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博物网首页
拍卖行情 中国艺术家博览 藏品交流 竞价交流 博物档案库 工具书 金石乐园 积分乐园
咨询鉴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谈书评画 玉器杂玩 凿金琢石 精华与推荐
藏品检索 古陶瓷 古陶瓷标本 书法 绘画 古玉器 青铜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杂件
繁体版  English
登录名: 密码:
中国历史纪事
公元 1645 乙酉 顺治二年
到公元
历史纪事
匠籍制废除  
  顺治二年(1645)四月二十四日,清廷明令各省“俱除匠籍 为民”,免征“京班匠价”。官府手工业及官府需用的匠役,均改为雇募制,实行计工给值。这就使手工业者从世袭的匠籍制下解放出来,获得比较自由的身份地位,从而提高了手工业者的劳动积极性,促进了清初手工业的发展。

李自成死难
  李自成农民军撤出北京后,一路退至西安。这时,尽管农民军受到了严重挫折,但在陕西及黄河一带尚有不小的力量,仍然有所作为。但是,李自成等人在军事上不仅未作比较周密的部署 ,反而听信谋士牛金星的挑拔,诛杀李岩等大将,使大顺政权领导层出现了裂痕,消弱了自身的力量。与此同时,清军分兵两路,向农民军追击。一路由英王阿济格为靖远大将军,另一路则由豫王多铎为定国大将军,两军直扑西安。顺治二年(1645)五月,李自成率兵自陕西商洛山区退往湖北,驻扎在武昌。这时大顺军尚有部队50万余,分为48部。清军又分水陆两路突然袭来,李自成乃由武昌退到湖北通山。五月四日,李自成率18骑到通山县的九宫山一带阅视山势和道路,突然遭到当地地主团练的袭击,李自成和28骑均牺牲于乱刃之下,时李自成39岁。李自成死后,余部大致分成两支:一支由刘体仁、郝摇旗等率领;另一支则由李过及高一功率领,在荆襄地区坚持抗清斗争。

江西农民军抗清  
  顺治二年(1645)六月,由于南明降将引清兵进入江西,江西的原明官史和农民军的抗清斗争蜂拥而起,遍及瑞金、兴国、九江、南昌、赣州和宁都等地。顺治五年,彭顺庆领导的农民军攻占了宁都,也坚持了二年,直至七年(1650)二月初八日,清军数路围攻,双方激战三昼夜,起义军寡不敌众,伤亡惨重。十一日城破,彭顺庆被俘牺牲,大小首领一百五十七人和起义军战士一千一百五十五人全被杀害,宁都城也被清军屠掠几尽。
清廷制定八旗赈济制度  顺治二年(1645),清廷制定了八旗赈济制度。清统治者定都北京后,为了依靠八旗武装作为统治全国的主要工具,制定了各种制度和措施,千方百计地授予八旗旗人各种特权。八旗赈济制度就是其中之一。该制度规定:八旗涝地,每六亩给米二石;王、贝勒、贝子、公等府属人役给米相同,对于举地投充人役不给米;蒙古按口折给米,准许他们沿边籴入,但不准进入内地;八旗游牧地每口月给米一斗。顺治六年,清廷又规定:凡逢灾年,对王以下、官以上者的俸米加倍给之;旗人按七岁以上为一口,六岁以下、四岁以上为半口。顺治十一年又规定,八旗涝地,满、蒙每佐领给米二百石,汉军每佐领给米百石。此后,清廷又多次发放内帑赈济八旗穷苦兵丁,例如,十二年发放二万两,顺治十四年发放十万两。

清定岁给故明宗室赡养银两地亩  
  清廷定都北京后,为了笼络汉族官僚地主,于顺治二年(1645)七月十三日,颁布了每年给明宗室赡养银两地亩的数额:亲王银五百两,郡王四百两,镇国将军三百两,辅国将军二百两,奉国将军一百两。中尉以下,无论有无名封及各王家下人丁,每名各给地三十亩。

江阴人民开展反剃发斗争  
  顺治二年(1645)六月二十四日,清江阴知县方亨到任,限军民三日内剃发,否则格杀毋论,引起了全城军民的公愤。闰六月初一日,城北人民首先举起义旗,立刻得到成千上万人的齐声响应。他们振臂高呼:“头可断,发决不可薙!”杀死方亨,举主薄陈明遇为首领,发动抗清斗争。面对潮水般涌来的清军,陈明遇又推荐有军事组织才能的前任典史闫应元统率军务,全权指挥守城。在闫、陈的指挥下,城乡十余万军民,团结一致,修缮城池,筹备军粮、火器和弹药。在八十天的战斗中,江阴人民不仅拒绝了降清的南明将领刘良佐的多次诱降,还打败了清军无数次的猖狂进攻,使众多的清兵战慄无人色,“无不以生归为祝”,清廷三个王爷、十八员战将被打死。清军在江阴军民的顽强抵抗下,始终攻不破城池。最后,调集大炮,疯狂地向城池连续轰击,八月二十一日,终于攻破江阴城。闫应元、陈明遇和十余万军民在街巷中同清军肉搏,最后壮烈牺牲。

