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生翁的书画

建之 发表于 2004-10-08    阅读 452

  徐生翁(1875——1964)浙江绍兴人,他父亲出生后不久就寄养在外婆家,外婆家姓李,所以徐生翁早年署名李徐,中年用李生翁,自68岁(1942年)始复姓徐,仍名生翁。68岁以前姓李是为了纪念他父亲这段经历。
  世界上有千里马,就必然有伯乐的相识。有俞伯牙,就必然有钟子期的知音。黄宾虹和潘天寿先生在世时,都对徐生翁的书画艺术有很高的评价,并邀请他去浙江美术学院作教。但徐生翁喜爱清静,一生没有离开过文化古城绍兴,故而艺术活动区域很小,知道他的人就不多。1964年1月8日徐生翁因病去世后,这样一位很有创造性的书画家的名字,也就被安安静静地埋藏了几十年。然而埋在砂砾中的真金总有一日会散发出光彩,给他应有的艺术地位。
  徐生翁自幼喜爱书法,在青少年时写的颜体字就很出众,后又转学魏碑,特别对“石门颂”研究很深,后来又从魏碑脱出,追求一种天真自由的儿童体,从有法到无法,作品天趣自成。他的成功虽然和在青年时期得益老师的正确指导有关,但更主要的是他刻苦自学,向大自然学,在劳动中学,在书法之外求法,正如他在“我和书法”一文中所说:“我学书画不愿意专门从碑帖和古画中寻求资粮,笔法材料多还是从各种事物中,若木工之运斤,泥水匠之垒壁,石工之锤石或诗歌、音乐及自然间一切动静物中取得之,有人问我学何种碑帖、图画,我无以举似,其实我学习涂抹数十年,皆自造意,未尝师过一人,宗过一家。”多好的一个功夫在外,多好的一个自己造意,公孙大娘舞剑和行草有内在联系。木工运斤、泥工垒壁、石工锤石和魏碑相通,一个是节奏和韵律,一个是金石和力度。
  徐生翁的书法真可谓炉火纯青,他有正楷、颜体、魏碑的功力,他喜爱“石门颂”,这和他在生活中所悟到的斧痕、垒壁和锤石,追求一种刀斧痕、追求力度有关,更得到诗歌音乐及自然界事物动静的灵感,融化在自己书法之中,如果把徐生翁的每一个字放大看,一点一划,似乎歪歪斜斜,但却有一种内含的力量,笔力隐而不外露。徐生翁又偶而兴笔随意画几笔画,他的绘画有书法的笔法和力度,有书法结构的章法,这种章法,力度藏而不露,含有骨力和内涵的美。如果把他的绘画和书法对照起来看,也许更能看出他们之间的内在联系,徐生翁的书画是相通的,书是画、画是书就是他的艺术特征。
  徐生翁对书画艺术有一颗真心、诚心和决心,他为达到天成之趣所化的劳动之艰巨,他那种攀“高”求“变”的精神,也是令人可敬的,他说:“我的书画,要避免取巧,要笔少意足,又要出诸自然,所以有时作一帧画,写一幅字,要换上多少纸,若冶金之一铸而就者极罕,因此我的书画不能多作,人讥笨伯,我亦首肯。”
  徐生翁对于生活、传统、创造的独特见解真能发人深思。徐生翁看了所有能见到碑帖和古画,关键不是死临,而是活用。不是宗一家,而是努力创造。徐生翁以造化为师,他善于在万物动静中提炼和概括,达到来自自然而高于自然的艺术境界。徐生翁毕生的艺术实践,所取得的艺术成果,是值得我们借助鉴的。

近现代徐生翁 荷花

近现代徐生翁 梅

近现代徐生翁 梅花

近现代徐生翁 秋菊

近现代徐生翁 秋藤

近现代徐生翁 朱竹

近现代徐生翁 竹石扇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