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作死就不会死,百亿级国宝帮帮主的覆灭

 发表于 2015-08-08    阅读 710

(导读:“国宝帮”通常会以一个收藏有大量“国宝”的藏家为中心,包括一个以制假者、文物贩子和鉴定专家组成的利益共同体,来忽悠那些资金充裕、刚入行的新手。号称身家几十亿的国宝帮帮主卫梦强,被上海第一财经频道爆光天价收藏大多假品后不久,便涉嫌诈骗被公安机关刑拘并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卫梦强也成为了第一个被抓的国宝帮大腕。)


一,国宝帮的“江湖”
哪里有利益,哪里就有江湖。近年日益兴盛的“国宝帮”背后,也隐藏着一个“名与利”的江湖,而且深不见底。
“国宝帮”通常会以一个收藏有大量“国宝”的藏家为中心,包括一个以制假者、文物贩子和鉴定专家组成的利益共同体,来忽悠那些资金充裕、刚入行的新手。与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游击式忽悠不同,这个利益集团更多的是采取“做局”的方式搜罗目标。
“做局”的工程量相当之大,“国宝”的持有者都相当精通媒体推广,日前上海第一财经频道爆出的上海“国宝”大藏家卫梦强煞是惊人,众多主流媒体均曾帮卫梦强站过台、造过势。一个英雄式的立体形象,是众多“国宝帮”核心人物成功的关键环节;此后,在各种大小不一的鉴宝节目中,常常会看到他们抱团取暖。一旦这种利益集团形成后,得罪一群在圈子里混的人,可能就会引来麻烦。体制内外干脆心知肚明,不得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轻易否定别人的藏品,哪怕知道是赝品,也别戳破。

(第二个被抓的国宝帮帮主宁玉新)


但在“国宝帮”中,起初并不全然是利益驱动,往往还存在一层特殊的“情感因子”。一开始以古玩爱好者亮相,结果通常是误入歧途收藏了一批“国宝”,在屡屡被人鉴定为赝品之后,他们才形成了情感联盟,就像革命友谊一样。
基于这种“情感+利益”的共同体,“国宝帮”就真的实现了“假作真时真亦假”,“你想一下,如果你收藏了很多古玩,大家都说是假的,忽然有个藏家说你收藏的是真的,你是否会出现一种知己的感觉?于是你们就结成了一个情感联盟,相互吹捧之下,那他更不会认为自己收藏的是赝品了。”
同情地理解来说,这个江湖中的每个人既是施害者也是受害者,江湖中的上一层级给刚涉收藏的藏家们强力灌输歪曲的收藏理论和观念,反正钱是砸进去了,只好一级一级繁衍生生不息,就像王宗泉一样,被逐步忽悠成了河南最大的“国宝帮”帮主。
按照层级功力来说,“国宝帮”成员也可分为六个段位。

(国宝帮帮主林缉光至今逍遥法外)


二,国宝帮的六个“段位”
1、白带:骗骗自己也很满足了
此段位的“国宝帮”几乎未建立起“情感共同体”,还处于单打独斗的学徒期,但是又从真正的“国宝帮”那里学了些旁门左道,刚开始是抱着捡漏心理,但手中只要有一件“宝贝”就敢吹嘘十个亿,卖不卖不重要,自我心理的满足很关键。入门“国宝帮”,缴些学费是必须的。
2、黄带:收收国宝学学行规
此段位的“国宝帮”已经拥有一定量的“国宝”,来路大多自称民间,缴了不少学费,学了些蹩脚的收藏知识,在圈里结识了不少同好,掌握了一些行规。江湖同盟基本成型,搜罗下家,获取巨额经济利益开始成为此段位“国宝帮”的主要目的。

(法外逍遥的国宝帮帮主赵泰来)


3、绿带:干这一行就是靠嘴吃饭
此段位的“国宝帮”已经拥有私藏数万计,如卫梦强者全部藏在一栋五层楼里,拥有私人的“国宝”征集线路,遍布全国各省市乡镇,件件是举世“孤品”,给钱都不卖,媒体宣传铺天盖地,要得就是一个气场,已经形成自己的利益集团,致力于将藏品洗白升值,准备成就一方帮主伟业。只不过,太虚浮,认真的人一戳就破。
4、蓝带:建个博物馆换块土地
此段位的“国宝帮”游离于务实与想象之间,既渴望金钱又舍不得荣誉,路数说正也正,说邪亦邪,不少人以捐赠博物馆藏品为名,盖一个堂皇的大博物馆,当上博物馆馆长就可以轻松地通达地方政要、企业主,在当地俨然一正面公众人物形象,只等有朝一日将藏品与博物馆倾囊而出换成土地资源。


5、红带:是不是国宝压根不重要

此段位的“国宝帮”更具务实精神,是不是国宝不重要,你认不认也不重要,重要的我说了算。骗贷与洗钱,成为他们主动购买赝品的最大动因。一个企业家办了一个私人博物馆,收了一批赝品,然后花一笔重金找人开具真品证书,估价上亿,随后召开董事会主动提出自己要多投一份资金,于是将自己的私人博物馆折价5000万投入到企业中——我不会告诉你这就是变相洗钱。

6、黑带:差点就是一代传奇

此段位“国宝帮”意味着在黑暗中也能发挥自身能量。江湖上不仅闻其名亦见其身,“大师”头衔不离身,但往往你见到的不是“真身”。直接利用手中的“国宝”打通政商界,辗转两岸三地,大收藏家、大慈善家,荣誉头衔两火车拉不动,上至达官贵人下至黎民百姓,只剩敬仰与叹服——如果没有失街亭走麦城,差点就是一代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