嘉定三屠  
  继江阴之后,嘉定人民也进行了以反剃发为主要内容的抗清斗争。顺治二年(1645)六月,清嘉定知县张维熙到任后,也执行严格的剃发命令,激起了城内外人民的反抗。人们纷纷组织起来,进行斗争,赶走了张维熙,烧毁了前来镇压的清军船只。此后,为了加强组织力量,他们又推举素有声望的开明绅士黄淳耀、候峒曾为首领。黄、候二人纠合义旅,准备武器弹药,全城军民士气高昂,每个人都积极参加城防工作,城楼上高悬“嘉定恢剿义师”的大旗,表达了要与清军血战到底的决心。降将李成栋获悉消息后,急忙偏偏清军赶来镇压。从闰六月十七日到七月初四日,嘉定人民在外无援兵人,内无粮草的情况下,坚守孤城十余日,终因寡不敌众,城被清军攻破。黄淳耀自缢身亡,候峒曾全家投水殉难,两万多军民死在清军的屠刀下。此后,清军又两次屠杀城内英勇不屈的军民,史称“嘉定三屠”。

太湖区域人民抗清斗争  
  顺治二年(1645)六月初一日,吴江进士吴日生和举人孙兆奎等人,听到清兵南下的消息,聚集一千多人,屯兵在太湖边上的长白荡,准备截击清兵。太湖和洞庭湖上的各路义军也纷起响应,一时声势浩大。他们用白布裹头,被称为“白头军”。接着,吴日生就率领“白头军”攻进吴江县城,杀掉降清的知县朱国佐,还与驻吴淞的明总兵吴志葵取得联系,准备共同收复苏州。但由于吴志葵不积极支援,攻打苏州的战斗失败了。清廷听到吴江失守的消息,连忙调集军队前来围剿。吴日生指挥千余只渔船,半路截击,把清军打得落花流水。清廷不甘失败,再派降将李成栋和松江提督吴胜兆层层围剿,吴日生寡不敌众,泅水潜逃。不久,他又回到长白荡,重新整编军队,制旗铸印,设官分职,阵营为之一新,并从长白荡到淀山湖建立了许多白头军抗清的根据地。次年六月,正当白头军准备攻打嘉善时,吴日生由于误中了清知县刘肃之的诈降计,被捕并解至杭州处死。

隆武王朝建立  
  顺治二年(1645)闰六月初七日,南明礼部尚书黄道周、南安伯郑芝龙奉明太祖九世孙、唐王朱聿键监国于福州。二十七日,朱聿键在福州称帝,改福州为天兴府,建元隆武(隆武有光武中兴之义)。封黄道周为吏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郑芝龙为平虏候,主持军事。这是南京失陷后,南明建立的第二个政权。八月,隆武朝廷君臣议战守,决定把浙闽交界的仙霞岭作为防线,以兵十五万人把守,制止清军南下;招兵买马,编练行伍,准备明春进兵,收复失地,实现中兴。但是,隆武王朝一开始内部纷争十分激烈,郑芝龙一派和黄道周一派互相倾轧,势如水火。尤其是郑芝龙,他之所以拥立隆武帝,是要打着隆武的旗号,政治上扩张势力,经济上保持和扩大自己的巨大财产,并寻机出卖隆武帝,以投降清朝,换取更大的荣华富贵。因此,郑芝龙把持的隆武王朝和弘光小朝廷一样一事不作,一矢不发,拥兵不战。顺治三年八月,郑芝龙按照与降将、清军五省经略洪承畴所订密约,尽撤仙霞岭防线的兵力。八月十七日,清军从容进入福建。隆武帝于二十一日逃到汀州(今长汀县),二十八日被俘获,并被押回福州斩首。隆武王朝至此复灭。

