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健婀娜古浣子--邓石如的书法艺术

黟山 发表于 2002-11-15    阅读 476

  邓石如是清代一位杰出的书法、篆刻家。原名琰,因避清仁宗颙琰讳,遂改名石如,后更字顽伯,号完白山人、完白山民、游笈道人、凤水渔长、古浣子等。安徽怀宁人。生于乾隆八年(1743年)四月二十九日,卒于嘉庆十年(1805年)十月四日。
  邓石如祖父邓士沅、父邓一枝皆工书法,终身无功名。邓母是怀宁文学(秀才)陈玉茗的幼女,生二子三女,邓石如居长。他幼时“家贫甚,酸甜苦辣无不备尝。”九岁时在塾中只读了一年书,因家境困窘,只好以“采樵、贩饼饵,日以其赢以自给”。在祖父、父亲的影响下,邓石如对诗文、书法、篆刻产生了兴趣。
  邓十八岁时,同邑人潘氏结婚,婚后第四年潘氏病逝。邓石如直到四十二岁才续娶了二十岁的沈氏,但沈氏只活到三十九岁也亡故了,邓石如有一儿三女,他为了谋生,经常出游。无法照顾子女,遂娶同邑程氏。邓石如六十三岁时,结束了辛勤的一生,驾鹤西去。
  邓石如很早就以书刻自给。一系布衣、一顶斗笠、一双草履、一根藤杖为伴,游历四方,虽是谋生,但客观上也开阔了眼界。邓石如一生遇到了几个对他艺术道路起到关键作用的人物,如巴东知县梁巘见了邓石如作品,认为邓是可造之才,惜未谙古法,介绍邓到南京著名的收藏家梅鏐家,其后邓在梅家八年,获观大量古物、碑帖,邓石如刻苦学习,朝夕临习,寒暑不辍,打下了坚实的书法基础。再如程瑶田,安徽歙县人,他对考据学、音律、篆刻、制墨等都有很深的研究,他与邓石如邂逅相遇,一见如故,程出所藏书帖借邓抄录临摹,邓自己说于此其书始获张主。邓到歙县鬻艺访友,程又介绍他结识了金榜,又由金榜认识了张惠言。此外,邓的朋友中还有袁枚、王文治等,他们或多或少都给邓以帮助。前面简单介绍了邓的生平与交游、学习情况。下面试分析邓的书艺。
  首谈篆书。小篆书以秦为盛、唐尚有李阳冰,其后日衰。至清代虽有几位篆书家,如王澍、钱坫等,但他们作篆,不是用笔仅开笔锋前截少许,就是剪去笔尖或者以绢素卷成柱状描写,一句话,毛笔本身的功能没有被利用起来。因此他们的篆书刻板拘谨,毫无笔情墨趣,徒存形骸而已。邓石如出,以长锋羊毫作篆,笔墨酣必畅,并参隶书笔意入篆,故尔恣肆骏宕,力透纸背,因此康有为称“吾尝谓篆法之有邓石如,犹儒家之有孟子,禅家之有大鉴禅师”,“完白既出之后,三尺之僮仅解操笔,皆能为篆”。说出了历史真实。不过邓石如的篆书面貌很多,极见功力的篆书如“谦卦”篆书轴,“固易说卦传”篆书轴就不是人人能模写的。邓石如除秦小篆外,还写有汉“三公山碑”、金文大篆以及借鉴汉篆额、诏版等,涉猎即广、又操纵自如,令人叹服。
  邓石如的隶书曾“临史晨前后碑,华山碑、白石神君、张迂、潘校官、孔羡、受禅、大飨各五十本”,用功即勤,收获也绝大,他的隶书沉雄厚实,茂密瑰奇,对后世影响很大,如清赵之谦、吴让之除了篆书学习邓外,隶书也深受影响。
  人们常常称道邓石如的篆书、隶书,其实他的楷书也是写的非常好,在他那个时代楷书大多学习唐楷,邓石如迈唐直入六朝碑版,宗法《瘗鹤铭》、《石门颂》、《崔敬邕》等碑,笔方势圆、凝重浑成,布白疏朗有自,康有为说“吾见邓顽伯学六朝书,而所成乃近永兴、登善。盖唐人皆法六朝,邓……亦师六朝,故能与之争道也”。换句大白话说,邓和唐人师承的是一个老师,他和唐人是“师兄弟”关系。邓以自己的实践,开拓了楷法必师唐的惯例,使楷书多了一些门经,功莫大焉。
  相对来说,邓石如行草书稍逊,但也很可观,并不像以马宗霍在《书林藻鉴》中说的“真行皆未入体,草则野狐禅耳”,这很可能是因邓大胆地在行草中加入篆隶笔法让看惯了“帖学传统”的人一时难以接受的缘故吧。比如他的“海为龙世界,天是鹤家乡”联写的气势飞动,笔力老辣,苍劲有力,后世也少有能与之比肩。
  包世臣曾在《国朝书品》中列邓石如篆书为“神品”,隶书和楷书为“妙品”,草书为“能品上”,行书为“逸品上”,应该说评的还是比较客观、公允的。
  能与邓石如篆、隶书相提并论的是他的篆刻艺术。他提出的"印从书出"的理论是指导他创作的思想,给后来的印人无限启迪,但由于本文主要谈书法,故这里从略。
  沙孟海先生曾说过这样的话“清代书人,公推为卓然大家的,不是东阁学士刘墉,也不是内阁学士翁方纲,偏是那位藤杖芒鞋的邓石如”,纵观邓石如的艺术成就,对此评价是当之无愧的,就让我们引用沙孟海先生总结语作为本文的结束。

清邓石如 篆书联

清邓石如 行草轴

清邓石如 隶书轴

清邓石如 隶书联

清邓石如 楷书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