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雕笔筒欣赏

因因 发表于 2007-10-05    阅读 1222

  笔筒是中国古代除笔、墨、纸、砚以外最重要的文房用具,大约出现在明朝中晚期。笔筒因使用方便,很快就风靡天下,至今仍盛而不衰。

  老笔筒材质多样,有瓷、木、竹、漆、玉、牙、紫砂等。

  明代以前传世的竹刻笔筒甚少,一则是缺少知名的刻工,二则有些器物上没有刻工姓名,加之竹制品本身不易保存,难以见到出土之物,故具体年代极难定夺。明代中叶之后,竹刻名家辈出,竹刻器物由实用型开始向实用和欣赏二者兼备的类型转变,竹笔筒也在此时应运而生,并逐渐成为收藏者的心爱之物。明代竹刻名家有朱松邻、朱小松、朱三松祖孙三代,以浮雕和圆雕的深刻法创竹刻嘉定派;有濮仲谦,以不事精雕细琢,只就其天然形态稍加斫磨的金陵派。清代竹刻名家有张希黄,创留青竹刻技法,为竹刻浙派的代表;吴之璠,刻工圆润,尤善浮雕;还有封锡禄、邓浮嘉、周芷岩、尚勋、潘老桐等人。就传世的明清笔筒看,有光素器物,不加雕饰以本身的纹理和色泽取胜,朴实无华,素雅大方,但相对来讲,工艺韵味稍差,为藏者所不重。有精心镂雕器物,如竹雕松鹤笔筒,为明代朱松邻所刻。筒式,筒身雕有老松一截,老干横披,瘿节密布。老树旁另有小松,盘旋曲折,松针纤细,枝叶繁茂。刀法洗练剔透,层次分明,重重叠叠,起伏而多变,为明代竹刻之精品。深刻法亦为明代笔筒刻法之一,其典型特征是纹饰全部陷入地之中,有时下剔几达七八层,运刀如笔,玲珑剔透。如竹雕白菜笔筒,为明代竹刻名家朱三松刻制。筒式,色泽棕红,筒壁刻有白菜两棵,叶片或挺或伏,叶脉清晰,一只螳螂伏在菜叶上。其刀法为陷地深刻,菜心陷地最深,线条婉转流畅,颇见功力。明代竹笔筒还有浮雕一种,利用深浅不同的刀法,表现出纹饰的层次感,雕工精细,有古朴典雅之美。竹雕园林人物笔筒为明代典型的浮雕器物,筒式,下有矮足,色泽棕红。筒身用深浅不同浮雕手法,刻画出庭园、花树、山石及人物。刀法粗犷劲挺,人物表情传神。明代竹笔筒中有留青一派,所谓的留青,也称贴簧、文竹、竹簧,经煮、晒、压,胶合或镶嵌在木胎及竹胎器上,然后磨光,再在上面雕刻纹饰,由于簧色洁净无瑕,有如象牙。竹雕仕女笔筒,为明代器物,纹饰采用了平刻浅雕、留青等多种技法,画面简洁明快,虽然从雕琢的工艺上似乎不及镂雕、高浮雕精湛,但古朴之中别有韵味。

  清代竹刻艺术高度发展,竹刻名家层出不穷,而竹笔筒更是文房中不可或缺之物,这也是清代竹笔筒传世品甚多的基本原因。清代竹刻笔筒继承了明代的优良传统,如清初的吴之璠在继承嘉定三朱的同时,而以浅浮雕突出主题,特别是留空为背景之法深得北魏浮雕之神韵。竹雕御马图笔筒,为吴之璠所作,外壁以浅浮雕刻出马的身躯,四蹄具有深浅不一的立体感,而阳刻的人物眉眼清晰,动感强烈。特别是马的眼睛嵌入半透明的深褐色犀角,突出了康熙时期画龙点睛的雕刻特征。清代竹笔筒中的透雕工艺极为精湛,画面层次感极强,虽盈握之器,景致深远。如竹雕竹林七贤笔筒,为清初顾珏所作,器身人物众多,神态各异,茂林修竹,小桥流水,刀法精纯,尤其是镂空雕出的竹枝远近有别,更显竹林的幽深,为清代竹刻笔筒中的精品。清代竹刻留青笔筒以大量留白之法表现画面的淡远清秀,在清竹刻笔筒中别具一格。竹雕山水人物笔筒,为张希黄所作,画面疏密相间,构图极为精巧,刀法细腻,线条流畅。天水之间的大量留白,有明清山水画的意境。

编辑:因因

清中期 竹雕牧牛图笔筒

清早期 吴之璠竹雕布袋僧笔筒

清 竹雕御题刘海戏蟾图笔筒 高14.5厘米,筒径11.4厘米

清早期 竹雕松溪浴马图笔筒

明代 朱鹤松鹤图竹雕笔筒 高17.8厘米,最大口径14.9厘米,最小口径8.9厘米

清中期 竹雕山水诗文椭圆笔筒 高14cm、口径10.9cm、底径10.9cm。

清顾珏 竹雕竹林七贤笔筒 高16公分、直径14 公分。

清 竹雕赤壁夜游纹笔筒 高13.5cm

清 竹雕“君臣一气图”笔筒 高15公分,直径12公分。

清 封锡爵竹雕晚菘形笔筒

明末清初 朱雅征竹雕仕女笔筒 高15.7厘米,口径14.7厘米。

明晚期 朱三松竹雕春菜图笔筒

明晚期 朱三松竹雕春菜图笔筒

明晚期 朱三松竹雕仕女笔筒 高14.6厘米,口径7.8厘米,足径7.7 厘米

清 封锡禄竹雕人物笔筒 高15.1厘米,筒径10厘米

清早期 李希乔竹雕溪山行笔筒

清中期 竹雕留青山水人物笔筒 高11.1厘米,口径5.5厘米

清 朱三松制竹雕人物笔筒 高4.5厘米,口径2.8厘米,底径4.3厘米

清中期 周芷岩竹雕笔筒

清 竹雕山水人物笔筒 高12.2厘米,筒径6.2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