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1) { [0]=> array(6) { ["newsid"]=> string(4) "7392" ["title"]=> string(39) "南宋龍泉窯黑胎青瓷及之我見" ["ondate"]=> string(19) "2006-08-18 00:00:00" ["viewtimes"]=> string(2) "10" ["content"]=> string(7240) "  龍泉窯青瓷以其青翠如玉的釉色聞名於世,目前還未見到宋代以前記載龍泉青瓷的文獻。南宋莊季裕的《雞肋篇》記載:「處州龍泉縣,又出青瓷器,謂之秘色,錢王所供蓋取於此。宣和中,禁庭制樣須索,益加工巧」,似乎告訴我們龍泉青瓷早在五代就已被宮廷所青睞。上世紀90年代杭州南宋皇宮遺址大量出土南宋龍泉窯青瓷殘片無可置疑地確定了龍泉窯的地位,元大都、南京、北京等皇家遺址都大量出土宋、元、明龍泉青瓷殘器,足以說明龍泉窯貢瓷從五代到明早期從未間斷,以滿足於當時最高統治皇朝的需求。   對於南宋時期在龍泉是否設置過官窯,在古陶瓷學術界可謂眾說紛紜。曾有觀點認為「南宋龍泉溪口窯黑胎青瓷與南宋杭州郊壇下官窯無論是造型和釉色難分伯仲,最大的區別是郊壇下官窯多數有支釘墊燒,而龍泉溪口窯是沒有支釘燒制的」。我不知道這位學者對龍泉窯了解有多少,至少他沒有見到過宋龍泉支釘燒,其實南宋龍泉溪口和大窯都曾采用支釘墊燒法,而且不但有黑胎支釘燒,也有白胎支釘墊燒。   筆者收集了一些出自於龍泉窯址和杭州工地的南宋龍泉黑胎青瓷和支釘燒標本,這類龍泉黑胎青瓷做工之精致比之郊壇下官窯毫不遜色,有的精美度比宋官窯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其胎釉特征為薄胎厚釉,紫口鐵足,還有土黃與磚紅足是窯溫欠燒或過燒形成的,釉色有翠青、粉青、天青、米黃、灰青,多數開冰裂紋、魚子紋,與文獻上記載的哥窯百圾碎相似。   支釘燒法早在唐代四川邛窯就已出現,五代耀州窯也有支釘燒法,北宋汝窯更是把支釘燒法發揮得淋漓盡致,其細如芝麻,精致無比,南宋官窯繼承了北宋官窯和汝窯的支釘燒法,而龍泉窯的支釘燒法顯然是受宋皇室南遷的影響,在南宋前期的龍泉大窯就發現過白胎支釘燒的碗底,此碗底足外撇,六枚支釘墊燒,從削足技法看明顯有北宋遺風。從制瓷技術工藝角度上看,支釘燒法是不利於成型的,應該說墊餅支燒更能提高制作成型技術。為什麼當時龍泉窯工棄易用難呢?這些支釘燒制的龍泉僅僅是為了仿制官窯或汝窯嗎?顯然不是,況且龍泉支釘燒法不會晚於南宋官窯。我國一些著名陶瓷學者通過現代科學數據分析龍泉黑胎青瓷與傳世哥窯的化學成分相差懸殊,由此推斷龍泉哥弟窯之說純屬傳說。龍泉這批精美絕倫的黑胎青瓷被否定哥窯後又有仿官窯新說,目前大多數古陶瓷學者都普遍認為龍泉黑胎青瓷是仿南宋郊壇下官窯。可是問題又來了,目前尚無人把龍泉黑胎青瓷和郊壇下官窯用現代科學手段分析其正確年代,如果龍泉黑胎青瓷早於郊壇下官窯,那麼仿郊壇官之說的可靠性也不復存在,如果是同處一個年代你又憑什麼說是龍泉窯仿燒郊壇下官窯呢?   