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教育家、画家汪亚尘

老樵 发表于 2003-09-26    阅读 600

一、求学
  汪亚尘先生1894年生于杭州,父亲是绸缎庄里的职员,虽然汪亚尘自幼聪颖好学,喜爱书画,但迫于生计,十七岁中学毕业即入绸缎庄当学徒,仅一年,汪不辞而别,独自一人到上海找工作。
  汪亚尘的友人乌始光、刘海粟等在上海的"上海图画美术院"的私立美术学校当教师,亚尘虽也在此任教,但他认为自己学力尚浅,恐怕误人子弟,一年结束,便辞去了教职,与乌始光办了一个"华达公司",专为照相馆、戏院画布景,乌任经理、亚尘任技师。
  1917年亚尘东渡日本,考入东京美术学院,由于亚尘日语流利,常为在日本的中国同胞当翻译,在此期间,亚尘认识了旅居在日的诗人廉南湘先生,亚尘常为他当翻译,南湘先生觉得亚尘厚道、学习刻苦,于是常常资助亚尘,直至完成学业。1921年,刚满28岁的亚尘学成回国,应刘海粟之邀,到上海美专任教。  1924年亚尘同美专的学生荣君立结为伴侣,次年生了女儿听逸,后一年又有了儿子佩虎。

二、旅欧
  1928年,亚尘辞去上海美专职务,年底与夫人乘船去了法国马赛。到法国的一个多月,亚尘便参观了许多名胜和美术馆,比如卢浮宫、凡尔赛宫、米勒故居等,亚尘每到一处,总是记日记,把自己的所见所闻以及对美术品的观赏感想等统统写上,但这几十本珍贵的资料在“文革”中全部遗失。
  稳定下来后,亚尘开始到卢浮宫临画,他喜爱古画和印象派的作品,由于经济上的原因,不能在法国久居,故而亚尘临摹的非常勤奋,争取多临一些带回国去。亚尘在旅欧期间共临摹了三十一幅名画,创作了六、七十幅画,这些画后来回国都全部展出,好评如潮。除了在巴黎参观和临摹,亚尘和夫人还去了布鲁塞尔、柏林、日内瓦、佛罗伦萨等城市。

三、加入新华艺专
   1931年12月,亚尘在欧洲考察结束回国,应邀去"新华艺专"与同仁共主校务,任教务长,亚尘提出四条建议:一、成立校务委员会,实行集体领导,聘徐悲鸿、黄宾虹、李叔同、潘天寿、郑午昌、朱屺瞻、徐朗西七位有名望的艺术家、教育家任校董。二、请徐朗西出任校长之职。三、学费比其它学校低,贫困生由校委会商定后可免费入学。四、任教校务委员仅领取三十元车马费,但可以校外兼课或卖画补贴,其余聘请来的教师则和其他艺专一样领薪金,经同仁商定,全盘接受亚尘的建议。按照当时教育部规定,办私立学校必须到教育部立案,否则不予承认。私立学校立案者首先要有一定校产,然而新华艺专是白手起家,根本没有校产。亚尘与夫人商议将旅欧剩下的一万四千元钱借给学校,以解燃眉之急,但学校不是盈利单位,钱借出容易收回难,何况钱又是荣家的,存在无锡荣家的振新纱厂,经过努力,终于将这笔钱移到了上海新华艺专的名下。从此,新华艺专人材济济,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然而好景不长,“七·七事变”后,于1937年11月14日被日本侵略者三次放火烧毁,化为一片废墟。无奈只好在租界临时选址办学,这样维持了四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学校因不愿向敌伪当局申报名册,即停止办学,但学校还有学生没有完成学业,亚尘和校董们把学校迁到别处,更名"佩文艺专",这样一直坚持到艺专成立后的第十八个年头,新华艺专结束了培养教育艺术人才的历史,在学生中出现了黄镇、于希宁、聂耳、杨可扬、陈烟桥、王云阶等等这些为人所熟知的姓名。

四、画家汪亚尘
  亚尘自欧洲归国后,重新研究中国画,他曾说“要国画有进境,非研究西画不可。用西画上技巧的教养参加到国画,至少可见到技术的纯熟。” 亚尘将西画参加到国画不是简单掺杂在一起,而是主张融会贯通,更好地表现国画。亚尘欣赏宋人的花鸟画,曾在一幅画上跋:“亚尘揆宋人笔趣,时年七十有三”。对近代的画家,亚尘欣赏的是虚谷的绘画,虚谷的高古典雅、冷峭隽美给亚尘以很大的影响,亚尘以画金鱼闻名,与虚谷不无关系。亚尘作画很勤奋,有"画砧子"的雅号。除绘画外,他还勤练书法,远学二王、近受益于沈尹默。
  关于亚尘的金鱼画,曾有这样一个趣闻,一位友人从黄山寄来一张明信片,收信人地址及姓名栏仅写“上海金鱼先生收”,邮递员居然准确无误地送到亚尘的手中。亚尘与金鱼结缘要说到他在新华艺专任教时,那时寒、暑假他都要去无锡岳父家小住几周,亚尘夫人的三叔在后花园养了十余口大缸的各种金鱼,亚尘常观察它们,后又取一玻璃缸,养金鱼其中,进行速写,尝题曰“心乐身闲便是鱼”、“门外池水清,未有羡鱼情。鱼亦能知我,悠然去不惊”等。
  亚尘有不少画友常在一起研讨,如徐悲鸿、郑午昌、贺天健、黄宾虹、齐白石、吴湖帆、潘天寿、王个簃等,他们互为影响,互为促进。

五、留美教学
  1947年,亚尘赴美,目的是考察美术,举办画展,并从事那里的美术教育工作,做宣传中国画的工作,筹集资金,以图新华艺专复校之事。但这次赴美,亚尘在美一待三十三年,归国时已是皓然白首了。在美国,亚尘接受在耶鲁、哈佛、哥伦比亚三所大学轮流讲学的邀请,他还在这三所大学里开办暑期绘画班,这样的教学前后达二十余年。一次,亚尘办了一个小型画展,美国已故总统肯尼亚夫人杰奎琳·肯尼亚来参观,看中了一件展品,蒙亚尘割爱,肯尼亚夫人当场取出支票签名,但不写金额,由亚尘自填,有人出主意让亚尘多填,反正她有钱。但亚尘将这张空白支票给放弃了。肯尼亚夫人知道后,非常欣赏亚尘,于是拜亚尘为师跟他学画。

六、归根
  1966年,亚尘在美退休,准备回国定居,但“文革”开始,亚尘只好留在美国。1974年中美恢复邦交,经黄镇大使的安排,1975年亚尘回到了祖国,但由于“左”毒尚存,许多朋友学生都不敢来看亚尘,更不用说定居了。亚尘只好挥泪别去。直至1979年,亚尘由儿子佩虎安排,从台湾经香港,再到上海,于1980年7月回到久别的家中。1983年10月13日晚,亚尘因脑血栓去世,享年九十岁。

    老樵

近现代汪亚尘 花鸟四屏

近现代汪亚尘 金鱼图

近现代汪亚尘 金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