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书家、理论家—赵构

近黟者 发表于 2003-08-01    阅读 464

  “(赵构)始即位之后,募求善书者,许自言于公车,置御书院,首得蜀人王著,以为翰林侍书。时吕文仲为翰林侍读,与著更宿禁中。每岁九月后,夜召侍书、侍读及待诏书艺于小殿,张烛令对御书字……是时禁庭书诏,笔迹丕刬五化之芜,而追盛唐之旧法,粲然可观矣(宋朱长文《书断》)”,由上面文字可以看出赵构对于规范、振兴书法是办了实事的。他本人也是“凡五十年间,非大利害相妨,未始一日舍笔墨(《翰林志》)”,可谓身体力行。这里需要指出的是所谓“非大利害相妨,未始一日舍笔墨”有点巧饰言辞了,实际上是“干戈俶扰之际”,他仍然置国难当头于不顾,继续“访求法书名画,不遗余力(《云烟过眼录》)”。
  宋徽宗赵佶与宋高宗赵构这对父子皇帝虽然在政治上无能,但对两宋的书画繁荣与振兴却起到了巨大推动作用,赵佶攻书画,擅草书,并创“瘦金书”,个性鲜明。赵构与之相比,在书法功力上决不让步于赵佶,似还过之,但于创造及个性上显然略逊赵佶一筹。
  赵构学书转益多师,早年学黄庭坚,后学米芾、虞世南、褚遂良等,最后似以智永、孙过庭及二王书法为旨归。赵构学黄,主要受其父皇的影响,这种师承不是出自内心的欢喜,自然不会持久。弃黄后他选择了米芾,也不过学了二、三年,便“皆夺其真”,赵构学书的天赋与悟性由此可见一斑。但赵构认为“芾于真楷书篆隶不甚工,惟于行草诚入能品,以芾收六朝翰墨,副在笔端,故沉著痛快,如乘骏马,进退裕如,不烦鞍勒,无不当人意。然喜效其法者,不过得外貌,高视阔步,气韵轩昂,殊不究其中本六朝妙处醖釀,风骨自然超逸也”,上面的引文见赵构著《翰墨志》,顺便说一下,赵构不仅是书法家,也是理论家,《翰墨志》中颇多精辟高论,见解独到,也因此赵构的书法自不是一般泛泛者可望其项背的。又因为有了这样的深刻认识,赵构最终会摒弃其它而直入晋室了。
  “洛神赋卷”绢本,纵27.3厘米,横277.8厘米,藏辽宁省博物馆。赋为曹植的一篇名作,由赵构写来真正是文章与书法相得益彰。此卷虽是草书,但字字独立,字与字变化很多,字法熟练生动,提按转折无不如意,虽字与字之间无引带,仍然呈现了一气呵成、流畅自如的韵律。全卷自始至终毫无懈怠之意,显示了赵构深厚的书法功力。《洛神赋卷》未署年款,但卷末署“德寿殿书”款,钤“德寿殿御书宝”朱文印,可知是赵构做太上皇后所作,是其成熟期的作品。
  “赵构真草书嵇康养生论卷”由上海博物馆于2000年秋从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购得,此卷绢本设色,纵28.5厘米,横803.8厘米,正文二千四百七十二字。现藏辽宁省博物馆。此卷亦是赵构退位称太上皇时所书。本卷曾入宋元内府,明代一度为杨一清、姚弘谊藏,清初归梁清标、后藏清宫,清亡后流入民间。与“洛神赋卷”相比,此卷写的更加规矩、精致,以真草二体分作二行书写,笔法圆熟、优雅、从容不迫,是赵构的精品之作。
  赵构(1107—1187)字德基,宋徽宗第九子。宣和初封康王,因徽、钦二帝被金朝虏掠北去“坐井观天”,故以兵马大元帅即位于南京应天府,后定都于临安(今杭州),为南宋第一位皇帝。我们除了记住赵构在书法及理论上的贡献外,同时不应忘记正是他初起用岳飞抗金又最终听信谗言、杀害忠良的不齿行为。

宋高宗赵构 临虞世南真草千字文卷(局部)

宋高宗赵构 赐岳飞劄批卷

宋高宗赵构 草书洛神赋卷

宋高宗赵构 真草书嵇康养生论卷(卷首)

宋高宗赵构 七言律诗 纵27.1cm 横48.7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