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專題2029 專題2028 專題2027 專題2026 專題2025 專題2024  更多內容請到 博物檔案庫 中檢索

《蘭亭》書法與中國文化(下)
(文懷沙 2009-11-25 14:53:53)

  六、中國思想的「三字經」
  「但恨語言淺,不如人意深」。我又想打破那些框框,所以看起來好像有些凌亂,實際上有個中心的東西,這篇文章就算是我講話的一』個提綱吧。通過東漢末的離亂洗禮,繼之以魏晉南北,士大夫們感歎人生之虛妄,《蘭亭》恐怕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寫的。但是整個中國時代,至少魏晉時代,是中國社會擺脫兩漢思想束縛後迎來的境界全新的時代。事物都有兩重性大一統的時候思想發倔,漢武帝罷黜百家,任用董仲舒,獨尊儒術。而司馬遷是黃老這一系統的,這從《六家要旨》裡面可以看出來。中國最重要的一個東西就是本土文化。我晚年提倡三個字,現在寫字也老寫這三個字,叫「三字經」。一個叫正,一個叫清,一個叫和。孔子尚正氣,老子尚清氣,釋迦尚和氣。湯因比講,二十一世紀是東方的時代。那我就講,孔子尚正氣,老子尚清氣,釋迦尚和氣。東方大道,其在貫通並弘揚此三氣也。孔子的學問整個是以「正」字作為核心的,他講修養有一套程序,程序的第一個叫做「正心」,意指無愧無羞,無愧無羞就是精神健康;然後再進一步是身體健康,身體健康他用了兩個字叫「修身」,「正心」加上「修身」也有兩個字即「自愛」。一個人要先愛自己,如果一個人對自己的榮譽、自己的行為以及自己的責任都不考慮、不自愛的話,這個人很難愛別人。所以儒家的學問都是推己及人,由小到大,講「中庸之道」。先愛自己,然後及家,叫做「齊家」。「正心」,「修身」就是自愛,自愛以後就是愛家,叫「齊家」。「齊家」的原因呢?因為中國社會從前跟現在不一樣,曾經是多妻制而不是一夫一妻制,有道是「齊人有一妻一妾」,因此首先得確保家裡不打架。傑克‧倫敦說過世界上沒有一個建築師能夠蓋一個能容納下兩個女人的廚房。當然這裡面有些偏見,但是比較起來在從前那種生產方式及生活方式裡面,婦女在家庭裡是非就多。所以「齊家」就是讓家庭步調一致,而具備了這個本領的人大概今天當個政協主席不成問題。「齊家」以後就要愛國,而愛國不叫愛國,叫「治國」,如果武斗那不叫愛國,如果一天到晚不得安生,國家裡你斗我、我斗你,那不叫「治國」。「治國」以後就要愛人類,愛人類也不是講「international」一定要實現,他叫「平天下」,最後是到「平」,「平」就是「和」,這是儒家。
  道家的核心就是個「清」字,講「無為」。什麼事情退下來,再往前走。道家影響很大,司馬遷的家學就是道家,《六家要旨》裡面講他是道家,但是司馬遷的偉大在於他不排斥儒家。在《六家要旨》中,他將孔子擺在一個貴族的位置上,叫「世家」;把一個大漢帝國的敵人項羽放在「本紀—一皇帝的一列裡面,這可是一個不得了的事情:把一個平民孔子擺在「世家」裡頭,而且最後歌頌根本不是自己這個體系的儒家,對儒家講「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然心向往之」,因此司馬遷是很了不起的。而釋迦的學問——佛家——之所以在中國獲得昌盛,是因為中國是產生老子、莊子、孔子的文明土壤,所以佛家的思想進來以後就跟道家呼應起來,所以援道證佛,最早宣傳的佛家思想跟中國文化一拍即合,正是因為中國有文明土壤。假使中國這個土壤不是文明土壤,佛家不可能繁榮,而且像禪宗,在本土萎縮了卻在中國壯大起來,然後再傳到東南亞。所以中國傳統的本位文化就是儒道釋。
  
