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1) { [0]=> array(6) { ["newsid"]=> string(4) "2462" ["title"]=> string(57) "廣東省博物館展出的越王勾踐劍是真品嗎?" ["ondate"]=> string(19) "2004-10-25 00:00:00" ["viewtimes"]=> string(2) "50" ["content"]=> string(5871) "  寫下這個題目,心裡真有一種說不出的苦澀。千回百轉地找出種種理由和假設,去否定心中的疑問。拿著參觀三次最近在廣東省博物館的《荊楚輝煌--湖北省楚文化精品展》的門票,手中的筆象有千斤,象對一個自己最尊敬的長者,道出一種指正,有一種慷慨就義,引劍刎項的悲壯感。   中華第一劍--越王勾踐劍,是神往已久的古物,它不單記錄著"臥薪嘗膽"典故中歷史人物的真實存在,更記錄著二千多年前中華民族的偉大工藝制作水平,趁著它在廣東省博物館展出,特意從國外飛回廣州一睹它的燦爛。隔著展櫃厚重的玻璃,我佇立於前,想到文物的展示,究意給我們怎樣的精神啟示,是折射了歷史、社會、思想的變遷,生活的隱秘,或可通過它觸摸到已消逝的歷史的真實。還歷史真實的面目是古物展示於眾人的最根本社會意義呀!   歷史已遠離我們而去,無論越王勾踐或吳王夫差,歷史人物都在時間和蒼海輪回中消失殞盡,但他們使用過的凝聚著勞動人民智慧的寶劍卻流傳下來。寒光閃閃中,影出一卷歷史的畫面,亦給我們對歷史的懷顧和想象多了一件看得見的實物。   對越王勾踐劍的描述,各類專業參考書對其精湛的工藝,都用盡了所有贊美之詞,確實,它作為一把王者用劍,一絲不拘的制作才能實至名歸地享有中華第一劍的美譽。   但我在參觀的頭一次,已聽到許多觀眾懷疑它是否是真品的提問。人們的質疑,使我產生了一陣陣強烈的震動,他們並不是質疑古人,而是質疑今天呀!想想看,在一個省級博物館所展出的珍品,也會有那麼多人提出這種質疑,是否國人的文化信仰和知識層面已產生了缺陷?這怪不得提出這些問題的普通觀眾呀,假鈔票、假商品、假古董充斥著中國每個角落。我心中默默地為祖國祈禱,在原諒著提出這種善意疑問的人。   俗語講,參觀古物展覽,外行人看熱鬧,行內人看門道。我伏面在展櫃的玻璃前,細心地觀賞著正橫放在咫尺面前的這把劍。   我的目光審視著每一點精美的工藝制作,因為在參觀前已翻閱過許多中外書刊登載過這把越王勾踐劍的文章和彩照,希望每一片斷都與書本的紀錄重疊。一切的資料真象刀刻一樣,銘記在腦海裡。但當我的目光落在展出的這把劍的正面左邊劍刃近上部的地方時,我的頭一下子嗡地炸響,血在身體內奔騰,難道我看花了眼?這裡竟然有三粒在鑄劍工藝上絕不能出現的最大缺陷--砂眼。