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寅《看泉听风图》

张德宁 发表于 2015-01-28    阅读 363

目前正在苏州博物馆举办的“六如真如——吴门画派之唐寅特展”,荟萃了国内外12家文博机构的47件书画精品和1部文集,精彩纷呈,盛况空前。其中就有南京博物院选送的《看泉听风图》。

  唐寅一生坎坷,20多岁父母、妻、妹相继亡故,家道衰落。他刻苦攻读,29岁应乡试,博得第一名“解元”。第二年赴京会试,不想卷入科场舞弊案,被株连入狱,革去功名,发充浙藩县衙小吏。唐寅推辞不就,回归故里,但仕途无望,妻子离去,家境清贫,不得不以卖文鬻画为生,54岁就在凄楚孤苦中去世。而这经历,也影响到他的绘画风格的形成。他早先曾拜识沈周,得初窥元代南宗山水之堂奥,后师从周臣,周臣传承南宋院体绘画的北宗山水,而北宗山水的重气势,重写实,精于刻划,雅俗共赏,似乎更适合已经转变为职业画家的唐寅,于是他锲而不舍,精益求精,并博采众长,融入其对于南宗山水的感悟,形成独特的既雄浑又洒脱,既险峻又隽永的画风。唐寅兼擅山水、人物、花鸟画,但其成就最高的,无疑还是他的这一部分的山水画。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其成就当在周臣之上。

  《看泉听风图》纵72.5厘米,横34.5厘米,绢本,墨笔。近景山势并不高峻,只画了半边,不见顶,透过云雾露出中景突兀的山石和远景耸峙的山影。北宋山水画的“高远”,在这里化作了“深远”,虽然没有了巍峨壮阔、险峻逼人的宏伟气势,却也增益了流泉细风、纯净淡定的优雅气息。山坡上茂密的丛树,幽泉从崖隙涌出,拾级而下,两个士人临流对坐在盘石上,目光转向潺潺的流泉,略抬头,两耳倾听着流水声和着树梢被风吹动的沙沙声,情景幽谧淡泊。以湿笔勾、皴,中锋勾线刚劲硬朗,侧锋撇出其独特的有似斧劈及括铁皴的线皴,爽利雄健,细腻精到。树叶则双勾和点叶兼施,互为映衬。用淡墨渲染,笔墨简括而肯定,没有太多的叠加和积染,显示出画家技术上的娴熟和自信。图上自题:“俯看流泉仰听风,泉声风韵合笙镛。如何不把瑶琴写,为是无人姓是钟。”

  在北京琉璃厂,还流传着有关这张画的一段历史故事。一百多年前的清末,“红顶商人”胡雪岩来北京申请朝廷批准他向洋人借外债300万两,而这必须先打通户部尚书宝鋆的关节。他事先打听到宝鋆家客厅挂着一幅唐寅的《看泉听风图》,便到琉璃厂找一个与宝鋆相熟的人去联络,就说有人看上这幅画,愿出3万两银子购买。宝鋆心知肚明,顺利成交,而胡雪岩的借债申请也很快获得批准。事后,胡雪岩又将这幅画归还宝鋆。

来源:新民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