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專題2029 專題2028 專題2027 專題2026 專題2025 專題2024  更多內容請到 博物檔案庫 中檢索

明式家具的文人氣息
(劉剛 2004-04-09 00:00:00)

  明代政治機構發達,考試制度完善,文人士大夫數量驟增,大量未能由科舉出仕的讀書人,構成了這一階層的龐大基礎,盡管他們都企望著考取功名,但落第的陰影仍然籠罩著他們中的絕大多數。
  視科舉為正途的學子們,一如既往地生活在落第後的清閒中,繼續著枯燥乏味的應試生涯,一班讀死書和追求功名利祿的人馬不斷壯大,及至明代後期,社會上開始流行一種反對正統儒學桎梏,追求真實、自由、解放的思潮,在文人中影響甚廣,他們提倡直寫胸臆,獨抒性靈,表達自己的真情實感。對這一思維方式獨特的人群來說,閒逸靜篤的氛圍最適於修身養性、煥發神采,在優雅閒適的生活中,他們滿腹的詩書才藝處處尋找著遣興抒懷的對象。室內器具中,家具與人的關系最為密切,因而率先被熏染上儒雅的文人氣息,在不斷精致化、藝術化之後,成為聲施後世的「明式家具」,與當時的造園藝術和文人畫同步臻於妙境。
  以木材的天然紋理作為裝飾,是明式家具藝術的一大特色。文獻可證,對木材天然紋理的偏愛古已有之,早在西漢,中山王劉勝《文木賦》載:「制為杖幾,極麗窮美;制為枕案,文章璀璨。」
  明代文人在這方面的著述更多,曹昭《格古要論》見載:「花梨木出南蕃,紫紅色,與降真相似,亦有香,其花有鬼面者可愛」「癭木出遼東、山西,樹之癭,有樺樹癭,花細可愛。」(癭木是指樹木枝干部隆起如瘤者,其剖面花紋旖旎)「骰柏楠出西蕃馬湖,紋理縱橫不直,其中有山水人物等花者價高。」還有虎斑木「紋理似虎斑」;紫檀木「有蟹爪紋」等等。就連杉木這種現今最不起眼的雜木,在當時也並非一無是處,言其「花紋細者如雉雞斑,甚難得,花紋粗者亦可愛。」
  明代繁榮的經濟和發達的海運,為東南亞珍貴硬木的大量輸入以及住宅、園林建築業的興起創造了有利條件。家具開始向高層次發展。質地堅硬、色澤幽雅、紋理華美的珍貴木材的應用,提高了家具的觀賞性和藝術表現力。當時常用的硬木種類有黃花梨木、紫檀木、雞翅木、鐵力木等。黃花梨木性適中,便於雕刻,不易變形,是制作硬木家具的首選材料;紫檀木堅硬細膩,適於精雕細刻;雞翅木因木紋如雞翅羽紋而得名,質地細膩致密,紋理呈紫褐色深淺相間,迤邐多姿;鐵力木料大價廉,紋理似雞翅木而略粗,適於制作大件家具,牢固堅實,經久耐用。
  明代家具采用硬木,除了取其堅固以外,還充分利用它的美麗花紋。古典家具以木為材,若能自然成文,總比人工雕琢顯得大氣且雋永耐看。在許多傳世的明式家具上,都把紋理最美的木材用在顯眼部位。
  黃花梨木色澤不靜不暄,紋理跳脫自然,最受文人表睞。
  紫檀紋美而不甚彰顯,雖不及黃花梨綺麗,但色澤深沉,亦受文人喜愛,只是在視覺上略悶滯,欲彌補這一缺憾,除了增加透雕裝飾外,在局部鑲嵌顏色較淺的其它木材也極有見效。比如癭木鑲嵌,既可借斑斕的紋理獲取特殊的裝飾效果,又能使凝重有余而俊秀不足的紫檀家具稍顯靈變活脫。
  雞翅木的紋理纖細曲折,尤其是老雞翅木,紋理最美處像禽鳥頸部和翅膀上羽毛的花紋那樣綺麗,如此美材通常被用在櫃門、抽屜面、靠背板等家具上的最突出的部位。
  明式家具的另一特色就是「線腳」裝飾,這是一種裝飾性線條組合,形式極為豐富,作用在於使家具的外觀由樸質粗放變為俊雅挺秀,它通常沿水平或垂直方向出現在家具的框架部位,如桌沿、腿足、櫃帽和棖子上,線型變化多端,工藝上既省事,又能產生良好的視覺效果,所到之處,不論方材圓料,皆呈現各式優美輪廓,可謂方非一式,圓不一相。
