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1) { [0]=> array(6) { ["newsid"]=> string(4) "9425" ["title"]=> string(12) "藏札者說" ["ondate"]=> string(19) "2007-02-08 00:00:00" ["viewtimes"]=> string(2) "80" ["content"]=> string(6777) "  收藏名人信札是目前收藏界中的一項熱門。它既有一定的文獻價值,又是一門書法藝術。這些年的拍賣市場中都有它的身影,並且有著不俗的表現,像錢鏡塘所藏明賢尺牘就曾拍過990萬元的高價。   名人信札的收藏,古今中外早已有之。因為那是書者真情的流露,或者洋洋灑灑千百言,或者匆匆忙忙三兩句。更有文人墨客憑著手中生花之筆,為我們留下諸多名篇佳作。其間還有寫得精彩絕倫的書法,秦篆漢隸、顏柳蘇黃,於小小紙箋中表露無遺,令人心醉神往,浸淫其中。王的《伯遠帖》、王獻之的《中秋帖》,用現在的話說不過是一紙「便條」。但是,寫得非常講究,無論是線條的力度,還是結構的疏密,讓人看了總是那樣的愛不釋手。   信札,在古時有多種名稱,如尺牘、尺書、尺素、筆札、書札……現在我們最常見的叫法就是書信。古今中外的文體,最隨意、最自然,且應用極廣,莫過於書信,陸機的《文賦》,就有「函綿邈於尺素,吐滂沛乎寸心」之贊語。有趣的是,至今我國保存下來的最早的墨跡,就是陸機手書的《平復帖》。此帖點畫蒼勁有力,筆法奇崛,是稀世的書法珍品。《平復帖》又是一紙書信。它曾引得大收藏家張伯駒為其傾家蕩產,不惜一切代價地想得到。其行為足以讓人一擊三歎。   不要說魏晉,就是唐宋元明的信札都是難得一見的,偶在拍場露面,必是你爭我奪,拼出個好價來。清代、民國離我們較近,但其價位亦如噴發前的火山,湧動不止。尤其是近現代一些偉人、文人的信件,諸如毛澤東、孫中山、李大釗、周恩來、魯迅……早已成為國家征收之重點,個人手中少之又少。偉人墨跡固然難求,但百年來吒吒風雲、各領風騷的人物仍是不少,甚至有的人及他們所做之事就是我們親眼所見、親身所經歷的。光陰流逝,斯人已去,現今又是一個懷舊的年代,手中留上幾通我們曾經熟悉的名人信件,然後,精裱裝框,用以點綴書齋臥室,也是很清雅的。   魯迅曾說過:「日記或書信,是向來有些讀者的。」這句話在過去、現在、將來都不會過時。對於信札收藏者來說更是如此。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窺私癖」,近者鄉親鄰友,遠者名人政要。收藏名人書信就可滿足部分「發燒者」的願望。有識之人,可以通過書信對某人某事做些研究舉證。仿佛聆聽先賢名人的教誨;凡夫俗子,可以從中發現某段隱私、趣聞,這樣就有了飯後的談資。所以,收藏信札也是一件雅俗共賞的事情,更不用說其後所藏的經濟價值了。   當今社會已步入信息化、數字化的時代,電話、電腦、傳真在我們的生活中無處不有。腳步加快了,生活緊湊了,諸多事情一個電子郵件、一個電話、一條短信就可以解決。就連辛勤筆耕的文人也在忙著「換筆」,換來的是工工整整、索然無味的打印體。