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钱瘦铁其人其艺

近墨者 发表于 2005-05-27    阅读 461

  在近代金石画坛上,钱瘦铁是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艺术家,在青年时代,他那刚正豪爽而近于固执生硬的性格,碰上了那坎坷的时代,为他的个人历史编织了许多惊心动魄的轶事。
  偕同瘦铁先生在抗日战争前夕留学日本的徐子鹤先生,曾告诉我如下一件事:当时,为了营救被日方搜捕的友人郭沫若,他的活动败露而被日方传讯,在充满恐怖气氛的日本法庭上,他断然拒绝“拜香”(即屈膝下跪,到一枝线香焚完),而且还动武反抗,拎起铜香炉,把两个日本军警砸得头破血流,单身孑影,大闹异国公堂,结果,被判刑下狱。铁老,名实相符,确实有着铮铮作响的铁的身骨、铁的气质。
  艺者,心之迹也。而作品总是作者性情旨趣的橱窗。铁老刚毅、恢宏、磊落的性格也无不自然流露于他的书画篆刻作品中。
  他的绘画,笔墨酣畅恣肆,气格壮伟,力度过人,即使尺素小品,也有寻丈之势。
  他的书法,上追汉魏,不拘于点画而重意味情趣,字里行间,朴茂简漫,古意盎然。
  他的篆刻,在弹丸之地分朱布白,随意自在,触处成春,用刀因势生法,如渔人荡桨,浪翻涛涌,益显出坦达雄强的气度。
  诚然,缺乏高超独到的表现技能,作品也是难以尽情且准确地抒发自我性情的,而综观古今,高明的艺术家在表现手段上又都有自己的“秘诀”和“绝招”。舍此是无以立身,也不能感人的。咀嚼铁老的书画篆刻作品,概言之,他不讲法而得至法,不在意而得真意,究其底里,其“秘诀”和“绝招”正在于忌熟求生。他作画,无论是山水、花卉、蔬果,其构图、造型、笔墨,皆得一个“生”字;作书治印,用笔、运刀也立意在一个“生”字。
  这“生”的作品,确使一些持着作品上的景物“像真的一样”的标准的读者迷惘、隔膜,难以理会,不易接受,但,这“生”的作品,却使更多的行家和同道赞美不已。因为这“生”,既不同于甜媚陋俗的“熟”,也有别于无滋无味的“生”,它是成功地在艺术道路上迈过了由生到熟,然后由熟返生的“生”,它跟学艺未能入门,措置失当,破绽百出的“生”有着天壤之别,它是艺术上归朴回真,以质为准,以拙取巧,以生胜熟的极高境界,也是许许多多艺术里手苦诣乞求难以获得的“生”。艺术作品能具备这般的“生”就能生辣,有生意,开生面!
  熟后返生,谈何容易,学艺未入门者以能熟练为贵,学艺入门者又以能生涩为贵。由生到熟,靠功力。功夫到家,生自然会变熟,而熟中返生,是单靠功力不成的,它需要艺术家既不迷恋古人的成就,也不留恋自我已得的成果,勇于撇开习惯的思路和技法,作绞尽脑汁的新探求;它需要艺术家有成败不计、贬褒不计,不讨好取悦他人,作艺事上的我行我素;它需要艺术家把跟书画金石创作上似乎无关联的古今中外世间万物的妙谛,成功地“嫁接”“引进”到路越走越窄、面目越变越接近的艺坛里来。所以,铁老作品里的那股强烈的“生”意,是值得敬慕和赞叹的。
  瘦铁先生,名厓,又字叔厓,江苏无锡人,生于一八九七年,殁于一九六七年。出身农家,家贫失学,童年入苏州汉贞阁碑帖铺学徒,他天赋高,悟性也好,金石书画,一学即能,吴门画家俞语霜纳为弟子,继而问道于郑文焯、吴昌硕,艺事日进,中外瞩目。治印与老辈吴昌硕(苦铁)、王大炘(冰铁),共称“吴中三铁”,以晚辈身份而与师长平坐交椅,足见其成就之不凡。

(苡仁)

近现代钱瘦铁 松鹰

近现代钱瘦铁 明月峡

近现代钱瘦铁 山水图轴

近现代钱瘦铁 山水图轴

近现代钱瘦铁 秋亭诗意图轴

近现代钱瘦铁 仿石涛山水图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