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怆人生--林风眠的艺术道路

勉之 发表于 2002-07-19    阅读 628

  在中西绘画的融合上,林风眠的探索具有特殊的意义。因此有人称他为“中国的塞尚”,“中国现代绘画之父”。在中国艺术发展进程中,林风眠的艺术教育观和艺术功能论同样具有特殊的意义。
  1900年11月22日,林风眠出生于广东梅县西阳堡(白宫镇)阁公岭村。此地山上多石,且很优良,白宫村民多以石为业,林风眠的祖父、父亲亦不例外,但林风眠没有继承这门手艺而是步入学校,由高小读到省立中学。
  1919年12月,林风眠从上海启程赴法国勤工俭学,在哥德多尔省的蒂戎美术学院学习。院长扬西斯在法国美术界颇有名气,林风眠在他的教导和刻苦学习中,进步很快。扬西斯发现了林风眠的天赋和艺术素质,推荐他到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哥罗孟教授画室学习。哥罗孟工作室是当时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最重要的工作室,马蒂斯、凡高等都在此学习过。扬西斯并没有送走林风眠便了事,他专程来巴黎看望昔日的学生,他发现了林风眠绘画中的问题,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与忠告,要他摆脱学院自然主义的画风,到东方博物馆和陶瓷博物馆学习本民族的优秀传统艺术。林风眠听取了意见、从此埋头于博物馆,汲取营养。
  1925年,由蔡元培力荐,北洋政府教育总长易培基聘林风眠任北京美术专门学校校长,林风眠从西方回到了东方。
  林风眠上任后,首先改校名为北京国立艺术专门学校,林任校长兼西画系主任、教授,并增设音乐与戏剧科系。为提高教学质量,林聘请了许多名家来任教,齐白石便是其中之一。由于使用人体模特及人体绘画展览,被北洋军阀政府查封,林力争执,张作霖大怒,欲捕杀林风眠及部分师生,幸得张学良讲情,林风眠才幸免于难。迫不得已,林风眠于1927年南下,在南京任大学院艺术委员会主任。林风眠与一些志同道合者商议在南方重新开办一所艺术院校,并得到蔡元培的支持,选址杭州,创办国立艺术院。1928年林风眠奉命来杭负责建校。艺术成立后,林为院长兼教授。
  艺术家往往过于天真,在林风眠将身心扑在艺术上,艺术院内有人在加紧活动,最终的结果是林风眠悄然离校。十年的艰苦创业,林风眠将心血都付予了杭州艺专,培养了大批优秀学生。林风眠离开后来到湘西凤凰山,探望被软禁的张学良,一个驰骋疆场,一个叱咤艺坛,然而现在命运如此相似,报国无门。
  1940年林风眠来到大后方重庆。1942年,国立艺专搬至重庆沙坪坝,距林风眠住处仅几十公里。因此常有师生去看他。1944年潘天寿任国立艺专校长,他恢复了三十年代杭州艺专教学形式,并将失散的知名教授请回,这其中包括林风眠。
  1945年8月,抗战胜利了,国立杭州艺专迁回杭州,林风眠抛弃所有行李,只带了几十公斤他的作品回到了阔别八年的杭州。
  1949年,新中国成立。因林风眠家经常有外国人进出,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再加上他的画被称作“新派画”,属于资产阶级艺术行列。1950年11月,国立杭州艺专改名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为躲避风波,探索自己的艺术,林风眠借口健康原因,辞去职务,退休移居上海。林风眠开始变的清贫,开始变卖东西。
  因林风眠的名气和影响,他被选为上海美协副主席,他又开始活跃起来,画了许多画,并撰写了许多艺术文章。好景不长,1966年“文革”开始,家被抄,林自己将作品毁掉,冲入马桶,但还是被关了起来,六十多岁的老人干着打石头、印毛巾的体力活,直至四年以后,周恩来总理知道了,他才被释放出狱。重新回到上海寓所的他已是满身是病。
  1977年,林风眠获准去香港定居,临行前,他将自己一百余幅作品捐给了上海国画院。
  在香港的日子,是林风眠最风光也是最安稳的日子,奔波颠沛了几十年,也该轮到他了。否则苍天就太不公道了。具体的情况还是暂付阙如吧。
  1991年8月12日,这位艺术家走完了九十多年的历程,离开了我们。