荆襄十三家军兴起  
  李自成牺牲后,大顺农民军分为两部分:一由郝摇旗、刘体纯、马进忠等领导,一由李自成的侄子李锦(李过)和他的内弟高一功领导。这两部分兵力总共约有四五十万之多,向湖广(今湖南、湖北)荆襄一带进发。由于两部分军队骤然失去了主帅,又面临着险峻的形势:北面有清军的追击,西面有明朝镇守湖广的何腾蛟官军的阻拦,于是,郝摇旗、李锦等人在击败明军官一次围剿后,决定联合明军,共同抵御清军。明湖北巡抚何腾蛟、参政堵胤锡等极表赞成。顺治二年(1645)九月,何腾蛟即命人携其手书“持白牌往”湖南湘阴、浏阳间,授郝摇旗、刘体纯、马进忠为总兵官,郝部十余万人由何腾蛟直接指挥,驻守湖南各地,负责抵御向湖南进攻的清军。与此同时,李锦、高一功等在常德与明军堵胤锡部联合。李锦、高一功所带领的十八营共三十余万人,改号忠贞营,归堵胤锡管辖,何腾蛟将这些农民军略加改编,仍保持他们的独立性。令其驻守在湖广荆襄一带,总号十三镇,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荆襄十三家军。

清定茶马交易条例  
  顺治二年(1645)七月二十四日,清廷准户部奏,于西陲招商市茶,给予勘合,以易“番”马,“酌量价值,两得其平,无失柔远之义”。上年曾定茶马交易条例,每茶一篦重十斤,上马给茶篦十二,中马给九,下马给七。本年起,年差御史辖五茶马司,通接“西番”关隘处所,拨官军巡守,如有私茶出境,即捉拿赴官治罪。
文化纪事
清廷下诏修《明史》  
  顺治二年(1645),清廷下诏纂修《明史》,以内三院大学士洪承畴、冯铨、范文程、刚林等为总裁官,以学士詹霸、宁完我等为副总裁官,并选取纂修、收掌及满、汉字誊录等官。但是,当时明朝灭亡不久,档案史料散失极多,实录也很不全,明熹宗天启实录就是缺天启四年纪事,天启七年六月及崇祯一朝事迹俱缺。这就给纂修《明史》带来很大困难。为此,大学士刚林在顺治八年二月向清廷提出建议,以重金购求天启、崇祯实录以及邸报、野史、外传等书籍。但由于当时清廷忙于进行统一全国的战争,无暇顾及此事。修史的条件既不成熟,自然也就无成绩可言了。

顾炎武著“乙酉四论”  
  顺治二年(1645),明末清初的著名思想家顾炎武为响应南明弘光政权的征召,撰写了著名的《乙酉四论》。弘光政权建立后, 顾炎武由原明昆山知县杨永言举荐,获得了一个兵部司务的官职,于是他就把复明的希望寄托于弘光政权,撰写了《军制论》、《形势论》、《田功论》和《钱法论》,合称“乙酉四论”。在四论中,顾炎武从弘光政权立国南京的实际出发,针对明末在农田、钱法和军制诸方面的积弊,提出了一些解救危难的应急措施。在《军制论》中,他提出了“寓兵于农”之法,强调不能尽驱民为兵,否则民怨沸腾,国事将不忍言矣。在《形势论》中,他主张北守徐、泗,西控荆、襄,南通巴、蜀,进而联天下为一,国势可振。在《田功论》中,他指出当前之急务是召民垦田,发展农业生产,以保证军饷。在《钱法论》中,他指出钱要自上而下、自下而上,流而不穷。这些措施虽然切实可行,但在当时弘光政权内部文官同室操戈,武将拥兵自重,水火不容的形势面前终于成为泡影。

归昌世逝世
  归昌世(1574-1645 一作1573-1644)江苏昆山人,移居常熟。有光孙。明诸生,崇祯末以待诏徵不应。十岁能诗,早弃举业,发愤为古文。书法晋、唐,善草书,兼工印篆,与李流芳、王志坚称三才子。画山水法倪、黄,尤擅画兰花、墨竹。鬆灵沈著。神趣横溢,在徐渭、陈淳之间。卒年七十二。著假庵集。

侯峒曾逝世
  侯峒曾(1591-1645)嘉定(今属上海)人。雅好诗文,旁及书法。体势俱佳。

黄淳耀逝世
  黄淳耀(1605-1645)嘉定(今属上海)人。崇祯进士,善书,法颜真卿,亦工绘事。著有《陶庵集》、《山左笔谈》。

史可法逝世
  史可法(1602-1645)大兴(今河北大兴)籍,祥符(今河南开封)人。崇祯元年(一六二八)进士。明末官武英殿大学士,督师扬州,顺治二年(一六四五)城破被杀,年四十四, 葬于梅花岭。工行书,气势严正,似其为人。后人称为史阁部。清代追谥忠正,有史忠正集。

