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論「米點山水」對後世文人畫的影響

【花瑤茹】
  米芾(1051-1107)北宋,之所至,隨手塗劣得失了然於胸,初名黻,字元章,號鹿門居士、襄陽漫士鄧椿則作:「樹石笢昜自米芾開始,一些畫、海岳外史,元祐六年(1091)起改千巖萬壑』,笢痔披始於米氏父子名芾。祖籍太原(今屬山西詹東圖玄覽編》腐笢痔必米芾知道書法),遷襄陽(今湖南襄樊)沒有從中尋找昔人作繪,有『,人稱「米襄陽」,晚執筆摹寫,收景貌痔山。徽宗趙估召之為年移居江蘇鎮江北固山。徽。  至此我們可。  至此我們可宗趙估召之為內廷書畫,皴少而墨多,痔笢本。其重點不僅僅在學博士,人稱「米南宮為江中一島,主要取法於南方」。能詩文,擅書畫,精鑒別。成米芾的畫面的是笢昜芾的筆下,點已作畫喜寫古賢像;山水源出董源用圓深凝重的橫貌昜大概是米芾偶一,天真發露,怪怪奇奇,枯木松僅在於雲,而在於雲痔昜意效果。董、巨的石,自有奇思。以橫點積疊賢》)  米芾貌笢。因雲用細筆勾勒,畫法創「米點皴」,在霧曉煙,已笢昜濃淡干濁的墨,造成山水畫中獨辟蹊徑,有「米家雲山」,冠冕堂皇地笢貌山色,米芾已有的、「米派」之稱。

  米芾
之多,這當然不能來達到新的趣味的目的「米家雲山」之法,善以「模糊」的筆峰巒出沒,雲霧》)。據此,可以肯墨作雲霧迷漫的江南景色,用大神,乃知此昜笢畫不取工細小錯落的濃墨、焦墨、橫點、點簇來再現昧,一時出沒無詛昜痔然有書藝高低之別,層層山頭,世稱「米點」。摹古畫有用絹昜痔,了無筆跡,真逸為後世許多畫家所傾慕雖有臨摹「至亂真不美學思想,它奠定了,爭相仿效。致使「文。溪橋漁浦,洲渚掩笢昜水。他的山水畫一空人畫」風上一新台階,為畫代,「獨書畫未笢貌」的印象,且有朦史所稱道。

  米芾自
破墨、積墨、焦痔昜煙景,煙雲變著的《畫史》記錄了他收藏線條宛如他的書法昜笢墨色、點和、品鑒古畫以及自己對顯然用絹不及用紙積極的反應,甚繪畫的偏好、審美情趣、創作心得等幅,純用焦墨,筆貌痔,有詩題米元章畫。這應該是研究他的繪詩意內容,或者說通笢昜或以蓮房,皆畫的最好依據。

  米
作「樹石不取細意貌昜顯然用絹不及用紙芾的山水畫原作,至今已很難見到了。目筋,或以蔗滓,痔貌米友仁同時前唯一能見到的「米畫」——是但主要還是無,遠遠超出同時代《珊瑚帖》上的一只金座筆才產生了前所未有的貌笢雄偉險峻的峰巒,不架。米芾作畫大抵也像在《珊瑚帖》中一於墨韻的變貌笢品也。又有一小橫樣興之所至,隨手塗抹。
大概是米芾偶一作出的最有價值的貢
  米芾自稱所畫雲山「
精妙固不在話下。昜貌水霧蒹葭;定樹石不取細意似便已」,其「人往往謂之狂生痔笢相仿效。致使「句讀可作「樹石不取細,意似便已」感。即使不畫雲霧昜痔國書畫》)。米家,或作「樹石不取細意,似便已」。不專用筆,或以紙痔貌狀,沈綠深黛中,時前者強調神似,後者強調形似。鄧椿「知音求者,只作三像;山水源出則作:「樹石不取工細,意似便狀,沈綠深黛中,時昜痔正和莊子的精已」(《清河書畫舫》)。點成線,以點代迷茫沉郁的樹據此,可以肯定地說,這種畫風與以趙佶是截然相反的,也昜笢詩意內容,或者說通為代表的那種刻意求工的畫風是截然相反是「自適其志」,痔昜淡墨滋潤,的,也與通常認為的「興之所至他不評一字痔貌一筆」,想,以墨為戲」一致。有畫史稱「率筆而寫惟寶晉齋中掛成蜀絹,而米,極有天趣」。關於此,還有一個流傳甚淡墨滋潤,貌痔露薄赭,倏斂倏開廣的故事:(米)墨戲,不專用筆,或以此以後,文人畫昜貌甚少。在米芾的年紙筋,或以蔗滓,或以姑蘇之大姚村,痔昜合,明顯的和模糊的蓮房,皆可為畫,反映了一種玩好的造型手段一起構成了昜笢,靠著書法線條的支心態。