還出現在整把劍最為重要的劍刃上。在這把舉世聞名的寶劍上,從來未聽說過在鋒利的劍刃上有砂眼的記載,而其中一粒竟粗大如芝麻,深入劍刃二毫米,形成一個顯眼的空洞。   迷惘、疑惑一下子由心中湧出,難道,難道……   這個展覽是由廣東省政府作為國慶的重要節目而瀝血安排的,我一下子再沒有參觀下去的心情了,多希望自己所觀察到的是自己的無知呀,趕緊回家,拿出所有記錄著這把寶劍的書籍一一對照,最為清楚的一張彩照是在中國文物定級圖上卷的239頁上,所見越王勾踐劍鋒利的劍刃,全無缺陷,平整光潔。這部圖典,是目前國內最權威的工具書,以最真實的面目去呈現實物,不作任何的修飾,是工具書最基本的原則。   砂眼,是因為在鑄造過程中,在模范中留有丁點的雜質,使得銅液不能順利流過,因而留下的小孔。越王勾踐劍,在鑄成劍後,還要經千錘百煉,磨礪開鋒,稜形花紋,表面防氧化處理,都需要它有光潔如鏡的劍面。而且它是一把王者用劍,允許在劍刃這最為重要的部位留下砂眼,是絕不可能的。   在古物鑒定學上,如發現一點假必說明全部都假,找出借口和理由去企圖掩飾它都是多余的。因為造假或仿造決不可能造出一種百分百相同的東西,所展出的這把劍存在的這個無法解釋的漏洞太大了。為了印證自己的懷疑,從一種疑惑中走出來,一連兩天,再次帶著書又參觀了兩次。   我又看到展出的這把劍的劍首底圈上,寫有"65江陵望山MI棺內9號5.555"一行白字。它表示此劍是於65年在江陵望山出土的記錄。對著此圈字,我拿出書本,雖隔著玻璃,在逐字對照中,發現工具書中記載的"江"字,寫得比展出的這把劍中的"江"字要粗。"江"字中的"工"字的一豎在工具書中向左撇,"工"字的下橫一筆與陵字粘連。而這把劍的"江"字工整清秀,筆劃細小,"江"字的一豎十分直,且"工"字下橫與陵字分隔不相連。展出的這把劍的這行字中 "9"字較工具書的那個"9"字的筆劃細許多。   面對自己的分析,很難再為自己找到一種原諒上述不符的借口。留在這把還要展出幾個月的劍的那一行白字,與工具書中寫在真正越王踐劍的那一行字,象兩把為真理交鋒的利劍在我心中永遠揮舞,在良心上會劃上道道十字,一個人和社會,都會在責任、良知、道德十字路口上作出多次的選擇。面對上面的疑問,人們和有關部門能正視或相信嗎?   那幾點砂眼,亦象跌落到我眼中的沙粒一樣,刺痛了我的眼睛,流出了淚水。眼前是一片迷糊。                       2004.10.8於廣州" ["writer"]=> string(9) "梁偉強" } } 廣東省博物館展出的越王勾踐劍是真品嗎? | 百家爭鳴 | 中華博物
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廣東省博物館展出的越王勾踐劍是真品嗎?