  七、魏晉的時代精神
  而王羲之的道家與老子的道家有些距離。老莊思想是舖墊,魏晉人很多都是研究老莊的,最好的道家注本如《郭象注本》都是那個時代出來的,談老莊當時是一種風尚,是個統治者的觀念。王羲之是道門,他有一種虛無的思想,他感到人生的短暫,所以論個性是充滿個性。大一統的時 候強調共性,削弱個性,等到這個國家分崩離析了,國家動亂的時候,思想開始活躍,個性也張揚起來,春秋戰國時候如此,魏晉南北朝時候也是如此。
  所以我說,「至少魏晉時代是中國擺脫兩漢思想束縛後迎來的境界全新的時代,是大時代收縮以後絢爛夕陽的一抹」。我用兩句話來形容那個時代,「那麼嫵媚,那麼多情」,對生命的留戀,好像什麼都看透了,實際上不是,那是講經派的觀念,而是說講人要愛惜自己,甚至有些俗的東西都要躲開,比如錢不叫錢叫「阿堵物」,「整個時代的空氣中彌漫著輕盈、飄逸、空靈、通脫的氣息」。所以我們看書法,最主要的一條是要觀察整個的精神面貌同時代的關系,它有一種沒有聲音的聲音在這個書法裡面表現出來,因此要注意這三個高峰,其中不包括宋詞元曲。第一個是唐詩,第二個是晉字,第三個是漢文章。這個提法只是一般意義的描述,是歷史演進引發的文藝造極的流變,還沒有從時代特征的典型性上去把握。
  時代精神的風貌反映在社會的方方面面,這個時期除了王羲之以外還有一個偉人就是陶淵明。陶淵明最重要的一句話就是「質性自然,非矯厲所得」,他最討厭「矯厲」,講求「質性自然」。你讀陶淵明的代表作《歸去來辭》,特別是《歸去來辭》前面那段序誠實得叫人欽佩。他沒有假裝清高,不為五斗米折腰,他倒是想為五斗米折腰,他把自己的願望那麼淳樸地道出來;同時他發現了一個東西,他說「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他沒有適俗的那個韻,同時他主張客觀的本身。「結廬在人境」,他那房子蓋在一個很熱鬧的地方,在人的境界;「而無車馬喧」,他門口有車馬,但是他沒有感受到車馬的喧嘩、喧鬧,「問君何能爾」,問他為什麼能做到這一步呢?「心遠地自偏」,心到了一個幽靜的地方,所以我就接受了他這個思想。我遇到任何災難的時候,客觀世界裡面疾風暴雨,我內心世界裡面一片寧靜。
  陶淵明文章的自然就是我剛才講的「質性自然,非矯厲所得」,「謝安吟詠」的灑脫是晉朝的最高峰,而這些東西的投影在《蘭亭序》以及眾多有關魏晉文人風流逸事的傳說,(可參諸《世說新語》),都能夠看得出來。你想要臨《蘭亭序》,一定要把《蘭亭序》這篇文章熟讀,要去把握王右軍的精神世界。如果你能夠擴大一下,把《世說新語》這部書看一遍,熟悉並把握《世說新語》那個時代,再回過頭來看一看《蘭亭序》的王羲之,在字裡行間表現的一個三十二歲的年輕人的那種情懷。那些「都是時代氛圍籠罩下社會生活意趣的自然流露和表象。這種時代風貌最集中地表現在書法上的便是二王的創作」。二王的創作最有代表性的,對於王右軍來說,是我們現在能夠看到的摹本《蘭亭序》,原本已經埋在唐太宗那裡;另外就是王獻之的《玉版十三行》。書聖王羲之的《蘭亭序》正是在那樣的時代裡,在那樣的社會生活背景的渲染下,上房士大夫階級對宇宙人生的思考,和對這種思潮的總結。接下來是我個人的觀點:「藝術歸根到底是為了發揚生命的。《蘭亭序》無論它的內容上的灑脫和憂郁,以及他在書法上的俊逸與清空,字裡行間所映現出的便是活生生一個時代的審美旨歸和意趣。」這個意趣是什麼呢?「仍然是飄逸而多情的。」我給他定位就是飄逸而多情。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歷史之箭向前穿越,魏晉時代早已遠去,魏晉風流在悠悠歷史長河中已無由再現,代表那個時代風貌的《蘭亭序》隨即化為經典,成為書藝世界中「晉人尚韻」的極旨。連唐代這樣的大時代,除了對其遺韻頂禮膜拜之外,只能以「唐人尚法」垂世後世書壇,卻無法再現晉人所表現的超凡的藝術風格「風雲際會,時代移人,歷史最好地說明了這一點。」

