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堂”之一——罗振玉的甲骨文书法

建之 发表于 2004-04-23    阅读 442

  末代皇帝溥仪的伪满洲国有两位很有成就的书法家,一是任伪满洲国务总理兼文教部长等职的郑孝胥,一为伪满洲国监察院院长罗振玉。
  罗振玉(1866——1940)江苏淮安人,祖籍浙江上虞。字叔蕴、叔言、式如等,号雪堂、贞松老人。秀才出身。罗振玉两次乡试落第,充塾师。1896年与蒋伯斧在上海创办农学社,次年创《农学报》,1898年又创东文学社。1900年在武昌任湖北农务局总理兼农务学堂监督,翌年回上海创办《教育杂志》,创办江苏师范学堂。1906年入京,任学部二等咨议官、补参事官,兼京师大学堂农科监督。辛亥革命后去日本考察教育,从事著述。1919年回国后居天津。1924年应清废帝溥仪召入直南书房。11月,溥仪被逐出宫,罗振玉策划将溥仪护送到日本使馆,又设法送往天津日租界。“九·一八”事变后,参预“满洲国”活动并任职。1937年6月退休,后病死于旅顺。
  罗振玉首先是一位学者,其次才是书法家。他研究的项目很广,如金石文字、佚书、青铜器等。甲骨文自光绪二十四年(1898)始被发现后,引起了一些学者对它的关注。光绪三十年,孙诒让首先考释甲骨文,并著《契文举例》,其后一批学者加入研究行例,有的还以甲骨文入书,罗振玉是其中研究及书写的佼佼者之一。
   今人写金文、甲骨书法的,多是在前人成果的基础上进行,有的甚至是抄写前人现成的成句。在罗振玉生活的时代,则没有这么多便利条件,一切均须从头做起,因此,早期的甲骨文书法家多是学者兼书法家。
  罗振玉于真行隶篆书皆工,真书学颜真卿;隶书习汉碑;行书修长,个性较突出。篆书除甲骨文外,学《石鼓文》和金文。但以甲骨文成就最高。罗振玉自跋《临孔宙碑》说:“古人作书无论何体皆谨而不肆,法度端严。后人每以放逸自饰,此中不足也。卅年前亦自蹈此弊,今阅古既多,乃窥知此情”。上面这段话可以说代表了罗振玉对书法的认识,我们在他的书法中是看不到放纵恣肆的痕迹的,有的只是老成持重、法度谨严、一笔不苟而又充溢了“书卷气”的气息,这不能不说是学养使然。
  甲骨文是契刻文字,因工具的原因,许多字的笔画多呈尖锐状,不少书写者便模拟这种效果,使毛笔成了一个附庸而不是发挥毛笔本身书写的意趣,这当然是识见的浅薄所造成的,在罗振玉身上决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因习大篆的缘故,罗振玉还常常将写金文的笔法用到写甲骨文上,这种方法效果是否好值得研究,而这里介绍的“惟羊惟牛,以享以祀;为宾为客,来燕来宗”一联,个人认为应是最能代表罗氏水准的书法作品,它除了瘦劲符合甲骨文的精神外,最重要的是具有笔意,也就是书写的趣味,此联一些笔画除坚挺遒劲的主笔外,辅以略轻松的笔调,墨的枯湿变化很微妙。该联纸本,135×20.5厘米,荣宝斋藏。
  近现代研究甲骨文者有著名的“四堂”:雪堂罗振玉、观堂王国维、鼎堂郭沫若和彦堂董作宾,四人研究甲骨文侧重点不一样,成就也各不相同。罗振玉以研究甲骨文较早、著有《殷墟书契考释》、《殷商贞卜文字考》等书和甲骨文书法实践而具有先导的意义,功莫大焉。罗振玉曾在安阳搜罗甲骨达二、三万片之多,利用有限的甲骨文字集成一百七十多幅楹联,这是他将古奥难识的甲骨文引向书法艺术、使之推广开去,是具有开拓之功的。

近现代罗振玉 行草轴

近现代罗振玉 隶书联 纵199厘米、横40厘米

近现代罗振玉 甲骨文轴

近现代罗振玉 甲骨文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