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画诈骗横行:1.4亿惊天骗局

 发表于 2015-07-10    阅读 563

从知己好友到对簿公堂,从名家真品到一文不值,10年时间内,一位可怜的商人从房地产老板变成讨债人,一切恩怨都离不开艺术品市场繁荣背后的黑洞。这位商人与当时自称贫穷的画家商定的价格是1.4个亿,因为是现金交易,有一些款项还没有支付,加上案发后公安机关追回的款项,最后总计损失了7000多万。
当然,这只是世界范围内假画诈骗事件的冰山一角,有金钱利益的地方就会黑暗交易,这种现象好像臭虫和苍蝇一样,杀不绝、吹又生。
国内事件|1.4亿“假画”疑云
2003年底,经时任北京市四季青党委书记王某介绍,在当地从事房地产开发的刘优良认识了北京中国画研究会会长阎飞鸿。原以为可以从此由“粗俗”的房地产商变成优雅的书画投资者,却没想到,一切都是镜花水月。
关于北京中国画研究会,阎飞鸿给地产老板刘优良描绘了一幅壮丽无比的画卷:藏有三万余幅大师的作品,数量将超过国内任何一座美术馆,其价值无法估量。这最终促成了骗局的发生。
2006年底,阎飞鸿拿来百余幅已故名家的作品,大部分画有有关部门鉴定证书,卖给刘优良。断续之间,刘从中国画研究会手中收购了总计价格1.4亿的所谓名家书画作品。“都是现金交易,每次几百万,一箱箱的现金。”看吧,有钱人就是这么任性,掉坑里了还帮着骗子数钱。
2008年7月份,正定县公安局以涉嫌诈骗罪依法对阎飞鸿刑事拘留,后正定县检察院依法对阎飞鸿批准逮捕。当年7月中旬,阎飞鸿被取保候审。2008年9月18日,正定公安局向刘优良发还了损失的1120万元。
事实上,刘优良的经历并不是孤例。纵观整个书画市场,各种骗局比比皆是,在百度搜索输入“书画诈骗”,能够看到不少事件:
“假扮央视编导虚构书画展诈骗大师书法作品”,“635元买来俩证书,书画协会涉嫌诈骗”,“小学文化男子学书画只是成行家,诈骗画家18幅画”,“假办画展挣‘快钱’,一男子诈骗6名书画家被刑拘”……

张大千《仿石溪山水图》

在书画领域的类似事件总是离不开“伪造”,伪造身份,谎称自己是知名机构的负责人,从而向画家索画办展,抑或是伪造鉴定证书、名家图录等,借此将手中的赝品包装成真迹卖给他人。
张大千《仿石溪山水图》假画诉讼案
1995年10月28日,浙江中澳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定林先生在杭州参加的一场由浙江国际商品拍卖中心举办的95秋季书画拍卖会上,以110万元人民币拍得了一幅张大千早年作品《仿石溪山水图》。此画尺幅颇大,长145厘米,宽95厘米,署丁亥(1947)年,纸本设色立轴,右侧有上海著名鉴定家谢稚柳的题跋,左侧有北京著名鉴定家徐邦达的题跋。

王定林到北京找到了著名书画鉴定家徐邦达先生,请他对这幅画做个鉴定。灯下,徐老打开画轴一展,即喃喃自语“不对”,而且一直嘟囔着“不对”。徐老说自己4年前曾经鉴定过张大千《仿石溪山水图》的真迹,并有题跋,至今记忆犹新。现在这幅画上他的题跋,是从那幅画“移花接木”拼凑到这幅画上的。谢稚柳的签字笔迹虽然是真的,但原来是题在画上的,现在却跑到画外的裱绢上了,肯定是造假者将真画上的题字割下移到假画上,以弄假成真。而且,整幅画的笔锋和设色与真迹相去甚远。
事后,王定林携带该画及徐老亲笔鉴定书请谢稚柳先生过目鉴定。一向以严谨著称的谢老反复审视后鉴定认为“确定此图为真迹无疑”。于是,拍卖公司不同意退货。王定林便于1996年1月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浙江国际商品拍卖中心收回此画,退还画款。
这种假画官司一打起来只能沦为口水战。