況且龍泉窯址從五代北宋至元明的堆積層從未斷過,而郊壇下官窯只不過是宋皇室南遷後才建造的,如果龍泉青瓷排除仿官可能性,那麼它是哥窯嗎?根據杭州老虎洞窯址考察結果和上海硅酸鹽研究所科學測定,老虎洞窯址元代地層中出土的青瓷與傳世哥窯的化學成分和顯微結構相同。這結果印證了元人孔齊《靜齋至正直記》載「乙未冬在杭州時,市哥哥洞窯者一香鼎,質細雖新,其色瑩潤如舊造,識者猶疑之。會荊溪王德翁亦雲:『近日哥哥窯絕類古官窯,不可不細辯」』,恰巧說明了元代老虎洞窯是仿官之作,也可以推測文獻上記載的宋哥窯就是龍泉黑胎類青瓷,而老虎洞元代仿官之作因歷史上的戰亂和古人的錯誤認識漸漸演繹成哥窯。其實李輝炳先生早年就提出,考古學者在龍泉窯址發掘的黑胎青瓷的特征與文獻記載的哥窯是一致的。本來哥窯的面目已水落石出,可就是因為所謂的傳世哥窯為老虎洞元代仿官的歷史錯誤定位給哥窯蒙上一層面紗,使哥窯變得更加撲朔迷離,反而真正歷史上宋代龍泉燒造的哥窯一直被世界各地博物館定為宋官窯,清官舊藏定為南宋官窯的至少有部分是典型的龍泉燒造,於是乎北宋官窯、郊壇下官窯、哥窯、修內司官窯、龍泉黑胎青瓷,完全混淆在一起難辨是非。   有學者提出,最早談及哥窯的是明宣德三年的《宣德鼎彝譜》,後來嘉靖時郎瑛所著的《七修類稿續編》載:「哥窯與龍泉窯,皆出處州龍泉縣。南宋時,有章生一、章生二兄弟,各主一窯,生一所陶者為哥窯,以兄故也,生二所陶者為龍泉,以地名也。其色皆青,濃淡不一。其足皆鐵色,亦濃淡不一。舊聞紫足,今少見焉。唯土脈細薄、釉色純粹者最貴。哥窯多斷文,號曰百圾碎。」清光緒《龍泉縣志》及《燕閒清賞》、《博物要覽》等文獻都提到哥窯,但是沒有發現宋元文獻提及哥窯,於是便否定哥窯是宋代的,這種理由顯然是不充分的。雖然到目前為止宋元文獻尚未發現有關哥窯記載,但並不等於宋代沒有哥窯。我想明代《龍泉縣志》記載哥弟窯之說絕非是空穴來風,因古人編撰的縣志往往最忠於前人之作,宋元明清相互繼承,只可惜至今尚未發現宋元《龍泉縣志》,也使歷史上的宋哥窯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陳萬裡先生是我國陶瓷考古界走出書齋、走向田野、並把窯址實地考察與現代科學和書本知識相結合研究的開創者,他曾於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在當時交通條件惡劣的情況下,不遠千裡跋山涉水、不辭勞苦共八次去實地考察龍泉古窯址,這種對龍泉古瓷鑽研精神實在令人敬佩。他在1941年9月19日的日記上這樣寫到「此次來龍,曾聽某估(估當時是指古董商人)說龍泉古窯址出來黑胎物品,到了上海,專銷幾位研究古瓷的外國人,就說是杭州烏龜山出來的東西,並且說得煞有介事的,哪一處地方出土,出土的情形是怎樣,當然還要編造一串假事實,於是一件龍泉黑胎物就可以冒牌出賣它一個高價。事情既然是這樣,所以龍泉的黑胎,雖說是有了這樣的幸運,其實可惜了龍泉的真價值,而竟戴上了毫不相干的烏龜山官窯的高帽子。」   看到這裡,我深感惆悵,因為陳列各國博物館的很多龍泉黑胎青瓷至今還戴著杭州官窯的帽子,在學術界龍泉黑胎又戴上「仿官」之名稱,大窯燒造的一批精細南宋龍泉又出現「杭窯」之說,現在龍泉哥窯之說又變得虛無縹緲,究竟龍泉黑胎瓷器的真正面目和地位在哪裡?相信隨著現代科學的進步,以及考古界的努力,歷史總會澄清龍泉窯黑胎青瓷的真實面目! 摘自:《收藏界》200608 編輯:西巖" ["writer"]=> string(9) "葉碧泉" } } 南宋龍泉窯黑胎青瓷及之我見 | 百家爭鳴 | 中華博物