  木作工藝自宋、元以來日趨完善,有了技術支持,各類珍貴硬木材料才能運用自如,可這終究只是令家具改頭換面而已,家具形制的嬗變雖然直接出自匠作,但工匠們並無跳出前人窠臼去獨創一格的非分之想,默守陳規的勞苦營生使得他們碌碌無聞,直到文人的參與,才為古老的家具工藝注入了活力,他們陸續撰寫了有關室內設計和家具裝飾的文章,其審美意趣與工匠精湛的手藝相結合,誕生了一大批意味雋永且深得傳統精髓的家具傑作。
  文人對家具的著錄,自漢以降雖然時有所見,但大多是只言片語的零星記載。明代晚期,文人以古樸為雅,反對繁紋褥飾,追求自然天成,寫下了大量以「古雅」為家具審美標准的文章,論述之詳盡,為以往任何一個時代無法比擬。
  輯錄當時各類家具形制的有明萬歷間王圻、王思義的《三才圖會》。高濂的《遵生余箋》,屠隆的《考盤余事》,文震亨的《長物志》中,有關家具設計、審美以及室內陳設的描述,為後人闡釋了當時處於社會變遷下的家具文化。尤其在文震亨的《長物志》中有兩章涉及家具,言之甚詳,除了介紹當時家具的材質、結構、裝飾和用途以外,還闡述了自己關於家具形制、裝飾和陳設的審美觀點,諸如室內陳設必須「幾榻有度,器具有式,位置有定,貴其精而便,簡而裁,巧而自然也。」批評當時某些家具「徒取雕繪文飾,以悅俗眼,而古制蕩然,令人慨歎實深。」說椅子「宜矮不宜高,宜闊不宜狹,其折疊單靠吳江竹椅,專諸禪椅諸俗式斷不可用。」認為榻「忌有四足或為螳螂腿,不承以板則可,近有大理石鑲者,有退光朱黑漆中刻竹樹以粉填者,有新螺鈿者,大非雅器。」天然幾只可「略雕雲頭、如意之類,不可用龍鳳、花草諸俗式,近時所制狹而長者最可厭。」書桌應該「中心取闊大,四周廂邊闊僅半寸許,足稍矮而細,則其制自古,凡狹長、混角諸俗式俱不可用,漆者尤俗。」杌若作「竹杌及絛環諸俗式不可用」交床若是「金漆折疊者俗不堪用」等等。
  文人的觀點和論述,對明式家具風格的形成產生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這些藝術化了的日常生活器具,以鮮明的個性特征和濃郁的文人氣息,書寫了家具藝術的新篇章。
  明代晚期,民風日奢,古代的社會風尚呈苟延之勢,人心淳樸漸失而流於詐偽,矜誇之習日盛,用硬木制作家具極為普通並且形成了風氣。范濂《雲間據目抄》載:「細木家伙,如書桌禪椅之類,余少年曾不一見,民間止用銀杏金漆方桌,自莫延韓與顧、宋兩家公子,用細木數件,亦從吳門購之,隆、萬以來,雖奴隸快甲之家,皆用細器,而微之小木匠,爭列肆於郡治中,即嫁裝雜器,俱屬之矣,紈褲豪奢,又以據木不足貴,凡床廚幾桌,皆用花梨、癭木、烏木、相思木與黃楊木,極其貴巧,動費萬錢,亦俗之一靡也,尤可怪者,如皂快偶得居止,即整一小憩,以木板裝舖,庭蓄盆魚雜卉,內則細桌拂塵,號稱『書房』,竟不知皂快所讀何書也!」
  上文說明硬木家具的普遍傳播是明代後期的事情,文中的「吳門(蘇州府)」和「雲間(松江府)」都是物產豐富、人口眾多的好地面兒,也是明式家具的發源地和主要產地。富庶是孕育奢靡的溫床,它促進了硬木家具的生產,及至清代前期,明式硬木家具在數量和工藝上都達到了頂峰。
  清三代以後,人心不古,世風日下,矯飾、奇巧的手工藝作風盛行,明式家具風格漸漸不受上流社會喜愛,除了少數地區如蘇州東山、西山等地繼續保留明式做法以外,文人意趣在家具上消退殆盡,清式家具風格已成定制,明式家具在總體上步入衰微。

上一篇 試論海派收藏文化的由來及發展

下一篇 銀簪閃亮古代女人

(支持用鍵盤 ← → 翻頁)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7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