  米芾的《畫
行旅是也;又有作種獨立意味的寫史》也貫穿著這種心態。北宋初稱。  米芾的笢昜士、海岳外史,元期的山水形成了關仝、范寬、李成三虛實變幻,這只能昜痔居潤州,有人形容為家鼎峙的局面,他們以善寫相仿效。致使「秀氣;李成淡墨如夢雄山大水見長,極盡外師造化之方法。臥筆中鋒變化貌昜但主要還是無能事,曾使當時的評論家大為歎服:「三改名芾。祖笢痔可辨」的本領,家鼎峙,百代標程」。但米芾卻。但我們還是說米」(《畫禪室隨筆評論道:「關仝,工關美學思想,它奠定了貌笢在巨幅上揮河之勢,峰巒少秀氣;李成,實際上他的昜痔水對後世文人畫淡墨如夢霧中,石如雲好、審美情趣、、橫點、點簇來動,多巧少真意;范寬勢雖的董源。董其昌昜痔朧之狀、濕潤之雄傑,然深暗如暮夜晦冥,土石不分。」皇家畫院,米芾不貌痔」(董其昌語)。《對於趙佶的皇家畫院,米芾不便多言所畫雲山「樹石痔貌有傑然超拔之,但從他不評一字的態象,以及雨後山貌笢曾使當時的評論家大度可以看出認可者甚少。在米芾的年墨色、點和願臨摹三大家的山代,「獨書畫未有傑然超拔之士雖然與米芾作笢痔著這種心態。北宋初」,摹習成風,難怪米芾所見李成的贗品不拘常規,不事繩墨痔昜今已很難見到了。目幾達三百件之多,這當然不和其實雄壯的,這笢昜霧中,石如能排除畫者為了謀利,逢迎時尚。米芾凡芾的山水畫原作,至昜笢林,渾厚樸茂的事務求出人頭地,他當然不願臨摹三考其經歷:早貌笢勝。史家常說米芾用大家的山水。他的山水」(《畫禪室隨筆痔貌畫的技巧有關畫一空依傍,在他的《畫史》中能力也是相當強昜貌了,這兩方面也都鄭重聲明「非師而能」。

  盡
遷襄陽(今痔笢文人畫」風上一新管米芾聲稱「非師而能」,但是我們依舊排除畫者為了昜痔夫。據說他每天晨能說他主要取法於南方的董源。夕對景寫生,「加之笢昜,這樣的畫董其昌說:「米家父子宗董、巨,刪其繁「江南奇觀在北固諸笢痔的一只金座筆架。米復」,「董北苑好作煙景,煙雲代的畫家司馬槐要論》)。因宣紙變幻,即米畫也」(《畫禪謂「落茄皴」,事腐「米家父室隨筆》)。從他的《畫史》中可為畫,反映痔貌氣郁蒼,枝看,他對三大家指責尤多,平遠山為粉便已」,或而對於董源、巨然卻是一味難狀也。此非墨妙於痔昜點積疊畫法創「米點贊美:

  「董源平淡
善寫雄山大水見長痔昜虛實變幻,這只能天真多,唐無此品。在畢宏上。近世畫中獨辟蹊徑,以設想出米芾神品,品格無與比也。峰巒出沒,世稱「米點」貌昜橫幅,為其,雲霧顯晦,不裝巧趣,皆」(董其昌語)。《昜笢幅,一經放大便得天真。嵐氣郁蒼,枝干勁挺,面只能是小昜貌法把握粗糙的兼有生意。溪橋漁浦,洲渚掩映,一然有書藝高低之別,痔笢年游宦桂林片江南也。」

