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鉴藏家孙承泽

 发表于 2001-08-03    阅读 455

  孙承泽是明末清初的书画收藏大家,生活于明末清初社会动荡、政权交替之际,曾经在明朝、大顺政权以及清朝都做过官,后来隐居西山樱桃沟,建退翁亭,号退谷。今之退谷、退翁亭即由此而得名。孙氏晚年在此著书立说,鉴赏书画,《庚子销夏记》就是他在退居期间所作的书画著录专著。
一 、 坎坷仕途
  孙承汉泽(1592-1676),字耳伯,号北海,又号退谷,别号退谷老人、退翁等,北京人。明崇祯四年进士,官刑科给事中,开始了政治生涯。李自成占领北京,大顺政权中任四川防御使,清顺治元年起供职于清廷。
他经历了明、大顺、清,三易其主。在清廷任职十年,频繁调迁,由太常寺历大理寺、吏部、兵部,虽加太子太保、都察院左者御使衔,其实并没有得到重用,也未建立大的功勋。凡经起伏,心灰意冷,于顺治十年辞职,结束了他的宦海浮沉。
二 、 退居生涯
  退出政坛的孙承泽,起先居住在京师宣武门外寓所,该处现在仍然有前孙公园、后孙公园胡同之称,清顺治十一年,他在西山樱桃沟筑造别墅,修造“退翁亭”,自号退翁,不问政事,吟诗赏画,以文会友,著书立说,开始了山林隐逸的文人学者生活。
  孙承泽晚年著述颇多,涉及史学、经学、书画等许多领域、据《大清畿铺书征》所载,已刊或未刊著作有三十余种。其中《天府广记》、《春明梦余录》两书有关明代北京的建置、名胜、城池、宫殿、庙宇、衙署以及佚闻异事,而《庚子销夏记》、《闲者轩帖考》、《法书集览》、《砚山斋墨迹集览》都是有关书画方面的著作。
  关于孙承泽的退居生活,清代另一大书画收藏家、诗人梁清标所作的《退谷歌》和《寿孙北海先生八秩》两诗对此作了形象的描述,这里仅录《退谷歌》于下:
      昌黎昔日称盘谷,泉甘土肥繁草木。
      高风千载如见之,纷纷潮土谁相逐。
      于今再睹北海翁,岩栖独蹑西山麓。
      西山云气何冥蒙,阴阴竹树幽入宫。
      飞瀑潺 悬素练,老松夭矫蟠虬龙。
      碧云黄叶林中寺,白乌青萍水面风。
      一自上书辞凤阙,入山长揖烟霞窟。
      藏书万卷映晴窗,浊酒一尊弄华月。
      图画何让米家船,周鼎商彝不记年。
      手斫黄精煮泉水,笼开野鹤凌青天。
      逃虚自理维摩室,闭门爱草扬子云。
      荒台矗立平如掌,揽衣长啸群山响。
      古庵开遍樱桃花,曳枝春风聊独赏。
      人事有代谢,山林关废兴。
      柳州住愚溪,百世传其名。
      老翁居此殊有情, 然退谷畴能争。
      嘻嘻!北海翁,
      岳岳世无双,归来闲却经纶手。
      高卧不救苍生苦,采芝去觅商山叟。
      前后示我退谷篇,千峰万峰落尔前。
      人生苦被尘缨缚,愿从老翁翔寥廓。
      君不见长安漠漠风沙昏。
      颠倒世事安可论。
      谷中岁月似太古,何处更有桃源村。
三 、 收藏活动
  孙承泽的收藏活动,是与他的宦海生涯并行的。早在退居以前,政务之余,就开始收集和研究书画。他所藏书画作品,有的在明朝灭亡后得自于故明大内,有的为朋友相赠,大多数为自己所购求。
得之故内
  孙承泽生活于明末清初改朝换代之际,此时明朝内府及许多私家收藏都因战乱而大量散失,使他有机会得以收集,因而他的藏品不少来源于明朝内府。在所著《庚子销夏记》中,多次提到其所藏得之故内:
  甲申之变,名画满市,独无浩画,一日见从故内负败楮而出者,浩画在焉。甲申,指公元1644年,为清顺治元年、明崇祯十七年,这一年,明朝灭亡,李自成占领北京又败走,清兵入关。余从故内得汉啤四种……
  余求关同画不可得,忽于故内得一帧,已坏绝而画体不伤。
  清诗人王士祯在所著《池北偶谈》中,记载唐朝画家阎立本的《孝经图》,褚河南之法书为“故明大内物,后归孙北海侍郎承泽家”。
宋荦在跋王维(传)画《济南伏生像》时说:“不知何时取入大内,鼎革时散落人间,为孙侍郎退谷先生所得。”
购之市贾
  从古董商人及他人手里购画,是孙承泽藏画的主要来源之一。
  韩 《丰乐图》——“此卷余得之市贾,坏甚,重装之。 允罔师自南来,爱之携去。”
  右军《黄庭经》——“乙酉之春,从市贾得宋装小册一函……每晨坐小窗下,旭光满室,开卷欣然,盖十五年矣。”
  此外,在孙承泽的记载中,还有许多此类的例证,有的原本为孙承泽所藏,因战乱失去,后来古董商又上门来卖,如苏子瞻的《苦雨诗》墨迹。还有的从士兵手里所买,例如倪云林的《狮子林图》:“余寤寐此卷有年,南征之兵从橐中带到北地售之。”有的购自画家的后代手中,便如董玄宰的《夏木垂荫图》:“先生(指董其昌)之孙携至京师余购得之。”
朋友相赠
  孙承泽鉴赏书画,在当时已经颇负重名,不仅古董商人持画来售,朋友们来往也多以古书画相赠。
  在《庚子销夏记》中,记有王诜《设色山水》卷:“曹秋岳(即曹溶)赠余一卷,布景不多,悠然有海阔天空之妙。”沈石田(即沈周)《江山一览图》卷:“在开封王半庵惟俭家,张孝廉民表购以赠余,今相依三十余年矣。”
以己藏相易
  还有一些藏品是孙承泽以自己所收藏的古器物或书画交换来的,例如吴仲圭《松泉图》:“张云庵携至京师,余以倪云林《徐犹卿二子图》易得之。”
  总之,孙承泽的收藏,主要为自己所聚集,其中有的亲自从古董市场上购得,有的从收藏者手中所买,有的是古董商上门求售,还有的是用其他古物或书画所易。
  然而购求书画颇为不易,而鉴定真伪更难,非博古通今、于书画有卓识则难以办到。
收藏书画的处所
  孙承泽收藏收画的处所很多,且予以每处一个典雅的名称。为了方便鉴赏,所藏书画,并没有集中于某一处,而是散藏各室,仅见于记载的收藏处所就有以下几处:
  砚山斋,在今前门外章家桥西,现名孙公园处。
  闲者轩,在今天坛北的金鱼池附近。
  墨缘居,“予有墨缘居,在室之东,或有自携所藏间相过从,千秋名迹幸多寓目焉。追忆记之。”
  烟霞窟,在西山退谷中。
  东篱书舍,“庚子四月之朔,天气渐炎,晨起坐东篱书舍,……徜徉少许,复入书舍,取法书名画一二种,反复详玩,尽领其致,然后仍置原处。”
  万卷楼,“退谷万卷楼藏书今大半在黄氏季昆家,而《记》中所载缣素卷轴,又不知散归谁氏。”
  海云阁,在天津。
收藏印记
  孙承泽的收藏印记,在流传至今的书画作品中,仍可见到二十余方。目前所见姓名章有七种:孙氏、孙承泽印(五种)、承泽。隐居西山退谷后所用的收藏印记有八种:深山闭户、退翁(二种)、退谷、退谷老人、退谷逸叟、八十一翁、八十二翁。此外尚有思仁、研山斋、长宜子孙、北平孙氏砚山斋图书、北平孙氏珍藏书画印。
题画
  孙承泽在自己喜欢的书画上,多作题跋,叙之流传或记之由来,抑或抒发感慨。
  他在吴仲圭《松泉图》上题道“吴仲圭一代高士,绕屋植梅,隐居读易,知元之将乱也。自称梅花和尚,喜画竹而松尤妙,备见孤高特立之致。《松泉图》,尚见沈石田临本,今见庐山真面目矣,退谷八十一老人记。”
