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式家具雕刻艺术

因因 发表于 2007-06-08    阅读 638

  精美的良木雕刻是明式家具中主要的装饰手法,涵藏着无穷的美学意蕴,超凡脱俗,焕采生辉。它的美学价值远远超出了传统家具本身的外在价值,实为中国古典艺术之奇珍。明式家具代表了中国古典家具的精华,其造型和做工均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明式家具的精品主要用于宫廷、王公贵戚及高层次的文人士大夫之家。制作年代为明中期至清早期,时间跨度 200 余年。经典明式家具以其材质昂贵,做工精绝,式样讲究,数量稀少而称雄。

  一 温润似玉的名贵木材为明式家具雕刻艺术的全面发展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先决条件。
  中国古人对明式家具雕刻制品最注重材质的选择,对材质的要求几乎达到了百般挑剔的程度。所谓“美玉无暇”,往往被借用为评议材质价值品级的标准。材质要具有坚韧的质地,厚重的色泽,细密而透明的纹理。中国传统木制家具的黄金时代之所以产生于明代,正得益于在此时获得了大量名贵硬木良材。
  明式家具雕刻艺术是以一定的材料,通过一定的工艺程式制作而成的。明式家具雕刻的审美特征首先表现在材质的选择上。明朝以来,海禁日益开放,带来了发达的海陆交通贸易。大量名贵木材从东南亚及海南岛源源不断地运往内地,其中尤以紫檀木、黄花梨木、鸡翅木为贵。因而名重后世的经典明式家具多用珍贵的硬木制成。这不仅为明式家具,也为明式家具雕刻的恢弘与发展提供了极为重要的物质载体。
  紫檀木从深黑到紫红,有金属般的色泽和绸缎般的质感,它的材质坚硬、纹理缜密,适于雕刻。它是古典家具最细腻的雕制木材,雕工精美者可达到穿枝过梗的程度。可以说,明式家具中以紫檀雕制而成的优秀作品足以代表中国古典家具的最高制作水平。
  黄花梨木呈棕黄色或棕红色,华贵而富有耐性,具有不易开裂、不易变形、便于造型、利于雕刻等诸多优点,是与紫檀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制作家具的最优良木材。
  明式家具中的精品雕刻,把紫檀木纹路中细若游丝的精微、凝重沉穆的圆润、劲健浑厚的质地发挥得淋漓尽致,又把黄花梨木温润似玉的情调、行云流水的纹理、不翘不裂的特性运用得炉火纯青。明式家具雕刻珍品历经几百年的风化,在器物表层形成了厚厚的包浆,宛如剔透莹润的美玉,备觉可爱。

  二 明式家具的发展与演变,始终是尚古朴与尚华丽二种审美观交相并存。
  雕刻艺术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如摩崖洞窟、寺观雕塑、琢玉山子、镂牙刻犀、剔红宝嵌等,无不异彩纷呈。雕刻体制规模,题材技法,至明而大变,竹木牙角器形成专门艺术,一跃而成为明清工艺美术之奇葩,灿烂夺目。
  由于明式家具造型及做工源于汉唐,恢弘于明初,极见当时文人追崇古朴自然、不尚浮华的风气;又由于经典明式家具主要用于宫廷及官宦之家,其形制则在浑厚古朴之中增入诸多华美艳丽的雕饰以展示其贵族气象。略感遗憾的是,上述情态尚未广为人知,故人们往往忽视了两个事实:第一,明式家具的发展与演变始终是尚古朴与尚华丽两种审美观念并存。第二,代表经典明式家具制作的宫廷家具恰恰体现了追求华美雕琢而兼含古朴内致的审美取向。孔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论语·雍也》)。明式家具之雕刻艺术风范,不正是孔子所提倡的“文”、“质”相兼的美学情趣之绝佳体现吗?
  了解了这一特殊现象之后,再来研究明式家具的雕刻艺术,就会发现明式家具的雕刻艺术远远要比恢弘于明清时期的竹木牙角器精彩得多,丰富得多。经典明式家具的制作者大都出于民间工艺制作高手。据文献记载:明代开山派竹刻大师朱松邻、濮仲谦二家并不专事竹刻,而兼刻犀角、象牙、紫檀等雕制器物,由此可以推知,竹刻与犀、牙、木等刻件,往往是不分家的,因而,许多不同材质的雕刻精品很可能出于一人之手。
  北京、苏州、广州有专门为宫廷及官宦人家制作经典家具的制作坊、鲁班馆。明末清初,宫廷还将民间家具制作大师请进宫内制作所需家具。据清代内务府档案,雍正三年养心殿造办处木作有制造叠落式家具的记载。显然,明式家具的雕工,作为制作“第一技能”而受到古代皇族的高度重视。明式家具的雕刻精品,不少即出自宫廷造办处能工巧匠之手,做工之精到今人叹为观止。

