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犯罪接连曝光,FBI称家贼占九成

 发表于 2015-07-22    阅读 594

事实究竟如何,我们且不去判断,相信检方很快会给出一个让人满意的结果。然而,稍微搜索一下才发现,原来艺术品监守自盗的案件竟然有如此多!
1、《苍山洱海》遭内鬼掉包:

吴冠中:《苍山洱海》,于2009年被盗出,2011年4月才被追回。


2009年11月24日,吴冠中的《苍山洱海》在拍卖会上以108.64万元价格成交。珍藏于荆州市荆州区档案馆多年的名画,怎么会在北京拍卖出百万元高价呢?
荆州区档案馆一查才发现,原来馆中现藏的画作已经变成赝品了!在警方介入调查后,真相很快水落石出。原来,早在3年前,包括该画在内的4幅馆藏画作,就被荆州区档案局地方志编研科原科长张某掉包。他趁另一名保管钥匙的工作人员不备,偷偷配好钥匙,并请人炮制赝品,先后将4幅馆藏真品画作换出,再交给同伙售出,所得赃款由3人瓜分。
经当地检察机关查明,以2007年的市场价格,《苍山洱海》约118万元、《冷艳图》约10万元、《日本新娘》约8万元、《雄鸡》约7万元。案件发生后,荆州区档案馆负责人罗永锰表示,该馆已严格了管理制度,决定对馆中藏品进行定期检查,投入10多万元安装监控设备,同时调换了相关责任人,以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陈大羽:《雄鸡图》,系其被盗画作《雄鸡图》的同类作品。


2、保安志不在其职,而在于艺术品:

2014年1月17日,至正艺术博物馆工作人员开馆才发现,5尊标记为“清早期铜鎏金”的佛像不翼而飞,其中有2尊释迦牟尼佛、1尊上官大师、1尊上师佛、1尊无量寿佛,馆方估价约600万元。从调出的监控视频看出,一男子于凌晨3时许,将5尊佛像放入随身的双肩包,随后大摇大摆地离去。据悉,“这是馆内刚招进来不足1个月的保安员,叫所某。”
所某盗窃后,于清晨6时20分搭上了第一班前往广州的火车,下车后直奔文昌路。当天,他先以1.8万元的价格抛售了3尊佛像,不久又到广州古玩城,将剩下2尊以4000元的价格卖给一家古玩店。

清早期,铜鎏金释迦牟尼座(非被盗之物)。在拍卖市场上,同类艺术品亦是价格不菲。

经过几个小时地毯式筛查,警方发现了他销赃的第一家店铺,3尊佛像被当场缴回。4月初,在古玩店老板邱某的告知下,警方迅速联系了另外2尊佛像的购买者王某。4月3日中午,王某从贵州乘飞机赶到广州。至此,5尊佛像才全部追回。

被追回的绢画《伏羲女娲手持规矩图》之一,经鉴定,属一级文物。

3、合伙作案,连唐代壁画也敢揭:

2013年3月下旬,警方收到了一通盗取唐墓壁画的举报电话。警方通过顺藤摸瓜,一举缴获了包括唐代绢画、壁画在内的340件各类文物,其中国家一级珍贵文物1件,二级珍贵文物7件,三级珍贵文物59件,一般文物273件。
据柴某交代,他是某博物馆临时工,具有20年以上文物修复工作经验,受姚某委托,帮忙修复唐代壁画。曹某曾是某区文物局的临时工,平时负责文物普探工作,有几十年的工作经验。曹某有壁画揭取的能力,曾与张某查看位于长安区星河中央公园的一处盗墓现场的壁画,随后,由姚某出资,三人共同准备盗取壁画所必需的材料和工具,之后与“胖子”一起进入被盗墓葬室,在墓室内的东侧墙壁上盗取了壁画两幅。事成后,姚某支付张某、柴某、“胖子”等人共人民币十万元作为盗取壁画的费用。

唐代《伏羲女娲图》, 中国国家博物院藏,也是以伏羲女娲为题材的重要作品。

据悉,被盗墓葬为唐代墓葬,规模较大,墓主人级别较高,具有一定的历史、科学、艺术价值。而属一级文物的壁画与如今珍藏在新疆博物馆、吐鲁番地区出土的伏羲女娲画像价值相差无几。

毕加索:《小丑泰德》,2012年10月16日在鹿特丹当代美术馆被盗。

4、偷完一家再偷隔壁家,有如蚂蚁搬家:

2013年,毕加索继女于坦·布莱向法国媒体《巴黎人报》透露,毕加索遭集体盗窃,作品种类繁多,包括素描、水彩画以及红垩笔素描,多达407幅,粗略估计总值约2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609万元)。
据她推测,盗贼的作案时间大概是在2005年到2007年,应是园艺杂工如蚂蚁搬家一样,从收藏室悄悄逐一偷走。直到疑似其藏品的作品流入市场之后,她才发觉收藏被盗。不仅如此,她的邻居西尔维·巴尔塔扎特·伊安——毕加索艺术品代理人爱蒙·马特的女儿也未能幸免。办案警方表示,此次两户人家的被盗艺术品数量达到600件。

