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画遒媚 美女簪花—宋璲的书法

建之 发表于 2003-03-14    阅读 450

  元至正四年甲申(1344),黄河大水泛滥,决曹州,汴梁、白茅堤(今河南兰考东北)、金堤(今山东梁山县一带的古堤)等地,“水势北浸安山、冲越会通河,继续东北流,将危及沿海盐场。曹、濮、济、兖都受灾。”温州海溢、地震,莒州蒙阴、汉阳、东平也相继地震。益都盐民郭火你赤起义,上太行山、入壶关、攻广平(今属河北),再还益都,势头轰轰烈烈……
  这一年,浙江浦江人、官至翰林学士承旨、书法家宋濂的次子出生,取名宋璲字仲珩(按明史作燧,字伯珩)。生在这样的家庭,不用说用功于诗书学问等方面自不待言。成人后宋璲有诗名,并在洪武九年(1376)官中书舍人,中书舍人官在明代属内阁中书科,掌书写诰敕、制诏、银册、铁券等。宋璲被人称道,还是在书法方面,精篆、隶、真、草书,小篆得“二李”遗意,许为“明代第一”,“尝见梁草堂法师摹篆及吴天玺元年(276)皇家三段石刻,观之至忘寝食,遂悟笔法(明何乔远《名山藏》)。”明袁宏道说“仲珩草书为当代第一,篆书卷劲如屈铁,丰道生不及也(《袁中郎集》)。”宋濂有时看到儿子写到佳处,叹道:“写老夫名足可传世矣,”每读到此常使人发笑,宋璲不用父名书已传世,足见宋濂过于迷信自己了。
  明洪武十三年(1380),丞相胡惟庸因“谋反”罪被杀,右丞相汪广洋也因涉此案赐死。太师李善长与陆仲亨等人“以功大不问”。此案一时株连一万五千余人。宋璲兄子宋慎当时也供奉内廷,为仪礼司序班,祖孙、父子当时还因共官内廷而引起许多人的艳羡,这时宋慎因与胡惟庸有牵连而获罪,宋璲连坐与宋慎并死。宋濂保全性命,全家谪茂州。此后几年中,朝廷仍穷究胡惟庸一案,洪武二十三年(1390)李善长、陆仲亨、唐胜宗、费聚等最终不能幸免,株连被杀,胡案方才了结,计前后死者达三万余人,真是惊心动魄!
  宋璲在书法上与宋克、宋广齐名,但他的书法作品存世极少,这和他卒年37岁自然有很大关系。明高宗评宋璲书时说“小宋字画遒媚,如美女簪花”,这一点在他的行书作品中体现最显,《三希堂法帖》有宋璲的《复岳翁书帖》等迹,传世墨迹本有《前日帖》,这些均为行书,宋璲写来均温润沉稳,不激不厉,流露出一派闲雅逸气。《前日帖》无书写年月,内容为腹痛体倦,至书樱宁先生问药求治事。书札流美溢彩,温文尔雅,很近赵孟頫书风。
  《敬覆帖》草书札,是宋璲传世作品中仅见的草书墨迹。纵26.9厘米、横54.8厘米,故宫博物院藏。我们在欣赏这件手札时,首先感受到的是龙飞凤舞、一气呵成的流畅韵律。明李东阳说:“仲珩草书,出入变化,不主故常,又非株守一格者比,真翰墨之雄也。”另一体悟就是此札气势大,虽是一通手札,却有着“大作品”的感觉。此札开始尚拘谨,愈写愈放松,到后来简直是“得意忘形”了,明方孝孺评宋璲草书时说:“金华宋仲珩,草书如天骥行中原,一日千里,超涧渡险,不动气力。虽若不可踪迹,而驰骤必合程矩。直可凌跨鲜于、康里,使赵公见之,必有起予之叹。”应是有感而发的肺腑之言。尽管宋璲草书写的姿肆奔放,但都是在“规矩”之下完成的,这个“规矩”便是草法。
  明人善行草,此是共识。一件小手札,也写得如此起伏跌宕,体现了宋璲书艺的高妙。宋璲的用笔尖利但不刻薄,笔压的下去又提的起来,故沉着中透着灵动,精神飞扬外露。明李日华《六研斋笔记》:“仲珩笔法沉顿雄快,兼篆籀《急就》之能,不独步骤旭、素也。”手札倒数第四行“耶”字在纵笔书写到最后一画时趁势拉下,几占一行,从此根线条也足能领悟到宋璲用笔变化而又坚实的妙处。此通手札的章法也有值得称道处。字距行间时紧时松,前四行如序曲,中间为核心紧结处,有抱紧的效果,至“耶”则达到了奔放热烈的高潮,最后加入几个重音后再渐渐地平息下来,一波三折,有强烈的音乐感。
  关于宋璲草书师承,有资料说他“行草宗康里子山,可称入室”,但我以为这件草书札似乎已超迈了康里子山而直入唐人室了。

明宋璲 前日帖

明宋璲 覆岳翁札

明宋璲 敬覆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