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徐悲鸿先生对中国人物画的贡献和现实意义

 发表于 2003-05-23    阅读 505

  中国人物画在历史上是有过辉煌的,但自宋元以降,渐趋停滞状态。有明一代,有成就者不过陈老莲、唐寅几人而已。至清,则有任阜长、任伯年。人物画的萎缩,是与“文人画”占主导地位有密切的关系。由于“文人画”的特点和表现的对象主要是山水、花鸟,人物画被冷落自是情理中事。表面看来,近代一批有识之士对中国画的现状不满而大声疾呼改革,比如陈独秀、蔡元培、鲁迅、高剑父等人,似乎是导源于康有为抨击写意画,呼吁绘画要借鉴西方写实主义,他说“中国近世之画衰败”,“国人岂无英绝之士,应运而生,合中西而为画学新纪元者?其在在乎?吾斯望之”。但实际上萌芽早在雍正、乾隆时期就已露头。这主要表现在宫廷绘画中,比如张为邦、金昆、丁观鹏兄弟等人,他们的绘画明显受到了西画的影响,这一时期,还有若干位欧洲画家如郎世宁、王致诚、艾启蒙、贺清泰等,他们不但自己在清宫里作画,而且还将欧洲的绘画技法传授给中国的宫廷画家,对清宫绘画“中西合璧”新颖画风的形成,起到了直接和关键的作用。清代的清宫绘画,艺术风格上最大的特点,可以概括为四个字:“中西合璧”!我们对照这一时期的作品看,不难发现这些绘画其实就是写实的绘画风格。康有为作为近代资产阶级改良派的领袖,出于“变法”政治动机,抨击写意画,肯定郎世宁是一点也不奇怪的。
  “五四”时期,是“美术革命”的重要阶段,这一时期的著名人物如陈独秀、蔡元培等人发表了许多关于美术的言论,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但同时也产生了负面效果,比如郭味蕖先生1962年在北京画院讲座时谈到当时的情况“在上海艺专,学的是西画,也画一些国画。但当时认为国画已很腐败,青年人怎么能画国画呢?”这时,年轻的北大画法研究会导师徐悲鸿先生应运而生,他受时代的影响,到欧洲学习八年,经过思索,再加上他的智慧,成了这场新文化运动中绘画革新派的重要代表人物。徐悲鸿先生虽然借鉴西画,但他的动机是为出于保留和发展中国画而学习西方的,他的根本立场是东方的,因此徐悲鸿先生才能提出著名的“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画之可采入者融之”的理论,对中国画产生了积极的作用。在三、四十年代或更晚一些,出现的一批借鉴西画的成功者,无疑是这场美术革命的最大硕果。
  徐悲鸿先生学习西画,目的不是革中国画的命,而是立志于改良和发展中国画,仅这一点就比许多激进者不知高明了多少。从徐悲鸿先生珍护中国古画一事也可折射出徐悲鸿先生对中国画的态度,著名的《八十七神仙卷》、《朱云折槛图》和宋无款画《罗汉图》、《佛像》以及陈洪绶《仙侣图》、金冬心《风雨归舟》等都曾是徐悲鸿先生的藏品。他还在一些古画上盖上“悲鸿生命”。
  中国传统人物画是有过写实历史的,晋人顾恺之提出“以形写神”,六朝张僧繇注意“凹凸法”,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引南齐谢赫语“应物象形”、“传移模写”。徐悲鸿先生则说“物有本末,事有终始,应知所先后。不得其正,焉知其变?不懂形象,安得神韵?”(《徐悲鸿艺术文集》536页)。历代名画中,《簪花仕女图》、《韩熙载夜宴图》、《历代帝王图》、《卓歇图》、《货郎图》等都是写实主义的杰作,由于中国画自身发展的特点和民族习惯以及历史等因素,中国画没有往科学上发展,造型、透视准确上是无法和西方艺术相比的,这虽然保持了中国画许多特点和优点,但毋庸讳言,艺术发展到了近代,随着政治、经济、科学技术方面的发展,中国人物画是落后于现实的,不用说画界人士不满,普通老百姓也是不满意的。
