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公愚小传

关国煊 发表于 2004-07-02    阅读 526

  马公愚,本名范,字公禺,后以“禺”字较僻,于其下加“心”为愚,改字公愚,以字行,晚号冷翁,斋名“畊”字石簃,别署畊石簃主,戏称二钟居士,浙江永嘉(温州)人。寄籍上海,公元一八九三年(清光绪十九年)农历十一月廿九日生于温州。少年时与兄孟容就读温州府学堂,后入浙江高等学堂,毕业后返乡任教员,朱自清亦在该校任教,两人来往甚密,成为知己之交。永嘉马氏,自清初以降,以诗文、金石、书画世其家者历二百馀年。高祖父为解元,高伯祖为举人,公愚幼承家学,工诗文,擅书画篆刻,尝镌“书画传家二百年”印一方以自诩,与兄孟容(名毅,工花鸟山水,一九二四年朱自清印行诗与散文集《踪迹》,其中《月朦胧、鸟朦胧、帘卷海棠红》一文,所记者为在温州孟容所赠之画,“这是一张尺多宽的小小的横幅,马孟容君画的”,欣赏之馀惊叹“虽是区区尺幅,而情韵之厚,已足沦肌浃髓而有馀”)一时竞秀,并称“二难”。弱冠,从大儒瑞安孙诒让(仲容,一八四八——一九0八,著有《墨子间诂》、《古籀拾遗》、《契文举例》等书)游,亲禀师承,饫闻教益,究心周鼎秦权、石刻奇字,又加入“西冷印社”(创于光绪三十年,第一任社长吴昌硕)为社员。
  一九一一年,先生创办永嘉“启明女学”,一九一四年,创设“东瓯美术会”。宋乐史《太平寰宇记》:“永嘉为东瓯,郁林为西瓯”。一九一九年八月,与郑振铎、沈卓民等七十四人在温州发起组织“永嘉新学会”,发表宣言,提出“改革旧思想,创立新思想与新生活”之主张。一九二0年,“永嘉新学会”创刊《新学报》,学报首、二期刊有《知识迷信及信仰》、《中国妇女解放问题》、《破除社会阶级》、《俄罗斯文学的特质及略史》等文章,一九二九年,与兄孟容等创办中国艺术专科学校于上海,任书法教授。同年教育部举办第一次全国美术展览会,聘为委员,又就聘为“西湖博览会美术馆”委员。一九三二年,兄孟容去世,年仅四十一(一八九二——一九三二)。孟容早逝,惟公愚独步上海。一九三三年出其所作参加柏林“中德美术展览会”;又尝参加“中日联合绘画展”及伦敦、意大利等处画展。一九四一年,与马漪(碧篁)等在上海大新画厅举行“永嘉五马画展”,马漪曾得孟容、公愚指授。公愚长期居于上海,与金石家诸德彝同寓襄阳路颐得坊,颇得切磋之乐。书画积楮累累,墨盎笔架,纵横于案头;自朝至暮,奏刀挥毫,几无暇晷,终日乐此不疲。客有登其楼者,主人辄掀髯莞尔而笑曰:“此余工场也,有渎芳躅矣”!公愚桃李满门,外籍人士亦有慕名从游者。患失眠,夜置小钟于枕畔,左右各一,听之入睡,因自戏称“二钟居士”。战前历任永嘉启明女学、浙江省立中学、第十中学、十一中学、上海中学教员,存德中学、勤业学学董事长,上海美专教授,大夏大学文书主任兼中国文学系国文教授,“上海美术会”、“中国画会”理事,“中华艺术教育社”常务理事,“上海市美术馆”筹备处计委员等职务,西冷印社早期社员。战后英国画展及国内历次各大美展,均有作品参加。
  一九四九年五月,上海解放。晚年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简称“美协”上海分会)、“上海中国书法篆刻研究会”为委员,又任“上海文史馆”馆员,上海中国画院(院长丰子恺)聘为画师,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委员。一九六六年六月,“文化大革命”起,备受摧残,揪斗时飘然美髯,动辄被扯,疼痛难忍。灵肉两苦之馀,对艺事仍一如往昔,孜防矻矻,钻研不懈。写擘窠大字时,无人为之拦纸,乃自创新法,用钩引纽将字幅拦动书写;无吸水纸可用,改用煤球灰吸干之。一九六九年二月廿一日,在上海因病去世,终年七十有七,遗体葬于故乡温州。一九八二年四月,(美协)上海分会假上海美术展鉴馆举办“八位书画家遗作展览”(八人为马公愚、李秋君、陈小翠、白蕉、董天野、潘志云、庞左玉、孙祖勃,俱曾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以为纪念。
  公愚为著名书画、篆刻家,素有“艺苑全才”之誉;其书篆、隶、真、草无一不精,并有时名。认为临池习字,必先读书,所蓄既宣,气质自雅“游于艺者宜取法法乎上”;篆得力于《秦公簋》、《秦诏版》;隶融会汉《张迁》、《史晨》两碑,得其雍容古雅;真、草初习赵之谦(撝叔),后迳取法钟(繇)王(羲之),于《宣示表》、《黄庭经》并有深契;草书喜拟章草,笔力浑厚,所作榜书碑碣,遍见大江南北。画则兼擅山水、花卉、翎毛、虫鱼,超逸古淡,所作花卉,近明人写意笔法,如不食人间烟火,画似不如书之精熟。金石篆刻,功力最深,直入秦汉之室,无丝毫晚近习气。所拟秦小玺、汉玉印,非皖、浙诸家能梦见。尝言:“秦汉人作篆,如北平人之操平语,幼而习之,纯出自然;唐宋以后人作篆,则硬如闽粤人之学平语耳。古人谓;书不读秦汉以下,此语未必是;至于篆刻,则秦汉以后之作,真可绝不寓目也”!力主摹印“先须精研六书,饫览古玺印及一切金石文字,然后融会贯通,始能有得。若徒师宋元、师皖浙、师近人,与舍本逐末何异?胥沾沾自以为入秦汉之室,实则其去秦汉不知几何里也”!所刻郁勃有奇趣,沈禹钟《印人杂咏》咏之云:“退笔堆墙老未休,白眉才艺压时流;秦时小玺参应遍,玉印还从汉法求”!以其治印能采本求源,故能超迈时流,苻璋(傎叟)谓其印“无一笔一画落入宋元皖浙之窠臼”,非虚语也。著有:《书法史》、《书法讲话》、《应用图案》、《公愚印谱》、《畊石簃墨痕》、《畊石簃杂著》等书,又《现代篆刻选辑(三)》收录公愚所刻印五十馀方。
  原载刘绍唐主编“传记文学”,民国人物小传·马公愚。

