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论文 博拍堂

江西洪州窑系的青瓷

陈柏泉 

  江西有着悠久的制瓷历史,是中国古代瓷器的发源地和主要产地之一。早在商代,江西就有了原始瓷器的烧造,樟树市(原清江县)的吴城商代遗址和新淦县的商代大墓,就先后出土了一批原始瓷器。同时,在樟树市的吴城和鹰潭市的角山,也有商代窑址的发现。以后经过了西周、春秋、战国及西汉制瓷技术的发展,江西烧造的青瓷,已逐渐脱离原始状态,至东汉终于烧造出成熟的青瓷,

  三国时期,魏、蜀、吴鼎峙三分,江南地属吴土,由于地理位置的优越,经济得到迅速开发,制瓷技术不断改进、提高,这时的江西青瓷,烧造规模更大,造型品种增多,装饰更趋完美:器物的肩部习见菱纹、网纹、水波纹组合的宽带状纹饰,腹部间有铺首装饰,南昌发现的较大型的高荣墓,出土文物一百二十三件,其中陶器二十一件,瓷器十七件,南昌发现的吴永安六年(公元二六三年)小型墓,出土青瓷钵和青瓷碟,当时人们的日常生活领域虽然陶器仍占主要地位,但青瓷的比重有了明显的增长,并日渐趋向普及。

  西晋的建立,结束了三国鼎立的分裂局面,久遭战乱破坏的生产力得以恢复,社会处于相对稳定时期。江南经济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成为富庶之区,在西晋墓中所发现的墓砖铭文中有“永嘉世,九州空,余吴土,盛且丰”的记载,江西的西晋青瓷,质精量多,釉色稳定透亮,烧造技艺娴熟,并流行堆塑镂空的新工艺,在西晋墓中大量出土的各种青瓷动物器型和造型奇特的人物谷仓罐,不仅反映了当时仓廪充实、牛羊成群、鸡鸭满圈、六畜兴旺以及高楼深院、阙楼拱街的历史真实,而且显示了青瓷制作工艺的成熟,西晋青瓷在造型、装饰上承袭汉末作风,早期流行捺印斜方格纹、菱形纹、网状纹、流云纹带饰图案;在罐、壶上常用附贴铺首装饰。中期带状纹饰及附贴装饰少见,而方格纹、联珠纹转趋盛行,晚期更少纹饰,流行褐釉点彩,开中国瓷器施用彩色的先河。

  西晋的墓葬在江西发现较多,瑞昌马头清理的西晋大型墓,除出土金、银、铜、铁器外,青瓷器就有六十六件之多。新淦塔下清理的西晋中型墓,瓷器有十七件。南昌市清理的西晋永安元年(公元三O四年)中型墓青瓷器有二十件。另外还在鄱阳县清理的西晋太康三年(公元二八二年)和樟树市清理的西晋太康九年(公元二八八年)小型墓中,各出青瓷一件,以此说明,西晋陶器、铜器、漆器已退居次要地位,青瓷已成为主要的随葬品,从江西出土的大量西晋青瓷中,其器型计有罐、壶、碗、钵、碟、盘、鸡首壶、唾壶、杯、盆、洗、灯、擂钵、虎子、各式水注等日用生活器皿和灶、仓、水桶、厕所、马、牛、鸡圈、羊圈、鸭圈、鹅圈、猪圈、狗圈等各种明器。造型特点是盛行扁鼓腹,器物矮而肥满,这些青瓷有浓厚的江西地方特色,确为江西窑口的制品。经查实,其窑址在现临川县桐源乡的猪婆山和丰城市洪州窑区,值得指出的是,在江西西晋墓出土的青瓷中,也有极少量的江苏、浙江窑口的产品混杂其中,这些外来品,釉色青绿,胎质坚致,尤其是造型规整,质量比江西窑口的制品要好。

  晋室南渡,江南的经济、文化得到进一步的发展。江西的制瓷业在东晋时期又有所提高。猪婆山窑持续烧造,而洪州窑区,罗湖的斜坡山、寺前山,龙雾洲的李子岗、窑头山、松树山、乌龟山、白鹭山等窑址,依山面水,就势构筑,形成洪州窑系,中心窑场自罗湖窑群北至龙雾洲窑群,婉蜒八公里,沿赣江丘陵窑址毗连逶迤相接,窑业盛极一时,这时期的墓葬,在南昌、九江、抚州、樟树、安义、新淦等地均有发现。尤其值得珍视的是清理了大兴三年墓、永和四年墓、永和十二年墓、升平元年墓、宁康二年墓等一批纪年墓,出土了一批有绝对年代可考的东晋青瓷。这时期的青瓷,常见器型有罐、壶、碗、杯、钵、碟、唾壶、鸡首壶、盏等多种。造型趋向瘦长;器面多素净而不重纹饰,然褐釉点彩更趋流行;器物种类减少,明器减少,动物形塑制品少见,日趋实用。墓葬中随葬品已不见有陶器,瓷则广泛流行,在人们日常生活中得到普及。

  南北朝时期,北方战争频繁,政治动乱,经济凋蔽。当时的江南,社会相对较为稳定。尤其是北方人口的大量南迁,使南方人口迅速增长,耕地被大量开垦。生产的发展,促进了社会经济的相对繁荣。江南经济的发展,反映在制瓷手工业上成就尤为突出,浙江地区当时还是青瓷的重要产地,但江西的制瓷业也已逐渐接近浙江的水平。南朝时期江西的制瓷业得到了很大发展,据文献记载,陈至德二年(公元五八四年)陈叔宝继皇帝位后,在建康(南京市)大造宫室,下令要新平(孟乐德镇)烧造瓷柱础进贡。虽因“巧而弗坚”而罢造,但却说明当时景德镇瓷窑已能烧造雕镂精巧的瓷器。此外,新的窑场相继出现,位于临川县的白浒窑、九江县的马家洲窑,均烧造大量青瓷。而丰城市的洪州窑区,南朝窑业尤盛。

  江西南朝考古的重要收获之—是发现并清理了一大批纪年墓。这批纪年墓出土了—批有绝对年代可考的南朝青瓷,是珍贵的标准器。统计其器型有罐、壶、碗、杯、盘、钵、碟、砚、盏、瓶、唾壶、鸡头壶、镌、托盏、博山炉、托盘三足(四足)炉等生活日用器皿和五盅盘、分格盘、二盅盘、烛盘、灶、祭台等明器,这时期的青瓷,器物种类繁多,但西晋以来的盆、洗、擂钵及动物形塑制品己不见,而五盅盘、分格盘、长颈球腹瓶等则为新出现独具时代特色的制品,在装饰上,—变东晋器面光素不重花纹的风格,转而注重纹样装饰,在佛教艺术的影响下,以莲瓣纹为中心图案成为这个时期的主要特征。莲花清雅净洁,素称“佛门圣花”,南朝佛教盛行,禅院林立,梵阁耸峙,唐代诗人杜牧有“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诗句,此时的青瓷碗、盏、盘、壶、托盏等器物,莲瓣纹饰显得十分突出,正是佛教盛行的反映,透明的青釉,掩映美丽的莲花,开青瓷装饰的新风。在造型上,器腹多浑圆呈球状,肩部多设桥形系,足为平底或圆饼形实平底,器型规整,比例匀称,显得庄重而又秀逸。

  青瓷是中国古代最主要的瓷器品种,它曾长期独据瓷苑,素有中国瓷器鼻祖之誉称,在中国瓷史上,它占据着重要位置。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