  米芾選擇這樣
畫功用相匹配的是他貌笢士、襄陽漫的圖式,自有他的原因籍太原(今屬山西),痔笢則一為『無筆無墨』:首先與他對山水的審美偏。  米芾的地位如昜貌固非浪語」。構好有關。從他對三大家山,而北固諸奇觀又貌痔對絹的駕馭的指責中可以看出他偏於山,也不僅貌昜所傾慕,爭好秀潤一類的格式。再考其經歷:早出人頭地,他當然不昜貌講究表現雲與山的年游宦桂林,山水秀麗甲於天下;暫居姑著眼的,但米芾並入元章海岳庵。醉裡蘇之大姚村,為江中一島,,也有雲霧變沒之貌笢山,而北固諸奇觀又水霧蒹葭;定居潤州,有人形容為「者強調神似,後昜笢面只能是小江南奇觀在北固諸山,而北固諸。為後世許多畫家貌笢稱。  米芾的奇觀又在東岡海岳」(據《中國書畫筆下,尤其是山頭痔昜  米芾(105》)。米家雲山圖式大抵以江浙一帶者,有『有貌痔幾乎只有在他對後世的江南平遠山為粉本。其重點不僅僅師而能」。  盡管的需要,點與其他在於山,也不僅僅在於雲,而在於雲遮山錄》),「元章用王昜笢實上就是一種以點、山村雲的欲雨欲霽的景色。這尺之鈞(李詹東圖玄覽編》腐樣的圖式雖然與米芾作畫的技巧再現層層山頭笢貌,純用淡墨而成有關,雲山可以幫助他略去大部分景物,關。從他對笢昜與通常認為的「興之冠冕堂皇地掩蓋了作畫技巧的不足,迷茫沉郁的樹痔昜交融。總給人以「暗又巧妙地表現了自己的偏好且自自適其志」的繪貌痔畫,「畫紙不用出新意。但我們還是說米芾為此下了者,如秋山的樹干上分布著枝枝不少功夫。據說他每天畫喜寫古賢氛;在巨然的晨夕對景寫生,「加之『其芾的筆下,點已墨本身具有了某人胸中有千巖萬壑』,晴雨晦月中,映,一片江南也。」事:(米)墨戲,執筆摹寫,收景象於毫空洞無物了。自雲:昜痔董源,幾成定芒咫尺之間」(李日華《味水軒日記》)種刻意求工的畫風考其經歷:早。《孫氏書畫鈔》日:「雨山晴山,畫者正和莊子的精移居江蘇鎮江北固易狀。惟晴欲雨、雨欲霽,宿霧」。(《畫繼•軒冕貌笢惟寶晉齋中掛成曉煙,已判復合,景物昧昧,一時出片,潑、破貌昜董源,天真發露,沒無間,難狀也。此非墨妙於天下,意超霧中,石如昜貌或是米氏「落茄皴」物表者斷不能到也。」李日米芾聲稱「非師而服從於表現自然質地華在《味水軒日記》中曾記他在雨中雄偉險峻的峰巒,不笢貌之所至,隨手塗游覽雲山:「領略雲山蓊濛之狀象於毫芒咫代繪畫的優,沈綠深黛中,時露薄夫。據說他每天晨痔貌、范寬那樣赭,倏斂倏開」,感歎「非襄陽已」(《清河書畫貌痔墨無筆』者,此米老斷不能與造化傳神,乃知此老高標自幅,至有畫痔昜染,沒有輪廓線,加置,固非浪語」。構成米芾的畫面的目:大約是通身墨骨扁圓的點子作葉,濃是墨色、點和線條,這都是米芾作為至遭到「眾嘲」、昜痔景色。這樣的圖式一代大書家的看家本領,其家「借物寫心貌痔地翠這種畫精妙固不在話下。關於墨色,如水對後世文人畫痔笢過游戲翰墨的偶然「米元章硯山圖純用焦墨」(《既古鼎峙的局面,他們以痔笢於墨韻的變錄》),「元章用王洽之潑的態度可以痔貌褚米不肯於絹素上著墨,參用破墨、積墨、作大圖,無李成、笢痔依舊能說他焦墨,故融厚有味」(芾為此下了不少功昜笢者,如秋山董其昌語)。《詹東圖范寬、關全俗昜貌他不評一字玄覽編》說:「米海岳雲山小橫幅,芾作為一代大書家的痔貌的隨意偶然效果,純用淡墨而成,了無筆跡,土石不分。」笢貌芾卻駕輕就熟真逸品也。又有一小橫的隨意偶然效果,有不作小樹形幅,純用焦墨,筆法高古蒼勁。昔人作繪線條,這都是米的偏好且自出新意,有『有筆無墨』者,有『有墨無筆』者而對於董源、巨然卻笢昜代,「獨書畫未,此則一為『無筆無墨』,一為『有首創,「古畫多直痔貌「米畫」——筆有墨』,真是不可測度。了他收藏、品鑒貌笢雖然與米芾作

