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官窑八方瓶时隔40年后现身苏富比春拍

 发表于 2015-04-12    阅读 840

香港苏富比2015春季拍卖会将于4月7日在香港会展中心隆重举行,其中一件来自日本私人收藏的南宋官窑青釉八方弦纹盘口瓶备受瞩目,成为此次春拍重点拍品中的焦点,此瓶曾于1975年现身伦敦苏富比,这是其时隔40年后首次面市,此件重器成于杭州,为供御而制,外形简洁端庄,尽显美瓷韵致,即使两岸故宫所藏也寥寥可数,相信此瓶的再次面市能吸引各路卖家争相竞夺,最终花落谁家,是否能再次缔造艺术品拍卖传奇,艺度在线同您一起拭目以待。

Lot 1 南宋 官窑青釉八方弦纹盘口瓶 高21.9 cm 估价待询


南宋官窑,成于杭州,乃为供御而製,享负盛名,可谓上品重器,寥若晨星。其简洁端庄,唯覃奥渊涵可达,证故时匠人神技巧思,尽谙美瓷韵致,窑火斑斓处,看尽一代思潮,出窑成品时,溢散赵宋文士雅调。
宋时儒学,有欧阳修一门,承古法以修其德,遵古制以正其心。亦见王安石一派,意主变法,改除旧弊,行简约凡素,尚纯粹质朴。
此儒风一场,无情去,吹尽旧唐万种妖娆,但见有情还今朝,带来了谦谦君子之道。尽意之所求,古朴而简素,优雅而含蓄,不以材贵为珍,但求一品气韵精神。
宋之文人,必是心怀尚古、史海寄情。刘子健曾有论述,至宋一朝,儒学始现新章,于后世影响深远,历经千年而不断。青铜之器,乃祭祀之魂,可明民知,章法度,优品德,善言行,立天下之根本。
刘子健,《Ou—yang Hsiu. An Eleventh—Century Neo—Confucianist》,史丹福,1967年,页vii及163。
北宋末,金人入侵,如燎原之火,烧遍北国万里山河,挥钢刀、驱铁骑,直破东京。高宗南遁,立临安为行都,凭长江天险、中兴四将,暂得安宁。金刀戎马声渐远,又听水墨琴音,尚古之风自此尤盛。修内司复建官窑,烧御瓷以供南宋宫廷,以汝窑为鑑,专釉色,重开片,刻求自然素雅,意仿美石灵韵。南宋官窑,承北宋遗风,延其正统,致雅脱俗,多袭青铜、古玉之制,此二者皆为古礼祭祀重器,文人雅士尤以为珍,精考而敏求,梦回商周,再见千年辉煌依旧。今台北故宫所藏,见五件官窑重器,一尊、三壶,皆为青铜之制,亦见一棕,取源古玉之形。
见《宋官窑特展》,台北,1989年,编号2及8—10;及《千喜年宋代文物大展》,台北,2000年,编号I—31。
本品制式,虽不见商周青铜有之,然亦是渊源尤深。南宋宫廷,格古而开新,所创之品,气韵古拙,庄重浑厚,彷彿历经史海几度沧桑,大浪淘沙尽,留下那一身上古精神。见有存世汉壶,制式与本品相类,长颈垂腹,通身繁饰,肩颈以横纹相隔,可见一例,藏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馆藏编号2007.133)