  徐悲鸿先生认为“学画必须从人物入手,且必须能画人像,方见功力。”徐悲鸿先生在画家中注意任伯年,不仅仅是个人喜好问题。近代人物画中,任伯年当然是最杰出的,据说任伯年曾学过西洋画法,故他笔下的人物形体较准确。徐悲鸿先生不仅撰写了“任伯年评传”,还根据照片画了《任伯年画像》,徐悲鸿先生对任的推崇备至,自然不是没有原因。
  二
  近代中国人物画对西画的借鉴,主要是吸收了素描方法。徐悲鸿先生相信素描是一切造型美术的基础,认为“西洋的素描是一种科学,因为它能够非常写实地反映客观真实,在这一点上它比我国的传统造型技巧完备而先进”。事实也正是如此,在表现古代人物时,传统画法或许能应付,但以此反映现实人物,则是难以相像的事。蒋兆和《流民图》带来的震撼效果,首先就在于它借鉴了西方素描的写实主义手法而取得的。徐悲鸿先生《愚公移山》、《九方皋》、《李印泉像》、《泰戈尔像》等杰作更是证明了上述论点。在徐悲鸿先生的倡导和推动下,带来了中国人物画的新气象、新天地。李斛、周思聪、王子武、刘文西等无不遵循了这一艺术表现手法,创作了一批脍炙人口的作品。实践证明,这种以中为本、借鉴西方素描、以传统笔墨创作的人物画是符合中国人欣赏习惯的,是有厚实群众基础的,起码在几十年内会是这样。
  下面具体谈徐悲鸿先生的人物画创作、实践。徐悲鸿先生1895年生于江苏宜兴屺亭桥镇,他的父亲徐达章先生是镇上的塾师,长于诗文、金石、书画,因此徐悲鸿先生在1919年去欧洲之前,一直在画传统国画,《国画家》前身《迎春花》杂志曾在1987年第4期上发表徐悲鸿先生的几幅花鸟册页,册页画于1920年,徐悲鸿先生时年25岁,当时徐悲鸿先生已经在巴黎留学。从这几幅画看,徐悲鸿先生已能熟练掌握和运用传统笔墨。他还将任伯年的画带到巴黎,随时学习和观摩。从这些方面我们已知徐悲鸿先生对中国画的态度和追求。徐悲鸿先生画于丙寅(1926)的“渔夫”图,还是很传统的人物画法。
  其实徐悲鸿先生画人物基本不用“素描”明暗形式,即便用,也是很有限度。反而是当今一些画家有滥用之嫌。徐悲鸿先生更多地是运用素描对抓形准确这一优势,来为刻划人物形象服务,如《泰戈尔像》、《李印泉先生像》、《黄震之像》等,体现了他说的“学画必须从人物入手,且必须能画人像”原则。画像必须要“象”,尤其是一些名人形象。形尚不准,遑论神采。这里再扯开去,当今人物画创作变形太丑、太过,已无美感可言。徐悲鸿先生在表现另外一些题材时,表现手法略有不同,如《愚公移山》、《九方皋》、《钟馗饮酒》、《持杯钟馗》、《论语一章》等,这类人物形象没有“统一标准”,完全是画家根据自己的理解而创造出来的。清代方薰在《山静居画论》中说写古人面貌“宁朴野而不得有庸俗状,宁寒乞而不得有市井气”。这一点我们完全可以在《愚公移山》中看的很清楚。《愚公移山》中的人物形象有些来源于印度人,用这种异于中国人的粗犷形象表现中国古代历史传说人物是很合适的,符合“朴野”说。另外,徐悲鸿先生表现人体时也未机械地“准确”画出,而是夸张了人物的健壮体魄,使人物有力度、有张力,很好地体现了“愚公移山”的精神。