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南宋龍泉窯黑胎青瓷及之我見

【葉碧泉】
  龍泉窯青瓷以其青翠如玉的釉色聞名於世,目前還未見到宋代以前記載龍泉青瓷的文獻。南宋莊季裕的《雞肋篇》記載:「處州龍泉縣,又出青瓷器,謂之秘色,錢王所供蓋取於此。宣和中,禁庭制樣須索,益加工巧」,似乎告訴我們龍泉青瓷早在五代就已被宮廷所青睞。上世紀90年代杭州南宋皇宮遺址大量出土南宋龍泉窯青瓷殘片無可置疑地確定了龍泉窯的地位,元大都、南京、北京等皇家遺址都大量出土宋、元、明龍泉青瓷殘器,足以說明龍泉窯貢瓷從五代到明早期從未間斷,以滿足於當時最高統治皇朝的需求。
  對於南宋時期在龍泉是否設置過官窯,在古陶瓷學術界可謂眾說紛紜。曾有觀點認為「南宋龍泉溪口窯黑胎青瓷與南宋杭州郊壇下官窯無論是造型和釉色難分伯仲,最大的區別是郊壇下官窯多數有支釘墊燒,而龍泉溪口窯是沒有支釘燒制的」。我不知道這位學者對龍泉窯了解有多少,至少他沒有見到過宋龍泉支釘燒,其實南宋龍泉溪口和大窯都曾采用支釘墊燒法,而且不但有黑胎支釘燒,也有白胎支釘墊燒。
  筆者收集了一些出自於龍泉窯址和杭州工地的南宋龍泉黑胎青瓷和支釘燒標本,這類龍泉黑胎青瓷做工之精致比之郊壇下官窯毫不遜色,有的精美度比宋官窯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其胎釉特征為薄胎厚釉,紫口鐵足,還有土黃與磚紅足是窯溫欠燒或過燒形成的,釉色有翠青、粉青、天青、米黃、灰青,多數開冰裂紋、魚子紋,與文獻上記載的哥窯百圾碎相似。
  支釘燒法早在唐代四川邛窯就已出現,五代耀州窯也有支釘燒法,北宋汝窯更是把支釘燒法發揮得淋漓盡致,其細如芝麻,精致無比,南宋官窯繼承了北宋官窯和汝窯的支釘燒法,而龍泉窯的支釘燒法顯然是受宋皇室南遷的影響,在南宋前期的龍泉大窯就發現過白胎支釘燒的碗底,此碗底足外撇,六枚支釘墊燒,從削足技法看明顯有北宋遺風。從制瓷技術工藝角度上看,支釘燒法是不利於成型的,應該說墊餅支燒更能提高制作成型技術。為什麼當時龍泉窯工棄易用難呢?這些支釘燒制的龍泉僅僅是為了仿制官窯或汝窯嗎?顯然不是,況且龍泉支釘燒法不會晚於南宋官窯。我國一些著名陶瓷學者通過現代科學數據分析龍泉黑胎青瓷與傳世哥窯的化學成分相差懸殊,由此推斷龍泉哥弟窯之說純屬傳說。龍泉這批精美絕倫的黑胎青瓷被否定哥窯後又有仿官窯新說,目前大多數古陶瓷學者都普遍認為龍泉黑胎青瓷是仿南宋郊壇下官窯。可是問題又來了,目前尚無人把龍泉黑胎青瓷和郊壇下官窯用現代科學手段分析其正確年代,如果龍泉黑胎青瓷早於郊壇下官窯,那麼仿郊壇官之說的可靠性也不復存在,如果是同處一個年代你又憑什麼說是龍泉窯仿燒郊壇下官窯呢?