杨文骢逝世
  杨文骢(1579-645),贵阳人。官至兵部郎,能诗善画,博古好学。

严衍逝世
  严衍(1575-1645)嘉定(今属上海市)人。 博学好奇。 隐居教授,善书法,作擘窠大字更奇伟。卒年七十一。

   文震享 (1585-1645)长洲(今江苏苏州)人。震孟弟。天启五年(一六二五)恩贡,崇祯初为中书舍人,给事武英殿。书、画咸有家风,山水韵格兼胜。明亡,绝粒死,年六十一。谥节愍。

金声逝世
  金声(1598-1645),江苏常熟人。能山水,花卉较胜。

吴应箕以参加义兵被捕死
  吴应箕(1594-1645)。应箕字次尾,贵池人,著有《楼山堂集》等。

彪佳逝世
  彪佳(1602-1645)字幼文,刘宗周弟子,弘光朝右佥都御史,为马士英排挤去职。宗周字起东,号念台,称蕺山先生,为南京左都御史,亦以马、阮去官。著有《刘子全书》。
杂谭逸事
清廷重用洪承畴  
  洪承畴,字彦演,号亨九,福建南安人。明思宗崇祯末年任蓟辽总督,主持对清战争。崇祯十五年(1642)五月投降皇太极。清廷入关后,洪承畴以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原衔入内院佐理机务,为秘书院大学士。他认为,国家要务,莫大于用人,并建议九卿科道会推督、抚、提、镇官员,实行“保举连坐法”,以选拔真才实学者;为此又亲自举荐了许多原明臣出任清朝的官职。洪承畴还建议顺治帝带头学习汉文、通晓汉语、倡导儒家学说,以帮助统治者学习汉族地主阶级丰富的统治经验。这些都得到清廷的首肯。顺治帝为鼓励他进言,特传谕说:“凡有所奏,可行即行;如不可行,朕亦不尔责也。”顺治二年(1645),清廷占领南京、推翻弘光政权后,摄政王多尔衮派洪承畴以原官总督军务招抚江南。洪承畴到任后,制定了剿抚兼施的策略,一方面用暴力残酷镇压了金声领导的抗清斗争,另一方面招降了隆武王朝手中握军政大权的郑茂龙,使其撤掉仙霞岭之防守重兵,清兵得以长驱而入并打垮了隆武政权。在他的招引下,明朝文武官员纷纷投降。顺治十年五月,洪承畴被特任为太保兼太子太师,经略湖广、广东、广西、云南、贵州五省,以镇压全国出现的抗清运动。洪承畴来到湖南后,政治上广行招徕,军事以守为战,寻机进攻;经济上开垦田亩,恢复和发展生产,以解决军粮。这一政策获得清廷的支持和赞同。经过一年多的苦心经营,湖广地区的形势发生了变化,“人心渐有固态”,顺治帝对此深表满意。顺治十四年孙可望降清后,清廷利用西南抗清力量受到严重削弱的有利时机,命令洪承畴率所属将士同宁南靖寇大将军、固山额真、宗室罗托等由湖广前行,相机攻取云贵。洪承畴提出进兵西南应收拾人心为本,先得土司之心,而后方可一劳永逸。清廷采纳了他的建议,允许西南少数民族暂免剃发,照旧妆束,从而缓和了社会动乱,促进了生产的迅速发展。顺治十六年,清军攻占昆明后,清廷又采纳了洪承畴安定云南内部的主张,命令平西王吴三桂率兵留驻云南,从而使云贵问题获得了基本解决。顺治十七年初,洪承畴因年老多病,两眼昏花而被清廷解任,回京调理。洪承畴劳碌一生,为明清两朝的统治者效尽了犬马之劳。

史可法守卫扬州  
  南明福王政权建立后,史可法企图联清镇压农民军。顺治二年初,他面对清兵步步南逼,认识到只有奋起抗清,才能保住福王政权。于是,史可法竭力筹划防御,积极备战。四月,清兵迅速渡过淮河,攻下徐州。徐州总兵李成栋降清,并引清兵南下,形势十分危急。史可法立即屯兵清江浦,企图阻挡清兵前进,并连章告急,乞请福王朝廷派兵援助。但掌握朝廷的奄党马士英为了维持个人权势,抽调兵力对付左良玉,使江淮防线崩溃,史可法被迫回到扬州。四月十八日,清兵包围了扬州城。史可法在内无粮草,外无救兵的情况,团结军民守城。二十四日,清军调集红主大炮轰击扬州城,史可法血疏告急,腐败的福王政权却置之罔闻。二十五日,扬州陷落,史可法英勇战斗,被清军俘获。清豫亲王多铎劝他投降,史可法慷慨地回答:“城存与存,城亡与亡,我头可断,而志不可屈!”从容就义。他的部将刘肇基继续率领残部,和全城居民一起与清军鏖战,直至人尽矢绝,清军才占领扬州。清统治者痛恨人民的反抗,入城后实行血腥的大屠杀。据史裁,屠城十日,被杀的人共计数十万,一座有悠久历史的繁华富庶的城市被毁为废墟。

