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供养——陆俨少行草书诗稿

董建 发表于 2005-12-30    阅读 491

  陆俨少先生在国画上的成就已被世人认知,挤身大师行列。其书法成就也相当高,但影响远远低于他的绘画,不少人感叹其“书名被画名所掩,”更有人认为“陆先生虽是当代山水画大师,但他的书艺绝不在他的山水画之下,骎骎乎恐在其山水画之上”!(俞建华语)。陆俨少自己亦不无得意地说过:“予尝有志学书……书虽末艺,然能嶷然自喜,独立门户,无所依榜,而点画之间,提按转折,舒展恢廓无遗憾,盖旷二三百年而或无一人焉。予无书名,然每私自与今之善书者比,进而窃与古之大家相高下,则亦无甚憾焉。而为画名所掩,又不表襮于人,故知之者甚鲜。然知与不知,予之书固在焉,后之人可以考论,则庸有伤乎。”读陆翁语录,不禁让我想起当代书家林散之,林先生对自己的书法成就很自负,认为在功力上可以与祝枝山相颉颃。以陆、林两人书法水平衡量,两人所言皆非妄语,而是符合事实的真话。
  陆俨少先生曾自述学书经历:“初学魏碑,继写汉碑,后来写《兰亭》,最初学杨凝式,旁参苏、米,以畅其气。”陆先生临习的魏碑范本是《杨大眼》、《始平公》、《魏灵藏》、《张猛龙》等,三、四十岁时曾写过一阵“似隶非隶的书体”,被乃师冯超然先生讥为“天书”。五十前后,开始认真学习《兰亭》,日以两过为日课,从此走上了书法正途。在陆俨少成熟以后的作品中,当年学魏碑大概给他带来了一些腕力训练之外,在字迹上已没有了任何痕迹存在。隶书作品中、晚期均写,题画、独幅都有,后者较少,但有自己的风格。陆书最被人称道的是行书和行草,在这些作品中,我们有时还能隐隐约约看到《兰亭》、杨凝式、米芾的影子。
  现存杨凝式数帖面目不尽相同,《韭花帖》近《兰亭》,《卢鸿草堂十志图跋》近颜鲁公。而《夏热帖》、《神仙起居法》则超迈唐人,直入晋人堂奥。从陆俨少大多数书迹来看,对这二帖的领悟最有心得,受益最大。
  关于陆书之妙,我们不妨借助一件作品来进行赏析。行草书诗稿,纸本,28.5×39厘米,书于1982年,陆先生73岁。此作不大,因是诗稿,更接近于自然平和的书写状态,然此作是赠与行家的,自非敷衍之作。近读《林散之笔谈书法》,其中有谈草书的一段话:“草字要写得圆,不能有角。要大小搭配得好,要让得开。有的行写斜了,但仍然好看,蘸一次墨可以写好几个字,枯了还是润的,但不弱,仍然笔笔圆。笔一转,又有墨了,还能写几个字。”读此文字、让人怀疑林散之正是评价陆俨少这件作品的。陆俨少曾说:“做画用笔要毛,忌光。笔松乃见毛,然后有苍茫的感觉。”作画如此,写字也如此,陆俨少极少论书法,我们完全可以将其画论当作书论来读的。当我们面对陆俨少这件作品,一时又很难条理明晰地分析出哪笔好、何处妙来,说陆书字字珠玑可能有点夸张,说其混然天成、意境深邃等,虽没什么错,但很难搔到痒处。或许能具体分析出好坏的作品本身就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故而老子感慨谓“大象无形,道隐无名”吧。当然,我们也可以不光务虚,比如这件作品最大的特点就在墨的干湿枯润运用上,真正是老手所为。并略有几分陆机《平复帖》的味道。章法自然随意,全篇如风吹柳叶,摇曳生姿。笔法松活,舒卷自如,神出鬼没。简单概括一下陆书,不外“活”、“韵”二字,“活”表现在随机应变、不主故常、新意不断。“韵”则格调高迈,近于晋人书格,便是“韵”的具体表现。
  陆俨少学书,有自己的一套,他说“予之学书,不规矩于临摹,端在熟读古法书,以指划肚,记其点划结体,然后勤学背写。断行片纸,适兴弄翰,务使手指使转自如,而臻精熟,再运气以沉丹田,顺势而行,大小、虚实、枯湿相间,而行气自出”。可见陆俨少学书主要用心法,再辅以技巧的训练,最终功德圆满。
  陆俨少学书的目的和许多老画家一样,最终是为了画好画。他谈作画用笔时说:“笔毫是柔物,但下笔要如刀切……用笔能‘杀’,才能沉着痛快,才能免去甜、赖、疲、瘟诸病……做到这点,不是想做就做,想能就能。全要靠平日不断的训练,而写字是最好的训练办法”。陆俨少曾提出“四三三”学习法,即“读书四分、写字三分、画三分”。可见陆俨少用在写字上的精力不比绘画少, 他在书法上能达到这么高的成就也就释然了。
  陆俨少(1909—1993)字宛若,上海嘉定人。早年从王同愈学诗文、书法。从冯超然学国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浙江美术学院(今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曾任中国美协理事、浙江画院院长。出版有《山水画刍议》、《陆俨少山水画集》、《陆俨少画集》、《陆俨少书法精品选选集》等。

近现代陆俨少 行书联

近现代陆俨少 行书册页

近现代陆俨少 行草轴

近现代陆俨少 行草诗稿

近现代陆俨少 钴鉧潭西小丘记

近现代陆俨少 草书中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