這就愈顯手寫書札的珍貴,不要說毛筆書信,就連一些硬筆信件,人們也敢花大代價請回去。   在國外,歐洲人對名人書信一直是情有獨鐘的,尤其是這幾年,行情一直在不斷上漲,像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原稿,共57頁,在2003年5月的蘇富比拍賣會上,被一位私人藏家以213萬英鎊高價競得(相當於人民幣3000多萬元)。還有《教父》作者馬裡奧‧普佐給馬龍‧白蘭度的一封親筆信——不過是一張便條,在2005年佳士得拍賣行也以13.2萬美元成交。在中國,名人信札的收藏也是這兩三年才開始升溫的,2006年11月底,一封徐志摩的早年3頁毛筆信件,在中國嘉德拍場拍出了10萬元。它以後的升值潛力仍是無法估量。2006年9月,在北京大學舉辦的」中國近現代文化名人墨跡展「,就展示了許多文化名人的書札。短短的五天展期,在沒有宣傳的情況下,引來近萬人前來參觀,盛況可謂空前,其間還有不少知名教授、學者,有的觀眾甚至天天都要過來看一遍,他們稱「這是一次精神與視覺上的享受」。   對於名人書札的收藏,我們不妨以個人的喜好而為之,多一些趣味性,要以玩的輕松心態介入其中,一開始不要把目標定得過大。所謂個人喜好,就是你所感興趣的人或事。著名報人鄭逸梅曾以小說《孽海花》為線索,因小說多真人真事,就搞了個《孽海花》人物系列。還有北京大學的程道德教授目前正專心於各大學校長的墨跡搜采。於玩中增長見識、提高眼光、娛悅性情、結交同道。信札收藏切忌急功近利,要有一顆平常心,名人手札因其存世量少,並不是有錢就能收齊的,要像涓涓細流匯成大海那樣,積少成多,再加上持之以恆,多看、多聽、多體會,肯定會有收獲。信札收藏也有一些要訣,筆者認為主要有八條:   一、 最好先看幾本信札收藏的書,像《珠還記幸》《近現代文化名人墨跡選》《字字璣珠》《明清尺牘》等。《近代名人大辭典》應是手頭常用必備的工具書。   二、 多請教專家,有了專家的指點,我們才會少走彎路。   三、 要認真研究名家的行文、筆跡。只有成竹在胸,才會避免吃虧上當。   四、 注意品相及信札的完整性。   五、 最好買毛筆信札,因為毛筆是我們這個民族獨特的書寫工具,唯有它才能讓我們體會到什麼叫做「筆墨情趣」。當然,對於一些內容好的硬筆信件,我們也一定不要漏掉。   六、 對於「大名頭」要重點關注。所謂「大名頭」,就是有大建樹、老少皆知之人。名頭越大,升值空間也越大。   七、 有時會遇到一人寫的多通信札,只要價格便宜就可以全部吃下,這樣,可以保持信件的連續性、完整性,也可留下最好的,剩余的與同道互通有無。   八、 防火、防潮、防蟲蛀。   也許有一天,手寫書信會真的從我們眼前消失。我們一目十行、快捷地看著千篇一律的字體,之後,給對方一個電話算是回復了。只有到夜深人靜時,青燈一盞,拿出我們曾經所熟悉的、或行或草的手寫信個,展玩一番,便覺精神一振,萬慮俱消…… 摘編自:2007年《藝術市場》第1期" ["writer"]=> string(6) "韓斗" } } 藏札者說 | 百家爭鳴 | 中華博物
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藏札者說