  況且龍泉窯址從五代北宋至元明的堆積層從未斷過,而郊壇下官窯只不過是宋皇室南遷後才建造的,如果龍泉青瓷排除仿官可能性,那麼它是哥窯嗎?根據杭州老虎洞窯址考察結果和上海硅酸鹽研究所科學測定,老虎洞窯址元代地層中出土的青瓷與傳世哥窯的化學成分和顯微結構相同。這結果印證了元人孔齊《靜齋至正直記》載「乙未冬在杭州時,市哥哥洞窯者一香鼎,質細雖新,其色瑩潤如舊造,識者猶疑之。會荊溪王德翁亦雲:『近日哥哥窯絕類古官窯,不可不細辯」』,恰巧說明了元代老虎洞窯是仿官之作,也可以推測文獻上記載的宋哥窯就是龍泉黑胎類青瓷,而老虎洞元代仿官之作因歷史上的戰亂和古人的錯誤認識漸漸演繹成哥窯。其實李輝炳先生早年就提出,考古學者在龍泉窯址發掘的黑胎青瓷的特征與文獻記載的哥窯是一致的。本來哥窯的面目已水落石出,可就是因為所謂的傳世哥窯為老虎洞元代仿官的歷史錯誤定位給哥窯蒙上一層面紗,使哥窯變得更加撲朔迷離,反而真正歷史上宋代龍泉燒造的哥窯一直被世界各地博物館定為宋官窯,清官舊藏定為南宋官窯的至少有部分是典型的龍泉燒造,於是乎北宋官窯、郊壇下官窯、哥窯、修內司官窯、龍泉黑胎青瓷,完全混淆在一起難辨是非。
  有學者提出,最早談及哥窯的是明宣德三年的《宣德鼎彝譜》,後來嘉靖時郎瑛所著的《七修類稿續編》載:「哥窯與龍泉窯,皆出處州龍泉縣。南宋時,有章生一、章生二兄弟,各主一窯,生一所陶者為哥窯,以兄故也,生二所陶者為龍泉,以地名也。其色皆青,濃淡不一。其足皆鐵色,亦濃淡不一。舊聞紫足,今少見焉。唯土脈細薄、釉色純粹者最貴。哥窯多斷文,號曰百圾碎。」清光緒《龍泉縣志》及《燕閒清賞》、《博物要覽》等文獻都提到哥窯,但是沒有發現宋元文獻提及哥窯,於是便否定哥窯是宋代的,這種理由顯然是不充分的。雖然到目前為止宋元文獻尚未發現有關哥窯記載,但並不等於宋代沒有哥窯。我想明代《龍泉縣志》記載哥弟窯之說絕非是空穴來風,因古人編撰的縣志往往最忠於前人之作,宋元明清相互繼承,只可惜至今尚未發現宋元《龍泉縣志》,也使歷史上的宋哥窯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陳萬裡先生是我國陶瓷考古界走出書齋、走向田野、並把窯址實地考察與現代科學和書本知識相結合研究的開創者,他曾於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在當時交通條件惡劣的情況下,不遠千裡跋山涉水、不辭勞苦共八次去實地考察龍泉古窯址,這種對龍泉古瓷鑽研精神實在令人敬佩。他在1941年9月19日的日記上這樣寫到「此次來龍,曾聽某估(估當時是指古董商人)說龍泉古窯址出來黑胎物品,到了上海,專銷幾位研究古瓷的外國人,就說是杭州烏龜山出來的東西,並且說得煞有介事的,哪一處地方出土,出土的情形是怎樣,當然還要編造一串假事實,於是一件龍泉黑胎物就可以冒牌出賣它一個高價。事情既然是這樣,所以龍泉的黑胎,雖說是有了這樣的幸運,其實可惜了龍泉的真價值,而竟戴上了毫不相干的烏龜山官窯的高帽子。」
  看到這裡,我深感惆悵,因為陳列各國博物館的很多龍泉黑胎青瓷至今還戴著杭州官窯的帽子,在學術界龍泉黑胎又戴上「仿官」之名稱,大窯燒造的一批精細南宋龍泉又出現「杭窯」之說,現在龍泉哥窯之說又變得虛無縹緲,究竟龍泉黑胎瓷器的真正面目和地位在哪裡?相信隨著現代科學的進步,以及考古界的努力,歷史總會澄清龍泉窯黑胎青瓷的真實面目!

摘自:《收藏界》200608
編輯:西巖
上一篇 玉器源流小議

下一篇 文房清玩的種類

(支持用鍵盤 ← → 翻頁)

更多內容請到 博物檔案庫 中檢索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7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