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專題2029 專題2028 專題2027 專題2026 專題2025 專題2024  更多內容請到 博物檔案庫 中檢索

也說徐渭朱耷的「狂」
( 2009-09-04 00:00:00)

  徐渭和朱耷皆以「狂」出名。

  徐渭的「狂」是兩種不同內質的體現。一種是才子的狂,一種是瘋子的狂。才子一般都會有些狂,如詩人李白,杜甫寫過一首《近無李白消息》的詩:「不見李生久,佯狂真可哀。世人皆欲殺,我獨憐其才。敏捷詩千首,飄零酒一杯。匡山讀書處,頭白好歸來。」一個「殺」字令人不寒而栗,反襯了李白的才,也昭示了才子們因才而狂的悲劇命運。還有那個徐渭在《四聲猿》裡激賞、自比的「擊鼓罵曹」的才子檷衡,史稱他「少有才辯,而尚氣剛傲,好矯時慢物」。這和徐渭「恃才傲物,不拘禮法,憤世嫉俗,孤僻偏執」的性格多麼相像。據說徐渭有才而屢試不中的因素之一,是他答卷時常恃才逞氣的結果;他在胡府做幕僚時,也因不拘小節和傲視權貴的倨狂,而引起官場某些人的「畏而怨」。狂,是才氣膨脹的結果,是成就感難以抑制的發洩。徐渭詩書畫皆精,特別是他的文學成就更是卓爾不群,寫有《四聲猿》劇本,令當時著名戲劇家湯顯祖激賞不已:「四聲猿乃詞壇飛將,輒為演唱數通,安得生致文長,令自拔其舌。」但他的這些成就再高,在當時也只限於他所在的小圈子,博得幾個知音欣賞而已。這只能讓他聊得慰藉,根本不能平復他奔赴主流價值體系的激蕩心情。徐渭不僅有抱負,而且抱負很大,他是要做濟世安邦的棟梁之才的;在儒家的道統裡,如他被喝彩的這些文藝才能,在中華文林裡只能算株奇花異草而已。這怎能讓他甘心?所以徐渭是不可能把主要精力放在繪畫等技藝上「積極修行」的,雖然他「最終」的價值還是體現在繪畫上的開拓性,但成全他這番作為的,恰是他的這種天縱之才和特異個性。

  另一種狂,是他在胡宗憲案之後,害怕受牽連,精神極度緊張導致崩潰,采取斧擊、穿釘、碎腎等手段自殺,「九死而九生」。這是一種狂疾,日後受刺激又多次復發,並因此誤殺繼妻,釀成更大的人生悲劇。這種狂與思想、性格有很大的關系,但主要是一種生理上的病態。這種病態反映在藝術中,也就不同一般。在這點上,他與後來的荷蘭畫家凡‧高有相似之處。

  朱耷的「狂」也分兩種,一種是文人的狂,另一種是佯狂。狂,是文人的標志性特色之一;狂,也是文人自信的表現。自信,便是中國文人不乏抗爭的勇氣,也是中國文人在時代大環境中,能夠保持精神獨立的根本。所以歷來有「寧為狂狷不為鄉願」之說。魯迅對魏晉時期文人的狂狷,如嵇康阮籍等的行為,不僅持寬容的態度,甚至贊賞和欣賞,認為是一種「人」個性意識的發現。同樣作為真性情的流露,朱耷的狂,一方面類同於魏晉文人的「返歸自然」,另一方面卻是不得已而為之。朱耷的現實遭際已不僅僅是徐渭似的仕途受挫,家破人亡,而是伴隨自己的王朝覆滅的一切價值和權利的「粉碎虛空」;徐渭似的金剛怒目,憤世嫉俗已遠遠不能使他躲過生死浩劫。

  面對政治黑暗、戰爭離亂、社會不公、生老病死,歷史上的哲人有時會用自己特有的方式理性地直面慘淡的人生。如我們熟悉的典故,發生在戰國時代的莊子「鼓盆而歌」,妻子死了,不泣而歌。這在常人看來,似很荒唐,但在莊子看來,人總是要死的,死是回歸自然。這是智者對悲痛沉重和死亡的超越方式。

  魏晉亂世,這種故事很多,《世說新語》裡有類似的故事:建安七子之一的大文人王粲死了,很多人來吊唁。王粲生前喜歡聽驢叫,他被安葬完畢,魏文帝曹丕親自到墳前祭奠。曹丕對墓前同來吊唁的人說:「王粲生前喜歡聽驢叫,我們大家都來學一聲驢叫,為他送行。」於是,依次每人都學了一聲驢叫,帶頭的卻是皇帝。曹丕不愧是大文人,真本色,一反常情,頓現真性情。

  這些「笑在嘴角,悲在心尖」,堪稱「黑色幽默」的故事,在朱耷的現實人生裡,不斷上演。在西方「黑色幽默」又稱「絞刑架下的幽默」,據說得名於一個死刑犯,他在臨刑前仍看著絞架從容地說:「你這玩意兒結實嗎?」面對慘痛人生,朱耷正是依憑老莊哲學精神的傳承沾溉,使他能夠以大智慧,一次次地化解困境,絕境,僥幸活命。較典型的有:

  其一,在臨川為清庭服務的文人胡亦堂的堂上,忽大笑,忽大哭。一日傍晚,突然撕裂自己的僧衣投入火中焚燒,獨自走回南昌,於鬧市手舞足蹈,癲態百出——朱耷出家,本是覆巢之下的無奈之舉,為「覓一個自在場頭」安心靜修,他曾有詩雲「棲隱新奉山,一切塵事冥」。可漸漸發現那裡依然有各種紛爭,隨著師父的圓寂,內心的掙扎又激蕩開來;對自我,對存在價值的追問,讓他下決心還俗。由人間——世外——人間,如此戲劇般的輪轉,現實畢竟不是舞台,談何容易啊。只有讓一個正常人變成瘋子,用這種方式朱耷遂「脫殼」「逃禪」。

  其二,還俗後,對人不交一言,遇有人要說話,便以「啞」字示人——據說朱耷的父親喑啞,而他本人卻是「善詼諧,喜談論,娓娓不倦,嘗傾倒四座」的人。父不能言已是悲哀,為避禍(他的好友北蘭寺主持澹雪,就因出言不慎,被官府殺害),自己善談會論卻要裝聾作啞,這是何等悲哀,荒謬。

  其三,有武人強逼他去府上畫畫,幾日不讓回,他便在大堂之上拉屎撒尿,弄得武人無可奈何,不得不放他走——這是秀才和兵的對峙,也是精玉和粗石的對壘。一個「金枝玉葉」要用這種方式方擺脫莽夫的糾纏,何等無奈悲哀。

  其四,自號「驢」——56歲以後,朱耷如此稱呼自己,有時在畫上就簽一「驢」。是自虐,自嘲,還是反諷?亦或是赤子之心的袒露?也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儒家講「內斂」,道家講「超越」。可實際操作起來又是多麼地艱難,這其實是人格、意志、信念和智慧的較量。

來源:美術報
作者:熊廣琴   
編輯:因因

上一篇 收藏不必一味求全

下一篇 黑紙扇傳統書畫與創作

(支持用鍵盤 ← → 翻頁)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9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