恕猊扶石、渴骥奔泉——徐浩书法

建之 发表于 2003-11-21    阅读 574

  唐人尚法,这基本是书法界的一个共识。这个法的形成,除了时代、政治、文化、体制等等因素外,和唐代君主的重视书法、长于书法有着巨大的关系。唐太宗时就规定了“选五品以上子孙工书者为书手”(《隋书·经籍志序》),“有性爱学书,及有书性者,听于馆内学书,其书法内出,其年有二十四人入馆,敕虞世南、欧阳询教示楷法”(《唐会要》卷六四《弘文馆》)。唐玄宗继承了贞观遗风,尊贤尚文。《唐会要》卷六四曾记一事“开元十三年四月五日,因奏《封禅仪注》,敕中书门下及礼官、学士等,赐宴于集仙殿。上曰:‘今与卿等贤才同宴于此,宜改集仙殿丽正书院为集贤院。’乃下诏曰:‘仙者,捕影之流,朕所不取;贤者,济治之具,当务其实。院内五品以上为学士,六品以下为直学士……’”再据《玉海》卷一六七引《集贤注记》自贺知章至窦华,开元十三年四月至天宝十四载,集贤院学士、直学士三十三人,其中有贺知章、吕向、蔡有邻等书家,徐浩亦是其中一员。
  徐浩(703——782)字季海,越州(今浙江绍兴)人。望出东海,官至彭王傅,赠太子少师,开元十七年以校书郎充任集贤院校理,历待诏、修撰,至二十四年丁忧去职。肃宗朝,又以中书舍人充任学士、副知院事,后以吏部侍郎兼判院事。充任学士长达十五年,成为集贤院里资深的学士。卒谥“定”。
  徐浩书法主要出自家学,后又师法二王。祖父师道、父峤之都是当时的著名书家,有三代嗣名之誉。徐峤之字惟岳,官至洺州刺史,以良吏闻,精鉴藏。徐浩除擅书外,也是一位鉴赏家,当与家学有关。
  徐浩书法当时与颜真卿齐名,人称“颜徐”。有趣的是二人各有一通“告身”传世,不同处是颜为自书告身,徐浩则是书朱巨川告身。同时这二通告身的真伪均存异议,真是无独有偶。能确认为徐浩真迹的有楷书《不空和尚碑》、隶书《张庭珪墓志》、《嵩阳观记》。徐浩的隶书久负盛名,《张庭珪墓志》、《嵩阳观记》均用隶书,已能说明问题。说到这里,不能不提到徐浩的岳父张庭珪,张庭珪字温玉,官金紫光禄大夫、太子詹事等,张庭珪也以隶书为名世,吕总在评述三百年间唐人隶书时,仅列有五人,张氏名列其中,并喻之“枯木崩沙、闲花映竹”。墓志中则称张庭珪“词赋为一变之宗,翰墨穷六书之妙”。张庭珪的书法无缘得见,但他对徐浩的隶书造成影响不言而喻。
  《嵩阳观记》全称《大唐嵩阳观记圣德感应颂》,李林甫撰文,裴迥篆额,徐浩书。唐天宝三年(公元744年)二月刻,碑高9米,宽2.04米,厚1.03米。隶书25行,行53字。碑今在河南登封嵩阳书院,碑阴刻有宋熙宁辛亥张琬等名家题名。清王澍《虚舟题跋》说:“唐人隶书之盛无如季海,隶书之工,亦无如季海,”我们结合《嵩阳观记》,感到王澍所说并非虚词。徐浩此碑隶法严谨、工稳,笔画遒丽雄健,一笔不苟,字形趋扁,纵横发展,蚕头雁尾明显但不过分,尚有汉人气象,而无魏晋以后人隶书习气,十分难能可贵。不过,唐人隶书终非汉人之作,昔日辉煌已不能再现,这是时代使然。
  《不空和尚碑》严郢撰、徐浩书,唐建中二年(公元781年)十一月十五日立,现在西安碑林。楷书24行,行48字。此碑为徐浩去世前一年所书,此碑是为纪念印度高僧不空三藏的业绩而建立的。此碑书法点画沉着、厚重,结字稳健,略有拙味,骨力洞达,与徐浩年高或有关系。历代对这件碑刻评价很高,但也有人有不同的看法,如赵崡《石墨镌华》说:“今观《不空和尚碑》虽结法老劲,而微少清逸。”李后主说:“徐浩得右军之肉而失于俗。”
  唐代集贤馆、弘文馆、司经局等机构的工作是专职抄校书籍、搜访遗书、字画等,因此书法的精熟是对在该机构供职者最起码的要求,徐浩做为当时的著名书法家,点画工夫更是精深,我们从徐浩的几件书迹中已能充分领略。

唐徐浩 嵩阳观记(局部) 碑高9米,宽2.04米,厚1.03米。

唐徐浩 张庭珪墓志

唐徐浩 朱巨川告身

唐徐浩 不空和尚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