  三 明式家具雕刻纹饰的基本形态。
  明式家具雕刻是我国雕刻艺术的集大成,就雕刻内容而言,大凡山水人物、飞禽走兽、花卉虫鱼、博古器物、西洋纹样、喜庆吉祥等无所不包,丰富多彩。倘仔细推敲,其中颇有一些规律可寻。举其大者,其雕刻纹饰形态主要有以下四类:
  (一)飞禽走兽纹:有螭龙纹、螭虎纹、凤纹、麒麟纹、鹿纹、鹤纹、喜鹊纹等,大都选取人们崇拜喜爱之物,其中龙凤之形尤为突出。龙是中华民族的图腾和象征。它刚强劲健,富于变化,性猛而威,能兴云作雨,封建时代用龙作为皇帝的象征。龙纹多刻饰于宫廷及皇族使用的家具上。凤,古人称之为神鸟,百鸟之王,出于东方君子之国。每当天下大宁,其声若箫,清高雍容。
  明式家具雕刻中常见的飞禽走兽纹明显带有先秦及魏晋南北朝造像的遗风,雄浑而博大。使人们不由地想起霍去病石雕和许多汉代宫阙那样的深厚拙朴,以及如武威铜奔马及六朝陵墓石兽那般奔放劲健的风姿。
  (二)吉祥花卉及人物纹:吉祥花卉纹有卷草纹、牡丹纹、缠枝纹、灵芝纹、梅花纹、荷花纹、云纹等。中国吉祥花卉图案的发展,源远流长。自先秦发展至唐代,图案纹样的风格深受当时绘画的影响,极具富丽堂皇、绚丽多彩之美。明式家具中的花卉人物吉祥图案,正是继承并弘扬了唐代的遗风,充分体现出一种强烈的雍容华贵、饱满豪放的审美追求。山水人物则展现带有情节性和故事性的画面。
  (三)仿古纹饰:有仿古玉纹饰,仿青铜博古纹饰等。明末清初,崇尚幽雅清静,博古之风大兴,考古、金石学成为时尚。博古图案也因之成为家具的重要装饰之一。在清紫檀木家具中饰以古玉纹饰者甚多,雕工细致,意境高古,俨然有金石拓本之美。
  (四)西洋纹饰:清康熙年间,宫廷中大量使用西洋艺术匠师。这些西洋艺师的影响所及,主要在建筑与绘画方面,建筑上,朝廷兴建了中西合壁的圆明园;绘画上,郎世宁把西洋绘画艺术及装饰风格介绍到中国,并用中国画表现,传统家具受其艺术渗透而出现了这一时期特有的西方装饰纹样的明式家具。西番莲纹是西洋纹饰的代表,在西方它犹如中国的牡丹一样备受人们的喜爱,并在雕刻上有着比牡丹更大的变形随意性。
  当我们清楚了明式家具雕刻所表现的基本内容之后,不难发现:明式家具的雕刻艺术与先秦两汉传统艺术有着一脉相承的渊源;与同时期其他工艺制作有着密切的联系,展示了明清两朝民族文化的精神,既表现了帝王富丽华贵的生活,也表现了文人崇尚高雅的心境,同时又反映了平民企望祥和幸福的美好愿望。

