。”陈淑贞说,“我赶紧把吴处长请到家里,一杯醇正的白兰地加一碟杏仁花生开始了我们的鉴宝活动。吴处长很高兴地告诉我,这是一件宋代建窑茶碗,日本茶道者的最爱。从此,我对宋瓷的热情一发不可收拾。”

三年后,陈淑贞的丈夫被派往香港地区美国总领事馆工作。移居香港后,夫妻俩结识了不少收藏家、行家,令陈淑贞眼界大开。“后来我加入了东方陶瓷学会,并以第一位女性收藏家的身份成为第一届求知雅集的会员。”求知雅集会员每个月聚一次,收藏家们会拿出各自珍贵的藏品与大家分享,在一饱眼福的同时还可享受到顶好酒楼老板张本立安排的佳肴,人生一大乐事也。

几年后,陈淑贞发现收藏的经济负担太重,有进无出,于是决定开画廊将自己一部分藏品出售。没想到,这个想法受到很多人的支持与鼓励,从此生活圈子扩大,认识了很多世界各地的朋友。上世纪80年代,大陆的古瓷、玉器、青铜器等陆续流入香港市场,为香港的古玩界带来了新鲜血液。陈淑贞回忆道:“一年夏天,中村先生,一位年届八十的日本京都中国文物老行家,来我公司整整坐了三个多小时。他感叹说,你这三个小时的买卖等于我三十年的买卖总和,佩服。他还笑说,你可以退休享受人生了。”陈淑贞仍记得那日与中村先生在自己办公室娓娓讲述曾经手的各类古董时,他瞠目结舌却又赞叹不已的表情。

从九龙半岛酒店后的背街,到港岛热闹的摆花街,最后辗转到雪厂街,陈淑贞的画廊开张30多年来,让她有机会搜罗到不少有眼缘的陶瓷。长年累月,陈淑贞售出的艺术品以及自己的私人收藏都引起了世界各地顶级藏家和古董商的目光。她说:“虽然没有稀有珍贵的汝窑、哥窑,但是此次在邦瀚斯上拍的百余件陶瓷都是我30多年来的集藏与心血。大多数藏品都是在1990年之前获得并保存至今,它们犹如时光缩影。”

南宋 吉州窑仿玳瑁釉剪纸贴花文字盏

南宋 吉州窑仿玳瑁釉剪纸贴花文字盏

元 青白釉观音公道杯


邦瀚斯此次推出的奉文堂专场,总共257件藏品,虽然不能囊括所有年代,但大多为各窑址的代表作。中国北方所烧造的青瓷在6~7世纪发展得越发成熟,到北齐时又有了重大突破,烧造以浮雕、模制及花纹为装饰的青釉大瓶,其装饰风格深受中亚和西亚经丝绸之路带入中国器物的影响,这包括音乐、舞蹈、服饰和宗教。此次拍卖中有一件北朝/隋邢窑白釉印胡人头像碗,便是这一影响的产物。

陈淑贞的收藏受到日本鉴藏观念的影响,在茶道熏陶下,钟情简约素雅之器。宋代是中国陶瓷史的一个巅峰,烧造成熟,纹饰优雅。早期南方越窑烧造的青瓷,北方邢窑和定窑烧制的白瓷及一些耀州窑烧造的器物都被钦点进贡朝廷。奉文堂收藏中亦包括了这四个窑场烧造的产品。

北宋定窑“官”字款莲瓣纹倒流壶,代表了定窑最好的工艺,壶呈圆球状,短小流,曲柄,盖顶贴饰蒂多瓣的小花。壶肩模印重叠莲瓣纹,下刻画如意头莲瓣纹,矮圈足,底中心刻有“官”字款,旁有一注酒的圆洞。全器呈现牙白润泽釉光,整体感觉莹润雅致。把壶倒置后从底孔注酒,此孔同连接隔水管,将壶正置时,利用连通器液体等高的原理,酒从流嘴流出,但不会溢自壶底孔,故称倒装壶或倒流壶。

北宋磁州窑白釉剔牡丹花卉纹盖罐,通体以浮雕技法雕刻装饰,肩部雕蕉叶纹一周,腹部则雕大叶缠枝牡丹纹,浅灰色胎骨与白釉形成强烈对比,刀工深峻简练,纹饰层次分明。此类采用深刀雕刻法的大画面花朵及卷叶纹装饰多见于北宋风格的磁州窑系器物。在10世纪晚期的磁州窑产品中,这种以深峻刀法在白色化妆土上剔花并露出较深颜色胎骨的装饰手法尤为突出,剔刻后的花纹对比更加强烈,极具视觉冲击力。

以至精至简来诠释这些看似朴实无华,实则蕴藏精湛工艺的瓷器,这种审美观点将中国明代学者对宋代瓷器的评价以及日本禅宗对中国建窑黑釉茶盏的推崇完美结合起来。宋代北方陶工制作的黑釉器通常都简洁耐用,但尽管其外表内敛,有时也会烧造例如“油滴”、“兔毫”、“铁锈斑”等赏心悦目的装饰效果,有时甚至可见描金装饰。大部分北方黑釉器都属于磁州

窑系产品,南部福建所烧造的建窑黑釉器,釉质肥厚,通常会以银色兔毫纹装饰。由于当时茶文化的盛行,建窑成为民间甚至宫廷苛求的饮茶佳器。北宋黑釉油滴釉碗釉面布满银棕色油滴状结晶,大小不一散置在内外壁,在黑底衬托下,仿如繁星,炫目耀眼。

邦瀚斯亚洲区主席施福(Colin Sheaf)说,现今的艺术市场发展繁荣但竞争激烈,艺术行业从业者若想取得成功,必须具备丰富的阅历和学识,众多忠诚的客户,独具慧眼的判断力,雄厚的资源,以及良好的语言能力,以便与各国收藏家沟通。要满足以上所有条件本身就已令人望而生畏,但这已经成为现在古董商生存的先决条件。陈淑贞是同时具备这些能力的为数不多的香港收藏家兼古董商之一。中国古人曰,成功需靠天时、地利、人和,陈淑贞的收藏及经营生涯恰恰三者兼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