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渭的绘画艺术

 发表于 2004-01-09    阅读 486

  徐渭(1521——1593)字文长,号天池,又号青藤,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出身于破落的官僚士大夫家庭。自幼天资超逸,性格倔强不驯。早年也曾试图通过科举考试,取得施展才能的资历。但他身上缺乏当时封建统治阶级所要求的奴性,所以屡试不中。壮年时期,曾应浙江总督胡宗宪的招请,去总督府任书记之职。其间参加过部署抗击为害我国东南沿海一带的倭寇的战役,并“出奇计破贼”。后来胡宗宪因严世蕃案牵连,被逮入狱,死于狱中。在这以后的十来年中,徐渭经历了种种剧烈的身心痛苦和牢狱生活,使他对封建统治的残酷、黑暗及官场的虚伪无耻,有了深刻的认识。晚年生活十分穷困,但却是他艺术创作的最旺盛和最光彩的时期,他遗留下来的许多著作和画迹,大都产生于这一时期。
  徐渭的绘画才能是多方面的,被认为“山水、人物、花虫、竹石,靡不超逸”,水墨写意花卉的成就尤为突出。在绘画史上,他的名字一向和稍早于他的陈淳并列,同是照映古今的一代宗匠。
  徐渭画写意花卉是从中年以后开始的,记载中说他“涉笔潇洒,天趣灿发”,他画花卉如同他作诗写戏一样,笔端不仅蘸着水和墨,而且饱含着浓烈的感情,笔墨所至,如急风骤雨,一花一木,都是他的性格、心灵的化身。“画如其人”之说,在徐渭的作品里有着非常生动的体现。
  《杂花图卷》(现藏南京博物院)是徐渭传世的一件重要作品。卷长十公尺多,图中以泼辣淋漓的笔致,挥洒自如地描绘了芍药、石榴、梧桐、扁豆、紫薇、葡萄、南瓜、菊花、芭蕉、水仙、梅等十几种花卉果木。这些大都是人们习见的普通植物,一经作者的剪裁取舍,富有感情的笔墨表现,不仅使各种植物的美的特征更为突出,而且似乎蕊萼有意,枝叶含情,从精神上引起观者的共鸣。芭蕉、梧桐虽取其局部枝干片叶,却能体现出它们高大浓郁的气概,给人以强烈印象。
  除了像《杂花图卷》一类长卷大轴而外,也有不少颇饶佳趣的小品。如一套册页中的《月竹》和《耄耋 》,便是两幅引人入胜、耐人玩味之作。《月竹》是在疏密有致的竹叶后面,用淡墨烘托出半轮明月,意境清幽深远,《 耄耋 》是在芳草地上画了两只小猫,一只伏地仰面,两眼圆睁,准备扑捉正在飞着的蝴蝶,似乎充满杀机而又有几分戏耍的意味。背向观者蹲踞着的一只小猫,竖着两耳注视着那只蝴蝶,似乎馋涎欲滴。通过这些小动物之间的戏剧性的紧张情景的描绘,表现了作者对自然的真挚的爱和一颗天真的童心。从这幅画上也可以看到作者在水墨写意表现技巧方面所达到的惊人的高度。
  水墨写意的抒情写意效能,在徐渭的笔下,虽已得到了很大程度的发挥。但他并不以此为满足,他还常常用题诗来补充、阐发绘画形象所未能尽达之意;运用群众所习惯的谐音、隐喻等手法,通过题诗以抒发他对社会黑暗和无耻文人的鞭挞和讽刺。力图使诗、书法和绘画不只从内容上也从形式仁结合起来。如他在《荷蟹图》(故宫博物院藏)上题诗中有“养就孤标人不识,时来黄甲独传胪”之句。指斥统治者通过科举罗致来的无非是些庸俗无聊之徒。在另一首题蟹诗里则写道:“稻熟江村蟹正肥,双螯如戟挺青泥; 若叫纸上翻身看,应见团团董卓脐”。把食稻自肥、如戟的双螯钳着青泥的螃蟹,比喻做现实社会上象董卓那样吸尽民脂民膏的权奸,来加以挞伐。
  徐渭通过他的艺术创作所体现出来的豪放不羁的性格和对达官贵人等社会黑暗势力的愤恨、叛逆精神,“喜笑之骂怒于裂眦,长歌之哀甚于痛哭”的风格,深深的引起后人的敬佩与感动;关于他的许多传说故事,几百年来一直在浙江一带的民间流传着;后世的许多著名画家如朱耷、石涛、 郑燮、李鲜、吴昌硕以及最近的齐白石等,都是不同程度地继承发扬了他的精神和艺术,而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作出了自己的贡献的。

明徐渭 花竹 纵337.6厘米,横103.5厘米

明徐渭 牡丹蕉石图 纵120.6厘米 横58.4厘米

明徐渭 榴实图 纵91.4厘米 横26.6厘米

明徐渭 黄甲图

明徐渭 山水花卉人物图--兰花 十六开 每开纵26.9厘米 横38.3厘米

明徐渭 梅花图(1) 纵37厘米 横149厘米

明徐渭 花卉图(1)

明徐渭 墨葡萄图 纵116.4厘米 横64.3厘米

明徐渭 三友图

明徐渭 水墨花卉图(卷)(局部)

明徐渭 水墨花卉(卷)(局部)

明徐渭 山水花卉人物图--溪畔人家 每开纵26.9厘米 横38.3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