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1) { [0]=> array(6) { ["newsid"]=> string(5) "25982" ["title"]=> string(48) "高山依舊映流水  世間難覓古琴聲" ["ondate"]=> string(19) "2013-04-16 16:53:56" ["viewtimes"]=> string(2) "60" ["content"]=> string(3927) "  前不久,正采訪一個藏家時,在藏家的樓上,意外地聽到音響裡正在播著一首古琴曲,此時窗外正淅淅瀝瀝地下著雨,琴聲數度揚抑,起伏不定,忽又一聲春雷轟然響起,悉數捺平。古書雲「須彌藏芥子,芥子納須彌」,一首芥子之曲,竟能讓人如歷須彌般一生,筆者不由思緒漸遠,浮想聯翩。   唐代著名詩人劉長卿有詩雲:「泠泠七弦上,靜聽松風寒。古調雖自愛,今人不多彈。」的確,聽琴似讀書。泠泠之音裡,天地沉寂,萬物歸一,一切糾葛恩怨盡在其中。琴聲,如天地萬物輕柔的呼吸,不靜下心來,實難品出其中的妙韻。在這個喧囂的時代,古琴可以說是絕世的隱者,酷愛古琴之人,也多與世俗兩不相容。這讓我情不自禁地想到一個人——王世襄。   在這個浮躁的年代裡,能讓人感動的東西已日漸稀少,而王世襄與古琴的傳奇故事,卻令人無法忘懷。   說到王世襄與古琴,自然會聯想到那張著名的「大聖遺音」琴。那是王世襄夫婦「鬻書典釵」,以傾家之資求得的。「大聖遺音」琴原為北京著名琴家錫寶臣先生所珍有,1948年,王世襄夫婦以飾物三件及日本版《唐宋元明名畫大觀》換得黃金約五兩,再加翠戒三枚。其中一枚,為王世襄先生母親遺物,經著名琴家汪孟舒先生介紹,從錫寶臣先生之孫章澤川先生手中求得。從此視同拱璧,不曾須臾分離。即使在「文革」抄家時,幾乎所有藏品都被抄走,只有這把「大聖遺音」因為當時放在王世襄辦公室中而得以幸免。直到2003年,王世襄因為「琴的另一位主人已經不在了」而將其拿出拍賣。這把古琴一共陪伴這一對患難夫妻五十五年。   王世襄之所以愛琴,與他的夫人袁荃猷分不開,袁荃猷是彈奏古琴的高手。王世襄對古琴的收藏多少含有「愛屋及烏」的意思,家中藏有的幾把唐宋元明的傳世名琴,都是夫人袁荃猷學琴、撫琴的日常用器,因此,王世襄常常以「琴奴」自居,古琴也成為他們夫妻幾十年恩愛生活的見證。夫人久病辭世後,王老先生悲痛恆久,不忍睹物思人,便將家中所存古琴連同與夫人共度幾十歲艱難時光的各種珍藏,盡數釋出,交付古物市場拍賣。「大聖遺音」琴,在嘉德「儷松居長物」拍出了891萬元的天價,創出當時中國古琴的最高拍賣紀錄(去年5月22日,此琴再次在嘉德春拍上現身,並以1.15億天價成交)。然而,正是在這樣一琴值萬金的賣場喧囂之中,王世襄卻輕輕一揮手,將家藏的另一張同是傳世稀珍的宋琴,無償送給了一位年輕人,這位年輕人曾跟隨袁荃猷學過琴。「你懂琴,這張琴,你拿去。」就這麼一句話,萬金過手而不假辭色。     可以用傾世之價為心愛寶物尋一個華貴的寄托,也可以將一言九鼎之約托付給兩袖清風的少小知音——這就是「中國第一玩家」王世襄,一個真藏家,雖萬金難鬻卻舉重若輕。   玩物有很多種玩法,究竟該用什麼樣的心態對待藏品?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答案。但無論怎樣,在當下這個越來越看重物質的時代,世上可能從此再無王世襄這樣的玩家。故此,坊間有一句傳言,一個世紀可以再出一個錢鐘書,但幾個世紀也難再出一個王世襄。   不為物役是一種品物風范,亦是一種生活修煉。雖為「中國第一玩家」,王世襄的生活非常樸實,看起來和大街上的老頭兒沒有任何差別,但他的去世,卻帶走了舊日京華的一抹亮色,也帶走了收藏行業的一種精神。 來源:收藏界" ["writer"]=> string(6) "董凡" } } 高山依舊映流水  世間難覓古琴聲 | 百家爭鳴 | 中華博物
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高山依舊映流水  世間難覓古琴聲

