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叔孺的书法与篆刻

苦茗 发表于 2003-10-17    阅读 561

  赵时纲字献忱,号叔孺,宋宗室后裔,世居浙江鄞县。清同治十三年(1874)正月二十四日,赵叔孺生于镇江,镇江古称润州,赵叔孺故又名润祥。
  赵叔孺幼喜雕刻,上学之余,常刻竹刻木,自娱自乐,除雕刻外,又喜画马,后并成为画马名家,此略过。赵叔孺十七岁时,与其兄同时考中秀才,秋天赴闽,迎娶林颖叔寿图第七女,冬月间,偕同林氏一起回到故居。此后,赵叔孺仍孜孜于求篆刻和绘画。赵母徐氏去世后,赵叔孺全家抵闽,居林寿图家。林氏富收藏,赵叔孺寝馈其中三年,编辑了《二驽精舍藏印》。
  赵叔孺入仕后,先被委署福州平潭海防同知,兴化府粮捕通判,后署泉州府海防华洋同知等。辛亥革命后,赵叔孺弃官与兄及家眷由福建回上海,年底林氏卒,享年仅三十八岁。赵因之停笔数月,之后编辑《汉印分韵补》,又迁居提兰桥三福里,开始了他三十年的鬻书画印的生活。赵有金石书画三绝之誉,故求艺者甚多,以列其门墙为幸事,弟子逾六十余人。壬午赵率门人举行第一届“赵叔孺同门金石书画展览会”,甲申又举办了第二届“赵叔孺同门展览会”,并刊行《赵叔孺先生画谱》一卷。声名大噪沪上。
  赵叔孺的篆刻师秦汉宋元,曾有“天资好而学不足,宜应多读秦汉印”之说。弟子张鲁盦曾说“先生……篆刻追踪秦汉,兼浙皖两派之长,独成一家。或谓先生之印似悲盦,余曰非也。悲盦效完白,专以犷悍取胜。安得如先生之浑厚渊雅者乎。”另一弟子陈巨来说“迩来印人,能臻化境者,厥惟昌硕丈及吾师赵叔孺先生,称一时瑜亮。然崇昌老者,每不喜叔孺先生之工稳;推叔孺先生者,辄恶昌老之破碎,吴赵之争迄于今日。余意观两公所作,当先究其源。昌老之印,乃由让之上溯汉将军印,朱文常参匋文,故所作多为雄浑一路。叔孺先生则自撝叔以上窥汉铸印,朱文则参以周秦小玺,旁及镜铭,故其成就,开整饬一派。取法既异。岂能就同。”说的十分客观,并概括了两家的艺术特点。辛巳年,赵叔孺的《二驽精舍印谱》六卷本问世,每卷五十钮共三百钮,由拓印名家王秀仁在一年内竣其工。此套印谱仅拓了二十部,弥足珍贵。
  所有著名的篆刻家均善书法,尤以工篆隶为多,赵叔孺也不例外,他的书法得力于所藏古物铭文,对甲骨、金文及石鼓文别有会心。赵叔孺的书法早年学颜真卿《多宝塔感应碑》,后学赵松雪及赵之谦,其中学赵松雪最久,由他的字并及他的画马。赵叔孺的弟子叶露园评道:“历代学赵体的人很多,不过大多貌似神离,唯秀美而已。孺师致力赵体,基础深厚,精通正、行、篆、隶,又熟谙古文字,金石学养笃厚,所以,他所书正、行、篆、隶各体,与他人所学赵体迥然不同,落墨凝炼,气韵生动,有浑厚朴茂之金石气。孺师篆书取法《峄山碑》和唐李阳冰《三坟记》,……孺书之隶书有潇洒秀润之感,他对许多汉碑都下过功夫,特别对东汉武梁祠画像题字,理解更深,……孺书行书取法赵体,但有自己风格。字体匀称平稳,布局自然,行气贯通,用笔圆转流畅,其‘集古得未曾有,作事无不可言’一联,可以代表他的书写风格。”
  赵叔孺冬御一裘,夏披一葛不常易新,唯喜抽雪茄、看电影和话剧。每日早起后,洋洋挥洒三、二小时,客至即辍笔。有时求书多时,堆积如山,不得已只好闭户兼旬,一举清理书债。
  赵叔孺平日身体无恙,1945年3月,偶感风寒,寒热久滞,变为肺炎。众医束手无策,抗战时缺少医药,拖延逾旬,于17日去世,终年72岁。赵氏门弟子多著名者,略举数人,可见一斑:方节盦、方介堪、戈湘岚、沙孟海、徐邦达、章炳炎、张鲁盦、张雪父、陈巨来、陶寿伯、叶露园、潘君诺等。

近现代赵叔孺 印章“秦清曾”

近现代赵叔孺 印章“朱锡桂印”

近现代赵叔孺 印章“古鉴阁”

近现代赵叔孺 印“锡山秦絅孙集古文字记”

近现代赵叔孺 印章“天游阁”

近现代赵叔孺 篆书联

近现代赵叔孺 行草书手札

近现代赵叔孺 行书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