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1) { [0]=> array(6) { ["newsid"]=> string(4) "2010" ["title"]=> string(54) "高麗青瓷的發展及與中國青瓷諸窯的關系" ["ondate"]=> string(19) "2004-04-02 00:00:00" ["viewtimes"]=> string(2) "10" ["content"]=> string(16237) "  東亞古代瓷業的發展中,高麗青瓷是中國周邊國家中生產最早、質量最優的青瓷。因而,它在世界瓷業史料中占有重要地位,亦享極高盛譽。據南宋《袖中錦》刊載,當時被南宋譽為「天下第一」的物品中,就記有「高麗秘色」,即高麗青瓷。   在此時期,作為瓷器故鄉的中國,制瓷業生產正進入空前蓬勃發展的兩宋繁榮時期,新興窯場如雨後春筍般在全國創建,名窯名瓷不斷湧現,新生的瓷窯體系亦一批批形成。然而正在此時,作為瓷器發祥地的中國卻贊頌「高麗秘色」「為天下第一,他處雖效之,終不及」,中國人在南宋古文獻中的這種稱頌,應是對高麗青瓷中世紀高峰發展期真實面貌的如實記載。   優美怡人的高麗青瓷,是高麗陶工學習了中國制瓷工藝後的創造,它是高麗文化的象征和代表,也是中朝文化交流的結晶。為研究兩國陶瓷工藝的交流和升華,本文想就中國青瓷和高麗青瓷的關系談點看法,高麗青瓷和越窯、汝窯的關系古文獻中曾有記載,而將耀州窯和高麗青瓷聯系在一起的想法,產生在1985年,當時自己從耀州窯遺址發掘出五代天青釉和唐代青釉白彩瓷,曾將此想法告訴過一些學者,還給西北大學和台灣劉良佑先生的學生講課時談論過,但一直未能寫出文章,1997年受韓國美術研究所之邀,曾就耀瓷和高麗青瓷的關系寫了一篇探討性文章,登載於次年該所出版的《美術史論壇》第7期上。   近幾年盛蒙韓國留台的李恩敬和留學北京大學的金英美幫助,又看到一些高麗青瓷的資料,對此問題增加了認識,想在此再談點看法,不當之處,敬請學界同仁指正。   一、高麗青瓷的淵源與發展   從考古資料得知,朝鮮半島有著悠久的制陶歷史。早在遠古時期的新石欺時代,該半島的先民就開始了陶器的制作,生產的半球形和大口深腹圜底紅陶缽,往往采用篦紋和附加堆紋進行裝飾。進入青銅時代,紅陶多為素面,有平底罐和圜底釜,又出現了彩陶和黑陶,器物種類增加了圜底壺和長頸壺。進入公元初,半島形成了高勾麗、新羅、百濟並雄的三國時代,受到戰國秦漢灰陶、瓦當和原始瓷器的影響。此時亦生產灰陶瓦當和褐綠色陶器。此時的陶器很多用作墓葬陪葬品,出現了一些象生的雕塑品,如女俑和騎馬武士俑之類,帶有鮮明的古墳文化性質。到了7世紀,半島成為新羅統一的時代,在中國的影響下開發了低溫綠色鉛釉和初期的高溫石灰釉瓷。   新羅王朝曾派出佛教僧侶(留學僧)和學者(留學生)到中國唐朝修學。有不少新羅人亦到唐朝來定居,還在中國的居留地建起「新羅坊」。在兩國間進行了廣泛的經濟貿易和文化交流,也使半島的瓷器生產得以萌芽。八世紀新羅衰微,分裂為新羅、後百濟、泰奉後三國,但所奉行的與中國開展經濟貿易的政策則繼續進行。   九世紀初,海將張保皋進而從中國招聘生產瓷器的工匠,使之移居到新羅專門從事陶器生產。這些遷居新羅的制瓷工匠,為朝鮮半島帶來了先進的制瓷工藝技術。此時引進的中國先進制瓷工藝,與當地傳統的古陶藝相結合,開始了半島青瓷器的制作。