京师民出痘者逐出城外  
  清初,满洲贵族对出痘(即天花)十分畏惧,为预防传染,下令京城内凡民间出痘者,即驱逐城外四十里。在执行过程中,一些吏役乘机扰民,敲诈勒索,视民命如草芥,致有将身心发热及生疥癣等疮之人一概逐出城外。结果,被逐出者无衣无食,处境十分凄惨,社会也很不安宁。顺治二年(1645)二月十五日,巡视南城御史赵开心建议在城外四十里处择村安置被逐出者,同时要区别真假出痘,“非痘者勿逐”,清廷虽采纳了这一建议,但却未取消驱逐令。

清疏奏事始有题本奏本之别  
  顺治二年(1645),清廷命令各衙门奏事皆缮写本章,遂定题本、奏本之别;公事用题本,加盖印章;私事用奏本,不加印。

左良玉“清君侧”  
  南明弘光政权建立后,奄党马士英把持朝政,压制依附宁南候左良玉的东林余党。顺治二年(1645)四月初四日,屯兵武汉的左良玉发布儌文,列举马士英的八大罪状,声称奉崇祯太子密旨“清君侧”,与马士英公开争权夺势。他亲自率领数万大军东下九江,并于次日打到安庆。不料,左良玉病死军中,子左梦庚统其众,一路烧杀抢掠,南京戒严。马士英不顾弘光君臣抵御清军的要求,急调江北二镇驻防兵抵御左军。不久,左军为黄得功击败,左良玉的“清军侧”随之失败。

内三院改为内阁  
  顺治二年(1645)三月,顺治帝宣布提高内三院的权任。他在给内外大小各衙门的谕旨中说:“其有与各部无涉或条陈政事,或外国机密,或奇特谋略,此等本章,俱赴内院转奏。”同时又提高内三院的地位,与六部同级。另外,又将翰林院合并于内三院,使其名上均加“翰林”二字。如:内国史院改为内翰林国史院,内秘书院改为内翰林秘书院,内弘文院改为内翰林弘文院。三院的大学士、学士等人数也有相应增加。顺治十五年七月,清朝参照明制,改内三院为内阁,大学士改加殿、阁衔,分称中和殿大学士、保和殿大学士、文华殿大学士、武英殿大学士、文渊阁大学士、东阁大学士。同时又怕阁权加重会影响皇权,降低了大学士的品级,原来合并于内三院的翰林院仍予恢复。

秀才倡言“头可断,发决不可剃”  
  顺治二年(1645)五月十五日,清军占领南京后,下令各省十日内剃发,并宣布违抗者将被视为“逆命之寇”,遭致人民的坚决反对,清廷又以“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相威胁,更激起了人民的反对。江阴秀才许用首先在明伦堂上倡言“头可断,发决不可剃也。”在他的鼓动下,江阴北门外人民纷纷“奋袂而起”,许多知识分子也参加到反清斗争的行列,有的自觉帮助军民守城,有的组织义兵,更有的联络李定国、郑成功等抗清队伍,整个江南战场上几乎没有一次战役没有知识分子参加的。

刘宗周绝食殉明  
  刘宗周,字起东,明崇祯年间曾任顺天府尹、都察院右都御史等职,后被罢官在家乡浙江绍兴讲学。顺治元年(1644)五月,弘光政权建立后,他曾上疏小朝廷,希望有所作为,但为奄党马士英所逼,愤而辞官,归隐田园。次年五月清兵破南京前,马士英挟持弘光太后到杭州,议立潞王朱常淓监国。刘宗周虽然反对马士英,但为保存明朝社稷,写信给缙绅祁彪佳等人,要他们到杭州议战守事宜。可是,潞王为清军的铁蹄声吓破了胆,六月十三日开杭州城门降清。十五日中午,刘宗周在就餐时得知此消息,放声大哭说:“此予正命时也!”开始臣床绝食。两天后,他接受诸生张应烨的劝告,迁居城外水心庵,遣人寻访黄道周,共商扶明抗清大计,同时少进饭食。十九日,他听到绍兴通判同当地绅衿降清的消息,感到复明愿望十分渺茫,正式开始绝食。清军统帅博洛捎书劝降,刘宗周不屑一顾,只愿殉明。闰六月初八日,刘宗周在绝食近二十天时停止了呼吸。

