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專題2029 專題2028 專題2027 專題2026 專題2025 專題2024  更多內容請到 博物檔案庫 中檢索

漫談帳勾
(許遜 2006-03-03 00:00:00)

  屋脊上,灰黑色的瓦舖很陡,排得也很緊湊,像水田中小鯽魚的鱗片,密密麻麻,層層疊疊的。似乎多雨所至,那瓦便不似北方,並不凸一□凹一槽的交錯變化,於是,感覺上也就怪怪的,產生了別樣的心情。外牆,與屋裡相仿佛,刷得很白,幾乎什麼其他的色彩都沒有,就是灰瓦下面素淨的純白,連門窗的顏色都是一點不搶眼的木材本色,於是,襯映在花紅柳綠的綿綿細雨中,感覺上就又怪怪的,產生了趨同的心境。所以,早年吳冠中的畫多有這樣的題材,當然也包括徐希等,大都喜愛這雨意朦朧中的情調,似乎那光景便能給傾向於印象主義的畫家以啟迪——恍惚迷離的昏散感,田園恬靜的親切感,或者小橋流水而外強烈的點與線、黑與白的跳動。
  水鄉的水確實很多,天上落下來的,湖裡、河裡、池塘中流淌的、蕩漾的,卻難得洶湧澎湃、激蕩宣洩。看上去,全然是種淡淡的美。但自然的法則中不都如此的詩意。因了潤澤且溫濕適宜,昆蟲便起勁地繁衍,尤其那種叫做蚊子的東西,不僅咬得人會極不舒服,還愛自鳴得意地哼唱——在人們最不願意被打擾時,惱人地哼哼著,唱個不停。無奈,人們終於想到用床榻把自己懸在稍許離開地面的半空中,與潮濕和蟲豸們隔開一段還算方便的距離,並用帳子把蚊蟲和自己分開——非處心積慮地消滅,僅僅是為了分隔開。這似乎很符合自魏晉南北朝以降佛教隨之在江南蔓延開來的傳統,也很符合姑蘇這地方人大約與生俱來的柔糯。
  當然,陋床板旁撐竹竿,麻布粗帳,蚊帳好歹一別也罷了。若以床架之典雅大方,絹紗之曼妙輕柔,掛帳之勾便不可能粗俗礙眼。趕上社會繁榮,人民富裕,一應日用器皿自然又講究、華貴些;國力衰微,百姓潦倒,用具們也大都粗陋起來。這是規律性的,從帳勾也看得出來。
  高古的帳勾很少見,至少青銅時代蹤跡渺茫,即便不好說絕對沒有,但數量不會很多,使用的地區也一定十分狹小。大約因了這東西冥間用處有限,墓葬中也難有出土。唐宋間這東西好像還沒出現,因為,從東晉顧愷之的《女史箴圖》到五代顧閎中的《韓熙載夜宴圖》等繪畫名作中,那幔帳就都是絲絛緞帶之類系著的,而且讓人們還看到帳子明顯的裝飾效用,與它建立一個更溫馨的小環境的功能。
  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中也出現了兩舖蚊帳的一角,同樣不像使用帳勾的樣子。因此,這東西或許是隨著元明海外貿易的繁榮,從中亞或歐洲傳人,並迅速的本土化了。
  傳世品中,明清以降出自貴冑大賈的象牙、黃金之器有亦有限,如今也大多流入了公立的博物館,民間難得一見。黃銅、白銅甚至銀制的,舊貨市場上尚不難尋覓,價錢還算公道。一般來說,明代的古樸簡潔(明代風格白銅竹節紋帳勾),清代中前期的精致細膩,後期到民國間的粗陋而質劣。同理,質地精的,做工大多細些;質地劣的,做工也相對糙些;金、銀制品則按照傳統,有當時一些著名銀號的印記打在不大起眼的地方。
  帳勾這物件首先是日用器,後來才出了雕飾鐫刻,與藝術結了緣,或者說藝術插足其中。可藝術攪在其中幾百年,它卻終歸未能脫離被美化了的日用器之列,所以,藝術品收藏中沒有這一類,只能歸於民俗,或者民間工藝。盡管清代的皇家宮禁中有,王公大臣、商賈富戶家中用,文人世子、書香門第也不排斥,可究竟於禮樂典章無關,於酬唱應和無關,好像只與香艷纏綿為伍,所以,筆、墨、山子這些更小的物件歸入了文房用品,身價也隨之高起來,帳勾依舊屬於生活用具,世俗品類,離高雅的勾當相去甚遠,以至歷來沒有太多的人關注。這似乎多少帶有一些歧視在內。君不見,皇家的傳承曰禮樂,曰本紀;文人的傳承曰文化、曰傳記;老百姓的傳承就只好歸入市井風俗、筆記雜談了。這裡自然也有收藏這個行當裡「孤品」、「罕見」、「稀少」對「為數眾多」的歧視,品味、精湛、文雅對俚俗、簡陋、粗劣的排斥。因此,三代彝器、官窯瓷器、名家書畫總比碳火盆、大水缸、春聯年畫受人尊重,而「林妹妹」葬花的花鋤也注定比「狗兒爹」耪地的大鋤來的精巧、稀罕、金貴。這本來無可厚非,只是不公平罷了。
  然而,時過境遷,帳勾不再用銅材,變成了鋁合金、不銹鋼,且又成了素面朝天,單一使用功能的狀態,與它剛誕生時大體仿佛,依然很少裝飾,不過多把竹節紋改成了擰麻花。當然,中間的花板早都沒有了。似乎現代的人們更趨現實——欲得個好兒子,去求助於生命科學、遺傳學更可靠些,麒麟、觀音跟「送子」不搭界;想要長壽,首先得運動,得保持身體健康,壽星、松鶴與延年益壽間同樣不搭界。可希冀、向往,包括美好的祈禱並沒有錯,於是,我還是喜歡帳勾,尤其帶有吉祥圖案的那種。即使掛滿幾面牆壁,密密麻麻,層層疊疊的,雖大小差不太多,卻決不會顯得千篇一律,而是千姿百態,活潑潑地散發出一種於生命、於美好的渴求。


摘編自:《收藏家》2005.02

編輯:聰子

上一篇 陶瓷保養要訣

下一篇 高貴華麗玉帶飾

(支持用鍵盤 ← → 翻頁)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7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