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绍基的隶篆艺术

西汀 发表于 2002-03-01    阅读 264

  汉代隶书工整精巧,结体扁平,笔画间有波磔,为历代书家所推尊。清代碑学诸家,几乎无不以擅隶为本。据史载何绍基专习隶书较为晚,是从六十岁开始的。在济南泺源书院、长沙城南书院等期间里,不间断地遍临汉代名碑古本,尤以对《张迁》、《礼器》二碑用功最深,各临百过。就是外出旅途中,都将碑本揣在怀中,闲余拿出来研读。后来又临有《西狭颂》、《乙瑛》、《史晨》、《曹全》、《衡方》、《石门颂》、《华山》、《武荣》等诸碑,并有大量墨迹传世,为后学者留下了珍贵的墨宝。近代书法家曾熙评道:[本朝言分书,伊、邓并称。伊(秉绶)守一家,尚涵书卷之气。邓(石如)用偃笔,肉丰骨啬,转相仿效,习气滋甚。道州以不出世之才,出入周秦,但取神骨,驰骋两汉,和以天倪。当客历下,所临《礼器》、《乙瑛》、《曹全》诸碑,腕和韵雅,雍雍乎东汉之风度。及居长沙,临《张迁》百余通,《衡方》、《礼器》、《史晨》又数十通,皆以篆、隶入分,极晚之岁,草篆分行治为一炉,神龙变化,不可测已,五岭入湘起九嶷,其灵气殆尽输之先生腕下矣。
  从何绍基所临大量碑文来看,书体是自己的笔法,所具有的是汉隶的神韵。他的隶书(如图),婉和韵雅,古茂朴厚,运笔浑圆,笔道洒脱空灵、峻逸。其[颤笔]拙厚有趣,点划之间笔断意连,无做作之气。章法上,虚实相间,字与字虽无牵连之笔,却使人感到气势紧密,生动耐视。
  何绍基擅长各种书法体势,在篆书方面的成就也是卓越的。其早年对金石篆刻颇为嗜好,如同他绘画一样,也曾治过印,且下过功夫,只是不轻易作而已,所以这方面的传世作品极少。其所临过金文不下二十种,著名的有《毛公鼎》、《宗周钟》、《楚公钟》、《叔邦父簠》、《蔡殷》等。揣摩其作品,可知其篆书出自周秦籀篆,用笔遒劲,古拙而有奇趣。《霎岳楼笔谈》评道:“(何绍基)所临三代鼎彝款识,皆自出机杼,兴至时遇纸则书,神融笔畅,妙绪环生,移其法以写小篆,遂尔天机洋溢,独得仙证。”
  在篆书体势上,何绍基是大篆小篆都写,从书写形式上,书联、屏条、横幅等都具备,是在吸取古人书艺养分的基础上,将行书的气、隶书的势有机地糅入。笔道上,方笔圆笔、粗笔细笔浑然一体,所呈现出独具一格的篆书风貌,是众所不及的。而在凡能体现其风格的楷书、行书、草书及隶书作品中,均参有篆意,形成各种书体都呈现出古拙朴茂之趣。

清何绍基 行书题“介寿堂”

清何绍基 行书屏“天风”

清何绍基 七言行楷对联“西山”

清何绍基 行书屏“坡公中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