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清、梅氏家族与"黄山画派"

建之 发表于 2002-08-02    阅读 439

  在中国美术史上,清初安徽宣城有梅氏家族为嫡系,如梅清、梅翀、梅庚、梅蔚等,再加上流寓宣城敬亭山近十载的石涛,又因为他们都师法黄山、表现黄山,被人称为“黄山画派”。
  在此期间,还有生活在徽州地区的另一批画家,他们同样热衷于表现黄山,他们主要是渐江、查士标、孙逸、程邃、郑旼等人,他们被称作“新安画派”,由于两个流派都主要师法黄山,也有人主张将“新安画派”归入“黄山画派”,但他们在艺术的表现风格和追求目标还是有所区别的,似各保持原称为妥。
  在“黄山画派”中,梅清、石涛无疑是其中的领军人物,艺术水平也最高。因石涛与梅氏家族无关,姑且略去不谈。梅清生于明启三年,卒于清康熙三十六年,享年七十五岁。他出身名门,仪表堂堂,有叔宝当年之目。他的书房中藏书满架,他坐拥书城,歌吟遣兴。家中又常常酒友诗客座无虚席。梅氏家族的全盛时期也正是梅清青少年时代。清兵入主中原,打破了梅清舒适的生活,家道中落,仕途也不顺,只好寄情山水之间。
  梅庚在家族中,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关于他和梅清之间的关系,有兄弟说、叔侄说。马彬先生“浅谈新安画派一文说”“按(梅)清原名士义,(梅)庚实为同宗祖孙关系。”梅庚生于1604年,约卒于1722年,比梅清小17岁。他字耦长,一字耦耕、子长,号雪坪、听山翁、南书生。康熙二十一年(1682)举人。他在当时负有诗名,为王士祯所推重。著有《听山诗钞》、《漫与集》、《雪坪诗钞》、《知我录》、《吴市吟》。晚年被命为泰顺知县,以老乞归,有“儿童失学田园废,也算从官一度回”之句。梅庚工山水,擅写小景,取裁得体,有清幽之趣,如“敬亭棹歌图轴”,画山石小景于画幅中段,一亭半掩于树丛中,右下角一扁舟飘然而至,大胆的留空给人留下了许多想像的空间。在构图与技法方面,他受到梅清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梅庚父梅朗中(?—1646)字朗三,诸生。善书画、诗文,时称三绝。著有《带园集》,然而他英年早逝,他去世时梅庚方6岁,因此梅庚受他的影响有限。梅庚诗文方面的才能可能更多地受到太爷辈的梅鼎祚的遗传。梅鼎祚是明代著名的戏曲家,字禹金。申时行当年欲荐于朝庭,梅鼎祚辞而不赴,归隐“书带园”,构“天逸阁”著述其中,所著杂剧《昆仑奴》、传奇《玉合记》均盛极一时。其它著述尚有《才鬼集》、《青泥莲花记》、《梅禹金集》、《汉魏八代诗乘》,《古乐苑》、《唐乐苑》、《书记洞论》等多种。而梅鼎祚之父梅守德则是嘉靖进士,历给事中。因忤犯严嵩,出知绍兴府,累迁云南参政。归建书院讲学,世称宛溪先生。
  “黄山画派”的另一中坚人物是梅翀。梅翀字培翌,号鹿墅、文脊山人。他在辈份上是梅清的重孙,但二人年龄相仿,有资料称他画山水摹古得宋元笔意,他常与梅清一同写生,并常为梅清代笔,在艺术上他受到梅清的熏陶和真传。安徽省博物馆藏有他的“幽林探胜图轴”,另有与梅清合册的“泛舟响潭图”册页已流入日本。1919年神州国光社曾出版《梅鹿墅黄山纪游图册》影印本。
  除梅清、梅庚、梅翀外,其它人艺术及影响逊色的多,梅清子梅蔚,字豹方,工山水及白描大士像。梅庚子梅琢成,字武修,号默斋,康熙三十五年(1696)举人,也工于诗、画。此外,梅南能诗、善画,著名诗人施愚山(闰章)称其足为梅清、梅庚后劲。
  谈梅氏家族,不能不谈到王士祯,这是因为他与梅氏家族成员多有交往或评论过他们的艺术。王士祯字贻上,号阮亭,又别号渔洋山人,生于崇祯七年(1634),卒于康熙五十年(1711),进士出身,累官礼部员外郎、授侍讲,旋转侍读,迁国子祭酒转少詹事、刑部尚书。诗为一代宗匠,与朱彝尊并称。擅书法金石,精鉴书画、鼎彝。由于王士祯的特殊地位和学识,他的评价好坏,非同寻常。如他曾题梅清画松,称赞有加,并评梅清“山水入神品、松入妙品”。以他在诗界的份量,在外为梅庚延誉,效果可想而知。
  谈梅氏家族,还不能不谈敬亭山。敬亭山早因李白“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而广为后人传诵。敬亭山古名昭亭山,又名查山,在宣城县城北5公里,高286米,千岩万壑,景色绝佳,谢朓、李白、孟浩然、白居易、王维、苏轼、汤显祖等均来过此地游览赋诗。敬亭山南麓的古迹双塔,东西对峙,俨如华表,塔建于北宋绍圣三年(1096)。有苏轼楷书《观自在菩萨如意陀罗尼经》。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这样厚实的文化背景下,孕育出了梅氏家族的数代英才,到了梅清一代,凭借深厚的诗书修养,加上历史因素,再有石涛这样杰出书画家与之切磋、交流。以及师法造化的正确方法,形成“黄山画派”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