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论何绍基的行草书

西汀 发表于 2002-03-01    阅读 409

  在书法作品中,最能体现书法家个性的,莫过于行书和草书。何绍基的行草颇具特色,他不走二王传统的道路,而宗颜真卿的《争座位帖》、《祭侄稿》、《裴将军诗》和李邕的《麓山寺碑》。以颜书为基础,融入篆书和魏碑的笔法,在行草方面,独创一格。其用笔飞动腾跃,起伏跌宕,造成点书方圆交错,线条精细相间,尤注重整体的章法布白,讲究字与字、行与行之间的关系,疏密错综有序,天然质朴,体现其在艺术上的造诣之深。正如《清稗类抄》评论:“子贞太史工书,早年仿北魏,得玄女碑宝之,故名其室。通籍后始学鲁公(颜真卿),悬腕作藏锋书,日课五百字,大如碗,横及篆隶。晚更好摹率更(欧阳询),其书沈雄而峭拔。行体尤于恣肆中见逸气,往往一行中忽而似壮士门力,筋骨涌现;忽又如衔环勒马,意态超然,非精究四体,熟谙八法,无以领其妙也。”其[晚岁行书多参篆意,纯以神行,人见其纵横欹邪出乎绳墨之外,实则腕平锋正,蹈乎规矩之中。(《霎岳楼笔谈》)
  何绍基的传世墨迹中,行书最多,仅行书楹联以数千计,且句无雷同,体现其不仅书艺精湛,而且语句绝妙,是其诗文才学的显现。他的行草书,到了中晚年,可谓炉火纯青。如《行书诗稿卷》,作於清同治二年(署款癸亥,即一八六三年),时年六十五岁,正是何氏书法艺术的高峰时期。这些诗文,体现出其丰富的学识。诗稿书写极为随意,无丝毫做作之习,这正是其行草书的真正风貌,真可谓独树一帜的书法体势,无怪能在晚清书坛上冠绝一时。

清何绍基 八言行书对联“玉堂”

清何绍基 行书屏“天风”

清何绍基 七言行书对联“且过”

清何绍基 草书论书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