南宋 錾花长颈铜壶 藏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另见一例,藏华盛顿赛克勒博物馆,馆藏编号 RLS1997.48.831。器饰弦纹者,可见长颈蒜头瓶一类,以秦时为主(可见一例,藏赛克勒博物馆,馆藏编号 RLS1997.48.592;亦见一例,曾售伦敦苏富比2001年6月20日,编号182)。器作方制者,虽不见于此类壶品,却为青铜常取之式。古之瓷者,圆器易製,而琢器难得。如本品八方之形,必是精心细作,繁工琐序,正品方成。
瓶罩青釉,色偏粉蓝。缓缓迭施釉层,甚或重覆窑烧,始达柔光婉约、凝脂温润。胎骨棱角,裹之厚釉,锐角歛藏,柔里蕴刚,邀人抱于掌内,抚弄摩挲。遥想当时烧成出窑以后,冷却工夫掌握得宜,继而润其色,方得如此金丝开片,疏朗自然,彷彿琼玉整块琢成。
凸棱高处,青釉流敞,黑褐胎骨若隐还现。黑褐,悄使色增层次、形添沉稳。宋官之品,清代景德镇多有仿之,唯胎色洁白,须染至黑褐,而后施釉入窑,铁色可得。
官窑之瓷,自烧成起,已见时人撰文讚之。南宋叶置,作「坦斋笔衡」,书中记,「袭故京遗制,置窑于修内司,造青器,名内窑。澄泥为范,极其精緻。油色莹澈,为世所珍。后郊坛下别立新窑,比旧窑大不侔矣」。今杭州考古所见,南宋窑址有二,乌龟山一处,于南宋皇城之南;老虎洞一处,于南宋禁苑之内。两处窑口,出土瓷片标本众多,品类甚广。经研究,乌龟山一处,当属交坛下官窑,老虎洞一处,应为修内司官窑。
《南宋官窑》,北京,1996年;杜正贤编,《杭州老虎洞窑址瓷器精选》,北京,2002年;张振常编,《南宋官窑文集》,北京, 2004年。
南宋官窑,尚有致精之品存世,为杭州两处窑址所不见,或因时人惜其珍,虽见残疵,亦不弃之;再或因其并非二窑所出,实另有精小御窑,奉旨承造,尽寥寥数年而已,故今人尚未得其真貌。如此众说云云,究其所以,仍未尽知。可参考一相类残器,老虎洞窑址出土,展于《幻の名窑.南宋修内司官窑》,大坂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2010年(图版05)

南宋 官窑青釉弦纹瓶残器老虎洞窑址出土 藏华盛顿赛克勒博物馆


宋之官窑,举世稀珍,于南北两故宫中,亦属不可多得之物。今之所见,官窑上品者,均为博物馆收藏。与本器最为相近者,见一长颈八棱瓶,形制略小,开片纤柔,据传原为清宫旧藏,先后属 F.C. Harrison、A. Daniel Hall 爵士、Robert C. Bruce 及仇火之所蓄,后入安宅英一收藏,现存大坂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曾两度售于伦敦苏富比,分别为1943年7月1日,编号70及1953年5月12日,编号60,亦曾售于伦敦佳士得1970年10月12日,编号77,此瓶多见著录、展览,曾与本品同录东方陶瓷学会展览《The Ceramic Art of China》,伦敦,1971年,编号103(见图版05)

南宋 官窑青釉八方瓶 藏大坂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


宋官窑上品,现身拍卖者,仅另见有二。其一为艾佛瑞.克拉克夫人旧藏贯耳方壶,该器于1975年3月25日曾售于伦敦苏富比,编号101,载于《世界陶磁全书》,卷12,东京,1976年,彩图71。另有一纸追瓶见于香港苏富比,其底刻「玉津园」三字,售于2008年4月11日,编号2601。

官窑其色,青润明亮,匀淨素雅,方存之间,映出一片雨过晴天,釉见开片,如一缕金线,曼舞游丝,织出那不世之经典。时有龙泉其窑,已著力学之,后世仿烧之风,更是延续至今。至明一朝,时人多作文章,对其大加讚赏。宣德、成化两朝,景德镇御窑多有仿造,唯形制略小。入清以后,雍正曾取宫中珍藏,送至景德镇,命御窑匠师按此烧造,如本品形制者,或亦见于其中。

乾隆帝,尤好古珍,下投其所好,进大批宋官入朝,上见而以为真,择其精者,御题诗文。此类之品,久惑世人,直至近年,方得分辨。1989年,台北故宫作展,录官窑一百四十三件,其中瓶尊等三十件,然或仅四件实为南宋官窑真品。
蔡和璧在《宋官窑特展》图录中提出断代之虞,惟言词隐晦。

John Henry Levy,收藏之大家,1976年逝世。其母为著名中国陶瓷收藏家 Nellie Ionides 夫人,其父为 Walter Henry Levy。1975年,伦敦苏富比售其藏珍,本品八方瓶亦于其中,为整场首屈之重器。

拍卖时间
4月7日 上午10:00
预展时间
4月2日-4月6日
拍卖地点
香港金钟道 88 号太古广场一座五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