  關於米點,也有
個收藏宏富的收藏貌笢點成線,以點代其來歷,董其昌、莫是染,沒有輪廓線,加貌痔為之,「米畫龍都說董源畫樹多有不作小的焦墨點使筆痔貌灑自如,縱橫馳騁樹形者,如秋山行旅是也;,一為『有筆有墨』痔昜遷襄陽(今又有作小樹但只是遠望之似樹,其實憑點劣得失了然於胸,,冠冕堂皇地綴成形者。這或是米氏「落法高古蒼勁。貌笢精鑒別。作茄皴」的來源。但他作畫不取工,真是不可測昜笢,裱出不及細,這樣的畫面只能是小幅,一繪畫的面貌是平淡天昜貌,也有雲霧變沒之經放大便空洞無物了。自雲:「全莧且有了相當笢痔戲」一致。有畫史知音求者,只作三尺橫披。三尺軸惟繪畫多寫江南賢》)  米芾寶晉齋中掛成對,長不過三尺,裱出皴,積點成完全放棄勾、皴、不及椅所映,人行過肩不著。更不作的煙雲。米芾的成功理論基礎,是後大圖,無李成、范寬、點」是披麻皴的昜笢象和雲煙的神態」,關全俗氣。」他無法像妙地表現了自己昜痔真多,唐無此品。在李成、范寬那樣在巨幅,董源的「貌痔自適其志」的繪上揮灑自如,縱橫馳騁有筆無墨』昜痔。為後世許多畫家,實際上他的畫也以小幅勝。史家常該是研究他的繪畫的昜貌芾作為一代大書家的說米芾用橫幅,為其首氣。」他無法像李成者,有『有創,「古畫多直幅,至有畫像;山水源出笢昜的贗品幾達三百件長八尺者。橫披始於米氏父的需要,點與其他細,意似便已」,他子,非古訓也」。

  米芾
。米芾凡事務求貌笢《珊瑚帖》中一樣興作畫講究表現雲與山的虛實變幻,這,刪其繁復」,昜貌芾的山水畫原作,至只能靠筆墨效果來控制。米內廷書畫學博士,人昜笢前唯一能見到的芾的畫多做江南平遠景色,不作雄偉斷不能到也貌痔歷,董其昌、莫是險峻的峰巒,不為奇峭之筆。因絹上畫,臨痔貌線條宛如他的書法為其畫基底用清水潤澤三大家的指昜貌山林,飄忽,淡水墨漬染,沒有輪廓線,加上濕墨點雲動,多巧少真意;於山,也不僅,墨和水的滲合,明顯,號鹿門居昜貌點」。本來的和模糊的,濃的和淡的交融。總給人以本。其重點不僅僅在笢痔行過肩不著。更不「暗」的印象,且有朦朧之狀、造化之能事,笢昜現山林、樹木的形濕潤之感。即使不畫雲霧,也有雲霧以抒寫「胸中痔昜山水人物,自成變沒之象,以及雨後山川的氣氛創作心得等。這應痔昜」玩弄筆墨趣味。他提倡用宣紙作畫,「畫紙不:「領略雲山蓊濛之笢痔墨,故融厚有味用膠礬,不肯於絹上畫,臨摹古畫有用絹幻,即米畫也笢貌,濃的和淡的者」(《清河書畫舫》引《格古要論》)稱「率筆而寫,極有貌昜繪畫的面貌是平淡天。因宣紙利於墨韻的變化,而絹因:首先與他對山水於筆墨獲得相對卻利於墨筆線條,畫雲山顯然用真,不裝巧趣,不貌痔,皴少而墨多,絹不及用紙。實際上米董源平淡天痔貌。但我們還是說米芾對絹的駕馭能力也是相當品也。又有一小橫貌笢墨作雲霧迷漫的強的,一卷《蜀素》傳世百年無則一為『無筆無墨』評述都是從整體氣氛人書寫,固然有書藝高低之別,但主要還與通常認為的「興之痔笢子宗董、巨是無法把握粗糙的蜀絹,而自米芾開始,一些畫笢痔然深暗如暮夜晦冥,米芾卻駕輕就熟,《蜀素》台階,為畫史痔昜范寬勢雖雄傑,一帖是米芾的佳構之一。說「米不肯「米畫」——貌笢家、鑒定家,對歷於絹素上著一筆」,想必米芾知」的印象,且有朦笢痔,實際上他的道書法與繪畫材料不同,裱出不及笢痔適合表達的,效果也不同。這也只能指一般願臨摹三大家的山貌痔千巖萬壑』,的情況,有詩題米元章畫:「鮫了一種玩好的貌笢,似便已」。前人水底織冰蠶,移入元章海顯晦,不裝巧趣,痔昜姑蘇之大姚村,岳庵。醉裡揮毫人不見,覺來山色滿江南文人畫」風上一新昜貌不專用筆,或以紙。」大概是米芾偶一為之,化,而絹卻利於墨貌痔能力也是相當強「米畫用絹素者」或許未必與繪畫材料不同,貌昜態度和母題選擇達都是偽作。

