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追求的胜利

近墨者 发表于 2004-10-22    阅读 434

  朱屺瞻在许多年前,就为自己订下在画风上追求“独”、“力”、“简”的准则。他以成功的实践,证明自己不愧是一位自我追求的胜利者。
  以我的愚见,“独”,是指见识的独到、画艺的独特和画风的无依傍,我行我素,我写我心。有偶则非“独”,“独”的本质是“新”。这“新”又是只属于今天,而不会也不可能是昨天的东西。它是时代画风典型的标志。为数不多而出类拔萃的画家“新”的汇合,“独”的汇合,即组合成了一个时代画风的主调。
  在画坛上辛勤耕耘了一辈子的朱屺瞻,为了这梦寐渴求的“独”,曾对古今中外的各家各派作过研讨,临摹过许多大家的佳作;曾足踏祖国的山山水水,对山川风情均有丰富的体察和积累。正是在这充分的涉猎交游和风情激发下,他才从浩翰的群体里感受到什么是“独”,什么是他应当向往追求的“独”,朝着这个虽不是信手可摘,但却是方向明确的目标走下去,从而创造出了唯独属于朱屺瞻的那种雄重的笔墨,拙敦的造型,壮伟的构图,响亮交融的色彩,以及那野旷而幻惘深幽的抒情境界。
  朱屺瞻的画风,以“力”见长。他的“力”,表现在用笔上是极具骨力,表现在烘染上是极具内力的,而他以这种骨力、内力制造的画面,不是抛筋露骨的力,而是有骨、有血、有肉,充满着精、气、神的活力。这种活力在他这几年的花卉与山水画里益为明显。
  用力得当,实非易事。乏力则伤于衰萎,画面柔媚纤弱;发力一味外溢则伤于浮躁,画面呈霸道恶习。朱屺瞻的“力”,妙在入纸不浮不火,不霸不污,柔中见刚,雄姿而富有内蕴,劲健而富有弹力。“真力弥满”,朱屺瞻足以当之。
  “简”,是朱屺瞻绘画的又一鲜明特征。前人有云:画不贵于繁而贵于简,初事画艺者多以繁为难,继攻画艺者则多以简为贵。艺术上赢得茂密葱郁之趣的“繁”不易,而要得其“简”更难,因为这“简”,不是举手可得的,它是科学合情合理浓缩的结局,是千锤百炼反复地汰其渣滓的结局,正确地讲,它是简练、简括、简洁之“简”,而非空洞、寒俭、简单之“简”。读朱屺瞻晚年所作,是深得“简”字诀的。无论是一泓江水,一抹云岫,也无论是三五点兰蕊,二三株鸡冠,总能在简括的笔墨里玩味到丰厚的物象。不单画面中的物象是丰厚的,似乎还交代和烘托出许多画外的物象。观察物象中能深入细致、多方蕴蓄,构思挥运能归万为一、以一当十,方能在读者临读时产生化一为万、无穷无尽的回味。

近现代朱屺瞻 杜鹃花

近现代朱屺瞻 古岸渔村

近现代朱屺瞻 古寺钟声

近现代朱屺瞻 横看成岭侧成峰

近现代朱屺瞻 红艳

近现代朱屺瞻 画出村潭鱼儿来

近现代朱屺瞻 旷野飞鸟

近现代朱屺瞻 老干横生色如铁

近现代朱屺瞻 满庭风露香

近现代朱屺瞻 秋菊

近现代朱屺瞻 秋山泛舟

近现代朱屺瞻 山不人烟水不桥

近现代朱屺瞻 山峡急流

近现代朱屺瞻 深林嘉卉

近现代朱屺瞻 石上垂苍藤

近现代朱屺瞻 万里浮云图

近现代朱屺瞻 溪山信美

近现代朱屺瞻 杨万里诗意

近现代朱屺瞻 夜来风雨

近现代朱屺瞻 雨姿睛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