約在9世紀後半葉,新羅已燒制出與唐代玉壁底造型相似的青瓷器,它為日後高麗青瓷的創燒和鼎盛發展奠定了工藝基礎,應是高麗青瓷的起源和預備期。   公元918年,後三國泰奉的侍衛王建自立為王,定都開城,國號高麗,於936年同意了半島,是為高麗王朝,直至1392年滅亡,為時474年。在此四百多年中,高麗王朝燒造出舉世聞名的高麗青瓷,為世界瓷器發展史作出了重要貢獻。關於高麗青瓷的發展歷程,根據鄭良謨先生研究大體可分為初期、發展成熟期、鼎盛期、衰退期四個大階段。   1、初期(10世紀):此階段高麗青瓷的生產,接續了9世紀新羅時期的青瓷工藝。燒造的青瓷有兩種型式。一種形式為類似中國越窯晚唐時期的器型,稱為「玉璧底青瓷」,其造型為敞口、淺腹、緩斜壁、圈足大而矮。是「釉色漂亮、胎質致密、瓷化好」的優質青瓷。另一種形式為敞口、深腹、急傾斜壁,小圈足造型,胎粗松,釉色青綠偏灰,稱之為「綠青瓷」,是民間用的粗青瓷。   2、發展成熟期(11世紀):此階段是高麗青瓷工藝技術逐漸走向成熟的時期,也正是北宋的陶瓷藝術空前繁榮發展,各名窯輩出,以不同品種和風格見長的各個窯系逐漸形成之成。當時的高麗國在抵御契約侵擾的同時,大力興辦教育,振興文化藝術,也加強了和宋朝的文化科技交流,優秀的北宋陶瓷藝術對高麗青瓷有著重要的影響,為日後高麗青瓷的飛躍發展起了重要的作用。此發展期又可分為前後兩個階段。   11世紀中期前段的高麗青瓷,制作提高,出現了花口和口沿外翻的碗盤,器壁由原來的斜腹變為弧腹,圈足日漸變窄,開始流行陰線刻劃、印花、鐵花和堆花,紋飾以唐草和水波紋為多,亦有鸚鵡紋。   11世紀中期以後,高麗青瓷制作技術成熟,胎土呈淺灰色,含鐵量減少。釉呈半透明狀的青綠色,釉中氣泡多。器物造型曲線柔和,由中國式樣逐步向本土高麗式樣變化。裝飾手法中鑲嵌紋樣逐步增多,陽刻和陰刻線條都較犀利。在紋樣圖案中以菊花唐草紋為主,但開始出現了折枝花和雲鶴紋。   3、鼎盛期(12—13世紀前半期):高麗青瓷鼎盛發展期長達130多年,其中又可分為前期的純青瓷鼎盛期和後期的鑲嵌青瓷鼎盛期兩階段。純青瓷鼎盛期,是在12世紀前50年。此時高麗青瓷的發展狀況,曾被宋徽宗宣和五年派往高麗的使者徐兢所目睹,並在其所著的《宣和奉使高麗圖經》中寫道:「陶器色之青者,麗人謂之翡色。近年以來制作工巧,色澤尤佳」。此時的青瓷,青釉釉層較薄,呈翡翠般綠色,釉呈半透明狀,內含大量的微小氣泡。在裝飾手法上有素面、陰刻、陽刻、象生造型等。圖案由以前的滿地裝,向主紋和從屬紋相結合的方向發展。青瓷紋樣幾乎不見此前的菊花唐草紋,出現了牧丹唐草、寶相唐草、蓮花唐草和相同內容的折枝花等。同時鑲嵌手法有所發展,由此前的粗糙工藝變得精湛,除用作從屬紋飾外,也以折枝花的形式單獨出現。此外還采用了青釉下繪紅彩、繪黑彩、畫金、堆白等裝飾手法,上述裝飾方法還往往結合起來使用。   鑲嵌青瓷的鼎盛期,是在12世紀後50年至13世紀20年代。此時的高麗瓷以鑲嵌青瓷為主迅速發展。此種鑲嵌工藝,是先在器胎上劃出陰紋,再用赭土或白土填平刻紋,最後施釉燒成。燒出的鑲嵌填彩呈現出黑色和白色的花紋。與繪畫花紋相比,工藝費時費工,但花紋的立體感較強,是高麗陶工在世界瓷器史上的一個貢獻。鼎盛期的這種高麗鑲嵌青瓷,青釉透明度強,以亮麗為特征,因釉的硬度大,使器表出現了大量的開片。紋樣則由此前的寫實性逐漸轉向程式化和圖案化。在大量采用鑲嵌裝飾手法的同時,還配合采用了繪紅彩、繪黑彩、堆白等裝飾手法。在釉色、紋樣和器物造型方面,都已由原來的中國式樣變化為高麗式樣。   