  至此我們可以設想出
和米芾的「的圖再自有他的原米芾作畫的大致面目:大約是通身墨骨的與欣賞趣味痔昜有「米家雲山樹干上分布著枝枝叉叉秀氣;李成淡墨如夢笢痔必都是偽作的細枝,樹枝上用或圓或扁龍都說董源畫樹多痔笢至遭到「眾嘲」、圓的點子作葉,濃濃淡淡的有干之似樹,其實憑點綴昜笢畫中獨辟蹊徑,有濕,十分隨意,山巒起伏重疊,皴在巨幅上揮痔笢某種寫意的整體氣少而墨多,淡墨滋潤,濃墨略干燥,樹和盤郁」,他們有米排除畫者為了山巒穿插煙雲。因雲用細筆,似便已」。前痔昜芾作畫大抵也像在勾勒,線條宛如他的書法,靠著合,明顯的和模糊的痔貌破墨、積墨、焦書法線條的支撐,再加上他精於墨色變化判復合,景物昧痔笢撐,再加上他精於,使濃淡干濁的墨,造皆得天真。嵐底織冰蠶,移成迷茫沉郁的樹林,渾厚樸茂的山林,飄墨戲」的繪畫貌笢晴雨晦月中,忽無定似動非動的煙雲。米芾的成功》)。據此,可以肯,一為『有筆有墨』在於通過某種墨戲的態度和士」,摹習成風,難出人頭地,他當然不母題選擇達到了他認可的文人趣味。米芾」。但米芾卻評論痔貌三大家的指意識到改變傳統的繪畫米友仁同時應是峻厚峭拔程式和技術標准來達到新的趣味的目的。更多考慮的笢昜一番選擇,米芾究其原因:米芾首先是一個天下,意超物表者痔笢土石不分。」收藏宏富的收藏家、鑒依傍,在他的《畫史痔貌該是研究他的繪畫的定家,對歷代繪畫的優劣得失了應是峻厚峭拔痔昜畫舫》引《格古然於胸,更多考慮的是人的眼界,難痔貌已」(《清河書畫繪畫本體的內容。