  徐悲鸿先生的人物画除了形象生动外,还极传人物之神,人物的“肢体语言”也很丰富。《泰戈尔像》中诗人在树荫下陷入沉思,目光深邃,似乎能洞察一切。人物双手刻画的非常自然、生动,具有特定的典型意义。《李印泉先生像》脸部描绘细致,神态庄重。衣服则以白描写出,简捷明快,尤见匠心处是右手所执拐杖不是拄地,而是横着握起,表现了李印泉先生的果敢、刚毅、执着,人物性格跃然纸上。《日暮倚修竹》中仕女三分之一身体掩于竹后,而头微斜回眸一望,“美目盼兮”,真是“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红楼梦》第六十八回)。限于篇幅,不再多谈。
  三
  徐悲鸿先生的伟大意义在于他洞察了近代中国人物画落后的弊端,顺应了时代的要求,去外部世界寻求其它有效的方法来改良中国画。另外,“徐悲鸿的创作思想是表现人,虽然他也画其它的内容。但他对基础教学的要求是研究人,并且对任何画种或体裁,作为基础训练,都要求对人要有一定的研究,虽然程度的深浅可以有所区别”,“对于各类美术的素描基础,并不要求划一。譬如雕塑,应着重于泥塑的训练,工艺美术的造型基础则必须与装饰相吻合”。由此可以看出,徐悲鸿先生对学习素描的目的很明确,是基础训练,而非代替其它艺术表现形式。
  在中国的另一所著名学府——浙江美术学院(今中国美术学院)里,也有关于对待素描的讨论。院长潘天寿就指出:“我过去一直反对有些留学西洋回来的先生认为‘西洋素描是一切造型的基础’……当然,我不是说中国画专业绝对不能教西洋素描。作为基础训练,中国画系学生,学一点西洋素描,不是一点没有好处。因为在今天练习捉形,西洋捉形的方法,也应知道一些。”虽然两位院长对一些艺术见解存在分歧,但把素描作为美术学院的一项“基础训练”的看法上达到了“统一”。在这样的认识下,浙江画坛人物画家通过努力,创造了“新浙派”人物画,从具体作品看,也是不难发现素描教育所带来的好处。浙江画坛在潘天寿先生和其他一些老先生的影响下,素有讲究传统笔墨的传统和优势,人物画发展到了今天,已开始成熟,有了一批即有西画造型基础、又有传统笔墨,再加上新观念的画家,如吴山明、刘国辉、吴宪生等,成绩斐然。谈徐悲鸿先生,而扯上浙美,表面看来没有关系,其实不然,在中国大环境背景下,有什么是完全处于孤立状况的呢?在“高大全”时代,全国各地哪没有一批“假、大、空”的作品?在当前“西风”劲吹下,哪里又是安静的避风港。今天重温历史,还是有必要和具有现实意义的。
  在认识了近现代中国人物画的历史和发展过程,我们自然也就对徐悲鸿先生有了正确的认识,就不会浅薄地、狂妄地指摘徐悲鸿先生以及一批早期探索者的不足。我们不可数典忘祖,我们完全可以下这样的结论:当代人物画的发展和取得的成就,是和徐悲鸿先生与早期一批探索者的努力分不开的,徐悲鸿先生的教育思想和体系还会影响一批人,在二十一世纪的将来一段时间里,都将会继续产生积极、良好的作用。

近现代徐悲鸿 印度妇女像

近现代徐悲鸿 西天目山老殿

近现代徐悲鸿 抬举

近现代徐悲鸿 山鬼

近现代徐悲鸿 日暮倚修竹

近现代徐悲鸿 屈原九歌国殇

近现代徐悲鸿 李印泉先生造像

近现代徐悲鸿 九方皋

近现代徐悲鸿 二童图

近现代徐悲鸿 持剑钟馗

近现代徐悲鸿 持杯钟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