4、衰退期(13世紀中期以後):亦可分為三個階段,但總起來看此時的高麗青瓷日漸衰退,這種衰退主要表現為工藝水平上的粗糙。器胎粗劣,且有黑色雜質;青釉不純正,往往呈褐、黃色;造型厚重,修坯不精細;紋飾結構和裝飾手法改變,主體鑲嵌紋樣日減,再從輔助鑲嵌紋樣增多發展到押花印花紋樣,這種押印花成為日後李朝印花技法的淵源。   通過以上對高麗青瓷的產生和發展歷史的簡略論述,可以看出它的產生和發展,除其本土的條件的因素外,曾經與中國的瓷業有很大的關系。筆者在學習和初步研究高麗青瓷的過程中發現,對高麗青瓷有過影響的中國瓷窯較多,目前可看出的有越窯、定窯、汝窯、耀州窯、磁州窯、修武窯、吉州窯等。這些瓷窯曾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對高麗青瓷起到過不同程度的影響,其中影響較大的是越窯、汝窯、耀州窯三個青瓷窯場。   二、越窯與高麗青瓷的關系   北宋宣和六年(1124年),出使高麗的宋臣徐兢寫下了《宣和奉使高麗圖經》,書中記述了他在高麗的見聞。在該書卷三‧十二器皿條中載有:「陶尊,陶器色之青者,麗人謂之翡色,近年以來,制作工巧,色澤尤佳。酒樽之狀如瓜,上有小蓋,而為荷花伏鴨之形,皆竊仿(倣)定器制度」。「陶爐,狁猊出香,亦翡色也,上為蹲獸,下有仰蓮,以承之諸器,惟此物最精絕。 其余則越州古秘色、汝州新窯器,大概相類」。   在此段記述中,徐兢明確指出高麗青瓷和定窯、越窯、汝窯有密切關系。關於與定窯的關系,他指出「其酒樽之狀如瓜」和「荷花伏鴨之形,皆竊仿(倣)定器制度」,情況談的很明確,此處不再論述。值得研究的是「其余則越州古秘色、汝州新窯器,大概相類」的一段記述。我們在此將該文字記載前後換個次序。這段話的文意就成了:除酒樽和陶爐是仿照定窯制度外,「其余」的高麗青瓷「則大概相類」於「越州古秘色」、「汝州新窯器」。此文獻記載表明,處於純青瓷鼎盛期的高麗青瓷與越窯和汝窯關系非常密切。因此,要了解中國和高麗瓷業的工藝技術交流,首先需要研究越窯和汝窯與高麗青瓷的關系。   相類的青瓷色釉:越州秘色瓷具有青綠純淨的「千峰翠色」。高麗青瓷在學習「越州古秘色」的過程中,所燒的青瓷色釉經歷了一個發展過程,其初期釉色青中偏黃褐,進而青中偏灰。到成熟期,釉呈半透明的青綠色,其色調與越窯秘色和接近,但透明度比越窯要好。到其鼎盛期,所燒青瓷的釉色從青綠變為偏蘭的天青色,與越州秘色瓷釉有了區別。   相類的裝飾手法:越窯秘色瓷是以「類玉」、「似冰」優美滋潤的瓷釉見長,曾被中國上層統治者和文人推崇備至。在晚唐、五代一些著名詩人的筆下被稱為「千峰翠色」、「明月染春水」、「薄冰盛綠雲」、「古鏡破苔」、「嫩荷涵露」等,都是贊揚秘色瓷的青釉。正因為如此,越窯的秘色瓷以素面為多,以便突出造型和青釉的優美。然而其中也采用了一些裝飾手法對器物進行裝飾。其裝飾手法有貼塑、劃花、透雕、象生雕塑、金飾等。   相類似的裝飾手法也被高麗青瓷所采用。特別是劃花,在高麗青瓷中被稱為陰線刻花,在11—12世紀曾被廣泛運用。相類的紋樣圖案:越窯青瓷在唐五代和宋初的器物上曾裝飾有不少紋樣圖案。所見的紋樣有蓮瓣、纏枝忍冬(唐草)、水波、鸚鵡、纏枝菊、寶相花等等。這些紋樣圖案在高麗青瓷上也同樣被采用。通過以上比較,可清楚看出,越窯對高麗青瓷的產生和發展曾經起到重要作用,也正因為如此,在《宣和奉使高麗圖經》中才有了高麗青瓷和「越州古秘色……大概相類」的記述。   三、汝窯和高麗青瓷的關系 汝窯是北宋時著名的青瓷窯。