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1) { [0]=> array(6) { ["newsid"]=> string(5) "10938" ["title"]=> string(9) "班簋傳" ["ondate"]=> string(19) "2007-07-09 00:00:00" ["viewtimes"]=> string(2) "50" ["content"]=> string(3524) "  記得小時候,大概在上一、二年級吧。有一天,父親好像是在翻看《中國畫報》時,忽然,他大聲地自言自語道:真是奇聞!丟了快七十年啦,居然還能找回來?!然後他讓我看畫報上的照片,又跟我講了些什麼什麼「鬼」的事情。那時太小,印象不是太深。   前幾天,我忽記起此事,去問老父,他竟記得。他說:「你還記得?話說這也是三十年多前的事了。那時你很小,能記得也不簡單。當時講的是班簋的復出。」呃,是班簋,這件命運多舛的國寶。   大凡古代藝術品,第一品相應當是完整。但完整對於班簋來講,卻是地老天荒也做不到了。它已在時代的洪流中、在人禍的災變中,被摧殘得支離破碎。就在它一腳踏到熔爐邊,即將化為銅水之際,多虧遇到有心人的相救,才脫離了煉獄的毀滅。   班簋,曾為乾隆皇帝的愛物,被珍藏在清宮內,並收錄於《西清古鑒》中。光緒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八國聯軍入侵北京,慈僖太後和光緒帝棄京師而逃往西安,北京一時成了洋人的天下。入侵者大肆掠奪京城的文玩奇珍,班簋就在此時流落到宮外。可能是由於青銅器笨重,不如黃金、寶石容易攜帶,所以並未被侵略者帶出中國,而是流傳到了民間。在以後的歲月裡,收藏班簋的藏家密不示人。所以從那時起,班簋就完全地脫離了人們的視線。在這期間,有一位大師還想起了它,這位大師就是郭沫若先生,郭老在1935年曾將班簋收入其著作《兩周金文辭大系》中,所用圖片則是翻刻《西清古鑒》中的舊圖。   公元1972年的一天,北京文物管理處負責文物揀選的程長新、呼玉衡兩位先生,在北京市物資回收公司的廢銅倉庫內發現了一些帶有銘文的銅片。他們馬上認出,這是西周青銅器的銘文。 為了不讓珍貴的歷史文獻受損,兩位專家馬上發動人力,全面揀選。經過大家的努力,翻遍了像小山一樣的廢銅堆。終於,所有相關的銅片聚在了一起。經初步的拼合比對,專家們驚喜地發現,失傳七十年的班簋出現在了眼前。雖然它已殘破不堪,但所幸的是,銘文不缺;口沿、耳、腹部尚存近半,以《西清古鑒》所載圖片為本可完全修復。   這樣一件曾經的皇家珍藏,何以在失蹤七十年後以此面目重新面世呢?誰也說不清。有人猜測:班簋離開清宮後,一直由藏家密藏。直到文革期間,藏家被抄,班簋再次流失。可能此時班簋在「破四舊」的口號聲中已經殘損,一個破銅盆自然而然就到了物資回收公司。 班簋重現,驚動了整個考古學術界。興奮之最當屬郭老。雖然《兩周金文辭大系》中收錄了班簋,但郭老與班簋卻從未謀面,現在,見面的機會終於來了。為此郭老特撰《班簋再發現》以記。   班簋,西周穆王時器。高225mm;口徑257mm。器形為鼓腹;斂口方唇;具四耳,垂珥延伸成四足。器腹飾線描狀獸面紋。造型奇特,紋飾獨到。內底鑄銘文198字,記載了毛伯班受到周天子的冊封和賞賜,同時追述其父毛公生前平亂之功,並向周王請求追謚。   班簋修復後,為北京首都博物館收藏至今。 編輯:之謙" ["writer"]=> string(6) "吉金" } } 班簋傳 | 百家爭鳴 | 中華博物
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班簋傳

【吉金】
  記得小時候,大概在上一、二年級吧。有一天,父親好像是在翻看《中國畫報》時,忽然,他大聲地自言自語道:真是奇聞!丟了快七十年啦,居然還能找回來?!然後他讓我看畫報上的照片,又跟我講了些什麼什麼「鬼」的事情。那時太小,印象不是太深。

  前幾天,我忽記起此事,去問老父,他竟記得。他說:「你還記得?話說這也是三十年多前的事了。那時你很小,能記得也不簡單。當時講的是班簋的復出。」呃,是班簋,這件命運多舛的國寶。

  大凡古代藝術品,第一品相應當是完整。但完整對於班簋來講,卻是地老天荒也做不到了。它已在時代的洪流中、在人禍的災變中,被摧殘得支離破碎。就在它一腳踏到熔爐邊,即將化為銅水之際,多虧遇到有心人的相救,才脫離了煉獄的毀滅。

  班簋,曾為乾隆皇帝的愛物,被珍藏在清宮內,並收錄於《西清古鑒》中。光緒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八國聯軍入侵北京,慈僖太後和光緒帝棄京師而逃往西安,北京一時成了洋人的天下。入侵者大肆掠奪京城的文玩奇珍,班簋就在此時流落到宮外。可能是由於青銅器笨重,不如黃金、寶石容易攜帶,所以並未被侵略者帶出中國,而是流傳到了民間。在以後的歲月裡,收藏班簋的藏家密不示人。所以從那時起,班簋就完全地脫離了人們的視線。在這期間,有一位大師還想起了它,這位大師就是郭沫若先生,郭老在1935年曾將班簋收入其著作《兩周金文辭大系》中,所用圖片則是翻刻《西清古鑒》中的舊圖。

  公元1972年的一天,北京文物管理處負責文物揀選的程長新、呼玉衡兩位先生,在北京市物資回收公司的廢銅倉庫內發現了一些帶有銘文的銅片。他們馬上認出,這是西周青銅器的銘文。 為了不讓珍貴的歷史文獻受損,兩位專家馬上發動人力,全面揀選。經過大家的努力,翻遍了像小山一樣的廢銅堆。終於,所有相關的銅片聚在了一起。經初步的拼合比對,專家們驚喜地發現,失傳七十年的班簋出現在了眼前。雖然它已殘破不堪,但所幸的是,銘文不缺;口沿、耳、腹部尚存近半,以《西清古鑒》所載圖片為本可完全修復。

  這樣一件曾經的皇家珍藏,何以在失蹤七十年後以此面目重新面世呢?誰也說不清。有人猜測:班簋離開清宮後,一直由藏家密藏。直到文革期間,藏家被抄,班簋再次流失。可能此時班簋在「破四舊」的口號聲中已經殘損,一個破銅盆自然而然就到了物資回收公司。 班簋重現,驚動了整個考古學術界。興奮之最當屬郭老。雖然《兩周金文辭大系》中收錄了班簋,但郭老與班簋卻從未謀面,現在,見面的機會終於來了。為此郭老特撰《班簋再發現》以記。

  班簋,西周穆王時器。高225mm;口徑257mm。器形為鼓腹;斂口方唇;具四耳,垂珥延伸成四足。器腹飾線描狀獸面紋。造型奇特,紋飾獨到。內底鑄銘文198字,記載了毛伯班受到周天子的冊封和賞賜,同時追述其父毛公生前平亂之功,並向周王請求追謚。

  班簋修復後,為北京首都博物館收藏至今。

編輯:之謙
上一篇 和田玉的收藏理由與收藏中四大誤區

下一篇 詩人葉延濱——說玉

(支持用鍵盤 ← → 翻頁)

更多內容請到 博物檔案庫 中檢索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7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