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朴无华、真力弥漫——董作宾的甲骨文联

建之 发表于 2005-04-08    阅读 708

  近代研究甲骨文的“四堂”中,除甲骨文研究以外,“观堂”王国维以治宋词、元曲、考古著称;“雪堂”罗振玉对铜器、简牍、明器、佚书等均有研究;“鼎堂”郭沫若更是集作家、诗人、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古文学学家、社会活动家于一身。似只有“彦堂”董作宾以研究甲骨文而闻名于世。“四堂”中,除王国维外,另三人均有书名,但将甲骨文研究与书法创作相结合且达到较高成就的,只有罗振玉与董作宾两人。
  董作宾对甲骨文的研究所取得的成就是举世公认的,1928年,他在安阳考察,发现当地村民在殷墟挖掘并出卖甲骨,董作宾立即向中央研究院汇报,得出“甲骨挖掘之确犹未尽”的看法,建议进行大规模科学发掘。从1928年至1937年进行的十五次发掘中,董作宾参加或主持了前七次及第九次的发掘工作。他主编的《殷墟文字甲编》、《殷墟文字乙编》两书,共选录了甲骨13047片。他在《大龟四版考释》一文中,提出由“贞人”可以推断甲骨文时代的论点,建立了甲骨学断代的基础。1933年又进一步发表《甲骨文断代研究例》,全面论证了甲骨文断代的十项标准,并将殷墟出土的甲骨文划分为五期,建立了甲骨文分期断代研究学说,把甲骨学研究纳入历史考古范畴,从而使甲骨学由金石学之附庸,独立成为中国考古学的一门分支学科。1945年,他编著的《殷历谱》一书,则被学术界誉为纪念碑式的著作。
  据曾跟董作宾从事殷墟发掘、研究的石璋如先生回忆,董先生认为研究甲骨,摹写是一件很重要的工作,他先用玻璃纸蒙在拓片上,勾出轮廓,再与原版甲骨对照着摹写上面的卜辞(引自刘振宇先生文)。董作宾用的方法不就是书法中的钩填法吗?尽管他的目的可能是为了准确地复制、记录甲骨文,但这样长期不懈地摹写,客观上使董作宾对甲骨文从感性认识,过渡、发展到理性认识,从而达到一个极高的层次。在他留下的甲骨文书法中,有不少就是对甲骨文的忠实临写,不仅在字形上,在布局上亦是,也由于这个原因,他的甲骨文书法在面目上很接近甲骨文原貌,起、 收笔皆尖锐,无疑是在模拟甲骨锲刻状。然而在董作宾书写的甲骨文楹联中,这种模拟锲刻的痕迹变的弱化了,代之以书写意味,如这幅“不教春雨侵人老,亦见东风使我知”便是。虽然字的收笔仍尖露成悬针状,但起笔调锋逆入,浑厚饱满,骨力内敛。在笔法及结字上,可以看出董作宾吸收了金文书法的特点,故书写显的朴实、敦厚。布局停匀大方,疏密得宜,在甲骨文的书写上,有自己鲜明的个性。此联纸本,679×15.5厘米。李其复先生藏。
  董作宾(1895—1963),字彦堂,号平卢老人。著有《董作宾学术论著》、《平庐文存》、《小屯》、《中国年代总谱》、《西周年历谱》、《甲骨文五十年》等书。

近现代董作宾 甲骨文轴(二)

近现代董作宾 甲骨文轴

近现代董作宾 甲骨文联(三)

近现代董作宾 甲骨文联(二)

近现代董作宾 甲骨文联(一)

近现代董作宾 甲骨文扇面

近现代董作宾 甲骨文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