南宋葉 的《坦齋筆衡》記載:「本朝以定州白磁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窯器,故河北、唐、鄧、耀州悉有之,汝窯為魁」。在宋代的五大名窯「汝、官、哥、鈞、定」中,以汝窯為首位。徐兢在其所著的《宣和奉使高麗圖經》,記敘了他所見的高麗青瓷,與「越州古秘色,汝州新窯器,大概相類」。表明汝窯青瓷曾高麗青瓷的生產有過很大的影響。   汝窯在徐兢的書中被稱作「汝州新窯器」,為此給後人留下了疑問,使人們懷疑在「新窯器」之外是否還有個「舊窯器」。其實。仔細閱讀徐兢書中的這段話就不難發現,他所指的「汝州新窯器」是與「越州古秘色」相對而言的詞句,在此「新」所對的不是舊,而是「古」,是對比形容越州窯和汝窯燒瓷的時間差距而言。徐兢寫書是在宣和六年(1124年),而越窯秘色瓷生產是在晚唐五代宋初,距宋宣和年間已有200多年,所以用了「越州古秘色」之說。而汝窯奉宮中之命燒制淡天青釉汝瓷的時間。   陳萬裡先生考證「是從哲宗元佑元年到崇寧四年(1086—1105年)」。葉哲民先生考證為「汝窯的鼎盛時期大體可推測在宋元佑元年(1086年)至宣和末年(1125),即哲宗、徽宗時期」。兩種考證雖有區別,但都認為是哲宗元佑元年奉命燒制御用淡天青釉汝瓷的,期間距徐兢寫書的時間也僅有38年,因此他才用「汝州新窯器」來稱呼這種與高麗青瓷相類的淡天青汝瓷。當然,在奉命燒制淡天青汝瓷之前,其地就已經有了窯場,燒制一些民用白瓷和青瓷,而奉燒之汝窯是在其基礎上興建起來的。   汝瓷的發展,接受了越窯秘色和耀州窯淡青釉的影響,同時與禹縣和汝州鈞窯中的天蘭乳濁釉有密切的關系。它「青出於藍而勝於藍」,融匯上述名窯之長,燒出了「內有瑪瑙為釉」的優美青瓷,汝窯青瓷多呈淡天青色,釉層均勻較薄,釉質滋潤,帶有玉質的半乳濁狀,多有細碎開片紋,開片往往呈魚鱗狀,在放大鏡下觀察,可見到「廖若晨星」般稀疏明亮的大氣泡。這種淡天青釉對高麗青瓷的發展影響很大。我們只要觀察不同時期的高麗青瓷就回發現,其青釉的色調前後有著明顯的變化。11世紀中期以前,高麗青瓷的色調青中多偏綠;在此以後的青瓷色調,則呈現出一種天青和淡天青色,這種青瓷色調給人一種安詳、平靜、淡雅、柔和的氣韻,很符合高麗民族的審美意識。不僅被高麗青瓷快速引進和推廣,而且在此種青瓷釉的基礎上,高麗青瓷的發展得以升華飛躍,在12和13世紀燒造出具有高麗風格和民族特色的優美瓷器。   另外,汝窯采用的滿釉裹足和支釘燒的方法也影響了高麗青瓷。汝窯的支釘細小如芝麻粒,支釘痕數量多見三、五個,少見六個。高麗青瓷初期采用了越窯的泥條和鋸齒形支燒具,燒成後遺留的支燒痕較大,影響了器物的美觀。後又受耀州窯的影響,采用三角支墊;   到11世紀晚期學習了汝窯,使支釘痕變得相當細小。   11世紀晚期以後,高麗青瓷在器物造型上也有一些與汝窯「相類」的器物,如銅鑼形瓷碟和盤,四曲倭角台式套盒,花口深腹注碗等,都是仿照汝窯器制作的青瓷器皿。通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高麗青瓷在發展的過程中曾受到汝窯的很大影響。此影響與越窯的影響相比,出現的較晚。但因正處在高麗青瓷鼎盛發展的前夕,汝窯的特點與高麗民族的心理素質又相吻合,所以影響力度相當大,進而更將此種影響融入高麗陶瓷文化之中,成為高麗民族的一種傳統特色。" ["writer"]=> string(9) "禚振西" } } 高麗青瓷的發展及與中國青瓷諸窯的關系 | 百家爭鳴 | 中華博物
