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论恽南田的身世和艺术

承文 发表于 2003-08-15    阅读 410

  清代画家、书法家恽南田(1633—1690)字寿平,改字正叔,号南田,别号白云外史或云溪外史等。  关于南田的来历,“南田”是恽氏园林的名称,园中古柏参天、月季盛开,到冬天更是红翠相映,南田因爱及园林,又由爱园林转而爱园林的名称,因以“南田”为号,真是很有意思。
  恽氏是常州大族,世居武进县南乡的上店镇,这里物产丰富,是鱼米之乡,南田就出生在这里一户书香门第中,祖父恽应侯,父恽日初、伯父恽本初、恽厥初、叔父恽于迈等几乎都是读书人,许多人还是官宦,恽寿平生在这样一个环境中,对他日后成为书画家不无影响。
  顺治四年(1646)南田十五岁,建宁城被清兵攻破,清兵焚烧房屋,杀的城中军民血流成河,就这种情形下,南田被清兵俘获,偶然在清兵队伍中,遇见一位曾经是王祈座上见过的被俘的歌女,由于她的同情,南田被带到将军营中,后来进入陈锦的幕府,因陈锦无子,就将南田收养起来,南田一下子又变的“高贵”起来。
  顺治九年(1652)七月,陈锦被刺身亡,二十岁的南田随养母将丧车运回陈的故乡,路过杭州时,南田竟在人群中遇见了父亲,但他父亲现在已是和尚了,“欲认不敢前,形势反多虑”,想到自己“业为制府郎,母威剧于菟”、“家将绕四旁,臂弓腰鹿盧”,最后“密约得私见,哭罢交抉持”。后多亏灵隐寺的主持谛晖(南田父亲的朋友)对南田养母说“此子年命短,宜作释迦徒”,南田立刻“长跪向母告,富贵非吾须,愿终云水游,佛祖言不诬”,养母竟一下“感悟”同意了南田的请求。从此,南田回到故乡,恪守父亲忠于明朝的“训诫”,绝意科举,悉心钻研诗文书画,以卖画度日。
  恽南田没有正式拜过绘画老师,他的伯父恽向便是他的唯一的老师,恽向是山水画家,又是绘画理论家,对恽南田的绘画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早期,南田主要是画山水,学董、巨,后来又吸收了黄公望、王蒙以及唐寅的画法,丰富了表现技法。
  “常州派”也称“恽派”,提出这个名称的是张庚。在南田生前就有不少人开始画没骨花卉了,南田弃山水而画花卉,并创立了自己的派系,决不是偶然的,他以自己的学识再加上深厚的功力,又经过缜密的思索,才决定以没骨花卉与其他画家相抗衡的。南田的没骨画是根据徐崇嗣的特点加以发挥,但很多技法却是南田的独创,“恽氏点花,粉笔带脂,点后复加以染笔足之。点染同用,前人未传此法”(方薰《山静居画论》)。当然,南田的独创非此一点,限于篇幅就不多谈了。
  南田的画是将师古人与师造化结合起来,比如元代张帆《桃花小鸟图轴》南田就曾多次临过,现上海博物馆还藏有一件南田临本。师造化主要就是对物写生,他种植花草,曾在《画跋》中说“余曩有抱翁之愿,便于舍旁得隙地编篱种花,吟啸其中,兴到抽毫,觉目前造物者吾粉本。”王翚也说“顾见(南田)平日每画一花,必折是花插之瓶中,极力临摹,得其生香活色而后已。可知南田胸中能以造化为师,不拘拘于古人成法”。
  关于南田改画花卉,历来流传南田见王翚画,自感超不过王而改画花卉,南田与王翚定交从此就不画山水,关于这一点,似乎是不能成立的,南田自己有一段跋,就能说明这个问题:“石谷不喜予写生,尝时孙承公云:‘正叔研精卉草,日求其趣,其于烟云山水之机疏矣。’予初不以为然。已而思写生与画山水用笔则一,蹊径不同,久于花叶,手腕必弱,一花一叶,岂能通千岩万壑之趣乎?”由此可见王翚是不赞成南田画花卉的。事实上,南田与王翚论交后,对山水画的创作还是继续不断的,这是有资料可查的,此不赘述。南田与王翚的交谊,历来被人称颂,但南田却常常感到没有真正的知己朋友,他在《自嘲》诗中说:“放笔心通造化师,何曾山水见钟期”,可见南田对自己的山水画是很看重的,但南田为了卖画,以更多的时间去画没骨画,山水画就无暇顾及了,他感慨地说“写生家日研弄脂粉,搴花探蕊,致有绮靡习气;岂若董巨长皴大点,墨雨淋漓,吞吐造物之为快乎。剑门樵客(王翚)以此傲南田,宜也。”
  除了绘画,南田的书法非常精能。南田还精于诗,不下千余首,王嗣衍、孙谠编有《南田诗钞》五卷,蒋光煦又增辑南田诗,题《瓯香馆集》凡十卷,流传甚广。

清恽寿平 雪残春光图 纵96.3厘米,横48.9厘米

清恽寿平 书画合装卷 纵26.4厘米,横78.4厘 米

清恽寿平 山茶腊梅图 纵116.5厘米,横50.4厘 米

清恽寿平 仿古山水图册(五) 纵25.5厘米,横1 9厘米

清恽寿平 仿古山水图册(四) 纵25.5厘米,横1 9厘米

清恽寿平 仿古山水图册(三) 纵25.5厘米,横1 9厘米

清恽寿平 仿古山水图册(七) 纵25.5厘米,横1 9厘米

清恽寿平 仿古山水图册(六) 纵25.5厘米,横1 9厘米

清恽寿平 仿古山水图册(二) 纵25.5厘米,横1 9厘米

清恽寿平 仿古山水图册(八) 纵25.5厘米,横1 9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