  八、法與韻
  在此我來講一講什麼叫「韻」。「韻」是感情的歸宿。「聲」是兒子,「韻」是母親,「聲」投到「韻」裡面去,要講「韻味」,「韻味」是有形東西以外的東西,一個生成的感情化身、解體。「韻」最重要,而唐人尚「法」,我們還要講一講「法」。講「法」的話我們應該從「人的認識是從哪裡來的」講起。佛家在人的認識這個問題上有一些新的見解。《心經》對唐代影響很大,是玄奘翻譯的。它裡面講:我們認識一個人首先靠眼睛,沒有眼睛就沒有顏色,書藝嘛,整個都要用眼睛來看;第二個要用耳朵,要聽;第三個要用鼻子,鼻子能辨香臭;第四個用舌頭,舌頭有味覺;接下來就是「身」。「眼、耳、鼻、舌、身」,它的作用是「色、聲、香、味、觸」,這叫五韻。毛澤東講人的認識是從哪來的,也談這個問題。第六個感觀是「意」,「法」對位是「意」。初級階段叫「意」,中級階段叫「末那」,高級階段叫「阿那耶」,而如來的感覺的「意」就更高了,他是講用意來籠罩一切。眼中人不如意中人的地位高,你是我眼中人,你走了我就忘了,但是意不會忘,「老來多健忘,唯不忘相思」(白居易詩),感情上的記憶不是一個數學公式上的記憶,它比你的記憶還要深刻。那麼到了如來,我們講「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法」是初級階段,中級階段是「末那」,高級階段是「阿那耶」,是第八感。
  那麼如來呢?如來就不叫「阿那耶」了,叫「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注:梵文Anuttarasamyasambodhi的音譯。意思是「無上正等正覺」,是只有佛才能夠有的能力),講得很玄。但是佛家的辯證思維是個很奇妙的東西,拿來以後有助於對我們藝術的理解。有一句話叫「無法可施」,旁人講「法」,「法」是規矩,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但是規矩本身要掌握技巧這一關。這是莊子講的。技巧要到什麼程度?「大匠運斤」,「運斤」的水平要准確。有一個楚國人拿一個蒼蠅的翅膀放在鼻子上,他拿著斧頭,一斧頭過去把蒼蠅翅膀剁掉了,鼻子不能破,要這麼准確。你們寫草書的不少,建議你們寫草書的時候要慢一點,別像我這樣瞎塗,要慢一點,要把氣運下來。
  漢朝人已經認識到這個問題,字寫到最高境界應該做到這四個字:「情真韻純」。大概這樣就差不多了。《蘭亭序》最主要的就是「情真韻純」,它裡面有一種感情,你去看《蘭亭序》裡面那幾個「之」都不一樣。因此從前寫信時會說,我今天時間太匆忙了,只能用楷書給你寫,所以最後一句話,「匆匆」,我的時間很匆忙,「不暇做草」,沒有時間寫草書。這個草書講究比例,比例感,這個東西差一點都不行。張旭也好,懷素也好,都有他的法,法外的法,因此一定要用氣,要定神。「韻」是文采所歸,文采要歸到韻裡去。這個東西要積累所以「七步成詩」,不是靠天資,一定有七百步,七千步的底功,所以杜甫講「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
  善論書法者第一條要「觀韻」,《蘭亭序》的好就是「韻味」。古代的書法家往往不待言而寓意言外。蔡邕蔡中郎——蔡文姬的父親——有一個《筆論》,他講「欲書先散懷抱,任情恣性然後書之」,寫之前不能沒有感情的醞釀,感情的沖動,要寫草書的話一定要有。臨摹是另外一回事,你若要自己寫一幅作品,而不是抄襲別人的東西的話,別人的東西你可以借鑒。如果你從感情裡出來,字裡 面有一種無聲之聲,是有聲音的,所以「觀音」,聲音都是可以看的,反過來,音也可以觀,有形的字裡頭它有聲音。我在五十年代,因為看病就講中醫,中醫也是從道家來的,兵家孫子也是從道家來的,法家韓非子也是從道家來的,書法家王羲之是道家,所以他寫黃庭堅的《瘞鶴銘》。黃庭堅也是道家的,所以一定能夠「先散懷抱,任情恣性,然後書之」。你閉上眼睛想一想蔡中郎的話:如果「寡韻」,你的感情沒有歸宿,你迷失了感情的歸宿,你散開懷抱,散懷不就是失神嘛。「任情恣性」就把形態的「形」都去了,「形」同「神」這兩個東西很重要,要有形也有神。有形必須有神,有神必須要借形來表現。還有杜少陵的詩「書貴瘦硬方通神」,但是也有前提,如果「寡韻」或「失韻」,沒有感情歸宿,瘦硬少文又怎麼能通神呢?這是一些基本道理。我們看貼要多看,要看字裡行間,要看行氣,你要看得感動了可以讀出來。
  所以我說《蘭亭序》是在那個社會背景渲染下,上層士大夫階級對宇宙人生的思考,它是飄逸多情的。「歷史之箭向前穿梭,魏晉時代早已過去,魏晉風流在歷史長河中無由再現,反映那個時代精神風貌的《蘭亭序》隨即化為經典。」看到《蘭亭》,我就想到三十二歲的王逸少,或者再多查一些資料,查查王、謝兩個家族的生活。王羲之生活裡一方面是飄逸多情,一方面是憂郁,一方面又有灑脫。那麼這個「韻」在哪裡?他的感情歸宿在哪裡?值得我們玩味。
  所以這三個高度,唐朝的詩,是以李、杜為代表,保守派應該是李白,革新派應該是杜甫,他把律詩做到位,就好比游泳裡頭變成了「蛙式游泳」,你學「蛙式游泳」就應該以杜甫為准則。所以毛澤東教陳毅寫詩。五十年代陳毅寫詩常常找我去。我看了他的詩,但是一看這個詩我的話就講不出來了,不是詩。但毛澤東後來給陳毅一封信:「陳毅同志:律詩要講平仄,不講平仄,不是律詩。我看,你於此道(就是指寫律詩),和我一樣還未入門」。毛澤東最好的藝術不是詩,詩不如詞。詞當然也有寫錯韻的,比方說,「一代天驕,成吉思汗」,「成吉思汗」應該是「仄平平仄」,而它卻是「平仄平仄」,那麼成吉思汗應該是「吉成思漢」就對了。但是沒有辦法,「成吉思汗」是不能改的,那麼這就有一點失韻。你沒有規矩是不行的。「唐人尚法」,寫字也是講法的。我有兩家最不喜歡,一個是趙孟頫\,一個是董其昌,趙孟頫\太甜了,如果你寫趙孟頫\,得用歐字打底,歐字的筋骨,趙字的面飾,那你就有本事了。一個人軟翩翩的,沒有靈魂怎麼行?
  那麼毛澤東最高明的第一是書法,我不認為現代人認識到了這一點。他的書法是哪裡來的呢?他只是偏旁部首,大小搭配非常好,有味道。後來我發現《溫泉銘》,李世民的《溫泉銘》,毛澤東「寥廓江天萬裡霜」跟李世民寫的「霜」字一模一樣,證明他是下了功夫的。所以我認為毛澤東的藝術是書法第一,詞第二(其中最好的是「小小寰球」等),詩第三,最不能的是唱京戲。我聽過他唱京戲,不太好聽。他的書法是最好的。寫詩他不行,有很多失誤,有一些犯忌的地方。所以我們要意識到「法」的重要性。
  剛才講「法」,佛家講「法」,是一對一來講。關於「法」,要有這種決心,要練好基本功。基本功不好就要僵死,要「散懷抱」,但是沒有基本功,散開了是「野」。第一個是要進去,要守規矩,到最後可以「無法可施」。「法」在前面,然後再「無法」。所以我在法門寺寫了幅對子。我把《金剛經》五千多字濃縮成二十多個字,「法,非法,非非法,捨非非法」,這是《金剛經》的本體論。「凡有所象,皆是虛妄,法尚應捨,何況非法」,所以我把《金剛經》本體論濃縮成十個字。下聯,「門」,「法門寺」的「門」,「門,無門,無無門,入無無門」,這才行。
  