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高麗青瓷的發展及與中國青瓷諸窯的關系

【禚振西】
  東亞古代瓷業的發展中,高麗青瓷是中國周邊國家中生產最早、質量最優的青瓷。因而,它在世界瓷業史料中占有重要地位,亦享極高盛譽。據南宋《袖中錦》刊載,當時被南宋譽為「天下第一」的物品中,就記有「高麗秘色」,即高麗青瓷。
  在此時期,作為瓷器故鄉的中國,制瓷業生產正進入空前蓬勃發展的兩宋繁榮時期,新興窯場如雨後春筍般在全國創建,名窯名瓷不斷湧現,新生的瓷窯體系亦一批批形成。然而正在此時,作為瓷器發祥地的中國卻贊頌「高麗秘色」「為天下第一,他處雖效之,終不及」,中國人在南宋古文獻中的這種稱頌,應是對高麗青瓷中世紀高峰發展期真實面貌的如實記載。
  優美怡人的高麗青瓷,是高麗陶工學習了中國制瓷工藝後的創造,它是高麗文化的象征和代表,也是中朝文化交流的結晶。為研究兩國陶瓷工藝的交流和升華,本文想就中國青瓷和高麗青瓷的關系談點看法,高麗青瓷和越窯、汝窯的關系古文獻中曾有記載,而將耀州窯和高麗青瓷聯系在一起的想法,產生在1985年,當時自己從耀州窯遺址發掘出五代天青釉和唐代青釉白彩瓷,曾將此想法告訴過一些學者,還給西北大學和台灣劉良佑先生的學生講課時談論過,但一直未能寫出文章,1997年受韓國美術研究所之邀,曾就耀瓷和高麗青瓷的關系寫了一篇探討性文章,登載於次年該所出版的《美術史論壇》第7期上。
  近幾年盛蒙韓國留台的李恩敬和留學北京大學的金英美幫助,又看到一些高麗青瓷的資料,對此問題增加了認識,想在此再談點看法,不當之處,敬請學界同仁指正。
  一、高麗青瓷的淵源與發展
  從考古資料得知,朝鮮半島有著悠久的制陶歷史。早在遠古時期的新石欺時代,該半島的先民就開始了陶器的制作,生產的半球形和大口深腹圜底紅陶缽,往往采用篦紋和附加堆紋進行裝飾。進入青銅時代,紅陶多為素面,有平底罐和圜底釜,又出現了彩陶和黑陶,器物種類增加了圜底壺和長頸壺。進入公元初,半島形成了高勾麗、新羅、百濟並雄的三國時代,受到戰國秦漢灰陶、瓦當和原始瓷器的影響。此時亦生產灰陶瓦當和褐綠色陶器。此時的陶器很多用作墓葬陪葬品,出現了一些象生的雕塑品,如女俑和騎馬武士俑之類,帶有鮮明的古墳文化性質。到了7世紀,半島成為新羅統一的時代,在中國的影響下開發了低溫綠色鉛釉和初期的高溫石灰釉瓷。
  新羅王朝曾派出佛教僧侶(留學僧)和學者(留學生)到中國唐朝修學。有不少新羅人亦到唐朝來定居,還在中國的居留地建起「新羅坊」。在兩國間進行了廣泛的經濟貿易和文化交流,也使半島的瓷器生產得以萌芽。八世紀新羅衰微,分裂為新羅、後百濟、泰奉後三國,但所奉行的與中國開展經濟貿易的政策則繼續進行。
  九世紀初,海將張保皋進而從中國招聘生產瓷器的工匠,使之移居到新羅專門從事陶器生產。這些遷居新羅的制瓷工匠,為朝鮮半島帶來了先進的制瓷工藝技術。此時引進的中國先進制瓷工藝,與當地傳統的古陶藝相結合,開始了半島青瓷器的制作。約在9世紀後半葉,新羅已燒制出與唐代玉壁底造型相似的青瓷器,它為日後高麗青瓷的創燒和鼎盛發展奠定了工藝基礎,應是高麗青瓷的起源和預備期。
  公元918年,後三國泰奉的侍衛王建自立為王,定都開城,國號高麗,於936年同意了半島,是為高麗王朝,直至1392年滅亡,為時474年。在此四百多年中,高麗王朝燒造出舉世聞名的高麗青瓷,為世界瓷器發展史作出了重要貢獻。關於高麗青瓷的發展歷程,根據鄭良謨先生研究大體可分為初期、發展成熟期、鼎盛期、衰退期四個大階段。