毕加索:《鸽子与豌豆》,2010年5月19日在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被盗。

据设在英国伦敦的艺术品遗失登记局统计,毕加索的画作最受窃贼青睐,至2012年已有1147幅作品登记失窃、失踪或有争议。

5、因为太了解,所以“博发达”:

早在2005年,广州也曾爆出过一起多幅名家书画遭窃的案件。当时,著名雕塑家许鸿飞个人的“藏宝阁”——石磨坊失窃,包括黄永玉作品在内的多件艺术品被盗,总估价高达2000余万元。幸运的是,警方已经及时将贼人捉拿归案,而偷窃者正是石磨坊原来的保安人员,他对黄永玉作画、赠画的过程均十分了解。

许鸿飞:《童趣》。许鸿飞的“胖女人”系列雕塑,也是与黄永玉先生的点拨与自己的创新分不开的。

对于失窃案,在许鸿飞看来,“就是内部人员获知名家作品价值后以‘博发达’的心理进行盗窃。”
而得知此事的黄永玉则笑称:“这是个雅贼,但他的目的是为了钱,所以只能称为半个雅贼。”他还恢谐地表示,得到画作失窃的消息后,他就开始犯愁:“追得回来最好,可如果追不回来,我还得再重新画,有道是除却巫山不是云,再来一次肯定没有第一次的精彩;没想到广州警方的动作这么快,我不用再犯愁了。”

6、越是人多,越易疏忽,盗贼越是猖狂:

黄永玉:《梅花图》。在失窃事件中,黄永玉的两件收录在《黄永玉八十》一书中的《梅花图》作品失而复得。


无独有偶,黄永玉湖南湘西凤凰的玉氏山房也曾遭盗贼光顾。2014年4月中旬,盗贼在进入玉氏山房后,家里狼狗曾狂吠不止,但工作人员却误以为没什么事,为了不影响黄永玉休息,还把狼狗牵进了狗窝。第一次盗贼进入玉氏山房后,偷走了两幅较小的作品,因此并未引起黄家人的注意。黄永玉4月19日离开凤凰回到北京后,盗贼再次潜入玉氏山房,偷走了悬挂在玉氏山房客厅正墙左右的《梅花图》。这一次,狼狗同样有反应,工作人员依然认为没什么事。直到第二天,工作人员发现《梅花图》不见了,才着急报案。

FBI曾帮助宾州历史学会寻回200件珍贵文物,而偷盗者就是在学会任职近20年的职员。

据悉,“犯罪嫌疑人看准了黄永玉回家每天都住在玉氏山房,家里人多,工作人员可能疏于安保,所以翻墙进入玉氏山房实施盗窃”。得知失窃后,黄永玉表示,“在玉氏山房丢了东西,这太让我意外了,我在玉氏山房可住了十多年,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而在5月初,这四幅画作被盗案才告破,并且得以完璧归赵。

艺术品与古董窃案在跨国犯罪活动中排名第四,仅次于毒品、洗钱与非法军火运送:

2005年被罗伯特找回的慈禧太后的水晶球重25公斤。


对于日渐猖狂的艺术品犯罪事件,美国联邦调查局艺术犯罪小组创始人罗伯特·惠特曼曾强调,监守自盗的形式在艺术品盗窃案中占到90%。

罗伯特因寻回了罗丹的雕塑《断鼻人》而一举成名。

电影《盗走达·芬奇》描写了挖地道偷盗名画的盗窃故事。

电影《疯狂的石头》以黑色幽默讲述了“偷梁换柱”、“以真换假”、“完璧归赵”等盗窃翡翠过程中发生的一系列巧合奇遇故事。

热播剧《盗墓笔记》讲述了一群“盗亦有道”的盗贼(←什么鬼)进入古墓探险后遇到一系列惊险刺激的故事。

“因为内部人员最清楚博物馆的安全漏洞在哪里。监守自盗的内部人员可能是验票员、解说员、导游、主管、警卫、保管人、学者,甚至是董事或富有的赞助人,任何一个岗位的人员都可能禁不住诱惑,利用职务之便,偷走价值高达数百万美元的艺术品或历史文物。就算是临时员工、或者是被雇佣来装修的建筑工人,甚至是暑期实习生,也都有可能成为监守自盗的内部人员。艺术品盗窃犯通常不是惯犯,没有其他犯罪的经验。每个人行窃的理由都不一样,但贪财、爱物及报复是最常见的动机,绝非出于对于艺术的热爱或对于艺术品的占有欲。”

在见过鬼鬼祟祟藏腰包、拿了就跑不回头的艺术品犯罪行为之外,他还见识过不少手法了得的艺术品盗贼。“也有许多艺术品盗窃案确实手法了得,非常适合拍成电影。在波士顿的加德纳美术馆窃案里,窃贼用计骗倒了夜间警卫,然后把他们从眼睛到脚踝都用银色胶带捆住。在意大利,一个年轻人从美术馆天窗上垂下一根钓鱼线,钩住价值四百万美元的克林姆画作,然后拉上来,带着它逃得无影无踪。在委内瑞拉,窃贼在夜里溜进美术馆,用赝品调换了三幅马蒂斯的画作,而且这些赝品伪造得极为精细,过了足足60天之后才被人发现。”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但如果连艺术品保管者、艺术藏馆的负责人或工作人员都难以让人相信的话,艺术家们还能相信谁呢?说好的,人与人之间应该多一点信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