宁波“六狂生”抗清  
  顺治二年(1645),当清兵南下的风声越来越紧时,宁波知府朱之葵准备剃发降清。消息传到城内六个穷秀才、平时爱议论时局并对地主豪绅们不满的董志宁、王家勤、毛聚奎、华夏和张梦锡(时又称为“六狂生”)的耳朵里,使他们义愤填膺,就想铲除朱之葵,起兵抗清。于是,他们用言语激励城内的一位开明绅士钱肃乐,使其打消了效法刘宗周绝食殉难的念头,积极组织抗清队伍。五月十二日,钱肃乐和“六狂生”在宁波城隍庙的广场上聚集了数千人,大家一致决定保守城池、抗击清兵,并公推钱肃乐为首领,知府朱之葵吓得仓皇溜掉。不久,应钱肃乐之请,定海总兵王之仁来到宁波,即与钱肃乐和“六狂生”议定了划江而守、抗击清兵的计划。

鲁王监国绍兴  
  顺治二年(1645)闰六月二十八日,在故明官吏、缙绅张国维、钱肃乐等人的扶持下,明太祖第十世孙、鲁王朱以海监国于浙江绍兴,建立南明政权。他们筹划扼守钱塘江,得到了江南一些义军的支持,抗清斗争出现了大好的局面。但鲁王和隆武两个政权为了争“正统”,水火不容,总兵方国安等依恃兵权,骄横跋扈,与外戚(鲁王岳父等)、宦官相勾结,祸乱朝政。清统治者剿抚兼施,一方面派大将军勒克德浑进攻浙江,一方面诱降了方国安。顺治三年(1646)六月初二日,清军攻入绍兴,张国维兵败自杀,鲁王逃亡海上。次年七月,鲁王在抗清义师的配合下,率师进攻福州,不久失败,再度漂泊海上。后为明定西候张名振迎驻舟山,并筹划以舟山为根据地,牵制清兵。顺治八年(1651)九月初二日,清军攻破舟山,鲁王妃及大学士张肯堂自杀,张名振奉鲁王三度航于海上。顺治十年三月,鲁王自动去掉监国号,浙江政权至此覆亡。

蕲黄四十八砦抗清  
  顺治二年(1645),随着清军南下,湖广和安徽一些地区的农民军及明宗室、官吏等纷纷起兵抗清。湖广进士周损、王光淑等在蕲水和麻城,建立了蕲黄四十八砦,与安徽英霍山一带的农民军联合起来,以明宗室石城王朱统为最高首领。之后,他们率师东进,与江北打着史可法旗号的义师并肩作战,连克句容、高淳、太平等县,一度进逼南京。顺治七年二月,又率军与清兵激战于潜山、太湖间,兵败后被俘,解往南京处死,这支部队也几乎被消灭。

陈子龙陈湖抗清  
  陈子龙,字人中,别号采山堂主人,明末清初承先启后的诗人。顺治元年(1644)南明福王政权建立后,他任兵科给事中,上疏革除弊政,引起群小侧目。次年五、六月间,清廷剃发令传到松江府,松江(今上海市松江县)人民举兵抗清。陈子龙与陈湖诸生陆世钥等起义,聚众千余屯聚陈湖。他们还致书联络吴淞副总兵吴志葵等人,吴率水师三千自吴淞达淀山湖、茆湖间结水寨。明总兵黄蜚也率船千艘、水师二万自无锡来会合。闰六月初十日,陈子龙设明太祖朱元璋像誓师,军号振武。一时间,起义军声威大振。由于起义仓促,准备不周,陈湖义兵与吴志葵水师在苏州、黄蜚在黄浦江先后为清兵击败。七月,松江陷落,陈子龙几乎被俘,携家逃走昆山(今江苏昆山县),继续从事抗清斗争。顺治四年(1647)五月十三日,他被清军杀害。