  1、初期(10世紀):此階段高麗青瓷的生產,接續了9世紀新羅時期的青瓷工藝。燒造的青瓷有兩種型式。一種形式為類似中國越窯晚唐時期的器型,稱為「玉璧底青瓷」,其造型為敞口、淺腹、緩斜壁、圈足大而矮。是「釉色漂亮、胎質致密、瓷化好」的優質青瓷。另一種形式為敞口、深腹、急傾斜壁,小圈足造型,胎粗松,釉色青綠偏灰,稱之為「綠青瓷」,是民間用的粗青瓷。
  2、發展成熟期(11世紀):此階段是高麗青瓷工藝技術逐漸走向成熟的時期,也正是北宋的陶瓷藝術空前繁榮發展,各名窯輩出,以不同品種和風格見長的各個窯系逐漸形成之成。當時的高麗國在抵御契約侵擾的同時,大力興辦教育,振興文化藝術,也加強了和宋朝的文化科技交流,優秀的北宋陶瓷藝術對高麗青瓷有著重要的影響,為日後高麗青瓷的飛躍發展起了重要的作用。此發展期又可分為前後兩個階段。
  11世紀中期前段的高麗青瓷,制作提高,出現了花口和口沿外翻的碗盤,器壁由原來的斜腹變為弧腹,圈足日漸變窄,開始流行陰線刻劃、印花、鐵花和堆花,紋飾以唐草和水波紋為多,亦有鸚鵡紋。
  11世紀中期以後,高麗青瓷制作技術成熟,胎土呈淺灰色,含鐵量減少。釉呈半透明狀的青綠色,釉中氣泡多。器物造型曲線柔和,由中國式樣逐步向本土高麗式樣變化。裝飾手法中鑲嵌紋樣逐步增多,陽刻和陰刻線條都較犀利。在紋樣圖案中以菊花唐草紋為主,但開始出現了折枝花和雲鶴紋。   3、鼎盛期(12—13世紀前半期):高麗青瓷鼎盛發展期長達130多年,其中又可分為前期的純青瓷鼎盛期和後期的鑲嵌青瓷鼎盛期兩階段。純青瓷鼎盛期,是在12世紀前50年。此時高麗青瓷的發展狀況,曾被宋徽宗宣和五年派往高麗的使者徐兢所目睹,並在其所著的《宣和奉使高麗圖經》中寫道:「陶器色之青者,麗人謂之翡色。近年以來制作工巧,色澤尤佳」。此時的青瓷,青釉釉層較薄,呈翡翠般綠色,釉呈半透明狀,內含大量的微小氣泡。在裝飾手法上有素面、陰刻、陽刻、象生造型等。圖案由以前的滿地裝,向主紋和從屬紋相結合的方向發展。青瓷紋樣幾乎不見此前的菊花唐草紋,出現了牧丹唐草、寶相唐草、蓮花唐草和相同內容的折枝花等。同時鑲嵌手法有所發展,由此前的粗糙工藝變得精湛,除用作從屬紋飾外,也以折枝花的形式單獨出現。此外還采用了青釉下繪紅彩、繪黑彩、畫金、堆白等裝飾手法,上述裝飾方法還往往結合起來使用。
  鑲嵌青瓷的鼎盛期,是在12世紀後50年至13世紀20年代。此時的高麗瓷以鑲嵌青瓷為主迅速發展。此種鑲嵌工藝,是先在器胎上劃出陰紋,再用赭土或白土填平刻紋,最後施釉燒成。燒出的鑲嵌填彩呈現出黑色和白色的花紋。與繪畫花紋相比,工藝費時費工,但花紋的立體感較強,是高麗陶工在世界瓷器史上的一個貢獻。鼎盛期的這種高麗鑲嵌青瓷,青釉透明度強,以亮麗為特征,因釉的硬度大,使器表出現了大量的開片。紋樣則由此前的寫實性逐漸轉向程式化和圖案化。在大量采用鑲嵌裝飾手法的同時,還配合采用了繪紅彩、繪黑彩、堆白等裝飾手法。在釉色、紋樣和器物造型方面,都已由原來的中國式樣變化為高麗式樣。
  4、衰退期(13世紀中期以後):亦可分為三個階段,但總起來看此時的高麗青瓷日漸衰退,這種衰退主要表現為工藝水平上的粗糙。器胎粗劣,且有黑色雜質;青釉不純正,往往呈褐、黃色;造型厚重,修坯不精細;紋飾結構和裝飾手法改變,主體鑲嵌紋樣日減,再從輔助鑲嵌紋樣增多發展到押花印花紋樣,這種押印花成為日後李朝印花技法的淵源。
