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盏一粒空前绝后的南宋艺术极致美学结晶

 发表于 2015-05-22    阅读 589

很多人总说宋徽宗赵佶赵老师是个昏庸无道的皇帝
可是我觉得赵老师其实在书画、诗歌、设计方面的才能很是优秀
可是貌似一个皇帝不专心治理国家确实也说不过去
没办法,谁让你非要王候将相宁有种乎呢


中国的南宋是中国艺术的巅峰,瓷器就是其中的佼佼者,我们众所周知的汝窑,官窑,哥窑,钧窑,定窑为南宋五大巅峰窑口,但是建窑也是民间窑口中不能不提的,少有的民为官造,建窑是中国宋代名窑之一,在世界陶瓷史上占有重要位置。


建窑的釉面时区别于其他很多南宋时期其他窑系有所不同,建窑釉面斑纹都是在龙窑中烧成时天然形成的,它们属于铁钙系结晶石灰釉,烧成条件必须是1300度以上还原焰中烧成.由于这类结晶釉流动性大,把控难度高,加上氧化铁含量很高的坯体难以承受高温变化,要烧制一件外观没有缺陷的并具有美丽斑纹的优秀建盏非常困难,即使现代也难掌握,所以古今中外,能被众多玩家茶客所认可的精品寥寥可数。


从烧制建盏的j角度来说,烧成一件优秀作品,必然伴随着大量的废品和次品,尤其在古代.窑工虽然已经掌握了鬼斧神工的技术,但是建盏的烧成存在了太多的偶发性,有幸去过芦花坪老窑址的朋友一定会被那壮观的的场景惊讶,如山包状的废弃物堆积就不难看出这一点


宋代时期,随着品茶方式由"煎饮"到"点饮"的转变,斗茶习俗已在闽北民间兴起,斗茶不仅仅是决出茶的品质的优劣,实质上是一种追求精神愉悦的艺术化茶事活动.在斗茶艺术不断向更高境界推进的过程中,那么斗茶所需的茶器品质也须不断提高,才能适应当时的需求.
建窑在晚唐五代时期是一个生产青釉器的普通窑场,到了五代宋初,改烧釉面无斑纹的黑釉茶盏,从青釉-酱釉-普通黑釉-建盏这个过程是渐进的,其显著特点是,坯釉的氧化铁含量越来越高,釉层越来越厚,使烧制工艺难度加大,生产成本提高,宋代初期建盏的出现,也反映着当时社会阶层对茶的需求提高。北宋中期,在福建督造贡茶的蔡襄将数十年来的斗茶习俗进行总结推广,撰写了一部茶艺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著作《茶录》,《茶录》中载:"茶色白,宜黑盏.建成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免毫.其坯微厚,歇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出它处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其青白盏,斗试家自不用."《茶录》充分肯定了建盏的功用和独秀地位.《茶录》问世,斗茶文化推波助澜在朝野传播,建盏中的优品成了皇族,士大夫不惜重金追寻的宝物,诗坛巨匠抒发情怀讴歌的极品.建窑由此进入鼎盛时期,生产规模不断扩大,龙窑多达十余条,并生产底足铭有"供御""进盏"的建盏进贡朝廷.
北宋精通茶艺的国宝级皇帝徽宗赵佶亲自撰写《大观茶论》,将斗茶推向顶峰.他号召"天下之土,立志清白,竟为闲暇修索之玩,莫不碎玉锵金,啜英咀华,较筐箧之精,争鉴载之别".书中也详细描述了建盏的功用,说:"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上.取其燠发茶采色也."赵佶把建盏作为御前隆重赐茶的茶盏,"以惠山泉,建溪异毫盏,烹新贡太平嘉瑞茶,赐蔡京饮之."
值得我们深思的是,宋代斗茶艺术传到日本,经过吸收发展的抹茶道,能够很好地流传下来.优美而稀少的建盏长期以来是日本上层阶级珍藏的宝物,尤其在十五世纪达到高潮.《君台观左右帐记》记载,曜变是建盏之无上神品,世上罕见之物,值万匹绢.油滴是第二重宝,五千匹绢,兔毫盏,三千匹绢,可见古时的一盏香茗也是相当的得之不易。


当今,优秀的建盏大都被日本收藏.仅存于世的三件曜变都被日本藏为国宝.油滴传世品也仅十余件,其中一件为日本国宝.我国没有一件完整的油滴实属我们建盏收藏的遗憾,这不禁让我们有着深切的自责,国家文化为何被遗忘在了角落.藏于日本静嘉堂文库的曜变被国际陶艺界公认为天下第一名碗并誉为陶瓷艺术的珠峰,但至今无人能复制.


建盏之所以受到青睐,首先是它的功用,在《茶录》和《大观茶论》都有记载,建盏的艺术品位其实是其精妙所在,宋代登峰造极的艺术也给茶事带来了更为精美绝伦的创作精神。


建盏是老祖先的智慧结晶,更是中国极致艺术的发扬
将璀璨星空捧在手中,感受上天造物的鬼斧神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