近现代马公愚 玉兰贞石图 纵146cm 横40cm

近现代马公愚 山水扇面

近现代马公愚 群芳竞艳图 纵105cm 横50cm

近现代马公愚 西瓜老鼠扇面

近现代马公愚 篆书联 纵138cm 横22cm

近现代马公愚 篆书联 纵145cm 横26cm

近现代马公愚 隶书联 纵64cm 横10cm

近现代马公愚 临建宁二年券 纵68cm 横40cm

近现代马公愚 临石古文 纵69cm 横34cm

近现代马公愚 隶书联 纵140cm 横34cm

近现代马公愚 隶书匾额 纵61cm 横22cm

近现代马公愚 四言隶书联 纵163cm 横39cm

近现代马公愚 题枫林村诗 纵160cm 横93cm

近现代马公愚 隶书联 纵138cm 横34cm

近现代马公愚 行楷联 纵136cm 横20cm

近现代马公愚 行楷联 纵168cm 横44cm

近现代马公愚 行书扇面

近现代马公愚 篆书联 纵132cm 横16cm

近现代马公愚 篆隶书扇面

近现代马公愚 楷书斗方 纵34cm 横34cm

近现代马公愚 篆书联 纵140cm 横34cm

近现代马公愚 集诏版文字联 纵142cm 横32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