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前启后 八体尽能—欧阳询“卜商阳帖册”

建之 发表于 2006-07-21    阅读 469

  欧阳询(557-641)字信本,潭州临湘(今长沙)人。是一位由陈、隋入唐的著名书家。其父欧阳纥是陈朝的广州刺史,以谋反罪被诛。欧阳询本应连坐问罪,然而却侥幸获免。陈朝尚书令江总与纥交好,将询收养,教以书学。欧阳询聪颖善悟,博通经史,仕隋时为太常博士。高宗即位,累迁给事中。晚年任过太子率更令、弘文馆学士等职,并参与《艺文类聚》的编纂工作。
  欧阳询与虞世南、褚遂良、薛稷并称为唐初四大家,影响很大。欧阳询传世书迹中,楷书碑刻有《九成宫醴泉铭》、《化度寺碑》、《虞恭公碑》、《皇甫诞碑》;小楷有《千字文》等;隶书有《房彦谦碑》、《宗圣观记》。墨迹有行书“千字文”、“梦奠帖”、“张翰思鲈帖”、“卜商帖”。张怀瓘《书断》说欧阳询:“八体尽能,笔力劲险,篆体尤精。飞白冠绝,峻于古人”。很遗憾,他“尤精”的篆体书法及草书我们已无缘一见。这里只重点介绍、分析“卜商帖”。
  “卜商帖”纸本,纵25.6厘米、横16.6厘米。6行,57字。帖上有古半印二枚,但无法辨识。帖前有宋徽宗瘦金书题“唐欧阳询书”。 “卜商帖”曾与“张翰思鲈帖”合装一册,宋时入内府,清初归冯铉所有,刻入《快雪堂帖》。后转入清内府,刻入《三希堂法帖》。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在欧书墨迹中,除“千字文”外,另三件墨迹均被疑为摹本,如陈继儒以为“宋人书”,都穆“疑是临本”。但都出于猜测,并无实据。其实“卜商帖”与“梦奠帖”、“张翰思鲈帖”均属于欧阳询“史事帖”。欧阳询有记述古人逸传数种,汇成一集,总称“史事帖”,后来被拆散,今仅存此三帖。“张翰思鲈帖”字近“千字文”面目,“梦奠帖”多右军遗韵,唯“卜商帖”独具一格,笔法多方折,露锋入纸,勾挑有力,下笔肯定。字迹明显带有北朝梭角分明、方峻雄强的痕迹,如“书”、“毕”、“昭”、“之”等字,个别笔法的方折程度甚至不亚于“始平公造像”。这不禁让我们联想起王献之“廿九日帖”,帖中“日”、“中”等字亦是方峻劲健。如果说晚于北朝碑刻一百余年的“卜商帖”是受到北朝书法影响,那么早于北朝碑刻一百多年的“廿九日帖”又作何解释?可见这种方折峻整的笔法并非北朝专利。同时是否也说明北朝碑刻中的方笔并非仅仅是刻手所为?
  在“卜商帖”中,“离”字、尤其是第二个“离”字很似王羲之“丧乱帖”中“离”字,个别字也略有“频有哀祸帖”的意思,可知这时欧阳询已在有意识地学习右军书法。此帖没有书写年月,但有研究者以为是欧阳询晚年所书,但从此帖北朝笔法及模拟右军结体来看,不大像是晚年具有个人风格特征的作品。但在结体修长这一点上倒与“千字文”一致。然而此帖写的精彩是不容怀疑的,第一行第四字“书”的几个横画轻重粗细及笔势无一雷同;第三行第五字“如”、第四行第三字“参”字笔法、笔势变化多端而又脉络清晰。而“于”、“夫”等字则是欧阳询自己的面目。
  整体来看,此帖前三行、尤其前二行多楷意,下笔斩钉截铁,锋芒外露。写到后来,紧张度略有松弛,行书意味增多,晋人及自己面目也开始流露出来。细审此帖,疑其所用毛笔为短颖硬毫,即所谓“枣心笔”者。
  欧阳询是中国书法史上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名声巨,所遗书迹尚多,临习者众。又有《付善奴传授诀》、《用笔法》及《三十六法八诀》(传),是一位即有实践又有理论的书家。

编辑:之君

唐欧阳询 张翰帖页 纵 25.2厘米,横33厘米

唐欧阳询 梦奠帖卷 纵25.5厘米,横 16.5厘米

唐欧阳询 九成宫碑拓本

唐欧阳询 皇甫诞碑拓本

唐欧阳询 卜商读书帖页 纵25.2厘米,横16.5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