  通過以上對高麗青瓷的產生和發展歷史的簡略論述,可以看出它的產生和發展,除其本土的條件的因素外,曾經與中國的瓷業有很大的關系。筆者在學習和初步研究高麗青瓷的過程中發現,對高麗青瓷有過影響的中國瓷窯較多,目前可看出的有越窯、定窯、汝窯、耀州窯、磁州窯、修武窯、吉州窯等。這些瓷窯曾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對高麗青瓷起到過不同程度的影響,其中影響較大的是越窯、汝窯、耀州窯三個青瓷窯場。
  二、越窯與高麗青瓷的關系
  北宋宣和六年(1124年),出使高麗的宋臣徐兢寫下了《宣和奉使高麗圖經》,書中記述了他在高麗的見聞。在該書卷三‧十二器皿條中載有:「陶尊,陶器色之青者,麗人謂之翡色,近年以來,制作工巧,色澤尤佳。酒樽之狀如瓜,上有小蓋,而為荷花伏鴨之形,皆竊仿(倣)定器制度」。「陶爐,狁猊出香,亦翡色也,上為蹲獸,下有仰蓮,以承之諸器,惟此物最精絕。 其余則越州古秘色、汝州新窯器,大概相類」。
  在此段記述中,徐兢明確指出高麗青瓷和定窯、越窯、汝窯有密切關系。關於與定窯的關系,他指出「其酒樽之狀如瓜」和「荷花伏鴨之形,皆竊仿(倣)定器制度」,情況談的很明確,此處不再論述。值得研究的是「其余則越州古秘色、汝州新窯器,大概相類」的一段記述。我們在此將該文字記載前後換個次序。這段話的文意就成了:除酒樽和陶爐是仿照定窯制度外,「其余」的高麗青瓷「則大概相類」於「越州古秘色」、「汝州新窯器」。此文獻記載表明,處於純青瓷鼎盛期的高麗青瓷與越窯和汝窯關系非常密切。因此,要了解中國和高麗瓷業的工藝技術交流,首先需要研究越窯和汝窯與高麗青瓷的關系。
  相類的青瓷色釉:越州秘色瓷具有青綠純淨的「千峰翠色」。高麗青瓷在學習「越州古秘色」的過程中,所燒的青瓷色釉經歷了一個發展過程,其初期釉色青中偏黃褐,進而青中偏灰。到成熟期,釉呈半透明的青綠色,其色調與越窯秘色和接近,但透明度比越窯要好。到其鼎盛期,所燒青瓷的釉色從青綠變為偏蘭的天青色,與越州秘色瓷釉有了區別。
  相類的裝飾手法:越窯秘色瓷是以「類玉」、「似冰」優美滋潤的瓷釉見長,曾被中國上層統治者和文人推崇備至。在晚唐、五代一些著名詩人的筆下被稱為「千峰翠色」、「明月染春水」、「薄冰盛綠雲」、「古鏡破苔」、「嫩荷涵露」等,都是贊揚秘色瓷的青釉。正因為如此,越窯的秘色瓷以素面為多,以便突出造型和青釉的優美。然而其中也采用了一些裝飾手法對器物進行裝飾。其裝飾手法有貼塑、劃花、透雕、象生雕塑、金飾等。
  相類似的裝飾手法也被高麗青瓷所采用。特別是劃花,在高麗青瓷中被稱為陰線刻花,在11—12世紀曾被廣泛運用。相類的紋樣圖案:越窯青瓷在唐五代和宋初的器物上曾裝飾有不少紋樣圖案。所見的紋樣有蓮瓣、纏枝忍冬(唐草)、水波、鸚鵡、纏枝菊、寶相花等等。這些紋樣圖案在高麗青瓷上也同樣被采用。通過以上比較,可清楚看出,越窯對高麗青瓷的產生和發展曾經起到重要作用,也正因為如此,在《宣和奉使高麗圖經》中才有了高麗青瓷和「越州古秘色……大概相類」的記述。
  三、汝窯和高麗青瓷的關系
汝窯是北宋時著名的青瓷窯。南宋葉 的《坦齋筆衡》記載:「本朝以定州白磁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窯器,故河北、唐、鄧、耀州悉有之,汝窯為魁」。在宋代的五大名窯「汝、官、哥、鈞、定」中,以汝窯為首位。徐兢在其所著的《宣和奉使高麗圖經》,記敘了他所見的高麗青瓷,與「越州古秘色,汝州新窯器,大概相類」。表明汝窯青瓷曾高麗青瓷的生產有過很大的影響。