   “风格就是人”。林风眠先生创造了独特的个人风格,这是在民族性和时代性的基础上创造出色的艺术个性,也是他将自己的艺术主张付诸实践的结果(他在艺术方面的全部创造,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这里只就他怎样实践自己的艺术主张简要作一介绍)。
  在绘画的原料和技法上,他认为应尽量吸收西方艺术贡献给我们的新方法,不应加以任何限制。他作画,虽然取我国传统的宣纸、笔、墨为主,但不受其局限,为了充分表现自己的感受和情绪,他把水墨与水粉揉合一起,甚至以粉代墨,不拘一格。这正是他主张改造中国绘画原料的具体体现。
  林先生的线条与其说它来源于中国画,不如说它出自于中国的瓷器画。他把那流畅、敏捷、爽快、优雅的线条敷有不同色彩,运用不同笔锋去表现各种不同的景物,不仅表现了形体,而且还能更好地表现质感,从而增强了线条的表现力。如他所描绘的《仕女》身上的薄纱衣, 《静物》中玻璃器皿的透明质感等等。
  色彩上,我国传统绘画重对比和夸张,成就很高,但也受到时代限制。印象派的大师们知道光对色彩的作用,便表现出了树伺变化的微妙之处,还表现了空气的颤动和自然界中的音乐感。林风眠先生吸收了他们处理光色关系的经验,溶化到传统的大色块的对比中去,因此,无论他画的背光的《秋景》,还是背光的《静物》,都给人以整体而又概括的阳光感和空间感,更富有新意。
  在画面的章法上,我们常见的中国画往往是立、横裱轴,十分讲究虚实关系的处理,并落有题跋。而林风眠先生喜欢用方构图,没有题跋,只是在左下角或右下角签个名盖颗章就完事。于是有人说他是不合传统的西洋画章法。其实这在我国传统的绘画中不是没有的事,宋代绘画中就有这样的章法。何况构图的长、方、圆,或者画面上有无题跋,依我看并非中国传统绘画章法的实质,其实质在于虚实关系的处理上。清人笪重光在《画筌》上说:“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说的就是虚实结合的妙处。林风眠先生正是抓住了这一实质,虽然常常满版布景,留的空白不多,但就那么一点空白,却构成了整个画面的“活眼”,突出表现了他刻意表现的某一部分及其意境。
  还有一点就是造形的夸张和变形,在我国传统绘画艺术中,常常用以来表现画家对客观对象的某种强烈感受,对客观对象进行一番取舍、强调和削弱的功夫,从而更好地达到传神的境地,这是不足为奇的。林风眠先生在传统的基础上,吸收了一些西方艺术中的表现方法,如人物造型上的变形,色彩上的夸张,静物中不合透视法的摆布等等。
  林风眠虽在极端学院式的谷蒙教授工作室接受过严谨的写实训练,但他自己作品中却主要吸取了西方现代艺术的构成因素,简言之, 林风眠的结合是西方构成东方韵味的结合。 蔡元培先生认为西方绘画近建筑,东方绘画近文学,这一观点与林风眠在艺术实践中对西方构成与中国韵味结合之探索近相吻合,我想这应是蔡与林相知音的基础。裸体、风景、静物或人物、山水、花鸟这些分类多半是缘于表现技法或程式的局限,林风眠着眼于审美的表达,从不囿于固定的表现手法,故题材无限。谁能以人物或风景来划分塞尚、梵高、高更、马蒂斯、毕加索……?基于观察,从而孕育出适合于表达自我感受的艺术手法来,从这方面看,林风眠更多吸取了现代西方。不限于题材,也不限于工具材料,林风眠作油彩、墨彩、陶瓷……交替着作,穿插着作,都缘于更酣畅地表达一定时期特定的情思意境。
  对东、西方艺术的认真钻研和深刻理解固然是可贵的条件,但并非就此能捏塑出伟大的作家。日军侵华,杭州沦陷,杭州艺专被迫内迁, 林风眠离开了宁静的西子湖。 接着从高等学府校长的座位上跌入了苦难大众的行列,咀嚼国破家亡的流浪生涯。限于客观条件,他几乎全力作墨彩了,残山剩水、人的挣扎,画面流露着淡淡的哀愁, 悠悠的思绪、 朦朦的曙光, 作品中交织了人民的哀思与向往……也许这就是大师之所以成为大师的缘故吧。
  其实林风眠在中国绘画艺术发展史中的地位是完全可以从他的绘画作品上充分体现出来的。

近现代林风眠 立

近现代林风眠 秋艳

近现代林风眠 渔舟

近现代林风眠 坐女

近现代林风眠 舞

近现代林风眠 芦花荡

近现代林风眠 鸡冠花

近现代林风眠 菖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