  四 明式家具雕刻艺术的形式美学特征 。
  由于历史的原因,把明式家具称之为艺术品,至今不过几十年时间,对其认识与了解仍处于起步阶段。一个时期以来,有些人认为明式家具的特征是简洁而朴素,因而排斥明式家具的纹饰与雕刻,乃至出现了非光素不足取的偏激观点。事实上,纹饰与雕刻在明式家具中无所不在,即使被列入光素家具的一类,也充满着奇异的装饰色彩。
  因美而生感知,是人类的审美本能。通过对明式家具雕刻艺术的一定程度的接触,我们不难品味出其间颇启迪人审美灵感的美学意蕴。约而言之,凡有五端:
  (一)明式家具优美的造型即是完整的雕塑杰作 。
  明式家具之所以能产生如此撼人心魄的魅力,除了制作家具的珍贵木材外,家具的造型是其主要特征。我国传统家具,就其造型而言,主要吸取了建筑大木梁和壶门床及须弥座的组合形态。这种造型,把建筑艺术的连接有序、穿插有度,以及壶门床、须弥座的稳定牢固、平衡和谐、美观通透的东方美学神韵发挥到极至。明式家具无一不体现出方正凝重的三维造型。事实上,一件精美的明式家具无论它是精雕细琢,还是朴素无华,就其造型而言,已经是一件完美的雕塑杰作了。
  (二)舒展流畅的曲线结构是明式家具雕刻艺术的灵魂。
  明式家具中不少使用圆材,使其弯转有度,精巧流畅,以表现曲线美。这在圈椅的椅圈、灯挂椅的搭脑上得到了充分的展现。明式家具中的罗锅帐、三弯腿、透光、彭牙、鼓腿、内翻马蹄、云纹牙头、鼓钉等,皆体现了我国历史上划时代的家具装饰美学的审美追求。这正是不易发现的明式家具装饰美学的灵魂。因而,这种与整体家具融为一体的装饰可谓是结构化的装饰。它既具备了加固、支撑、实用的功能,又起到了点缀美化的作用。这种结构化的装饰无不体现着雕刻工艺的特征。
  (三)线脚的走势使明式家具装饰产生极富动感的韵律。
  传统家具的线脚看起来似乎很简单,其形不外乎平面、凸面、凹面,其线不外乎阳线和阴线。但针对实物细心观察,就会发现线脚变化无穷,线和面的深浅宽窄、舒急紧缓、平扁高低,稍有改变便会使家具形态各异。根据不同的家具风格,采用不同的线脚,会产生截然不同的装饰效果。因此,通过这种自然畅达的线脚走势,我们完全可以品味到明式家具雕刻艺术中十分富于流动感的美妙韵律。
  (四)鬼斧神工的雕刻手法使明式家具精美绝伦
  精美的雕刻是明式家具中主要的装饰手法,其雕刻技法,包括圆雕、浮雕、透雕、半浮雕半透雕等。圆雕,多用在家具的搭脑上。浮雕,有高浅之分,高浮雕纹面凸起,多层交叠;浅浮雕以刀代笔,如同线描。透雕,是把图案以外的部分剔除镂空,造成虚实相间、玲珑剔透的美感,它有一面作和两面作之别。两面雕在平面上追求类似于圆雕的效果。透雕多用于隔扇、屏风、架子床、衣架、镜台等。半浮雕半透雕,主要用在桌案的牙板与牙头上,展示出一种扑朔迷离的美感。
  (五)明式家具雕刻艺术的形式美学原则
  所谓美学原则,即是富有时代意义的某类艺术作品中所呈现出来的美学规律,这种规律或原则,具有十分精粹的艺术内容,且有着经久不衰的艺术生命力,明式家具之雕刻作品,正散发着这种艺术气息。
  从明式家具诸多雕刻作品的艺术形式观之,笔者以为足可归纳出三项颇为突出的美学原则:一曰点睛之笔,这是指在明式家具的显要位置点缀以纹饰,给家具安上“眼睛”,使家具富有生命的活力。这种装饰在椅具中常放在靠背板上方,力求创造灵动通透、主题突出的美学效果。二曰流动之线,这是指在桌案的牙板四周施以雕刻,以求家具在静置中展现动态感,给家具环绕上一条流动的“飘带”,以产生流动之美。这些家具腿足肩部多雕兽面,牙板多雕璃纹、凤纹、花草纹,纹饰异常生动活泼。三曰工巧之韵,这是指家具雕刻极力表现奢华与繁缛,以达到热烈华丽的审美效果。
  中国传统家具就其整体造型而言,立足于沉稳端庄、方正严谨,但雕刻纹饰却与造型有着迥然不同的风貌,无论山水花卉、鸟兽鱼虫,或是人物故事、神话传说,大都具有热烈奔放的特征。这与端庄肃穆的明式家具造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给沉静的形体平添了一笔流动的性情。

  总而言之,雕刻在明式家具艺术整体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它是明式家具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体现着明式家具设计美学的智慧光芒,传递着明清两朝工艺思想追求的审美情趣,它是中国雕刻艺术形式的辉煌创造,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又一宝贵遗产。

文:王念祥

明 黄花梨攒门万字纹围子罗汉床 床长206.5厘米、宽90.9厘米、高79.1厘米、座高47.3厘米。

明 黄花梨嵌杂宝花卉纹长方桌 99.5厘米

明 黄花梨高扶手南官帽椅 座面56×47.5、通高93.2厘米。

明 黄花梨玫瑰椅 座面58×45厘米、通高69厘米。

明 黄花梨木宝座式镜台 高79厘米。

明 黄花梨有束腰齐牙条龙纹炕桌 高29厘米,宽94.8厘米,深62.9厘米。

明 花梨肩舆 横64厘米,纵58厘米,高107.5厘米

明 紫檀藤心矮圈椅 高58厘米,横59厘米,纵37厘米

明末 剔红夔龙捧寿纹宝座 通高102厘米,横101.5厘米,纵67.5厘米

明 黄花梨龙首衣架 高188厘米,长191.5厘米,宽57厘米

明 黄花梨十字连方罗汉床 高89.5厘米,长198.5厘米,宽93厘米

明 黄花梨卷草纹藤心罗汉床 高88厘米,长218厘米,宽100厘米

明 黄花梨有束腰鼓腿彭牙炕桌

明 铁配木床身紫檀围子罗汉床

明 紫檀有束腰几形书桌

明17世纪 黄花梨乌木滚凳 高17.7cm 宽7.7cm 深28cm

明中期 紫檀镂雕麒麟纹圈椅

明 黄花梨木浮雕靠背圈椅 93×54.5×43厘米

明 黄花梨透雕靠背玫瑰椅 座面61×46、通高87厘米。

明 黄花梨透雕靠背圈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