名为《人体蒋碧薇女士》的天价“徐悲鸿油画”

1998年12月30日,包括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启功,常务委员刘九庵在内的全国10余位书画鉴定专家对最高人民法院送鉴的张大千《仿石溪山水图》进行鉴定后,一致认为该幅作品为赝品。这个最终的鉴定结果为最高人民法院的最后裁定提供了证据。
1999年11月下旬,最高人民法院最终判决,中国拍卖业第一案——张大千《仿石溪山水图》拍卖纠纷案,最终以原告王定林获胜而结束,为这场历时4年的假画案划上了圆满句号。
7280万元的《人体蒋碧薇女士》油画

2010年6月,北京九歌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春拍中以728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成功拍出一幅名为《人体蒋碧薇女士》的油画,注明是中国近现代艺术大师徐悲鸿的真作。
但在2011年,中央美术学院首届研修班的部分学生联名声称,这幅油画是当年他们的习作。联名发表这封公开信的10位画家分别是:河北省美协副主席陈承齐、美籍油画家李斌、油画家林加冰、广西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油画副教授刘晨煌、油画家区 础坚、加拿大籍油画家秦明、澳大利亚籍油画家沈嘉蔚、新疆油画学会副主席孙黎明、内蒙古美协名誉副主席王延青和山东省油画学会主席杨松林。

被疑为伪作的徐悲鸿油画《九方皋》

画家们在公开信中清楚地指出:这是他们1983年5月、研修班第二学期的一堂人体油画课习作之一。习作模特是一个江苏农村来北京工作的年轻女孩。
此假画事件至今亦无结论,买家没有对此作出公开的回应。
8900万徐悲鸿油画《九方皋》被指伪作

旅美画家钱培琛

钱培琛临摹的美国现代主义抽象绘画家杰克逊·波洛克等的作品

2012年6月25日晚,一场事先因为真假之辩引起多位业内和非业内人士关注的拍卖终于落槌——上海宝龙春拍重点推出的徐悲鸿油画《九方皋》从起价2000万元一路飞涨,最终落槌价8900万元。在拍卖完成后不久,不少艺术收藏界资深人士即公开表示:“明白人一看就知道,假拍!可笑的是拍卖公司、买家还以为别人不明白呢,堂而皇之!”“拍卖公司知假、拍假,虚假宣传,大做广告,终于钓到了一条大傻鱼。”
质疑者指出,拍卖公司在《收藏投资》导刊2012年5月号(总第045期)上刊登1931年徐悲鸿油画《九方皋》,系德国著名收藏家约翰·拉贝珍藏,曾在中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前苏联、比利时等多国参展十多次,但拍卖公司尚不能公示这些展览的资料、出版及预展图片。购买该画的藏家张振宇对此并无回应。
国外事件|8000万美元假画大案与上海画家
2013年8月,纽约时报的一则“假画”报道使74岁的上海画家钱培琛一夜成名。此案缘起于2011年底,一名比利时收藏家耗资1700万美元从纽约曼哈顿Knoedler画廊购得杰克逊·波洛克的一幅未收入画家作品目录的画作,卖方和画廊均肯定该作为真迹。藏家证实此画系伪作,并将 Knoedler画廊告上法庭。Knoedler画廊爆出售假丑闻并关门大吉,画廊总监Ann Freedman曝出这些作品来源。据被起诉的女经纪人Rosales交代,这些被当作真品出售的画作正是出自居住于纽约皇后区的钱培琛之手。至此,钱培琛所画的63幅仿美国现代主义大师的作品在FBI的追查下曝光。这些作品被当做大师真迹,以8000多万美元(约合4.9亿人民币)的价格售出,买家不乏各大美术馆、博物馆,令艺术界震惊。

画廊主塔定锡安和他口中声称的假画


据悉,在上世纪90年代,钱培琛在纽约街头买画时,被切尔西的一名艺术经销商看中,这位艺术经销商就是已经被起诉的女艺术经销商拉菲拉·罗萨莱斯的男友 JoseCarlos Bergantios Diaz,他一眼就相中钱培琛,于是利用钱培琛的作品制造了近些年来最为肆无忌惮的一个艺术骗局。
本来按照美国法律,画家模仿比如像伦勃朗这样的大师的绘画,并在画上模仿大师签名并不违法,只要销售的时候按照复制品的方式销售就可以。但当时钱培琛突然离开自己住所,目前下落不明。
纽约艺术商的6200万假画诉讼案