清改南京为江南省  
  顺治二年(1645)六月二十五日,摄政王多尔衮下令,改南京为江南省,应天府为江宁府。

赤脚张三反清起义  
  顺治二年(1645),赤脚张三领导太湖流域的广大贫苦农民、渔民举行反清起义。他们雄踞在淀山湖、长白荡、澄湖一带,以宜兴作为根据地,经常神出鬼没地出现在苏州、松江、常州,屡次打败清兵。起义者阶级立场十分鲜明,不断向地主、富户借粮,名之为“打粮”,然后将粮食财物分发给贫苦农民和渔民;对“村农贫人”实行公平交易,获得广大群众的热烈拥护。十余年间,起义军声威显赫,以致清地方官吏把太湖流域看作可怕的危险地区。直至清康熙元年(1662),江西巡抚韩心康看到武力不能剿灭张三起义军,就设计命张三相好、辕弁朱允恭邀张三宴会,预置贮满酒的长柏木桶,待张三到达时,突然将酒桶覆张三半身,伏兵齐出将其捉获。不久,这支起义军也被清廷消灭。

张名振张煌言抗清  
  张名振,字候服,应天府江宁(今江苏南京)人。明朝灭亡后,他仍丹心赤胆地忠于明朝。顺治二年(1645)鲁王监国绍兴时,张名振立刻率浙江水军归附,被封为富平将军。当鲁王兵部尚书张国维督师钱塘江时,他背刺“赤心报国”四字,率所部参加堵截清军南下的战斗,并收复了富阳、余杭等县。顺治二年,绍兴失守,张名振又率舟师随扈鲁王出海,奔赴舟山。在隆武帝身边作联络、调节工作的张煌言,这时也毅然投到鲁王名下,并与张名振在福建长垣重建临时政权。张煌言,字玄箸,浙江鄞县人。明亡后,他看到国事颓废,投笔从戎,积极投身到抗清事业中。来到舟山后,很得张名振的赏识,做了监军,两人在浙东和舟山一带招集散亡人员,重组抗清部队。顺治四年四月,清松江提督吴胜兆倒戈反清后,张名振、张煌言应约率军北后,攻打南京。不幸军抵崇明时,飓风大作,舟覆人翻,一军尽失。经此挫折后,他俩抗清意志依然未加衰退,在浙江一带继续抗清。六年,在清军的猛烈进攻下,鲁王无处安身,又由他俩扈随,再次漂泊海外。十月,鲁王回至舟山,张名振被进封太师,主持国政。但由于鲁王政权内部争权夺势,尔虞我诈,加之张名振又自恃功高无比,骄横跋扈,浙江的抗清势力日趋衰弱,舟山于顺治八年九月被清军攻陷。张名振君臣无处安身,于这年底到厦门投靠了郑成功。此名,张名振辅助郑成功,在福建、浙江一带抗击清军,军威日振,又多次进军镇江,师泊金山,威震南京。顺台十二年底,张名振去世,遗言将其军队归张煌言统领。张煌言认为,要战胜强大的清军,必须团结各方,因而努力与郑成功亲近,以求共同对敌。郑成功非常器重张煌言的智谋策略和坚忍不拔的斗争精神,两人团结奋斗,并肩作战,使清军闻风丧胆。这在顺治十六年六月的郑成功北伐中表现得最为明显。当时,郑成功以招讨大元帅名义,请张煌言为监军,率领十七万水陆大军直抵南京城下,使清廷为之震惊。接着,张煌言亲率一支军队溯长江而上,迅速攻克了芜湖,并在芜湖规划了进军策略,兵分四路,继续向前进攻,同时传檄四方,宣布北伐的意义。不到半个月的功夫,就收复了徽州、宁国、太平、池州四府,广德、和州、无为三州及当涂等二十四县,当地人民也欢呼雀跃,箪食壶浆,纷起响应,江南、皖南地区再次燃起了抗清的烽火。但当张煌言抵达徽州时,却听到郑成功兵败南京的消息,便立即去信慰问和鼓励,要求他不可急忙后退。然而,郑成功由于立脚不住,仓促退出长江,返回厦门,这使张煌言在皖南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遭到了清军全力进攻,所得城池丢失殆尽,军队被击败四散,张煌言也孤身逃到浙江天台,再也无所作为了。

黄道周督师北伐  
  顺治二年(1645)七月二十二日,隆开王朝大学士黄道周出师江西。黄道周,字幼平,福建漳浦县人。隆武王朝建立后,他任大学士,很想辅佐隆武帝匡复故土,实现中兴,但受到郑芝龙的排挤和掣肘。面对清军的节节进逼,黄道周看到朝廷的倾危,上疏说:“看到目前情形,战亦亡,不战亦亡,与其坐而待毙,何如出关迎敌?”自请督师北伐。但郑芝龙以饷绌为辞,不肯给予支援。于是黄道周愤而率其弟子千人启行,沿途招集了七八千人。他们没有兵器,就拿着农具、木棒参加战斗。三年(1646)十二月二十四日,这支手无寸铁的队伍抵达衢州、婺源,为婺源县令和降将张天禄的军队诱歼。黄道周被俘后,解到南京,在洪承畴百般劝降下慷慨激昂,坚贞不屈。顺治三年三月,他在明孝陵帝被杀。