  孙承泽在崔白的《芦雁图》上题诗一首,暗寓自己的隐居生活:“白露苍苍已结霜,蒹葭深处独徜徉。羽毛无损性情适,不羡高冈有凤凰。” 
赏画
  尽管孙承泽的书画鉴藏活动开始得很早,但是,潜心赏画、跋画以及研究书画,还是在离开政坛以后,现在所见孙承泽留在书画作品上的题跋,大多为其隐居时期所作,有的书画一次次拿出,反复欣赏,多次题跋:“家有小室,入冬则居之。其中置扬补之所画竹枝,赵子固水仙,王元章梅花三卷。继得吴仲圭古松泉石小幅,长条,仿宣和装,改而为卷。余以八十之老婆娑其间,名曰‘岁寒五友’。四贤皆奇特之士,余不得见其人,数百年后抚其遗墨以为友,呜呼!岁寒之友,岂易得哉!退道人再记。”
评画
  孙承泽对书画的评价颇有见地,从《庚子销夏记》中,可以看出其对画史、画家的一看法。
  评画之一 ——米黻学董源:
  “米元章画全学董北苑,虽间出新意,然胎骨则董也。文敏(指董其昌)每仿米辄用董法,故其奇宕远过于米,此卷不知者以为仿米,不知实董也。”
  评画之二 ——倪云林画以《六君子图》为最好:
  “云林画在逸品,收藏家以有无论雅俗,予见其画最多,然伪者十之六七,生平妙迹无如《六君子图》……”。
  评画之三 ——宋徽宗鉴赏水平低于宋高宗:
  “宣和博收书画,然鉴赏水平远不及高宗。盖宣和所尚者人物, 花鸟,如收黄筌至六百七十余幅,徐熙至二百四十余幅,而名家寥寥矣。高宗所收,今传世上有乾卦双龙小玺、内府图书及奉华殿宝藏、瑶晖堂印者,皆高雅可观,虽未见高宗之画,然所书《九经》及马和之补图《毛诗》,又非宣和所所能及也。一兴一亡,观所好尚,已可知矣。”
  评画之四 ——郭熙画源于李成,宋人多摹郭熙画:
  “河阳(指郭熙)早年学李成,晚能更出新意,自成一家,……宋人往往有摹之夺真者,今人见画中有爪树针松,遂曰郭熙,未然也。余在曹秋岳寓见一卷,山石林木无一笔不似河阳,乃张浃《溪山书屋》也。按浃画彼时重之,绍兴间臣下有勋绩者始赐之。重浃画如此,则熙画在当时可知矣。”
以书画补史证史
  孙承泽同时也是一个史学家,又有专门的史学著作。因而,孙承泽在鉴赏书画的时候,除了注意其真伪、艺术价值及书画家本身的问题以外,特别注意以书画实物来补充史料记载之漏,纠正其记载之误,这是孙承泽独具的对书画功能的新看法。
  他在记载阎立本《十八学士图》时道:“沈存中跋学士图谓,图称房玄龄字乔年,薛庄字元敬,陆元朗字得明,姚柬字思廉。而唐书称姚思廉字柬之;房乔年,字元龄,以字行;陆德明、薛元敬即其名也。”以是证史之误。
藏品的去向
  孙承泽的藏品,当他在世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散失。他著《庚子销夏记》时就感慨过去所藏书画,失去大半,有的失之战乱,有的散之友人。而鉴藏家本人去世,子孙后代不 甚爱惜或力不能守,致使其所藏书画大量散失。这些书画除一部分直接被收入内府,所余有的落入著名书画鉴藏家之手,有的落入市贾之手,有的落入官僚之手,情况就比较复杂了。
藏品的著录
  孙承泽隐居西山以后,于庚子年(1660年)六月,完成了他的书画著录《庚子销夏记》。
  该书因始著于四月,六月成书,故而名曰《庚子销夏记》。全书共八卷,著录自己所藏书画及所寓目书画。
  综上所述,孙承泽的一生是相当曲折的,作为一个政治家,可以说他是失败者。然而,作为一个书画鉴藏家,他做出了很大的成绩,无疑他是很优秀的,从这一方面说,他是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