俄罗斯富豪遭遇假《宫女》


2014年,在一起曼哈顿最高法院接受的标的额达6200万美元的诉讼中,提起诉讼的是一位纽约艺术商,称俄罗斯寡头政治家归还给他的35件艺术品都是假画,这些画本是这位纽约艺术商从另一位商人手中买得。
这位声称受骗的画廊主盖里·塔定锡安称,自2006年起,来自康涅狄格州的艺术商勒夫·努斯伯格就向他售卖了包括诉讼中提到的35件假画以及其余165件假画。
佳士得假画门:俄罗斯富豪遭遇假《宫女》

“百年老店”世界拍卖业巨头佳士得也卖赝品?俄罗斯石油大亨、亿万富翁斐克塞伯格(Viktor Vekselberg)就碰上了一回。2012年,英国法院在7月27日对斐克塞伯格状告佳士得拍卖行拍卖赝品名画案作出判决,败诉方佳士得须返还他当初支付的170万英镑(约合1750万元人民币)拍卖款。
这位土豪2005年11月在佳士得,以170万英镑的高价拍下了据称是俄罗斯著名画家鲍里斯·库斯妥基耶夫的油画《宫女》,该画据称创作于1919年,画上有库斯妥基耶夫的签名。事后,斐克塞伯格的一艺术顾问提出质疑,认为画面上库斯妥基耶夫签名使用的颜料在画家1927年去世时尚未发明。专家称,该作品可能是某个默默无闻的小画家为了谋生,才临摹了《宫女》,目的是让自己的作品好卖一点。
斐克塞伯格因此要求佳士得退款。而佳士得的专家一口咬定该画为真迹。官司随即开打。
剖析|市场上假画横行的根源
有需求的地方就有市场。当前假货市场,实际并不一定都是因为暴利趋使下形成的,假货本身就有着实实在在的需求。近些年来,文物拍卖市场日趋活跃,书画的拍卖价格又呈上升趋势,古画且不去说了,价格十分惊人,就连当今的大小名家,行情也颇为看好。真货无法满足市场需要,由此便出现了众多假冒伪劣之作。
通观近几年中国的假画市场,依托不同地域的各种文化资源,已经形成了五花八门的市场风格:
北京书画市场上的赝品最多、品种最全、 价格最便宜。北京的书画赝品交易以琉璃厂一带为主,此外还有潘家园片区、报国寺和大钟寺等旧货市场。销售方式分为公开、半公开、不公开三种。所谓公开,即 是将那些历代名人字画的复制品挂在招牌店里以原作的名义公开销售;半公开则是标签上只写上作品名称,而不标明是否原作,有人问起含糊其辞作答、待价而沽; 不公开指的是那些不需商铺的书画游商,他们多半来自外地,租住在市场附近的民房里,平日里背着几卷假画在 市场上游逛,瞧见目标蜂拥而上,或直销所背之物,或掏出几本画册让人挑选,如果家中有成品便带着客人进门交易,假若没有成品,可以按照客人的意愿订做所需 要的名人字画。
北京市场上的假画价格偏低,在琉璃厂,韩美林、史国良等当代名人的假画较多,价格分高中低三等,高仿品几万元、中仿品几千元、低仿品一般只在三五百块钱上下。
调查发现,在北京订做假画最方便,古今中外的那些书画名人,无论是唐伯虎还是毕加索,他们的“画作”都能廉价搞定。
假画横行屡禁不止是人的贪欲所致,而监管的缺失,却正是书画市场上假冒名人书画泛滥的主要原因。当前艺术品投资已被公认为是继股票、房地产之后的第三大投资领域,越炒越热的市场需求为造 假行为提供了市场基础。尤其是书画市场,更是充斥着大量粗制滥造的假名家书画。而缺少有效的监管机制,打击乏力,也使得造假者和售假者有恃无恐,逐渐形成了一个制假、售假的利益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