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收藏圈的无间道—“埋地雷”

 发表于 2015-07-06    阅读 548

有“铲地皮”的就有“埋地雷”的。非但如此,“铲地皮”的常常一不小心会踩上“地雷”,而“埋地雷”的又通常假扮成“铲地皮”的来忽悠你。这,大概就是古玩世界五彩斑斓的“无间道”。
所谓“埋地雷”,说出来似乎很简单。把地雷通过各种渠道,事先安置到各种预定位置:例如老头老太家里,名门望族的后人家里,以及有地位的领导家里;还有拍卖行、古玩店、博览会甚至地摊上等等。然后编一个美丽的故事说动买主上钩。接着领“鬼子”进村,一番游说,一番表演。最后踩响“地雷”,交易结束。但实际操作起来,其实是一个精密的系统工程,是不见硝烟的“定向爆破”。


老胡财大气粗,多年前涉足瓷器收藏, 马上有一批古董商不请自来,团团围住,流水般送上各种货色。这帮人比伺候亲爹还殷勤周到,天天陪着他边吃喝玩乐,边地质勘探般到处寻宝掘宝。碰到的货色, 每一个故事都说得神乎其神:有爷爷做过乾隆保镖的(时间对不上啊);有父亲伪满时期当过中央银行行长,厌恶日本鬼子而把国宝窖藏地下的;有从海外四大家族手里处置遗产而直接拿过来的……个个忽悠起来巧舌如簧,天衣无缝。 时间长了,交过几次学费后,老胡也算有些眼力,一般的东西,小打小闹的已经感觉不过瘾 了。他要搞个大的。
一天,有远方的线人来报,说发现一件重器,明洪武时期的釉里红将军罐。这元明之际的釉里红瓷器,比元青花还要难烧,史上留存的很少,保存完整的更是凤毛麟角。来者说,这件东西难得的完整。他拿出彩色照片好几张,侧面底部都有,但只让老胡看一眼就收回去了,说是不给留底。来者表示,真假你们尽可以带专家来看。老胡他们再三问东西出自哪里?回答是在四川达州发现,现在当地某某手上。“我是第一个让你知道。”他掏出手里的机票,说马上要飞北京,感兴趣的人还有一溜呢。言下之意,你要抓紧。达州,老胡心头迷糊。看照片东西倒是像的,可达州——一个鸟不拉屎的蛮夷之地,从来没有听说出过什么瓷器啊?当晚,大家围着老胡反复合计,想来想去,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只是一致觉得,东西如果是真的,那是国宝无疑。半夜,戴眼镜的小梁一拍大腿,找到书上说,朱元璋有个儿子死后葬在达县,莫非靠谱……?大家立时来了精神,老胡两眼放光。
于是一班人心急火燎地赶到达县。等了两天,千呼万唤始出来,东西隆重登场。周围的人都说好,连一贯稳重的“老法师”也拍案叫绝。老胡像喝了药似的兴致高昂,当场付款走人。东西带到上海,后来请最顶级的专家一看,委婉暗示老胡那是高仿一枚。老胡开始不信,背地里骂他是“假专家”。但时间长了,慢慢看出端倪,终于明白自己踩了“地雷”。
有“埋地雷”的,就有“运地雷”的,这个当然是物流公司般一条龙的服务,这里就不必细说。但可悲的是,有些运地雷的人其实是纯粹被人“当枪使”,压根不知道东西的真假,还以为自己是“夺宝奇兵”呢。1989年秋季,香港苏富比拍掉一件清代雍正粉彩花鸟纹瓶,器形硕大,42厘米高,画牡丹绶带,精美绝伦。这件铭心绝品,私下以为比2002年张永珍买了捐献上海博物馆的那件更要精美。最后此器以创纪录的1210万港元成交。如果搁到今天,东西要是再露面,那还了得。可巧十年后,我有一个朋友,律师出身,业余好古,提了同样的一件东西,远涉重洋,去伦敦见某国际拍卖公司的专家。木箱刚刚打开,英国绅士就和蔼地笑了,笑得意味深长。他说在这十年里,已经看到数十个同样的花瓶了,而且做得,嗯,确实不差……朋友顿时脸色通红,简直无地自容。原来,他据说是受某某“大家族后人”之托,帮助人家处理遗产纠纷呢。哈哈,被人“埋”了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