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專題2034 專題2033 專題2032 專題2031 專題2030 專題2029  更多內容請到 博物檔案庫 中檢索

吳冠中繪畫藝術中的美學特征

【王麗琳】 2010-03-21 12:54:40

  吳冠中學貫中西,他了解東西方藝術發展的差距,也深刻理解東西方不同文化背景中的藝術內涵。他曾把自己當作裁判,選取歷史上各個時期的代表畫家的作品進行比較,他稱之為「較量」,第一回合,第二回合--結果有勝有負也有平局。同時,他又把東西方藝術比作啞巴夫妻,雖語言受阻,卻彼此相愛。他說他是一個藝術的混血兒,既畫油畫,也畫國畫,他熱愛油彩對比強烈的色塊,更愛水墨淡雅之鄉和靈動的線條,他矛盾著、困惑著,魚和熊掌本不可兼得,他卻藏著掖著,兩個也不願捨棄。就這樣,一路走來,他竟然水陸兼程,揮灑自如,在東西方兩大領域裡取得令人矚目的成就,成績斐然。

  李政道在文章中寫道:「冠中教授學貫中西,不懈的探索東西方繪畫兩種藝術語言的不同美學觀點,自由地奔走在東西方繪畫的兩個領域,尋找和創建了自己的生命家園。冠中教授創作的《流光》這幅反映『復雜與簡單』的科學主題畫,則具有現代西方繪畫的抽象意味,但其審美境界卻又是具有中國特色的。」

  20世紀,中國繪畫形式在左傾思想的主導下,繪畫以單一的形式「服務」於主題和內容,繪畫藝術成了文字主題的圖解,成為文學的附庸;繪畫本身是靠形式,靠視覺來解釋的,而不是靠文字解釋。因此,在上世紀80年代初,吳冠中發表了一篇關於《繪畫的形式美》的文章,是對極左藝術教條的公開挑戰。他在繪畫藝術上創造新形式的試驗,對現代美術的影響在於呼喚美術家對繪畫本體的關注。而西方則在哲學家康德提出的對學科本身批評的影響下,西方現代藝術從內部展開自覺意識的獨立思考與批評。吳冠中敏銳地意識到中國現代繪畫在形式創造上的空缺,到了非革傳統繪畫藝術的命不可。

  吳冠中在20世紀處於急劇的社會變革當中,在傳統與現代,東方與西方這個時空交會點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的藝術切入點,正好緊扣這一時代主題,並由此展開在這個時代裡屬於他的藝術空間。

  吳冠中認為離開前人技法經驗並不妨礙中國藝術傳統的延續,且認為這將使這一傳統為更多的現代人所接受。他的水墨畫作品證實,雖技巧、章法上遠離傳統繪畫形式,但在藝術精神上卻是與歷代水墨畫大師們靈犀相通。

  吳冠中在藝術發展的規律面前,無論對待的是傳統的、現代的、東方的,還是西方的,他始終本著科學的態度,而非狹隘的民族主義觀,沒有把東西方藝術對立起來看問題,曾有畢加索尋找非洲藝術,莫奈、馬蒂斯也有過東方藝術的情結。藝術家有國籍,而藝術沒有國界,藝術是人類共同文化精神的連接點。藝術家創造的藝術如何獲得世界的認同,首先要持科學的態度,如貢布裡希所言:「科學的態度就是對過去東西所持的自豪態度,帶批判性的判離態度和相信進步的可能性的態度。」吳冠中對藝術的思考,不僅以科學的態度,還在於他不停的創新變革的熱情,無止境的反思,對傳統既自豪又叛逆,始終保持著獨立的精神和獨立的人格。

  吳冠中提出並以實際行動捍衛了「形式美」這一美學觀點。這裡的「形式」與「程式」不同,形式美也是傳統繪畫所追求的目標,黃賓虹山水畫渾厚華滋,他畫的房子東倒西歪,山與人的比例也不是真實中的比例,所畫景物也與自然中真實的山水大不相同,但它給人卻是「真山水」的感覺。正如潘天壽所評:「憑他一支禿筆,畫出形理妙合自然。」這是藝術的真實,給人以形式美的享受。

  上世紀90年代後期,吳冠中由於年事已高,已不再外出寫生,也不滿足於尋找和研究繪畫藝術的形式美。離開了具體的對象,則多了對人生思考和生命感悟,多年的藝術生活結果像老牛反芻式的加快,感悟,思考,真正達到天人合一。另一方面,他從繪畫的本身去思考,結合了中國傳統繪畫中追求的,空靈,寫意,畫人格,畫自己。這種跳出一般繪畫創作的思維方式,區別於西方形形色色的現代繪畫中理性的,無感情或極端的個性化表現,他以特有的敏感的詩意的表現形式,表現出人民群眾喜愛的具有中國味的藝術形式。康定斯基、蒙得裡安感情表達對於含混的藝術形式,在藝術探索和發現的道路上,他始終走在中國藝術發展進程的風口浪尖上,但他的藝術從未表示與過去決裂。相反,他更熱愛傳統,正因為熱愛,才希望發展它和豐富它。他和石濤隔世對話,有相見恨晚之感,他覺得和石濤的藝術觀念是如此相近,在藝術語言上找到了知音--

