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圣张旭《古诗四帖》艺术浅析

近墨者 发表于 2005-02-04    阅读 399

  唐代大书家张旭,任常熟县知县的时候,有个老人陈牒求判,张旭批复了他的状子,第二天他又来求判,这可惹得张旭大恼其火,在将要打四十大板之际,这老头吐露了纠缠的缘由:为的是能多得到几个张旭的字迹……。这夸张的典故,反映出人们对他书艺崇拜的程度。难怪,当初唐玄宗下召,称李白的诗歌,裴旻的剑舞,张旭的草书为“三绝”。
  《古诗四帖》相传为张旭的真迹,书写的是梁代诗人庾信的《步虚词》二首和晋代诗人谢灵运的诗二首,是张旭如今幸存人世间的唯一墨宝。
  张旭,字伯高,吴(今苏州)人,历来有“草圣”之誉,为狂草书的奠基者。“草”书而再冠之以“狂”,是区别于晋代大书法家王羲之作风的草书。在《古诗四帖》里,我们可以欣赏到张旭惊蛇走虺般草书的狂态。一是笔势狂:它书写的笔道,象钢丝般劲挺,似藤条般坚韧,收敛处有积点成线的立体感、膨胀力;飞动处有闪电劈天的震荡感、暴发力。二是形体狂:其独特的字形,或如“难”字,大如橙桔:或如“子”字,小如核枣;或如“万年”两字,俯昂回翔;或如“子晋”两字,反斜为正;或如“贵”字,一字由停顿的数笔组成;或如“难之以万年”,一行五字,由一笔牵丝连成,……总之,字或字组,是那样地无拘无束,奔突险峻,富有抑、扬、顿、挫的节奏变化,充满天马行空、放纵不羁的浪漫气氛。三是章法狂:它彻底冲破了以往草书横直有一定间隙的程式,使字与字,行与行,起首与结尾产生了一种相互依存的牵制。整张字宛如一幅主题突出、瑰丽奥秘的画图,虚与实,动与静,起与伏,逆与顺,主与次,枯与湿。给人以扣心撞肺、回肠荡气的形式感,我们不妨把这种错综诡谲的章法,比喻为是用七歪八斜、规格迥异的“乱石铺路”,就局部一石、数石观看,似乎是杂芜零乱的,而就整件作品来观看,却是乱而不乱,协调自然的。要达到这一艺术效果,既得有把书写文字搅“乱”打“浑”的手段,更得有以乱得治的本领。这就是张旭狂草的显明特色,也是不易获得的至高境界。
  狂草,是书法艺术中的一种表现形式,就其法度、规矩来说,却是狂而有理,一板一眼,严密、准确的,容不得半点草率和马虎。张旭的狂草《古诗四帖》恣纵中寓于严谨的法度,是跟他学识的渊博,以及点划周到的楷书功力相关联的。过人的艺术修养,丰富的形象思维,扎实的基本功夫,加以有胆有魄,才能真正地把草书狂起来,狂得好,制造出精湛的艺术作品。谁以为写狂草书,只稍放开胆子、信手涂鸦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诚然,它或许也能赢得几位反正不通草法朋友的击掌,但可以肯定,这“大作”决不会如张旭的《古诗四帖》,成为经得起时间的检验,为后代行家首肯的千古绝笔。

唐张旭 古诗四之三

唐张旭 郎官石记序

唐张旭 古诗四之二

唐张旭 古诗四之一 总纵29.1厘米,横195.2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