汉官交章弹劾冯铨  
  顺治二年(1645)七月,御史吴达首劾大学士冯铨,拉开了汉官交章弹劾冯铨的序幕。冯铨,字振鹭,又字伯衡,号鹿庵,顺天涿州(今河北省涿州市)人。明万历时期,他官至查禁院检讨,天启时投靠阉党魏忠贤,成为其党羽中的头面人物。清初,冯铨受到摄政王多尔衮的恩宠和重用,因而也就引起了一些反对阉党的汉官不满。御史吴达在弹劾书中含沙射影地称冯铨是“贪墨败类”,应予废黜。一个月后,弹劾冯铨事进一步扩大。给事中许作梅等三人、御史王守履等六人,交章弹劾冯铨系魏忠贤党羽,仕清后揽权纳贿,应将其斩首。御史李森先言词最为激烈。他一方面把明亡之因与冯铨的历史紧密相连,另一方面又指出了刑部对冯铨之罪不敢问的原因,并表示对此类奸相误国深感忧虑,要多尔衮立彰大法,戮冯铨于市,颁告其罪于天下。显然,此次弹劾大有明末党争再现之势。多尔衮对此极为重视,亲自于重华殿审理。当时刑部大臣启奏汉官所劾不实,俱应反坐。当多尔衮面质时,冯铨仰仗多尔衮恩宠,逐条反驳。多尔衮也认为冯铨剃发在先,遵法勤职,功不可没,同时他又出于憎恨臣下结党,偏袒冯铨,严厉斥责了各汉官。廷讯结果,汉官所劾诸事“俱无实迹”,“前朝旧事不当追论”。事过几日,弹劾冯铨的各汉官不是被夺官,就是降调。冯铨在这场风波过后,更为多尔衮所宠信。

孔闻謤疏请蓄发  
  顺治二年(1645)十月三十日。原任陕西河西道孔闻謤上疏清廷:孔家服制,历三千年余年未改,请准蓄发,以复先世衣冠。多尔衮得疏大怒,立即下旨斥责:剃发严旨,违者不赦;孔闻謤竟敢疏请蓄发,已犯不赦之条,本当从重治罪,但念其为孔圣人后裔免死革职,永不叙用。

云南土司沙定洲起事  
  顺治二年(1645)十二月初一日,云南临安府王弄山(今云南文山县境内)土司沙定洲起事,攻入昆明。先是,明朝灭亡后,黔国公沐天波成为无主孤臣,所辖土司不愿再受节制,沙定洲更是野心勃勃,欲取而代之。顺治二年八月,沙定洲以助剿叛乱的元谋土知县的,率兵驻在昆明城外,在经过串通黔府家奴和周密准备后,他于(1646)十一月三十日,攻入昆明,沐天波逃往楚雄,全滇震动。沙定洲又追至楚雄,沐天波又逃往永昌。时明金沦道副使杨畏知驻楚雄,惧沙定洲来攻,遂劝其西攻永昌,而己趁机加紧修筑城池,调集援兵。沙定洲得知此信,舍弃沐天波,再攻楚雄,失利。顺治三年底,他集中庞大兵力,再将楚雄团团围困。正当楚雄汲汲可危之际,大顺农民军在孙可望、李定国的率领下由四川进入贵族,经过激战,沙定洲逃奔临安(今云南建水),孙可望等入据昆明。顺治四年四月,李定国战败沙定洲,沙定洲被迫投降,解回昆明处死。
注释
公元 1645 乙酉 顺治二年
到公元
关闭窗口 加入收藏夹 推荐给朋友
首页 陶瓷 书法 绘画 玉器 铜器 文房用具 杂件 古家具 网上展馆 名家名品 鉴藏家 鉴藏讲座 咨询鉴定 古陶瓷标本 汉语字典 Arts News 金石乐园
古玩市场 博物文字库 藏品搜索 博物档案库 百家争鸣 聚友堂 博物杂谭 博物长廊 博物漫步 专家点评 藏家展厅 会员注册 联系网站 艺术图库
Copyright(c)2001-2019 GUANGZHOU HUANHUI CULTURAL DEVELOPMENT COMPANY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博物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