  《夜宴越千年》舊韻新腔,是他對傳統繪畫的思考和感悟的結晶,對音樂旋律節奏和美的追求,古今如是,千年不變。情感、姻緣是聯系今人和古人對話的主線,也是作者和人民群眾對話的基礎。

  《夜宴越千年》是根據五代時畫家顧中《韓熙載夜宴》組圖的之一「聽樂」部分所創作的。吳冠中變種《夜宴圖》,不是對傳統名畫作簡單的圖解或戲噱,是他對傳統繪畫藝術的理解,思考的結晶,是融合東西觀念的產物。作者采用了他慣用的直覺與錯覺印象表現手段,運用西方現代構成手法,引入中國傳統水墨畫,其手段與點線的擴散與奔騰;黑與白的穿流;虛與實相輔;色彩是線與綠的對歌。

  畫面內容上表現了五個古代樂妓形象,她們是一群社會地位低下的為權貴們服務和享受的人。當人老珠黃時,命運就如唐代著名詩人白居易筆下所描繪的琵琶女,她們演奏的是否就是自己的命運之曲,亦或是南唐國君李煜亡國之怨:「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蕩氣回腸的樂曲能博得主人一笑,但未必能改變自己的命運。主人韓熙載命運不濟,懷才不遇;即便是貴為天子的李煜也未必江山永保,更何況是命運被他人掌握的纖纖女子。吳冠中的「夜宴」人物形象是誇張的,身著華服內心惆悵的奏樂女子,卻化作優美的曲線和純淨的色塊。作者利用了減法和誇張的藝術手段,略去無關主題的細節,甚至是古人描寫人物時奉為傳神的阿堵,也都被作者毫不猶豫地減掉,只剩下代表身姿也近乎抽象的點線面。敷上清麗簡約的色塊,線條的表現也全然不顧傳統的游絲描或折帶描。正如他十分欣賞的清文人畫家石濤所說的受與識,實質上是石濤開了20世紀意大利美學家克羅齊「直覺說」的先河,尊重自己的感受,石濤同時強調古人之須眉不能長我之面目,他反對因襲泥古,必須自己創造畫法,故而大膽宣傳:「所以一畫之法,乃自我立。」吳冠中在「夜宴」一畫中,獨創了自己的畫法,古韻新腔,或許不再是古時的哀婉曲調,也或許是表達了作者在藝術上渴望沖破傳統藩籬和束縛的願望,同時也似乎在他心中奏出了藝術春天這一新樂章。

  有人試圖將吳冠中畫的線條納入傳統中國畫的范疇,但又覺得不符合規范。中國畫評家把傳統線條分為自由的「游絲描」和曲折的「折帶描」,而吳冠中的線時而憑空而降,或劈面而來,又急急繞回--點,劃間時隱時現,變化莫測,如武林高手看似毫無章法和套路可尋,但它能招招致命點中要害。他的線條是獨特、多變的,且不可歸類。

  吳冠中深知傳統筆墨中的線條,而且作過深入研究,屋漏痕線蒼勁堅挺是前人用來表現冬梅干枝,懸崖石壁,孤松矮屋之類別有分味,但它替代不了米家雲山濕漉漉的點或倪雲林的細瘦俏巧的輕盈之線。若優若劣?對這些早已定評的手法大家都承認是好筆墨。但筆墨是服務於不同的形象和內容,舊有的筆墨只能表現以往的內容,題材內容一經改變,其原有的筆墨語言就不適應了,必須運用新的形式和新的筆墨語言來表達。如《春如線》是吳冠中晚年對中國傳統水墨畫進行抽象表現的傑作。此畫也是他探索中最具現代抽象意味和具有中國傳統民族味的代表作。他把江南早春的氣息,表現得那麼纏綿動人,詩意盎然。內容形式簡潔,寓意深刻,有傳統文人的氣息,又有很強的現代形式感,意境深遠,格調高雅,有豐富的內涵和內在美。畫幅采用方形畫幅構圖,畫面線條是柳絮被藝術家高度概括抽象化了形象,在微風吹拂下舞動著倩影,桃紅柳綠,綿綿細雨,這是春天的印象。《春如線》表現出了詩意的春天,表現的賀知章「萬條垂下綠絲絛」的意境,同時,又表現出如朱熹詩句中的「等閒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的詩意。

  吳冠中時常畫柳,說明他愛柳,與柳有著不解的情結,以「柳」為題,托「柳」起興,「柳」既是優美舞姿的化身,又是用來表現離別之情的寄語。曾經客流它鄉的漂泊之感,沉思前事,如煙似夢,欲說還休,余味無窮。此情此景,復雜多變的情感思緒,被他以抽象的手法,由虛入實,情景交融生動而又巧妙地表達了出來。

  春天是美好的,春將歸去時,令人不勝眷戀,短暫的方知是寶貴的,也是最美的。《春如線》把春天的特征以抽象美的形式呈現在我們的面前,春的氣息撲面而來,點點桃花,分外妖嬈,梨花帶雨桃花開,江南的春天仿佛是由線串成的,春雨如線,柳絮如絲。出生在江南小鎮的他,對故鄉的眷戀之情,對江南春天美好的回憶,以及對青春、對生命的感悟化作一串抽象的點線面,用一枝畫筆耕耘著人生之路。


來源:

上一篇 怎樣鑒定老紫砂壺的年代

下一篇 明天啟景德鎮青花瓷人物紋飾

(支持用鍵盤 ← → 翻頁)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7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