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以乱真的吴琚书法

黟山人 发表于 2002-12-29    阅读 448

  初学书法不外临摹名家名帖,并以形似逼真为准绳。虽曰临摹,但学像已属不易,遑论神似。但历史上也确有一些书家对其所学对象的书法能做到形、神兼似,宋代吴琚学米芾便是一个例子。
  吴琚字居父,号云壑,开封(今属河南)人,约生于南宋绍兴间,卒于庆元间。父吴益为宋高宗吴皇后弟,母为秦桧长孙女。吴皇后善书法,喜临《兰亭》,能仿高宗书法。高宗尝书《六经》赐国子监刊石,有倦意时,即命吴皇后续书,“人莫能辨”如此看来吴琚书法能乱真也是有渊源的了。吴益师其妹,有书名。
  吴琚少年时从陈传良问学,乾道九年(1173)特授添差临安府通判,历尚书郎,以部使者总淮东军饷,淳熙十五年知襄阳府。绍熙中至少傅。孝宗崩,光宗以疾不能执丧事,吴琚劝太皇太后不要垂簾而立宁宗。吴琚后历知鄂州、庆元府、镇安军,位至少师,判建康府兼留守,曾出使金国,以信见称。卒谥忠惠,世称吴七郡王、汴王。
  吴琚的书法如果不看署名或印章,是很难与米芾书法分辨的。清安岐《墨缘汇观》记其《寿父帖》云“初视之以为米书,见款始知为云壑得意书”。另如清代鉴赏家曹溶误定吴琚的《杂书十帖》为米书。虽然吴书极近老米,但究竟不是复印机,终与米书存在一些差别,比如吴琚书法有圆熟过之之嫌,终不及米芾的风樯阵马、沉着痛快、潇洒俊宕之气。
  叶绍翁《四朝闻见录》乙集《吴云壑》云“公无他嗜好,居近城,与东楼平……,楼下设维摩榻,尤爱古梅,日临钟王帖以为课。非其所心交者,迹不至此”。贵戚悠哉优哉的生活使吴琚下意识地侧重于米芾书法中温润雅致的书风追求,这是非常自然的结果。应该说,米芾书法用笔中的八面出锋、神出鬼没的优点后人多不能及,但吴琚却是把握的很好,就个性方面来讲吴是欠缺的,甚至可以说是可悲的,但实际情况是吴琚不仅忆史留名,并有佳作传世,做到这一步并不是容易的事。喜欢米芾书法的人在欣赏吴琚书法时竟也体验到了老米的风采,这其实就是吴琚书法成功的重要一面。下面就是吴琚部分传世墨迹做些简单介绍。
  七言绝句轴 绢本,大行书,诗云:“桥畔垂杨下碧溪,君家元在北桥西。来时不似人间世,日暖花香山鸟啼。”钤有朱文“云壑书印”一印。宋人书轴极其罕见,足可宝贵。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伏自帖 信札,分为前后两页。文为:“琚伏自 廿 二日具禀报之后,深虑旨挥未到,势不容留。遂将牌印牒以次官权管,姑作急难给假起发。方登舟间,忽领尊染,宠示省扎,如解倒悬。感佩特达之意,无以云喻,即星夜前迈矣。瞻望钩光在迩,兹得以略,切丐炳照。琚皇恐拜复。观使开府相公尊兄钧席。”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急足帖 信札,文为:“急足回,收书,忻审岁晏 冱 寒,所履康胜。示及告命已领,至认介注,多感!已专人为寿,有怀并载前幅矣,兹得以略。琚上复。寿甫观使太尉贤弟。毡已附纳。”按吴琚另有《寿父帖》,收信人为“寿父判寺寺簿贤弟”,当亦此人。王文治跋此帖云:“董思翁云,学米书惟吴琚绝肖。黄华、樗寮,一枝半节,虽虎儿亦不似也。”现藏日本高岛氏。

南宋张即之 致殿元学士尺牍 纵30.7cm 横53.6cm

南宋吴琚 焦山题名

南宋吴琚 七言绝句

南宋吴琚 急足帖

南宋吴琚 伏自帖

南宋吴琚 伏自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