【韓斗】
  收藏名人信札是目前收藏界中的一項熱門。它既有一定的文獻價值,又是一門書法藝術。這些年的拍賣市場中都有它的身影,並且有著不俗的表現,像錢鏡塘所藏明賢尺牘就曾拍過990萬元的高價。
  名人信札的收藏,古今中外早已有之。因為那是書者真情的流露,或者洋洋灑灑千百言,或者匆匆忙忙三兩句。更有文人墨客憑著手中生花之筆,為我們留下諸多名篇佳作。其間還有寫得精彩絕倫的書法,秦篆漢隸、顏柳蘇黃,於小小紙箋中表露無遺,令人心醉神往,浸淫其中。王的《伯遠帖》、王獻之的《中秋帖》,用現在的話說不過是一紙「便條」。但是,寫得非常講究,無論是線條的力度,還是結構的疏密,讓人看了總是那樣的愛不釋手。
  信札,在古時有多種名稱,如尺牘、尺書、尺素、筆札、書札……現在我們最常見的叫法就是書信。古今中外的文體,最隨意、最自然,且應用極廣,莫過於書信,陸機的《文賦》,就有「函綿邈於尺素,吐滂沛乎寸心」之贊語。有趣的是,至今我國保存下來的最早的墨跡,就是陸機手書的《平復帖》。此帖點畫蒼勁有力,筆法奇崛,是稀世的書法珍品。《平復帖》又是一紙書信。它曾引得大收藏家張伯駒為其傾家蕩產,不惜一切代價地想得到。其行為足以讓人一擊三歎。
  不要說魏晉,就是唐宋元明的信札都是難得一見的,偶在拍場露面,必是你爭我奪,拼出個好價來。清代、民國離我們較近,但其價位亦如噴發前的火山,湧動不止。尤其是近現代一些偉人、文人的信件,諸如毛澤東、孫中山、李大釗、周恩來、魯迅……早已成為國家征收之重點,個人手中少之又少。偉人墨跡固然難求,但百年來吒吒風雲、各領風騷的人物仍是不少,甚至有的人及他們所做之事就是我們親眼所見、親身所經歷的。光陰流逝,斯人已去,現今又是一個懷舊的年代,手中留上幾通我們曾經熟悉的名人信件,然後,精裱裝框,用以點綴書齋臥室,也是很清雅的。
  魯迅曾說過:「日記或書信,是向來有些讀者的。」這句話在過去、現在、將來都不會過時。對於信札收藏者來說更是如此。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窺私癖」,近者鄉親鄰友,遠者名人政要。收藏名人書信就可滿足部分「發燒者」的願望。有識之人,可以通過書信對某人某事做些研究舉證。仿佛聆聽先賢名人的教誨;凡夫俗子,可以從中發現某段隱私、趣聞,這樣就有了飯後的談資。所以,收藏信札也是一件雅俗共賞的事情,更不用說其後所藏的經濟價值了。
  當今社會已步入信息化、數字化的時代,電話、電腦、傳真在我們的生活中無處不有。腳步加快了,生活緊湊了,諸多事情一個電子郵件、一個電話、一條短信就可以解決。就連辛勤筆耕的文人也在忙著「換筆」,換來的是工工整整、索然無味的打印體。這就愈顯手寫書札的珍貴,不要說毛筆書信,就連一些硬筆信件,人們也敢花大代價請回去。
  在國外,歐洲人對名人書信一直是情有獨鐘的,尤其是這幾年,行情一直在不斷上漲,像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原稿,共57頁,在2003年5月的蘇富比拍賣會上,被一位私人藏家以213萬英鎊高價競得(相當於人民幣3000多萬元)。還有《教父》作者馬裡奧‧普佐給馬龍‧白蘭度的一封親筆信——不過是一張便條,在2005年佳士得拍賣行也以13.2萬美元成交。在中國,名人信札的收藏也是這兩三年才開始升溫的,2006年11月底,一封徐志摩的早年3頁毛筆信件,在中國嘉德拍場拍出了10萬元。它以後的升值潛力仍是無法估量。2006年9月,在北京大學舉辦的」中國近現代文化名人墨跡展「,就展示了許多文化名人的書札。短短的五天展期,在沒有宣傳的情況下,引來近萬人前來參觀,盛況可謂空前,其間還有不少知名教授、學者,有的觀眾甚至天天都要過來看一遍,他們稱「這是一次精神與視覺上的享受」。
  對於名人書札的收藏,我們不妨以個人的喜好而為之,多一些趣味性,要以玩的輕松心態介入其中,一開始不要把目標定得過大。所謂個人喜好,就是你所感興趣的人或事。著名報人鄭逸梅曾以小說《孽海花》為線索,因小說多真人真事,就搞了個《孽海花》人物系列。還有北京大學的程道德教授目前正專心於各大學校長的墨跡搜采。於玩中增長見識、提高眼光、娛悅性情、結交同道。信札收藏切忌急功近利,要有一顆平常心,名人手札因其存世量少,並不是有錢就能收齊的,要像涓涓細流匯成大海那樣,積少成多,再加上持之以恆,多看、多聽、多體會,肯定會有收獲。信札收藏也有一些要訣,筆者認為主要有八條:
  一、 最好先看幾本信札收藏的書,像《珠還記幸》《近現代文化名人墨跡選》《字字璣珠》《明清尺牘》等。《近代名人大辭典》應是手頭常用必備的工具書。
  二、 多請教專家,有了專家的指點,我們才會少走彎路。
  三、 要認真研究名家的行文、筆跡。只有成竹在胸,才會避免吃虧上當。
  四、 注意品相及信札的完整性。
  五、 最好買毛筆信札,因為毛筆是我們這個民族獨特的書寫工具,唯有它才能讓我們體會到什麼叫做「筆墨情趣」。當然,對於一些內容好的硬筆信件,我們也一定不要漏掉。
  六、 對於「大名頭」要重點關注。所謂「大名頭」,就是有大建樹、老少皆知之人。名頭越大,升值空間也越大。
  七、 有時會遇到一人寫的多通信札,只要價格便宜就可以全部吃下,這樣,可以保持信件的連續性、完整性,也可留下最好的,剩余的與同道互通有無。
  八、 防火、防潮、防蟲蛀。
  也許有一天,手寫書信會真的從我們眼前消失。我們一目十行、快捷地看著千篇一律的字體,之後,給對方一個電話算是回復了。只有到夜深人靜時,青燈一盞,拿出我們曾經所熟悉的、或行或草的手寫信個,展玩一番,便覺精神一振,萬慮俱消……


摘編自:2007年《藝術市場》第1期
上一篇 紅山文化「馬蹄形管狀玉器」

下一篇 揭曉長沙窯藍釉及銅紅釉形成之謎

(支持用鍵盤 ← → 翻頁)

更多內容請到 博物檔案庫 中檢索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7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