  汝窯在徐兢的書中被稱作「汝州新窯器」,為此給後人留下了疑問,使人們懷疑在「新窯器」之外是否還有個「舊窯器」。其實。仔細閱讀徐兢書中的這段話就不難發現,他所指的「汝州新窯器」是與「越州古秘色」相對而言的詞句,在此「新」所對的不是舊,而是「古」,是對比形容越州窯和汝窯燒瓷的時間差距而言。徐兢寫書是在宣和六年(1124年),而越窯秘色瓷生產是在晚唐五代宋初,距宋宣和年間已有200多年,所以用了「越州古秘色」之說。而汝窯奉宮中之命燒制淡天青釉汝瓷的時間。
  陳萬裡先生考證「是從哲宗元佑元年到崇寧四年(1086—1105年)」。葉哲民先生考證為「汝窯的鼎盛時期大體可推測在宋元佑元年(1086年)至宣和末年(1125),即哲宗、徽宗時期」。兩種考證雖有區別,但都認為是哲宗元佑元年奉命燒制御用淡天青釉汝瓷的,期間距徐兢寫書的時間也僅有38年,因此他才用「汝州新窯器」來稱呼這種與高麗青瓷相類的淡天青汝瓷。當然,在奉命燒制淡天青汝瓷之前,其地就已經有了窯場,燒制一些民用白瓷和青瓷,而奉燒之汝窯是在其基礎上興建起來的。
  汝瓷的發展,接受了越窯秘色和耀州窯淡青釉的影響,同時與禹縣和汝州鈞窯中的天蘭乳濁釉有密切的關系。它「青出於藍而勝於藍」,融匯上述名窯之長,燒出了「內有瑪瑙為釉」的優美青瓷,汝窯青瓷多呈淡天青色,釉層均勻較薄,釉質滋潤,帶有玉質的半乳濁狀,多有細碎開片紋,開片往往呈魚鱗狀,在放大鏡下觀察,可見到「廖若晨星」般稀疏明亮的大氣泡。這種淡天青釉對高麗青瓷的發展影響很大。我們只要觀察不同時期的高麗青瓷就回發現,其青釉的色調前後有著明顯的變化。11世紀中期以前,高麗青瓷的色調青中多偏綠;在此以後的青瓷色調,則呈現出一種天青和淡天青色,這種青瓷色調給人一種安詳、平靜、淡雅、柔和的氣韻,很符合高麗民族的審美意識。不僅被高麗青瓷快速引進和推廣,而且在此種青瓷釉的基礎上,高麗青瓷的發展得以升華飛躍,在12和13世紀燒造出具有高麗風格和民族特色的優美瓷器。
  另外,汝窯采用的滿釉裹足和支釘燒的方法也影響了高麗青瓷。汝窯的支釘細小如芝麻粒,支釘痕數量多見三、五個,少見六個。高麗青瓷初期采用了越窯的泥條和鋸齒形支燒具,燒成後遺留的支燒痕較大,影響了器物的美觀。後又受耀州窯的影響,采用三角支墊;
  到11世紀晚期學習了汝窯,使支釘痕變得相當細小。
  11世紀晚期以後,高麗青瓷在器物造型上也有一些與汝窯「相類」的器物,如銅鑼形瓷碟和盤,四曲倭角台式套盒,花口深腹注碗等,都是仿照汝窯器制作的青瓷器皿。通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高麗青瓷在發展的過程中曾受到汝窯的很大影響。此影響與越窯的影響相比,出現的較晚。但因正處在高麗青瓷鼎盛發展的前夕,汝窯的特點與高麗民族的心理素質又相吻合,所以影響力度相當大,進而更將此種影響融入高麗陶瓷文化之中,成為高麗民族的一種傳統特色。
上一篇 邛窯:西部的輝煌

下一篇 玩石之功的石內與石外

(支持用鍵盤 ← → 翻頁)

更多內容請到 博物檔案庫 中檢索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7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