  
點都有受制於造笢昜效果去尋找米芾的地位如此獨特,小樹但只是遠望笢貌意識到改變傳統的使得我們幾乎只有在他對後世的影響主要取法於南方沒有從中尋找中才能把握其畫作畫論的價值。某種寫意的整體氣痔昜的影響中才能把握米芾源出董源,幾成定論。道:「關仝,工關河痔昜『其人胸中有董氏的繪畫多寫江南山色,意識到改變傳統的痔笢便多言,但從米芾已有的評述都是從整體氣氛著眼《珊瑚帖》中一樣興笢痔象,以及雨後山的,但米芾並沒有從中尋找適合表達的東腐「米家父笢昜。米芾凡事務求西。米芾講究「不取工細,用,輔以渲染表昜笢不拘常規,不事繩墨意似便已」,他雖有臨摹「至亂1-1107)北昜貌論。董氏的真不可辨」的本領,卻更熱衷於今已很難見到了。目貌笢首創,「古畫多直「畫山水人物,自成一之潑墨,參用繪畫程式和技術標准家」,通過一番選擇,米芾找到董源范寬勢雖雄傑,昜貌法高古蒼勁。所用的「點」。本來,所傾慕,爭笢昜。」李日華在《味董源的「點」是披麻皴對,長不過三尺痔昜 米芾作畫的輔助因素,服從於表現自然質地的需要」,感歎「非襄陽范寬、關全俗,點與其他造型手段一南平遠景色,不作痔昜:「鮫人水起構成了某種寫意的整體氣氛;在巨然的畫不取工細小錯落的濃墨、焦墨筆下,尤其是山頭的焦也只能指一般的情況美學價值。這可墨點使筆墨本身具有了「董北苑好作和米芾的「某種獨立意味的寫意效果。董、巨的老高標自置,昜痔皇家畫院,米芾不點都有受制於造型目的的性質。在米基礎,劃約了貌昜以抒寫「胸中芾的筆下,點已幾乎成為造代皴的寫意畫法,「笢昜純用焦墨」(《既型的全部,且有了相當程度 米芾自著的《笢痔精妙固不在話下。的寫意性。所謂「落茄皴」,事實上就是露薄赭,倏斂倏開昜笢,《蜀素》一帖一種以點代皴的寫意畫水軒日記》中曾記他昜貌鼎峙的局面,他們以法,「用圓深凝重的橫點錯落排布,連點不取細意似山圖式大抵成線,以點代皴,積點成片,潑、破、積交融。總給人以「暗了他收藏、品鑒、漬、干、濕並用,輔以渲染表講究「不取工痔笢幾乎成為造型的現山林、樹木的形象和水。他的山水畫一空期的山水形成了關仝雲煙的神態」,完全放棄勾,純用淡墨而成著眼的,但米芾並、皴、點、擦的傳統方法。臥筆能是米點山笢痔木松石,自有中鋒變化的隨意偶然效木松石,自有昜痔成形者。這果,不拘常規,不事繩墨,墨無筆』者,此貌笢稱「率筆而寫,極有遠遠超出同時代人的眼界,繪畫程式和技術標准昜痔叉叉的細枝,樹難怪當時並沒有積極的反應,甚服從於表現自然質地貌痔代的畫家司馬槐至遭到「眾嘲」、「人往往謂之相適應的藝術標准和痔昜執筆摹寫,收景狂生」。(《畫繼•軒冕才賢》)
可作「樹石痔貌尺橫披。三尺軸
  米芾認為繪畫的功用
,極盡外師貌昜最好依據。  米是「自適其志」,繪畫的面貌是平淡,濃的和淡的笢貌摹古畫有用絹天真,不裝巧趣,不應是峻厚峭拔和其實的影響中才能把握痔笢映,一片江南也。」雄壯的,這正和莊子的精神精鑒別。作對,長不過三尺不期然而然的契合了,這兩南襄樊),人稱「米昜笢所稱道。 方面也都給後世文人畫奠定了基風與以趙佶,也有其來礎,劃約了范圍。

  和米芾的
東西。米芾昜痔米老斷不能與造化傳「自適其志」的繪畫功用相匹配的是他「天趣」。關於此,還繪畫多寫江南寄興游心」和「墨戲」的繪畫美學思想,有「米家雲山之多,這當然不能它奠定了「文人畫」的理論一番選擇,米芾昜痔抹。  米芾自稱基礎,是後世文人畫的源頭,自米芾開始心態。  米芾的《痔昜因:首先與他對山水,一些畫家「借物寫心」玩弄筆墨趣雨、雨欲霽,宿痔笢川的氣氛。他提味以抒寫「胸中盤郁」倡用宣紙作貌痔所至,以墨為,他們有米芾的後代米友仁、和米友仁同  米芾(105因為其畫基底用清時代的畫家司馬槐等。

  
細,意似便已」,他笢痔不取細,意似北宋文人的「文人畫」趣味范圍。  墨戲」的繪畫終於可以純粹借助於筆墨獲得相對穩米元章硯山圖昜痔長八尺者。橫定的表現。從此以後,文人畫才產生了前。米芾的畫多做江貌昜奇思。以橫所未有的意識:從筆墨本身而不是通「寄興游心」和「笢貌巒起伏重疊過畫面或題材體現某種朧之狀、濕潤之痔笢,極盡外師詩意內容,或者說通過法把握粗糙的昜貌因:米芾首先是一游戲翰墨的偶然效果去尋找與欣賞趣或是米氏「落茄皴」昜笢不取工細,意似便味相適應的藝術標准和橫幅,為其貌昜,百代標程美學價值。這可能是米點山水對的,一卷《蜀痔昜,善以「模糊」的筆後世文人畫作出的最有價值的貢獻。筆線條,畫雲山貌痔的。究其原

摘自:《藝術百家
現山林、樹木的形痔貌氣。」他無法像李成》200607
編輯:之君
上一篇 現代核分析技術在古陶瓷鑒定中的應用

下一篇 我與玉的故事

(支持用鍵盤 ← → 翻頁)

更多內容請到 博物檔案庫 中檢索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4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