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專題2029 專題2028 專題2027 專題2026 專題2025 專題2024  更多內容請到 博物檔案庫 中檢索

草書雜議
( 2009-05-19 00:00:00)

  唐人張懷瓘在《書議》中有這樣一段話:「子敬之法,非草非行,草又處其中間。無籍因循,情馳神縱,超遠優游。臨事制宜,從意適便,有若風行雨散,潤色開花,筆法體勢之中,最為風流者也。」從以上書論中,可以清楚看出作者對於草書的描述已經是脫離了一般意義上人們對書法的審美要求,而是將其列入了融合大自然之美妙的境界中。可以這樣說,草書是所有書體中最能抒發性情的書體,是抽象的畫、無聲的音樂。

  那麼,怎樣學好草書呢?我認為,首先應具備篆、隸、楷等諸多書體的基礎,其中篆書以訓練中鋒運筆,只有中鋒熟練了,才能說明你已能用「腕法」了,才能談及側鋒、偏鋒的靈活運用。草書的運筆相對較為豐富,較為靈活,在書寫中也容不得你停滯、頓息,一瀉千裡之中已是將你的運筆功夫躍然紙上。而要想准確、隨意地表現書寫功力,其楷書、隸書的練習也是極為重要的,從「顏、柳」到「歐、趙」,再到龍門二十品、唐人寫經,楷書中各種筆法的運用比比皆是。另外,隸書中諸如《石門頌》、《張遷碑》、《封龍山碑》等漢碑作品,更是體現了其用筆的多角度和隨機性。楷、隸書提按分明,使轉節奏變化大,線條的粗細明顯,這些都具備了草書用筆多樣性的要點。可以說,沒有一定的楷、隸基礎,要想在草書中有所作為也是很難的,是無規矩而求方圓,是無本之末。

  誠然,你如果只是把運筆技巧熟練掌握了,並不見得就一定能學好草書,這裡沒有因果關系。筆法、筆畫只是漢字的基本要素,而不是寫好草書的關鍵因素;古人說:楷書見功力,草書顯才情。可見寫好草書的關鍵還在於才情,這無疑是對一位書家的更高要求。點、畫功夫可以左右一位書家駕駛楷、隸書的本領,而相對於行草,便會顯得蒼白。孫過庭「真以點畫為形質,使轉為性情,草以點畫為性情,使轉為形質「的論斷,指出了在不同書體中點畫、形質在表達方式上的不同,在行、草書中,點畫的內涵顯然已擴大到了性情上,性情一出,點、畫也就有了形質。

  不可否認的是,線條一直是草書的筋骨,是草書的魂,魯迅說:「用思想美化天物。」對客觀的漢字進行藝術加工,也就是通過書法線條來更自由、更奔放地美化漢字,這就是才情的作用了,當然才情也有各種各樣的,有閒雲野鶴、雲裡霧裡般的,也有雄才偉略、大將風度般的,亦有小家碧玉、秀外慧中般的,只要能體現各自性情,也就是個性,就好。在草書中,粗壯渾厚的線條會使作品顯得偉岸,例如王鐸、徐渭;秀娟細致的線條會使作品深露雅氣,例如王羲之、董其昌;而連綿不斷的線條,則有勢來不可止之氣態,如張旭、懷素。「惟筆軟則奇怪生焉」,一枝毛筆,可以八面出鋒,造就出有力、生動、奇妙的線條,這就是所謂線條藝術,給人們帶來的是生命的節奏和律動,給人以奇異之觀的美感和鼓舞。

  最近,經常在專業報刊上看到這樣的文字,說是包世臣提倡「草書以簡淨為上,而雄肆次之」,其實這也因人而異,因時而異。平和簡靜的二王書風,當然高雅、恬適。米芾曾斷言「草書不入晉人格,輒徒成下品」,晉人書風是肅穆、溫和,有一種遠離喧囂、獨坐幽林之感。然而懷素、張旭的書風則以內涵的韻律、節奏來感染觀眾,讓人仿佛生活在了音樂世界中,小橋流水,鷹擊長空。明末清初的一些草書大作,則使人更加體會到了風雲變幻、「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氛,讓人觀之而心跳。米芾的論斷未免單一了點,其實從幾個重要年代留存下來的草書經典之作看,我們會發現一個共通之理,就是「筆墨當隨時代」。那些作品沒有一件會脫離當時的社會背景和文化氛圍,風格樣式一如當時的繪畫、文學和詩歌。

  時下,在一些全國大展上往往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只要是什麼書風獲獎多了,那麼接下來這種書風的作品便會充斥各種媒體。以草書為例,前些年是章草,後來是王鐸、徐渭,現在則是閣帖。有時翻開一本作品集,分不出作者是張三、李四。或許作品的質量也就區分在筆畫的熟練程度上。此話可能扯遠了,其實我想說的是,學習草書不可跟風,應當根據自己的性格、修養來確定自己的風格,否則,大家都會是「流行書法」隊伍中的一員。

  隨著時代的飛快發展,在高科技信息時代的今天,書法的實用性已大大降低,但書法的藝術性卻可以不斷發展、加強。書法中,尤其是草書中線條的廣泛運用,似乎更符合時下高節奏、多元化生活情趣下的審美要求。在草書中,漢字本身的可識性已被削弱,讓人更多接受的會是一種抒情性,一種意境,以及視覺沖擊。日本當代大書家村上三島在上世紀80年代就曾提出了「書法的總體構成」說,就是將書法作品與現代建築、家具等融合在一起,甚至與人、服裝和日用器具結合在一起,而最具備這些構成的書法元素,當屬草書。日本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其經濟已相當發達,但他們為何始終沒有將書法這一古老傳統文化捨棄呢?恐怕最主要的還是將書法融入了社會生活中。

  我曾經在一部由外國導演執導的影片中擔任美術工作,這位外國導演就要求在一場開打戲的背景中全部以草書來裝飾,並說這是「平面上的武術」,配以活動的武術會「更有藝術性」,「更有利於調動被欣賞者的表演激情」。他還說英文中其實也有書法一詞,原意是將字寫得快些、花俏些,而中國字的書法是藝術,有很多變化。我說是的,首先,這是毛筆的緣故,漢字本身的魅力,可以創造美麗的線條。他連說ok,ok。其實,書法還是一種精神藝術,可以「達其性情,形其哀樂」。作為中國傳統藝術,特殊的造型藝術,書法發展到今天,可以說是越來越值得我們去追求、探索了。

來源:《美術報》
作者:丁申陽
編輯:因因

上一篇 明清象牙雕刻藝術:士風牙香

下一篇 鼻煙壺收藏應有所側重

(支持用鍵盤 ← → 翻頁)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7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