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士庶的绘画艺术

辑之 发表于 2005-02-18    阅读 477

  方士庶(公元1692——1751年)字循远,号环山、研云,别号小狮道人,歙县人,寓于扬州,是清代著名画家与诗人。方士庶天资聪颖,治学严谨,工书法,精绘事,尤长于诗,是艺坛之佼佼者,王原祁后推为第一作手。
  “千村笑语漏迟迟,忧患潜从物外知”。小狮道人生活的康(熙)、乾(隆)年代,看似笑语盈盈的太平盛世,实则是封建社会走向衰落的回光反照。众多的有识之士都明白,特别是文人墨客,更为敏感。所以,他们同统治阶级的政治保持一定距离,不肯随波逐流,混世媚俗,但又要依附于一定的封建经济。方士庶当然也不例外。他在扬州期间,经常成为大商人马氏兄弟玲珑山馆的座上客,但在政治上却不与其苟同。这点,在方氏作品里也若明若暗地有所反映。
  方士庶的山水画,受学于王翚派的黄鼎(尊古),落笔苍秀,动依古法,气韵骀宕,有出蓝之美。其得意之作,皆钤以一方“偶然拾得”之小墨印。在《国朝画征录》中,张瓜田曾对方氏作了中肯的评价,谓其画为“用笔灵敏”,谓其人“为艺苑之后劲”。方氏的诗,格律淡远,能与其画相惬,是乾隆初年扬州五大名诗人之一,与励樊榭、金冬心等人齐名。殁后,其诗稿由族叔方息翁点定。
  在美学思想方面,方士庶也有其自己的见解。他曾说守:“山川草木,造化自然,此实境也;因心造境,以手运心,此虚景也。虚而为实,是在笔墨有无间衡是非,定工拙矣。”这就是说,方士庶是把绘画看成为表现画家的主观情思、卖弄笔墨趣味的东西。对古人画作,他则认为“不出纵横两字”。所谓“纵横”,指用笔的“长短大小断续顿挫”,用墨的“干湿浓淡魂魄骨肉”,立局的“宾主反侧,散聚交插”。很显然,他对绘画的要求是:以精妙的笔墨,“于天地之外别构一种灵奇”,表现画家的理想境界。方士庶所谓的“境界”,是因“心”而“造”的并非以客观现实为源泉,现多的是以古人的作品为根据,是“斡前辈之丰神,融作家之形制”。这种观点,似乎片面,但他强调主观的笔墨技巧之精绝的一面,倒是不可疏忽的。
  尽管方士庶在绘画思想上有其片面甚至错误的方面,但他的山水画作品,造诣还是深的,仍不失为我国绘画史上一位杰出的名家。著作有《黄山诗钞》、《天慵庵笔记》等。其叔方息翁、弟方士囗,俱善绘事。

清方士庶 山水

清方士庶 江山佳胜图(1) 纵25.3厘米 横264.5厘米

清方士庶 仿董源山水图轴 纵132.5厘米,横57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