  從中古到現代,一千多年過去了,王羲之作品到現在依然還有生命力。中國是一個文明古國,作為書寫的符號是它的一個方面,另外一個方面是作為一種象征——比喻的象征。中國的字開頭和其它國家沒有什麼兩樣,開頭也是象形開始,但是一直沒有脫離象形文字。這個有好處。中國能夠統一與漢字有關系。現在涉及到拼音文字的變化、改革了的簡體字等等,但是畢竟還是方塊字。建國初期有一個老前輩吳玉章先生,四川人,他是主張漢字改革的。改革就是改成拼音文字,他曾經為這個事情去找過毛主席。這一點我很感謝毛主席,假如毛主席使用某些行政手段,全部廢除,《人民日報》都用拼音文字,那就糟糕了。拼音文字得用自己的語言來拼。因此方塊字本身在統一這個國家方面作出了很大的貢獻。「書同文,車同軌」,這個事情不是一個壞事情。但是統一以後容易僵死,個性張揚在這裡要受到一定的制約。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諸位在這裡接受訓練,繼續深造,你們要廣泛地吸收東西,要多看碑帖,王羲之最好的作品除掉《蘭亭序》以外,他留下的短帖、簡札也要看一看。晉人尚韻,這個韻大家就可以從《蘭亭序》裡面體會到,甚至他塗抹的地方也有獨特魅力在,將來的書法家就在你們這裡誕生,也可能現在已經誕生了,就是我現在還沒有時間來拜觀你們的作品。我相信你們這裡英雄英才輩出。希望這裡能產生影響一代書壇的書法。
  
  (未經作者本人審校,李之柔根據錄音整理)

來源:《鑒藏》 2007年第05期

上一篇 漆藝發展及藝術魅力

下一篇 《蘭亭》書法與中國文化(上)

(支持用鍵盤 ← → 翻頁)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9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