【董凡】
  前不久,正采訪一個藏家時,在藏家的樓上,意外地聽到音響裡正在播著一首古琴曲,此時窗外正淅淅瀝瀝地下著雨,琴聲數度揚抑,起伏不定,忽又一聲春雷轟然響起,悉數捺平。古書雲「須彌藏芥子,芥子納須彌」,一首芥子之曲,竟能讓人如歷須彌般一生,筆者不由思緒漸遠,浮想聯翩。

  唐代著名詩人劉長卿有詩雲:「泠泠七弦上,靜聽松風寒。古調雖自愛,今人不多彈。」的確,聽琴似讀書。泠泠之音裡,天地沉寂,萬物歸一,一切糾葛恩怨盡在其中。琴聲,如天地萬物輕柔的呼吸,不靜下心來,實難品出其中的妙韻。在這個喧囂的時代,古琴可以說是絕世的隱者,酷愛古琴之人,也多與世俗兩不相容。這讓我情不自禁地想到一個人——王世襄。

  在這個浮躁的年代裡,能讓人感動的東西已日漸稀少,而王世襄與古琴的傳奇故事,卻令人無法忘懷。

  說到王世襄與古琴,自然會聯想到那張著名的「大聖遺音」琴。那是王世襄夫婦「鬻書典釵」,以傾家之資求得的。「大聖遺音」琴原為北京著名琴家錫寶臣先生所珍有,1948年,王世襄夫婦以飾物三件及日本版《唐宋元明名畫大觀》換得黃金約五兩,再加翠戒三枚。其中一枚,為王世襄先生母親遺物,經著名琴家汪孟舒先生介紹,從錫寶臣先生之孫章澤川先生手中求得。從此視同拱璧,不曾須臾分離。即使在「文革」抄家時,幾乎所有藏品都被抄走,只有這把「大聖遺音」因為當時放在王世襄辦公室中而得以幸免。直到2003年,王世襄因為「琴的另一位主人已經不在了」而將其拿出拍賣。這把古琴一共陪伴這一對患難夫妻五十五年。

  王世襄之所以愛琴,與他的夫人袁荃猷分不開,袁荃猷是彈奏古琴的高手。王世襄對古琴的收藏多少含有「愛屋及烏」的意思,家中藏有的幾把唐宋元明的傳世名琴,都是夫人袁荃猷學琴、撫琴的日常用器,因此,王世襄常常以「琴奴」自居,古琴也成為他們夫妻幾十年恩愛生活的見證。夫人久病辭世後,王老先生悲痛恆久,不忍睹物思人,便將家中所存古琴連同與夫人共度幾十歲艱難時光的各種珍藏,盡數釋出,交付古物市場拍賣。「大聖遺音」琴,在嘉德「儷松居長物」拍出了891萬元的天價,創出當時中國古琴的最高拍賣紀錄(去年5月22日,此琴再次在嘉德春拍上現身,並以1.15億天價成交)。然而,正是在這樣一琴值萬金的賣場喧囂之中,王世襄卻輕輕一揮手,將家藏的另一張同是傳世稀珍的宋琴,無償送給了一位年輕人,這位年輕人曾跟隨袁荃猷學過琴。「你懂琴,這張琴,你拿去。」就這麼一句話,萬金過手而不假辭色。
 
  可以用傾世之價為心愛寶物尋一個華貴的寄托,也可以將一言九鼎之約托付給兩袖清風的少小知音——這就是「中國第一玩家」王世襄,一個真藏家,雖萬金難鬻卻舉重若輕。

  玩物有很多種玩法,究竟該用什麼樣的心態對待藏品?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答案。但無論怎樣,在當下這個越來越看重物質的時代,世上可能從此再無王世襄這樣的玩家。故此,坊間有一句傳言,一個世紀可以再出一個錢鐘書,但幾個世紀也難再出一個王世襄。

  不為物役是一種品物風范,亦是一種生活修煉。雖為「中國第一玩家」,王世襄的生活非常樸實,看起來和大街上的老頭兒沒有任何差別,但他的去世,卻帶走了舊日京華的一抹亮色,也帶走了收藏行業的一種精神。

來源:收藏界
上一篇 兩千年的琴瑟余音

下一篇 雕工精美的清代門墩石

(支持用鍵盤 ← → 翻頁)

更多內容請到 博物檔案庫 中檢索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7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