【梁偉強】
  寫下這個題目,心裡真有一種說不出的苦澀。千回百轉地找出種種理由和假設,去否定心中的疑問。拿著參觀三次最近在廣東省博物館的《荊楚輝煌--湖北省楚文化精品展》的門票,手中的筆象有千斤,象對一個自己最尊敬的長者,道出一種指正,有一種慷慨就義,引劍刎項的悲壯感。
  中華第一劍--越王勾踐劍,是神往已久的古物,它不單記錄著"臥薪嘗膽"典故中歷史人物的真實存在,更記錄著二千多年前中華民族的偉大工藝制作水平,趁著它在廣東省博物館展出,特意從國外飛回廣州一睹它的燦爛。隔著展櫃厚重的玻璃,我佇立於前,想到文物的展示,究意給我們怎樣的精神啟示,是折射了歷史、社會、思想的變遷,生活的隱秘,或可通過它觸摸到已消逝的歷史的真實。還歷史真實的面目是古物展示於眾人的最根本社會意義呀!
  歷史已遠離我們而去,無論越王勾踐或吳王夫差,歷史人物都在時間和蒼海輪回中消失殞盡,但他們使用過的凝聚著勞動人民智慧的寶劍卻流傳下來。寒光閃閃中,影出一卷歷史的畫面,亦給我們對歷史的懷顧和想象多了一件看得見的實物。
  對越王勾踐劍的描述,各類專業參考書對其精湛的工藝,都用盡了所有贊美之詞,確實,它作為一把王者用劍,一絲不拘的制作才能實至名歸地享有中華第一劍的美譽。
  但我在參觀的頭一次,已聽到許多觀眾懷疑它是否是真品的提問。人們的質疑,使我產生了一陣陣強烈的震動,他們並不是質疑古人,而是質疑今天呀!想想看,在一個省級博物館所展出的珍品,也會有那麼多人提出這種質疑,是否國人的文化信仰和知識層面已產生了缺陷?這怪不得提出這些問題的普通觀眾呀,假鈔票、假商品、假古董充斥著中國每個角落。我心中默默地為祖國祈禱,在原諒著提出這種善意疑問的人。
  俗語講,參觀古物展覽,外行人看熱鬧,行內人看門道。我伏面在展櫃的玻璃前,細心地觀賞著正橫放在咫尺面前的這把劍。
  我的目光審視著每一點精美的工藝制作,因為在參觀前已翻閱過許多中外書刊登載過這把越王勾踐劍的文章和彩照,希望每一片斷都與書本的紀錄重疊。一切的資料真象刀刻一樣,銘記在腦海裡。但當我的目光落在展出的這把劍的正面左邊劍刃近上部的地方時,我的頭一下子嗡地炸響,血在身體內奔騰,難道我看花了眼?這裡竟然有三粒在鑄劍工藝上絕不能出現的最大缺陷--砂眼。還出現在整把劍最為重要的劍刃上。在這把舉世聞名的寶劍上,從來未聽說過在鋒利的劍刃上有砂眼的記載,而其中一粒竟粗大如芝麻,深入劍刃二毫米,形成一個顯眼的空洞。
  迷惘、疑惑一下子由心中湧出,難道,難道……
  這個展覽是由廣東省政府作為國慶的重要節目而瀝血安排的,我一下子再沒有參觀下去的心情了,多希望自己所觀察到的是自己的無知呀,趕緊回家,拿出所有記錄著這把寶劍的書籍一一對照,最為清楚的一張彩照是在中國文物定級圖上卷的239頁上,所見越王勾踐劍鋒利的劍刃,全無缺陷,平整光潔。這部圖典,是目前國內最權威的工具書,以最真實的面目去呈現實物,不作任何的修飾,是工具書最基本的原則。
  砂眼,是因為在鑄造過程中,在模范中留有丁點的雜質,使得銅液不能順利流過,因而留下的小孔。越王勾踐劍,在鑄成劍後,還要經千錘百煉,磨礪開鋒,稜形花紋,表面防氧化處理,都需要它有光潔如鏡的劍面。而且它是一把王者用劍,允許在劍刃這最為重要的部位留下砂眼,是絕不可能的。
  在古物鑒定學上,如發現一點假必說明全部都假,找出借口和理由去企圖掩飾它都是多余的。因為造假或仿造決不可能造出一種百分百相同的東西,所展出的這把劍存在的這個無法解釋的漏洞太大了。為了印證自己的懷疑,從一種疑惑中走出來,一連兩天,再次帶著書又參觀了兩次。
  我又看到展出的這把劍的劍首底圈上,寫有"65江陵望山MI棺內9號5.555"一行白字。它表示此劍是於65年在江陵望山出土的記錄。對著此圈字,我拿出書本,雖隔著玻璃,在逐字對照中,發現工具書中記載的"江"字,寫得比展出的這把劍中的"江"字要粗。"江"字中的"工"字的一豎在工具書中向左撇,"工"字的下橫一筆與陵字粘連。而這把劍的"江"字工整清秀,筆劃細小,"江"字的一豎十分直,且"工"字下橫與陵字分隔不相連。展出的這把劍的這行字中 "9"字較工具書的那個"9"字的筆劃細許多。
  面對自己的分析,很難再為自己找到一種原諒上述不符的借口。留在這把還要展出幾個月的劍的那一行白字,與工具書中寫在真正越王踐劍的那一行字,象兩把為真理交鋒的利劍在我心中永遠揮舞,在良心上會劃上道道十字,一個人和社會,都會在責任、良知、道德十字路口上作出多次的選擇。面對上面的疑問,人們和有關部門能正視或相信嗎?
  那幾點砂眼,亦象跌落到我眼中的沙粒一樣,刺痛了我的眼睛,流出了淚水。眼前是一片迷糊。

                      2004.10.8於廣州
上一篇 青花聖地景德鎮

下一篇 傳統文化需要秋「收」、冬「藏」

(支持用鍵盤 ← → 翻頁)

更多內容請到 博物檔案庫 中檢索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7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